第326章 暗渡陳倉(感謝金曉一萬賞!)

    萬賞加更,今晚還有第四更!

    烈烈寒風之中。

    左先鋒軍一萬人馬卻頂風冒雪行軍,起部郎中閻毗的女兒閻大娘騎著一匹白馬,身披白甲也混在白馬義從之中。

    她雖年少身嬌,可卻沒有被這冷風冰雪嚇到。騎在馬上,還拿出了一卷手卷,拿出一支特制炭筆在卷上勾繪做畫。

    畫上之人,卻正是先鋒將軍羅成。

    她下筆很快,畫的是草稿,內容卻是羅成如何率兵支援四方堡,又如何帶白馬義從斬將奪旗,救下宇文化及所部,還有現在這風雪中行軍的畫面。

    每幅草圖都只了了幾筆,可卻極為傳神。

    畫中的那個年輕小將,銀甲白馬,恍如戰神降世。

    畫著畫著,閻娘子突然看著自己筆下的人畫癡了,腦子里不由的浮現起他那赤果的樣子,那賁起的肌肉,流暢的線條········

    好一會,她才回過神來。

    提起炭筆,在迎風頂雪前進的羅成像邊寫下一行字,四方臺一戰,殲高句麗前鋒三千,大東溝一戰,再斬首五千。羅成親率精騎,沖鋒破陣,生擒新城城主,奪高句麗帥旗。經此一戰,新城方向高句麗諸城兵馬元氣大傷,已無力反擊玄菟城,被迫轉攻為守也。”

    末了,她又加了一句,“羅成真年少驍勇,英雄了得,蓋世無雙!”

    閻娘子收起炭筆,對著畫像感嘆道,“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宇文化及豪門勛貴子,可跟羅成一比,卻連提鞋都不配了。他這番搶功追擊,雖斬首兩千,可自損三千余,倒是白白給羅成又做了嫁衣,否則羅成還不能再得一大捷!”

    先鋒將旗之下。

    羅成扭頭看著蓋牟城上,見城上始終沒有半點動靜,便回頭對魏征道,“果然如老道你所猜的一樣,蓋牟城上雖有兵萬余,卻并不會出城來戰。”

    “為何要來戰呢?我們要過,他們放行便是。這山城最大的殺招,便是斷我們的后路,截我們的糧道,所以他們還巴不得我們繞過他往東而去呢。”

    魏征笑著說道,“他們肯定以為我們是去新城,所以巴不得放我們過去。新城雖兵少,可肯定還有數千守軍,以新城之城堅械精糧足,我們要真去打新城,就憑我們這點人肯定無用。蓋牟城的守軍只要等著,等到我們攻不下,糧草將盡之時,到時再把我們的退路一攔,來個前后夾擊,我們就必潰。”

    羅成哼了一聲,“這楊萬春打的一手好算盤,可老子為何要去打新城,他以為守著蓋牟,就是斷我后路?豈不知,我也一樣可以讓蓋牟城成為孤城,我也一樣能斷他后路。”

    “加快行軍,天快黑了,我可不想晚上在雪地里過夜。”

    蓋牟城上。

    楊萬春站在山城上,看著那支隋軍從城下經過。

    “他們真過去了?”

    一名將軍驚訝。

    “這個羅成還真是處處出人意料啊。”

    “他要過,就讓他過,到時必有他后悔之日。”楊萬春神色冷漠。

    “他們會去哪?”

    “肯定是沖著新城去的。”

    數名高句麗將領在那議論紛紛。

    只是他們都沒料到,羅成過了蓋牟并沒有去新城,雖然新城距蓋牟不過六十里。

    可實際上羅成剛過蓋牟不遠,便轉折向北。

    蓋牟往北四十里,為蒼巖城。

    蒼巖城距蓋牟四十里,但距離玄莬城其實也才六十里而已,另外,玄菟城與蒼巖城之間,其實有一條道路,并不一定就需要經過蓋牟城。只是經蓋牟城走,路寬闊好行而已。

    “這蒼巖城依臨薄河右岸而建,距離蓋牟四十里,距玄菟城六十里,距新城也只四十里。這是一座山城,借助山勢修筑,南北略長,山勢則西高東低,城周四里。整個山城,除東面是借助本有的斷崖,其余三面皆為人工用山石壘城,十分險要。”

    說話的是原玄菟城主溫山,他現在被羅成授了個參軍之職,充當帶路黨。溫山轉變的挺快,心態很好,或許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守軍多少?”

