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江都

    于大隋而言,從不缺少驍勇善戰之輩。

    甚至可以說,隋朝立國雖然時間不長,但其名將輩出,不說世人所熟悉的開國四大名將楊素史萬歲韓擒虎賀若弼,還有許許多多同樣勇猛無比的大將。

    比如那位二千戰十萬的達奚長儒,比如威鎮邊關的賀婁子干,再比如一箭雙雕的長孫晟,揚威塞外的羅藝,以及眼前的魚俱羅與吐萬緒等。

    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其實也不復雜,首先還是隋立國不久,隋以前更是南北混戰,兵戈不休,隋的前身北周西魏,那都是打了幾十年戰爭的。西魏開始就推行軍政一體的執政思路,關隴貴族們形成軍事貴族集團。

    這些貴族打小就習練騎射,年紀輕輕就開始上戰陣,幾十年下來,只要沒死,總能淘出幾個百戰名將出來。

    可以說這是時代的產物,到到宋明這種重文抑武的時代,就再難出現這種將星云集的壯觀景象了。

    隋朝的這些名將,很少天生的,基本上也都是打小練起,然后百戰余生,打出來的名將。如魚俱羅,將門子弟,十幾歲就入宮為侍衛,二十歲就開始上前線打仗,然后一生無數仗,最終威鎮豐州,讓突厥人不敢南下牧馬。

    吐萬緒也差不多,將門子弟,二十來歲就已經是縣公爵位了,一生打無數仗,最終做到十二衛的大將軍位置。

    兩位老將征戰一生,威名赫赫。

    只不過魚俱羅是因為目生雙瞳犯皇帝忌諱,所以不得重用。而吐萬緒則是因為當初沒領會皇帝殺賀若弼的意圖,而遭冷遇。

    這一次,皇帝啟用兩人,也算是給他們一個機會了。

    齊彪李豹都曾經是魚俱羅豐州麾下校尉,幾年前受牽連貶到齊郡,倒想不到也是因禍得福,這幾年隨著羅成征戰,節節高升,如今兩人都是虎牙郎將之銜了。

    “想不到大帥這次也南下。”齊彪見到魚俱羅,依然萬分恭敬。

    “我這次只是南下平叛軍的副將,可當不得你一聲大帥,咱們平叛軍的大帥只有一位,那就是楚國公。”

    在年紀只有自己孫輩大的羅成面前,魚俱羅沒擺什么老資格架子,畢竟坐了好幾年冷板凳,這名將的脾氣也被打壓下去不少。

    那邊吐萬緒也點頭,“是啊,我們兩個老家伙,只是來打打下手的。”

    兩個副將姿態放的很低,讓人難生反感。

    “不知大帥打算如何平叛?”魚俱羅問。

    “直搗賊穴,擒賊先擒王!”羅成的回答干脆果決,雖說情報顯示,叛軍如今在三吳勢力極強,短短時間,已經攻奪七郡。

    但羅成認為,這不過是一些假像。

    叛軍再強,也不過才兩三月時間,能強到哪去。

    江南之地,本來就不是大隋府兵重點駐扎防御之地,兼之兩次東征,征召走了許多府兵青壯,這才讓叛軍有機可乘。

    可當羅成率兩萬余最精銳的府兵南下,他們就會冰消瓦解。

    “江南水鄉,水網縱橫,我北方將士多慣騎馬不慣乘舟,這或許要小心。”吐萬緒提醒。

    “吐萬將軍說的沒錯,但叛軍不是跟我們打游擊,他們現在是據郡縣以稱朝,所以咱們先雷霆一擊破吳郡城,擒殺劉元進,然后再征召地方的府兵郡勇,圍剿其余叛軍。”

    羅成做過水師元帥,可是有許多江南之兵,曾是他麾下的。

    臨出征。

    皇帝派使者前來犒賞兵馬,有酒有肉還有一身新衣衫,外加一串銅錢,可以說左五軍的這待遇好的讓驍果軍都羨慕。

    出征時。

    參知政事、兵部尚書羅藝代表皇帝前來送行,羅嗣業也來了。

    “本來以為能喝完你的喜酒再去遼東,卻不料一道圣旨下來,我卻要先去江南一趟了,估計是趕不上你八月的婚禮了,我也沒有什么可恭賀的,就送你一千畝洛陽附近的良田,外加三千貫錢吧,你雖尚公主,可手里也得有些產業,總不能以后處處找公主要錢花吧?”

    嗣業笑著錘了羅成一拳,“我又不缺錢花。”

    “萬一以后要納個妾什么的,總方便些嘛。對了,你以后留在京里,自己小心些,尤其是當心宇文家,這老狗是條毒蛇。”

    “放心吧,有你們在,老狗也不敢輕易動我的。”

    “多交些朋友!多個朋友多條路,總沒錯的。”羅成笑道。

    那邊羅藝過來送行。

    “本來說你要去遼東上任,我還已經把我那五千燕云鐵騎留給你。”

    羅藝入朝為相,費心十余年練出來的幾千鐵騎也帶不走,便留給羅成。

    “沒事,等江南平叛完,我肯定還是要去遼東,到時他們也是我麾下。”

    羅藝道,“這次讓你去江南平亂,是宇文老狗的意思,估計就是想給你下個絆子。你自己要小心,畢竟江南地理不同。”

    “放心吧,總不可能陰溝里翻船的。”

    兩萬五千人馬上了船,往東而去。

    也托楊廣開通的大運河,從洛陽去江南確實方便許多。

    不過其實運河并不是隋朝楊廣獨創,早在先秦時代就已經開始挖運河,甚至遍地都有。

    當年秦始皇征南越,走的是湖南入桂林這條路越嶺南,在湖南境內還有湘江可轉運物資,但進入桂林那段,卻無水路,得翻山越嶺,物資轉運極為不便,也因為物資接運不上,導致秦征南越開始一直不順利。

    后來秦朝便挖了一段一二百里的運河,溝通湘江和漓江,是為靈渠。靈渠通,百越平。

    連嶺南都修運河,更別說中原之地,西到關中,南達嶺南,北到華北平原,都有人工運河,這些人工運河與天然河流連接起來。

    隋朝的運河只不過是規模上更大一點,而且連接的更完整。

    尤其是南北兩條運河都挖通,然后都能連接到洛陽這個天下中心,使得大隋帝國,東西向有黃河、長江、淮水、濟水、漢江這樣的大河流,而南北向也有大運河聯通。

    隋大運河,除少數河段外,其余大部份的河道,其實不過是動用百萬百姓,疏浚之前眾多王朝開鑿留下來的河道聯通起來的而已。

    這是大隋的高速公路,千里通波,雖各條運河之間也還有關閘,有時也需要換乘船只,但依然大大節減了路上的時間,還增強了運力,減輕了行路疲勞。

    七月底,羅成已經抵達淮南的揚州,此時稱為江都郡,從淮河南岸到長江北岸,刊溝運河兩岸的這片廣闊土地,都屬于江都郡。

    這里也是當年楊廣未奪嫡前呆的時間最久的地方,當年他坐鎮揚州多年,所以江都也是皇帝除洛陽外最喜歡的一個地方。

    在這里,有江都宮等許多宮殿別莊,還留有重兵駐守,江都郡雖還沒被提升為南京,但其太守卻是與京兆尹和河南尹平級的。

    還未靠岸,江都郡丞王世充已經在那里恭候多時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