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危險期

    早春二月。

    北國遼東也漸漸冰消雪融,那山野也漸有了些綠意。

    蒼巖山城。

    城主府內,羅城在烤著火。

    “新城那邊動靜如何?”他問。

    魏征籠著袖子坐在火炕上,嘿嘿笑道,“自那日咱們在半路成功伏擊楊萬春,斬殺其三千人馬,楊萬春敗退回新城后,就再沒什么動靜了。可惜當日將軍只是砍斷了楊萬春一臂,讓他逃了,否則,當日若是能陣斬楊萬春,那么當日他必將全軍覆沒,說不定新城也就順勢而下了。”

    羅成搖了搖頭,那楊萬春是個狠辣角色,那天他賭楊萬春不會來救蒼巖城而是會回新城,于是率領幾千精銳埋伏于半路,果然等到了楊萬春。

    可是楊萬春帶著七千人馬遇襲之后,居然還能夠硬扛先鋒軍五千人馬的沖擊,激戰半天。打到最酣之時,羅成帶著嗣業和士信二人,以重騎破陣,輕騎掩殺,好不容易殺到楊萬春將旗之下,可楊萬春所部居然硬生生的沒潰。

    羅成一刀斬斷了楊萬春一條手臂,可他的親兵卻拼死上來搶下他,那些親兵悍不畏死,拿人命來擋羅成的刀槍,最后硬生生的將楊萬春救走了。

    五千對七千,一戰斬殺三千余,還砍斷了楊萬春一條手臂,但最后楊萬春依然帶著三千余人退回了新城。

    那一戰,可以說是非常遺憾,就差一點點。

    若是當時能陣斬楊萬春,那么這支兵馬確實極可能會崩潰,但沒有什么可是。

    楊萬春敗入新城后,羅成沒去硬打新城,而是轉身又去打了南蘇城,這是距離蒼巖城三十里的另一座山城。羅成本想迫楊萬春來援,可這家伙也是狠,任憑羅成如何圍城攻打,就是不發一兵一卒。

    最后羅成用了十天時間,硬生生的把這座擁有兩千守軍的高句麗山城攻破了。不過他自己的左先鋒軍也損傷不小,先鋒軍折損三百,而鄉兵折損一千,部落兵折損了一千五,陣損甚至超過了守城的高句麗人。

    不過打下來后,也還是值得的。

    攻下南蘇后,羅成便把玄菟、蒼巖、南蘇三城連為一線,結成了一個三角互守之勢。哪怕蓋牟、新城未下,現在羅成也已經徹底在這塊站穩腳跟了。

    “過河入遼東以來,咱們屢戰屢捷,先是風雪飛奪玄菟城,再四方堡大破高句麗先鋒軍,再大東溝大破新城軍,擒淵建土奪帥旗,再又奇襲蒼巖,伏擊楊萬春,再到硬打南蘇,算下來,咱們是七戰七捷,前后斬殺高句麗軍一萬三千人,俘獲收降高句麗兵三千。”魏征笑著給羅成算,“正月初一過河,如今剛二月底,兩月還沒到,咱們七戰而七捷,先后破三城,這戰績,只怕要震動朝野了。”

    羅成看著面前的一份傷亡統計,“我現在卻是在盼著咱們第八軍那部份什么時候能到來,兩月時間,雖七戰七捷,可我們先后折損的兵員不少,這戰死、重傷、凍傷等已經多達兩千,減員嚴重啊。”

    魏征卻道,“可咱們的實力卻是不減反增的,現在咱們左先鋒軍光是部落兵就有五千,更別說還有八千郡兵鄉團,咱們過河的時候是一萬二戰兵,八千輔兵,如今卻是已經有三萬一千人馬了。”

    “更別說,咱們還有三城六堡,這份實力,在遼河以東,那是獨一份,甚至就是在關外,都算是頭一家了。”

    “你再瞧瞧那右先鋒軍,上次貪功,結果折了三千二輕騎,幾乎把四千輕騎送光了。后來龜縮了一陣子,結果看我們連下蒼巖、南蘇二城,也以為高句麗人撐不住了,就也蠢蠢欲動坐不住,好嘛,拉出剩下的一萬六千余人,打一座千人把守的小山城,這都打了半個多月了,損兵折將,折損了三千來人了,可到現在也還沒打下這座小山城,如今倒是騎虎難下,進退兩難了。”

    “別提那個草包,咱們要跟他比,那真是自降身價。”

    宇文化及帶著拼湊起來的兩萬人馬過河,號稱是右先鋒軍,結果仗打到現在,兩萬人馬,只剩下了一萬三千多,一萬二戰兵,就剩下了一半。除了那天撿羅成的便宜,追擊敗兵斬了兩千首級,可以說是無能到家了。

    “宇文化及派人來了幾次了,想請我們派兵支援他打下那小山城,咱們還是拒絕嗎?”

    羅成哼了一聲,“理都不要理會這種草包,既然沒有那本事,那就趁早退兵,他自己要打又打不下,憑什么叫我們去支援?上次救他,那是形勢危急,老子不能不救,但現在,門都沒有。”

    魏征笑笑,也沒有幫宇文化及說話的意思,事實上,如今不但左先鋒軍上下都瞧不上右先鋒軍,就連羅成麾下的部落兵和鄉勇們,都一樣瞧不起右先鋒軍。

    論打仗,他們就服左先鋒將軍羅成。

    “這都馬上三月了,怎么從涿郡出發的大軍還沒到?”

    “這第一二三軍,走的是南道,四五六軍,走的是中道,南道和中道都要穿越幾百里的大遼澤,如今這季節,遼澤可不好走,道路泥濘,車馬難行。所以路上耽誤在所難免。”

    “那第七第八第九三軍,都是走北道,北道無遼澤,總要快些吧。”羅成也是有些牢騷的。

    說好他做先鋒,可他都過河打了七仗了,那大軍都還沒到。

    從涿郡到遼河,也并不算特別遠啊。

    “北道雖然路好走些,可現在畢竟還是初春,這遼東的春天跟冬天一個樣,冰雪路滑,人馬一多,雪融冰化,道路翻漿,這大軍都是帶著許多輜重糧草的,于是相當麻煩。前面幾軍走不快,后面的第七第八第九三軍當然也被堵了。”

    “知道大概什么時候能到嗎?”

    “其它的不知道,不過咱們第八軍,最快也得等到三月底的時候才能到達懷遠,而前幾軍,估計得四月才能到。”

    “所以說,我們現在還得在遼東孤軍做戰起碼兩月?”

    “也不算孤軍,不還有右先鋒軍嘛。”魏征笑道。

    “哼,那豬隊友,沒有還更好些。”一說這些人羅成就煩。“罷了,那咱們就等著吧,讓各城各堡弟兄們加強警戒,輪流值守,不當值的時候也多訓練訓練。各團營抽調些軍官去幫助部族兵和鄉勇加強訓練,提升下實力,真要打起來,也還要借助他們的力量。”

    “一時半會是暫時打不起來了,現在新城楊萬春部毫無動靜,而遼東城那邊雖然駐有重兵,但河西岸有羅藝大將和宋老生亞將的兩個軍在,他們也不敢輕動,牽一發而動全身,暫時現在就是這么個僵局。”

    羅成點頭,“但是等到遼河一解凍,這僵局就會打破,到時遼東城等各城的高句麗兵肯定還要來一波反攻圍剿的,而我們的大軍卻最早都得到四月才會過河,所以我們未來還是有段危險期!”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