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遼東留守

    皇帝驚覺。

    這幾年遼東的局面全靠羅成一人撐起來的,如果羅成就這樣死了,雖不說遼東就會崩盤,可起碼他要痛失一員愛將了。

    “王內侍,待天亮,馬上傳詔孫典御,讓他親自趕去遼東,為羅成醫治,無論如何,一定要把羅成救下來。”

    王內侍驚呼,“陛下,孫典御不能離開陛下身邊啊。”

    “朕又傷沒病,讓他先去幫羅成醫治。”

    孫典御是殿內省尚藥局的主官,正五品職。雖然典御這個名稱一般人可能陌生,但其實他才是隋朝時真正的太醫之首。

    在隋朝,尚書、門下、史史三省之外,又有內三省,內三省便是秘書、內侍和殿內省。隋朝的許多官制,其實是依北齊制度而不是北周制度。殿內省在北齊之時為殿中局,因隋朝避諱楊忠的忠字,于是改殿內局,到大業朝升為殿內省,下轄數局。

    其中的尚藥局,就是專門負責藥品和藥政的,一開始這是個主管藥品的衙門,到大業朝則成了管藥品并管醫政的衙門,其中典御更是專門給皇帝看病的御醫之首。尚藥局有多名御醫,這些人都是醫術高手。

    相反,隋朝的太醫署,則隸屬于太常寺,但太醫署卻不是皇家太醫們的衙門,相反,這是一所醫科專科學院,專門培養各科醫師的地方,這是一所醫療教育機構,類似于國子監,都是學校。

    當然,太醫署里的老師們,自然也都是些比較厲害的醫師,但他們不給皇帝看病。

    此外,殿內省還有一個尚食局,這相當于保健委,專門負責給皇帝和宮廷后妃們保健的,還負責包含飲食健康這塊。

    所以大業朝分工明確,為皇帝和嬪妃們治病,是歸尚藥局,而負責皇帝和宮廷保健的是尚食局,負責醫師教育的則歸太醫署。

    另外,所有與醫和藥有關的政務政令,都出自尚藥局。

    因此,這位尚藥局的典御,可不僅是位醫術高手,還是位部長級官員。

    皇帝特意把自己的首席御醫兼醫療衛生部長派出去給羅成看病,可見他對羅成的重視。

    皇帝幾乎是一夜未睡。

    天亮,宮門打開。

    皇帝立即召幾位宰相到前朝議事,甚至還特別下旨,派人前往燕國公府宣旨,召羅藝入宮面圣議事。

    連羅嗣業也終于恢復了左折沖郎將之職,詔令他繼續回驍果左一軍統兵,繼續鎮守玄武門。

    宇文述早上剛起來,本來心情還不錯。

    羅藝已經被皇帝軟禁多日,想來羅成也馬上要被帶回京,到時羅家就要被他踩到腳下。

    “公爺,陛下派人來傳旨,詔公爺立馬入宮議事。”

    宇文述笑呵呵的想,皇帝還是離不開自己啊。

    穿好朝服,戴好官帽,宇文述騎著馬在護衛的擁護下往宮中去。

    走過一段路,前面突然轉出一隊人馬。

    宇文述眼尖,一下子認出前面那人居然是羅藝。

    羅藝也看到了他,故意等他。

    “許國公早。”

    “燕國公不是身子不適嗎,陛下已經讓你在家好好休養了,怎么今日出來了?”

    “嗯,在家呆久了,有點悶。”

    “你可莫辜負了陛下的一片厚意啊。”宇文述陰笑。

    “陛下召我入宮議事,我豈敢不來。”

    宇文述一下子愣住,皇帝這是什么意思?

    等他一路猜測著進了宮。

    皇帝一見到他,就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他被噴了一臉的口水,擦都不敢擦一下,好半天,總算聽出點東西來了。

    羅成被化及派人刺殺重傷昏迷未醒?

    還有安市大捷?

    “宇文述這個老狗,害朕一員大將!”皇帝完全不給宇文述臉面,老狗都直接罵出了口。

    宇文述心中不安,他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沒人跟他細說。

    而那邊羅藝也聽了半天,這會怒發沖冠,直接跳起來就沖著宇文述撲倒,一頓拳打腳踢。

    宇文述雖也是個馬上戰將,畢竟老了,他比羅藝大上十幾歲呢,哪里是羅藝的對手,再加上被突襲,直接被打倒在地。

    羅藝也是怒了,含恨出手,一拳就砸中他的一只左眼,宇文述頓時就血流滿面。

    羅藝還不敢罷休,又是幾拳砸過去,把他打倒在地,還狠狠的踢了幾腳。

    殿中眾人全都傻眼了。

    裴世矩、虞世基、裴蘊、蘇威這四位宰相,全是文官,哪里反應的過來,就算反應過來了,可看到那場面,也不敢上前。

    最后還是皇帝親自上前,一把扯開羅藝。

    “夠了!”

    這時宇文述躺在地上,已經差點沒了半條老命。

    馬上就來了尚藥局的醫師。

    “許國公的左眼已經被打爆了,治不好了。”

    幾位醫師有些不安的向皇帝稟報,他們雖然為宇文述檢查包扎,可這只眼睛實在無能為力了。

    皇帝也驚到了,居然把宇文述的左眼打瞎了。

    “羅藝,混賬!”

    羅藝這時也覺得自己沖過了,馬上向皇帝請罪。

    可楊廣看著宇文述伏地痛哭的樣子,也有些無奈。

    宇文化及派人暗殺羅成,結果羅藝把宇文述的左眼打瞎,這都成何體統。

    “送許國公回府養傷,好好照料,暫時就不在家安心養傷,也不用再上朝以及到衙視事了。”

    不久前,這番話是對羅藝說的,現在轉過來對宇文述說了。

    宇文述覺得委屈萬分,可皇帝現在對他一臉厭惡,直接擺手,讓內侍把他‘扶走了’。

    “羅藝,你太令朕失望了,罰你俸祿一年。”皇帝對羅藝做出處罰,不過羅藝聽了倒無所謂。

    這時皇帝終于說起正事來。

    “朕決定,收回先前召羅成回京的旨意,并且加授羅成為遼東留守,朕還已經派了尚藥局孫典御趕去遼東為羅成醫治。”

    “陛下,羅成如今傷重,就算醒來,只怕暫時也無法理事,遼東這塊,還是應當再安排個人手,協助羅成統領遼東局面。”跟宇文述向來交好的裴蘊,立馬進言。

    “那就由左翊衛將軍段達任副留守,趕往遼東協助羅成。”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