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死而復活(為大吾王萬賞加更!)

    第六更送上!

    楊廣為羅成在襄平城外舉行了風光大葬,宇文述等跪祭,百官哭喪。

    結束葬禮后,皇帝車駕啟行返回,皇帝帶著幾十萬軍民連綿數百里,從襄平經懷遠,又到盧河鎮再回到柳城。

    車駕剛到柳城郡城,結果便有前往大行城宣旨的使者有捷報送到。

    “羅成踏破平壤,生擒高元?”

    “羅成回師再戰,滅乙支家康五萬軍,再占平壤?”

    這什么跟什么?

    楊廣都有些糊涂了,可是細看,確實是那位派出去大行城傳詔官員的信,那送信之人也是之前同去的。

    “羅大將已經帶著一萬二千左五軍的將士們,乘坐水師的船只班師返程了,微臣奉命先行一步來報捷。”

    “你親眼見到了羅成?”楊廣問,他的眼神閃閃有光。

    那小吏平時哪有機會如此近距離面見皇帝,被皇帝的眼神嚇的頭都不敢抬,整個人幾乎是趴伏在地上的。

    “微臣是貝江口外的白翎島上見到羅大將的,當時他踏破平壤生擒高元之后,毀掉平壤城后棄城南下,剛在貝江口與乙支文德之子乙支家康率領的五萬高句麗軍大戰一場后撤回江口海上的白翎島休整·······”

    那人開始說的還結結巴巴,一會倒也流暢起來。

    他畢竟是去過平壤也見過羅成的,對于羅成帶領左五軍在平壤的戰斗經歷了解更清楚一些,此時娓娓道來,比起那使者的捷報上的三言兩語要清楚的多。

    “再講一遍,講詳細一點,從羅成率兵迫降新城后東進開始,把每個細節都講清楚。”楊廣興奮的胸膛起伏劇烈。

    那使者于是咽了咽口水,繼續講。

    其實他講的好多內容,都不是自己親自經歷親眼所見,更多的還是在白翎島上時,聽羅成左五軍的那些將士們所說,其中有些內容自然是有些夸大其辭添油加醋之處,不過大致上卻也是符合事實的。

    什么國內城嚇的高句麗守軍不敢出城,什么鴨綠江邊分糧給八軍,又是與于仲文等商議后,單獨一軍行動。

    然后是攻奪大行城,薩水突襲高建武,之后又是回馬一槍飛奪平壤,生擒高元,再就是拆毀平壤,然后又是在貝江口筑土城,與水師四萬輔兵全殲乙支家康五萬兵馬,一路追擊殺回平壤,盡俘十萬平壤高句麗人。

    一樁樁一件件。

    在那小吏繪聲繪色的講述下,楊廣聽的激情澎湃,好像自己也成了左五軍的一員,跟隨著羅成千里進軍,孤軍深入,左攻右殺,無人可擋。

    那破敵國擒賊王的奇跡功勛,是那般的讓人向往。

    再對比下其它諸軍,除了李景、羅藝的戰績不錯,其它哪個不是一踏糊涂,個個損兵折將。可羅成呢,三萬人馬,打了這么久,轉戰千里,攻城滅敵無數,結果現在還帶回來一萬二,而在大行城,還有一萬三。

    這么說來,左五軍打了這么多仗后,依然還有兩萬五千人,總共折損不過七八千人而已。就算那小吏告訴他其實羅成的左五軍共四萬人,除原本三萬三千余人外,還有近七千人是在新城玄菟補充的部落番兵。可就算如此,也十分了得啊。

    “啪!”

    楊廣忍不住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十分響亮。

    “痛快!”

    那邊裴蘊卻忍不住有點擠眉弄眼,這剛給羅成追封遼王,還謚號忠武,轉眼間羅成不但沒死,還硬是破國敵國擒敵國王,轉戰千里,滅敵無數,左五軍還剩兩萬五?

    這下就有點尷尬了。

    襄平城外的忠武王廟,那十三層的衣冠塔,這?