    玄菟代縣令吳三寶在一邊道,“蒼巖城的原有守軍三千,不過上次抽調了些過河增援武邏厲,一去不返。這次又抽調了些來反攻玄菟,如今就算沒死光也都還在蓋牟城中,所以蒼巖城中最多只有一千守軍。”

    “別看只有一千,真要死守,借山城之險,可也不好打的。”溫山在一邊道。“不過蒼巖城中與我交好,關系不錯,我或許可以勸降他。”

    “真要能勸降蒼巖城主,我記你大功一件。”羅成笑著對他道。

    黃昏時分。

    羅成率一萬人馬抵達蓋牟北邊四十里的蒼巖城。

    風雪中的蒼巖城建立在一條河流的右岸,依山傍水,確實十分險要,雖然城不算大,只周三里,可地勢極險。

    自進入遼東以來,羅成對于遼東的這些山城也有了很深的了解。

    并不是說遼東無平地,就算是在山區,平地也是很多的,可高句麗人卻把城建在山上,除非無山無崗,否則他們不建平地城。

    緣由嘛,自然是為了便于防守。

    在鮮卑慕容占據遼東的那些年月里,高句麗和慕容氏也是一直爭奪遼東,這些山城可是反復爭奪的,有的時候,一座山城的爭奪圍城戰,往往能夠打幾年。

    可有時,幾年都不一定能夠奪下一座山城。

    可以說,高句麗人建國七百年,能夠一直占據著遼東,這些大大小小的山城,也是功勞不小。

    這些山城處處都體現著高句麗人的猥瑣本質,那就是你強你來,你來我就縮在山城里面,你有本事你拿人命來填來硬攻,這種戰損比可是極高極劃不來的。人少了,你更攻不下山城,人多了,你后勤壓力極大。

    你若是敢繞過山城進攻腹心,那到時就斷你糧道,截你后路,你一個別想跑。

    說實話,羅成覺得這些高句麗人的山城,很有一種歐洲中世紀時的騎士城堡的感覺,打仗就得爭奪這些城堡,打不下,你別談什么攻奪占領。

    以隋軍強悍,要打,這些山城當然不是問題。關鍵在于,高句麗在遼東有幾百座這樣的山城,隨便一座都可以用少量兵馬拖住不少隋軍,強攻的話,每拔一座山城,都得付出幾倍于守軍的傷亡,這一路流血過去,可就非常慘痛了。

    “將軍,我愿入城勸降!”

    溫山在馬前道。

    趙貴盯著溫山,“誰知道你這一進去,是不是就不出來了?”

    “將軍說笑了,我老婆兒女都還在玄菟城,豈敢跑。”

    羅成卻笑著道,“不如還是由你先手書一封勸降信,然后讓令郎替你入城送信,如何?”

    溫山尷尬的笑笑,“也好。”

    羅成卻不理會他的真正心思是什么,溫山很快寫好信,然后讓也跟著隨軍的長子溫仁去叫門送信。

    “溫參軍,你說一會城上究竟是扔下令郎的首級,還是城主出城來降呢?”

    溫山咳嗽了幾聲,“肯定會降的,我跟蒼巖城主烏羽是好友,并且他也一直被淵建土排擠打壓,一直郁郁不得志,如今形勢,有我勸降,肯定愿來歸隊。”

    風雪中,等了大約半個時辰。

    蒼巖山城的城門,終于緩緩的打開來了。

    溫山的長子溫仁策馬在前,并沒有被砍掉首級,而他后面跟著一隊高句麗人。

    “降了,他們降了。”溫山欣喜的道,他雖然說的好聽,可實際上心里也一直沒什么底氣的。

    剛才一直擔心兒子被砍了腦袋呢。

    出城來的人馬大約十來騎,來到陣前百步停下。

    溫仁先策馬回來。

    “稟報先鋒將軍,溫仁回來覆命,蒼巖城主烏羽愿降,親自出城來迎,請將軍召見。”

    羅成拍了拍溫仁的肩膀,“很好,表現不錯,可記大功一件,本先鋒現在就授你白馬義從隊正之職。”

    那位蒼巖城主烏羽跟溫仁一般年紀,他得到允許后,下馬小跑著過來,在羅成馬前直接拜伏。

    羅成下馬將他扶起。

    “城主高義,棄暗投明,本將非常欣喜,多謝城主識大體明時務。”

    烏羽有些緊張的笑笑,其實倒不是他有多高義,只是城主實在是無人。溫山說城中還有千人,可實際上現在城中確實有千人,可都是些老弱。

    面對著一萬隋軍殺過來,烏羽這個本就沒有帶兵打仗經驗的城主,早就六神無主了。等見到溫仁,聽他把羅成過河之后的幾場戰績一說,更慌了。而等聽到淵建土都被俘投降,兩萬反攻大軍死傷的差不多后,他再沒有死守的決心了。

    “還請將軍能夠體恤民情,善待蒼巖城中百姓。”

    羅成哈哈大笑,“這個你放心,既然蒼巖城是歸附的,那么本將絕不亂殺城中一人。”

    “入城!”

    一萬兵馬風雪中整齊開進蒼巖城,城中數千人口,無一人反抗。

    進入城主府,羅成直接讓烏羽寫封求援信,讓人送去蓋牟城楊萬春。

    “將軍莫非是想引楊萬春率兵出城,來個引蛇出洞,然后打他個埋伏?”

    “有何不可呢,就看他會不會上當了。”羅成笑道。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