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虎口拔牙

    四平山一戰,隋軍也傷亡不小,雖斬敵八千,俘敵五萬,但五萬隋軍也戰死三千余眾,其中多數都是羅成所率誘敵的中軍。

    草草打掃戰場之后,羅成立即揮兵回到安市城下,加入圍攻之列。

    安市城下。

    宋老生和羅存孝、王仁恭三將還在猛攻安市未休,見羅成所部到來,看到將士們征袍染血,十分慘烈的樣子,還以為兵敗。

    等聽說羅成居然硬戰八萬高句麗軍,還取得了如此驕人戰績后,幾乎不敢相信。

    “沒時間耗,要不然,我也不會出此下策硬打,損我三千將士,虧了。”羅成嘆氣。

    王仁恭咽下一口口水,差點被嗆到。

    五萬打八萬,從誘敵到決戰取勝,前后不過用了三天時間,取得如此大捷,損失不過三千人馬,羅成居然還說虧了,這簡直是無話可說。

    “安市城攻的如何了?”

    羅成坐在那里由大夫包扎傷口,一面詢問。

    “安市城堅且險,易守難攻,我們強攻數日,也還未有進展。那安市守軍十分頑強,悍不畏死。”

    羅成只是哼了一聲。

    攻城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如此,你想喊幾句話人家就開城投降,或者說隨便攻個三五天就能破城,這幾乎不可能。

    城池攻防戰,最要緊的還是軍心士氣,如果守城者想死守,尤其是城中百姓愿意全力相助,那就會十分麻煩。

    一些著名的圍城戰,甚至能打上幾年都攻不破。

    一般來說,越大的城池,越能堅持太久,因為城越大人口越多,所需要的錢糧柴薪等也就越多,不可能久守。這種大城,往往最后都是因為城中斷糧而不得不降,或者被攻破。

    反而是一些較小一點的堅險要寨堡壘,有時守軍可能就幾千人,卻往往能守上幾年。

    安史之亂中,張巡率幾千人守睢陽,面對二十萬叛軍的圍攻,外無援軍內無糧草,最后都依然堅守了十個月之久。

    當叛軍最后攻入城中后,發現一座大城最后只余幾百人,城中能吃的全都吃光了,草根樹皮老鼠鳥雀,甚至吃人。戰前城中三萬百姓,最后死絕。張巡甚至殺自己的小妾以將士分食,另一位將領許遠也殺自己的仆人給將士們吃。

    雖說三萬百姓并非都是守軍吃掉的,但最后確實有許多人是在糧盡之后餓死或易子而食,或食尸。

    這種死不投降的決心,歷史上的許多圍城之戰中并不罕見,甚至很尋常。

    安市雖然是僅臨平原,但所筑之處卻是在險要處,城池有三面都是在山崖險處,唯有西面城墻是筑在平坦之地上。

    所以現在宋老生他們攻城,也都是主攻西城墻。

    可高句麗人也是全力守西城,這就導致一時難以攻下。

    “堆魚梁大道!”

