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永通

    “吾乃周公,現令尚書令鄭王討伐賊人,安定天下。如若相從,則大功可立,如若不從,全都得瘟疫而死!”說完,這位大術士倒地昏迷。

    幾萬將士面面相覷。

    周公顯靈了?

    這時,數十名將校紛紛來到王世充面前。

    “請鄭王率領我等,討伐逆賊,平定天下!”

    王世充微微而笑,拔劍。

    “好,我王世充一定不負周公所托,定率爾等平滅亂賊,重安天下!”

    “討平逆賊,重安天下!”

    “討平逆賊,重安天下!”

    數十將校帶頭高呼,漸而整個校場之上,無數將士跟著齊呼。

    原本因連戰連敗,而低迷的士氣,此時正在不斷的提升。

    周公顯靈,神靈告訴我們能贏,那肯定能贏啊。

    看著這不斷提升的士氣,王世充很滿意,不費他一番心血。

    隨后,王世充從全軍中特挑選出兩萬最精銳的步卒,并兩千精騎,做為討賊兵馬,準備放手最后一博。

    為了能夠更加激發將士士氣。

    王世充特讓人打造了無數旗幟,每面旗幟之上,都寫有兩個大字:永通。

    王世充親自為主帥,統領大軍出戰。

    他不放心裴仁基和衛文升,于是便以皇帝命令,分授二人為行軍司馬和行軍長史,讓二人隨軍。

    裴仁基在家中接到旨意,召來了府中采買的老劉。

    “你明日去西市買肉的時候,跟虬髯客說,姓王的將率東都精銳盡出,東都雖還剩有幾萬人馬,但皆是老弱,已經十分空虛。讓傳話給行儼,就說讓他做好準備,一旦王世充與李密展開大戰,便自黃河水路飛馳而來,到時趁機奪東都洛陽,王世充老巢一失,必亡于李密也。”

    “郎君也要隨軍出戰李密嗎?那豈不是十分危險?”

    “放心,到時我會相見行事的。”

    老劉退下后,裴仁基坐在書房。

    王世充這人再狡詐陰險又如何,他終究要敗了。只是有些對不住元文都等人了,雖然他也不太瞧的起這些人,太過墻頭草,可畢竟他們本來是信任自己的,結果自己卻拿他們的人頭,來換取了王世充的一點信任。

    但愿這些人的命換來的這點犧牲,到時能發揮出重要作用吧,這樣,也不枉他們的一番犧牲了。

    金鏞城。

    這座城池上次在李密與竇建德大戰時,被裴仁基攻奪,但李密很快又反攻回來。

    從洛陽密探傳來的消息,讓李密馬上召集諸將,舉行戰前會議。

    “王世充屢戰屢敗,居然還敢再戰,確實夠拗的。”

    “是啊,這胡種不降還待何時?”

    王伯當這時向李密建議,“王世充已經是甕中之鱉了,但其做困獸之搏,還是會很兇狠。尤其是,我們當防著羅成,他現在盡得山東、淮南之地,在我們東面,已經擁有十萬之兵,這可是整整四個軍團,我們必須得小心,萬一跟王世充大戰之時,他們從背后襲擊,我們會很麻煩。”

    “那你以為當如何?”

    “魏公,姓王的傾巢來戰,東都必定空虛,請魏公將金鏞城交給我,魏公親自守洛口倉和虎牢。王世充若來攻洛口倉,則我便引兵攻洛陽,王世充必自拔歸,他退,我便回金鏞,他若出,我便再逼東都,兵法所謂,彼歸我出,彼出我歸,以疲之也。”

    李密聽了,覺得還不錯。

    “伯當所言基是,如今東都軍士氣高漲,武器精良,力求決戰,有不可抵擋之勢,我們應當避其鋒芒,更要小心東邊的羅成。便依伯當之策,不出一月,王世充必疲于奔波,士氣崩潰,糧盡而亡。”

    可此時卻有許多將領如王當仁等卻反對,他們認為,在洛陽城下已經耽誤了太多時間,若再耽誤下去,只怕先崩的就是魏軍了。

    “王世充兵力有限,且屢戰屢敗,我們現在各方面都占優勢,沒理由反而避戰不出,咱們就應當跟他打,一戰滅掉王世充,趁機奪下洛陽,然后爭奪天下。”

    再繼續這樣頓兵洛陽城下,只怕士兵們都要跑光了。

    李密一聽,這似乎也有些道理。

    一時間,他便又猶豫起來,不知道要如何決定了。

    王伯當說不跟王世充拼,耗死他拖死他。可王當仁等又說當趁秦軍現在還在消化山東淮南新得之地的機會,抓緊時間滅掉王世充。

    其實李密的心里是很傾向于王伯當的策略的,因為現在王世充更急于求戰,如今也銳氣正盛之時。

    但他又不是不承認,王伯當的這個策略,打法難看。

    不夠硬氣。

    尤其是在這會,魏軍其實在洛陽城下好幾年了,士氣早就已經低的不像樣子。李密這幾年靠著倉城之糧,一心打仗,根本不顧后方的生產,所以治下地盤雖大,可盜賊橫行,手底下的兵更跟賊沒什么兩樣。

    沒有半點百姓基礎。

    幾年不下洛陽,手下的兵也士氣很差,已經有不少人馬,投向了羅成、李淵等人。

    若是現在王世充來戰,不敢迎戰,只怕會更被認為是怕了。

    王伯當這個時候再次發言,認為硬打硬才更容易兩敗俱傷,然后讓羅成所趁。

    那邊王當仁李公逸徐圓朗等將領,卻齊齊噓聲一片。

    “王世充算什么玩意?難道咱們打不過羅成,還打不過王世充?這幾年,咱們號稱擁兵百萬,可是除了打贏了張須陀,還贏過誰?羅成不敢打,李淵不讓打,竇建德打不過,難道現在連王世充也不敢打了?”

    這些年,他們也就只能隔幾個月把王世充揍一頓了。

    在他們眼里,別人欺負不了,可王世充還是能打一打的。

    “就是,打這么多年仗,難道越打膽越小了?”

    有人鄙視王伯當。

    他們對王伯當是羨慕妒忌恨,因為王伯當是李密的學生,所以就算王伯當屢屢敗仗,可他分到的錢糧兵員都是最多最好的,地盤也是最大的。

    眾將現在是為反對而反對,反正王伯當說不硬碰硬,他們就說王伯當膽小懦弱。

    眾人起哄之下,李密也不由的頭大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