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北邙山

    “好,既然諸位都希望痛痛快快打一場,希望早點滅亡王世充,殺入洛陽城,那么我李密就帶領大家打這一仗,速戰速決!”

    那邊王伯當聽了,不由怔住。

    “魏公,不可意氣用事。”

    可李密這時也沒其它選擇了,諸將都要打,他也只能打。

    李密雖然決定打,但也還照顧了王伯當的情緒,特派他駐守金鏞城。

    然后他親率大軍在北邙山安營扎寨,派王當仁等在偃師城北擺開陣勢。

    意圖十分明確。

    兵來將擋,與王世充決戰。

    魏軍約十萬左右,是數十萬軍中精銳,數量上遠勝東都軍,可也有一個弱點,就是山頭太多,李密親自指揮的也就不到五萬,還有一半以上是李公逸等人的兵馬,這些人雖也是魏軍,可實際上都是自成體系。

    魏軍還有一個缺點,上次魏夏大戰后,魏軍的士氣進一步的低迷跌落,因久攻不下洛陽,使得魏軍普遍士氣不高。

    甚至心生厭倦了。

    而出東都來決戰的王世充士氣倒不錯,可卻缺少糧食,兵員不足,力求速戰。

    魏鄭兩軍都欲決戰,想早點吞掉對方,都不想再在這個爛泥潭里繼續了。

    “魏鄭決戰開始了,這場戰爭不會有勝者。”

    偃師城中,幾名大秦親軍都尉府的密諜正在匯集情報。

    “裴行儼將軍已經來了。”

    偃師城北。

    王世充雖然數次敗于李密之手,可這次他卻依然還是率先發起進攻。

    面對魏軍兩面布防,他選擇的突破口是偃師城北的王當仁軍。

    八百騎兵率先渡過運河,向河對面的魏軍發起了猛烈的沖鋒。騎兵隊伍中,一面面永通旗幟在飄揚,看著這些旗幟,鄭軍騎兵似乎覺得自己神靈護體,刀槍不入,一個個奮勇爭先,無比勇猛。

    八百重裝騎兵,硬是殺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

    這支原東都驍果軍中的重騎兵,如一把燒紅的刀刃切入了牛油之中,一下子就沖開了一個大大的缺口。

    魏軍的防御很糟糕,幾乎不成樣子。

    雖然兵力雄厚,可兵無戰心。

    面對著全副重甲的具裝鐵騎,他們幾乎是轉頭就走。

    邙山上,李密看的真切,眉頭緊皺,他想不到王當仁在軍議時喊的倒是響亮,可真打起來卻這么拉稀。

    情節之下,趕緊命令兩員大將,率本部的部份騎兵趕去支援。

    李密這幾年,雖然在東都困頓不下,但也并不是毫無作為。他從當初單獨北上,到如今稱雄中原,其實也一直在打造嫡系精銳。

    李密麾下無具裝甲騎重騎兵,但卻也有驃騎精銳。

    兩員騎將各率一千輕騎,如猛虎下山,猛撲鄭軍。

    本來正在潰散的王當仁軍,也開始穩住陣勢。

    正在這時,王世充麾下大將軍費青奴率千余洛陽輕騎又殺到。費青奴本曾是來護兒帳下騎兵大將,曾經在平壤城外大敗高句麗,率先殺入高句麗城中。

    他騎射了得,率騎沖鋒,遠遠的在馬上拉開騎弓,一箭射去,正中一員李密騎將面部,那人慘叫一聲,重重跌落馬下。

    另一員騎將便趕緊來救。

    費青奴拍馬上前,大吼一聲。

    “擋我者死!”

    手中馬槊直直刺來,一槊便把已經救起那員受傷騎將的魏將刺中,這一槊洞穿了這員魏將后,又把他懷里的那員傷將也刺穿。

    費青奴用力一挑,兩員魏軍騎將便都被他挑上了天。

    兩員騎將被一槊斃命,本來氣勢正盛的魏騎一下子便喪了膽,費青奴率騎大舉掩殺,李密增援的這兩千驃騎崩潰,本來穩住了陣腳的王當仁軍再次崩潰。

    李密不得不又派出剩下的輕騎趕去救援,還同時派出了自己麾下精銳的魏武步卒阻擊鄭軍追擊。

    一場混戰,此時天色將黑。

    李密好不容易才穩住了陣勢,阻擊了鄭軍乘勝追擊。

    王世充看見自己好不容易打出的優勢,被李密頂住,也無奈的只好鳴金收兵。

    兩軍各自后撤安營,這一仗,魏軍傷亡數千,損失倒不大,可士氣備受打擊。

    相反,鄭軍雖然沒能趁機擴大戰果,但卻也打出了氣勢,首開得勝,鄭軍上下更相信周公護佑了。

    當夜。

    王世充下令,犒賞全軍,讓各營雙倍取糧,將士們都吃飽喝足。

    “費將軍,今日多虧你沖破敵陣,當記首功,現授你為檢校左武衛將軍!”

    費青奴一臉感激。

    王世充又給他一個秘密任務,讓他率一千精騎半夜悄悄的潛入北邙山中埋伏起來。

    第二天。

    天還剛剛露出了魚肚白,可鄭軍卻已經吃完了早飯。

    王世充在陣前動員。

    “今日之戰,不只是爭個勝負,而是分死之分,在此之舉。若勝,富貴自不用說,若敗,我等皆不能幸免于死。”

    “大家所爭的是為活命,不只是為國家,望兄弟們以此自勉。”

    “功名富貴,在此一戰!”

    說完,王世充舉起馬槊,第一個騎馬沖出大營,向魏軍殺去。

    對面。

    魏軍此時看到鄭軍殺來,卻還連早飯都還沒有吃,慌亂的下令迎戰。

    王世充率領的鄭軍是背水一戰,連一點預備隊都沒有留,全軍出擊,一股腦的殺向魏軍,根本不給他們排兵布陣的機會。

    兩萬東都鄭軍,勢如餓虎般撲出。

    而那邊魏軍,雖兵多勢眾,可此時連陣勢都還沒來的及擺出,連營十余里,十萬人馬,可因為隸屬多將,鄭軍都殺到營前了,可他們卻有的已經出營列陣,有的卻還在東拉西扯,更有的將領都已經在觀望,準備見勢不妙就后撤了。

    兩萬頭猛虎。

    沖向了十萬只羊。

    這就是這場北邙山大戰最精確的形容。

    一面面永通大旗下,鄭軍全都打了雞血似的往前沖。

    反之,魏軍十萬之眾,卻左右觀望,各自打著小算盤,甚至在戰斗一剛開始,徐圓朗就率領著自己的兩萬人馬開始后撤。

    他的后撤引起連鎖反應,李公逸、王當仁等許多員魏軍大將,紛紛撤退,根本不顧李密迎戰的軍令。

    面對這樣的局勢,李密也不由的嚇出了一身冷汗。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