    羅成這次抓了五萬余戰俘,手里不缺人,他打算復制當年攻破武厲邏的戰術,在西城下修一條大土山登上西城。

    之前皇帝攻破遼東城,也是用這個法子。

    這個法子唯有的缺點,就是工程量比較大,畢竟這安市城十分險要,城墻高,要修一座直通上城頭的土山,可不簡單。

    好在現在有五萬俘虜,而羅成又有從遼東帶來的許多樓車、箭塔、投石車、弩車等器械,可以與弓弩一起壓制城頭的高句麗守軍,能夠全力堆土山。

    重新調整戰術后,羅成故意把帥旗就立在安市城下數百步外,又將自己精銳的騎兵放到了西城門口。

    如果高句麗守軍敢出城來毀土山或是樓車等器械,那就痛擊他們。

    他又把大量步兵調到城下,全都以弓箭壓制城頭,協助筑魚梁大道。

    羅成帥旗立起,七萬余大軍,還有五萬俘虜展開全面攻城,隋軍還不忘記把淵蓋蘇文大敗的消息也不斷宣傳給城上的守軍聽。

    多管齊下。

    安市守軍慌了。

    之前安市增援卑沙時,城主被俘,兵馬折損兩萬。雖然上次隋軍撤退后,高句麗人又從東邊調來一支兵馬增援安市。

    但安市城中總共才三萬人馬。

    現在八萬打三萬,而且淵蓋蘇文的八萬大軍還慘敗,這讓城中人心惶惶。

    當然,他們最懼怕的還是隋軍的各種攻城器械,太多了。

    而現在,又當著他們的面修魚梁大道。

    眼看著那巨大的土山不斷延伸到城墻下來,安市守軍坐立難安,最后只得派兵出城,試圖毀壞隋軍的攻城器械,毀壞土山。

    可羅成早就等著他們,足足兩萬騎兵守在南門之外,另外幾道城門要繞過來則很費力,但羅成一樣派騎兵守著。

    安市守軍接連數次出城,甚至夜晚出城,每一次都被打的抱頭鼠竄,好幾次還差點讓隋軍騎兵趁機追殺進城門。

    數次出城攻擊無果,還折損了數千人馬后,安市守軍絕望了,他們不敢再做這無用的反擊。

    只能不斷增強南城上的守軍,可隋軍一座座的箭樓、云車,無數的投石車,再加上城下那幾萬的隋軍弓弩手,日夜不停輪流攻擊。

    城上的守軍傷亡慘重。

    他們卻絲毫無法阻止土山的增長推進。

    五天后,這座由五萬高句麗俘虜背土負重,硬生生由一袋袋土包堆到了南城城頭上。

    安市守軍試圖做最后的反抗,可隋軍以大盾結成盾墻,一步一步的登上了城頭。

    安市城破。

    羅成來了一個關門打狗,甕中捉鱉。

    高句麗人逃跑無望,最后也展開了激烈的巷戰,但最終還是被隋軍一一掃蕩干凈。

    安市雖險,卻無新城之險,安市雖大,卻無遼東城之大。

    當羅成擊敗來援的淵蓋蘇文八萬兵馬后,早就成了孤城一座的安市,注定必將陷落。

    當羅成踏進安市城中時,心中百感交集。

    “大帥,淵蓋蘇文新敗,安市又下,我們是不是乘勝追擊,殺到國內城下去?”王仁恭有些興奮的道。

    羅成卻只搖了搖頭。

    “不,現在可以派人去跟淵太祚談了。”

    “談什么?”王仁恭驚訝。

    “自然是談他如何投降,談他如何交還我二十萬隋軍被俘將士,談讓他們收斂好二十萬陣亡將士尸骨送還,談高句麗改置郡縣之事。”

    “談和?咱們大勝,為何還要談何,自然是當一舉滅掉他們。”

    “還不是時候,而且我們現在也還沒有這個能力,等下次吧。”羅成很清醒,擊敗了淵蓋蘇文,拿下了安市,不意味著現在就有能力滅掉高句麗。

    他羅成現在手里就這六七萬人馬,而這里到國內,一路上幾百里,還有幾百座山城,更別說國內、烏骨、石城等都還是堅城要塞,就說他羅成連進軍到國內城下的糧草軍械都無法保證,拿什么打?

    這眼看著就要下雪了,實在不是進軍的時機。

    “那咱們又是抗旨,又是血戰的,有什么意義呢?”

    “當然有意義,之前淵氏說降,不過是詐降,但現在我們已經抽掉了他的筋,雖然他還沒亡,可也蹦跳不起來了,更對我們造不成威脅了,如今話語權全在我們手上,我們可以選擇打,也可以選擇先不打,淵氏得看我們的眼色行事,甚至你信不信,我現在讓淵太祚把淵蓋蘇文再送回來,他也得照辦。”

    “不可能吧?”王仁恭半信半疑。

    羅成呵呵一笑,有什么不可能呢,經此一敗的淵氏朝鮮,此時舉國之兵估計也就十萬了了,他還如何敢再硬抗天朝之威?

    投降稱臣,交出質子,送還俘虜,這些都是他唯一的選擇,甚至大隋要削他王號,在他的淵氏朝鮮設郡置縣,讓他當個太守,他也只能乖乖的先應下來。

    至于這最后一戰什么時候到來,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總之,他抗旨打完這仗后,遼東現在是安全了。

    就是不知道皇帝對這個結果會不會滿意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