    楊廣似乎也終于意思到了這回事情,也不由的尷尬了。

    人家羅成還沒死,這邊就比搞了葬禮,確實不太合適啊。

    “立即派人去襄平,把羅成的衣冠冢改了。至于忠武王廟,改名白虎戰神廟。”

    羅成還沒死,這謚號自然無從說起。

    “陛下,這遼王追封?”

    楊廣皺起眉頭,人死了,追封為王楊廣倒沒舍不得,而且東征大敗,確實需要借麥鐵杖羅成辛世雄這樣的陣亡大將來轉移下天下的視線,但現在羅成沒死,這王就不能亂給了。

    “是否下旨收回封王詔令?”

    收回是要收回的,但如果只是收回也不太妥當,畢竟羅成也立了這么大的功勞,但封王還確實遠遠不夠的。

    “封國公爵位吧。”楊廣想了想只好道。

    本來羅家已經有一個燕國公一個襄陽侯爵位,是不太可能再輕易加爵的,但前面給羅成都封王了,現在人沒死,還立這么大功,不升爵,又確實說不過去。

    最后,楊廣也只得咬咬牙,心疼的給出個公爵了。

    “什么封號呢?”

    之前給羅成追封為遼王,現在改成遼國公似乎也不太合適,楊廣倒有意想把宇文述的許國公或者來護兒的榮國公爵位轉給羅成,但又覺得這樣似乎也是給羅成招怨。

    “你們覺得有何封號合適?”

    裴蘊想了想,“羅成祖籍襄陽,但出生成長于齊郡,要不封號齊國公?”

    “可以,就賜爵齊國公,食邑三千戶,真封三百戶。”

    “那之前追封的光祿大夫階,要不要降一降?”

    光祿大夫可是從一品,就比最高的開府儀同三司低一級了。

    楊廣想了想,爵位降了,這散階就不必再降了,畢竟散階又不值什么,不過是虛階。

    “散階就算了。”

    “派人去給羅成宣旨,賜封他為齊國公,食邑三千戶真實封三百戶,另賜黃金三千兩,高句麗奴婢三百。”

    頓了頓,皇帝又問,“羅成現在哪里?”

    “乘水師船經廟島群島先返回東萊水師大營。”

    “那就詔令羅成檢校東萊郡太守,接替來護兒代統東萊水師,負責水師解散一事。”

    “對了,晉羅成為左翊衛親府中郎將。”

    左右翊衛也是原來的左右衛,這兩個衛在十二衛中地位特殊,是專門負責宿衛的,沿襲自漢朝的衛將軍,魏末時置中衛,魏武帝時始分中衛將軍為左右衛將軍,負責掌管宿衛營兵。

    而到了大業之時,楊廣改左右衛為左右翊衛,所領軍士稱驍騎,設大將軍、將軍、虎賁郎將、虎牙郎將,以及五府中郎將。

    掌宮禁宿衛,總轄五府三衛,分別是親衛勛衛翊衛三衛,親衛之府稱親府,連同勛一府勛二府翊一府和翊二府共五府,五府各設中郎將,左右郎將掌領擔任宿衛的校尉旅帥等,并以番上之名簿送交大將軍,分配職務。

    中郎將其實也只是正四品,跟虎賁郎將品級相當,但是左右翊衛的五府中郎將卻不一般,因為五府中郎將負責掌握的是各衛府的禁衛,是禁衛統領。

    別看品級看似不高,但在隋朝的衛府軍制下,大將軍也好,將軍也罷,其實平時都是不能直接統兵的,非戰時在京城其實就是坐坐衙門喝喝茶,真正統領京師禁衛的就是這五府中郎將。

    左右翊衛這二衛,本身就是負責京師和宮城的宿衛,而左右翊衛的五府更是直接負責宿衛,因此京城和皇帝身邊真正的禁衛大將,其實就是這五位中郎將。

    皇帝授羅成為左翊衛親衛中郎將,軍職品級沒升,可這信任程度卻直接飛升了,羅成直接成了禁軍五大統領之一。

    “讓羅成在東萊處置完水師解散后,來洛陽面圣,朕要親自見一見這位驍勇少將。”

    皇帝還派人去東萊,負責把高元和他的百官大臣們帶來見他。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