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洛口

    “殺!”

    李密可以跟著撤退,可他知道,這要是撤退,那就別想擊敗王世充。

    “帥旗前指,有進無退,后退者死!”

    李密拔劍高呼,指揮著自己的精銳魏武步卒和驃騎輕騎反擊。

    魏字軍旗不再后撤,反而開始往前。

    于是,李密周邊的敗勢終于穩住。

    士氣瞬間高漲。

    整個戰場上,以李密帥旗為中心,魏軍開始不再后撤,他們慢慢的穩住陣勢。

    再給李密一點時間,那些墻頭草一樣的魏軍大將們,估計也會再調頭殺回來。

    可惜的是,王世充似乎對此早有應對之策。

    只見這時戰場上,突然殺出來一支東都兵,他們推著一輛望車。

    足有數丈之高的望車上,高高的望桿上綁著一個人。

    若仔細看,還能看的出,那人赫然就是身披著金甲的魏公李密。

    東都軍一面推著這輛高大的望車前行,一面齊齊高呼。

    “捉住李密了,捉住李密了。”

    本來已經穩住陣腳的魏軍士兵,不由的傻眼。

    許多人扭頭回望,能看到后面那面魏軍帥旗依然在揚風飄揚。可是戰場這么大,十幾萬人,占據著十幾里的地方交戰。

    帥旗遠遠能看到,但并看不到帥旗下的魏公李密。

    可東都軍推的這輛望車卻有數丈之高,那上面綁的人卻很顯眼,尤其是鄭軍不斷的高呼捉住李密了更是讓人心生動搖。

    魏武卒還在茫然。

    可本來已以局勢已穩,正要回頭的王當仁徐圓朗等部,見狀卻又再次扭頭,抬起雙腿繼續跑。

    魏武卒也在動搖。

    恰在這時。

    悠悠號角聲中,北邙山中殺出昨夜潛入山中的千余精騎。

    昨日戰場上一槊挑二將的費青奴率千余精騎殺出,還是自魏軍的側后殺出。

    騎兵那排山倒海之勢,沖向了魏軍側翼。

    本就已經動搖的魏軍,終于再也堅持不住。

    全面崩潰。

    連李密最精銳的魏武卒都崩了,再也沒有人能阻止這頹勢了。

    李密雖然高呼連連,卻也只能任由自己的親衛擁著往東敗退。

    王世充跨坐戰馬,指揮著千軍萬馬一路追殺魏軍。

    李密一路向東敗逃,王世充趁機攻克偃師城,并俘獲了數十員魏軍大將。

    緊接著,王世充率領著兵馬,趁勝向洛口倉方向挺進,準備一舉奪下這座大糧倉。

    “報!”

    “報魏公,洛口倉城丟了。”

    李密正向東敗逃,結果半路上卻聽到一個讓他跌落戰馬的消息。

    “洛口倉城怎么可能丟?”

    他搶過急報,打開一看,不由的再次暈炫。

    因為這封急報顯示,在他和王世充大戰于北邙山下之時,興洛倉城卻被一群和尚給打開了城門,接應從水路殺到的秦軍大將裴行儼和來整二將。

    二將殺入興洛倉城,留守魏軍幾乎是一戰即潰,很快就兵敗投降。

    “一群和尚,怎么可能把我重兵留守的洛口倉奪去?”

    “不止是一群和尚,還有許多亂民,他們突起發難,協助這些和尚奪城,另外城中留守的軍將中,也有人早暗中投降了秦軍。”

    信使告訴李密,那些奪門的和尚是嵩山少室山的武僧,而協助奪城的則是洛口倉附近的百姓,他們好像都是什么紅槍會大刀會船幫之類的民間會社之人,誰也想不到,這次羅成居然想出這么刁鉆的計劃,用這些人趁機奪了興洛倉。

    “紅槍會大刀會船幫?又是些什么人?”李密還真不知道有這些組織存在。

    “就是近年來地方上突然冒起來的許多會社,是民間百姓秘密結社,平時一起練槍練刀,互助互利,抗賊擊匪的,也沒料到他們居然會投向羅成。”

    李密只感覺天炫地轉。

    洛口倉是魏軍最重要的戰略支撐點,他們能在洛陽城下硬打了幾年,就靠著這座天下第一大倉支撐著了。

    現在糧倉沒了。

    最重要的是,秦軍裴來二將占據洛口倉,還控制洛河,他們想退回虎牢,現在都是個問題。若是沒兵敗王世充之手,李密自然不怕過不去洛河。

    可現在,兵敗如山倒,他還想著退到虎牢整軍重來呢。

    就在這時。

    前方突然出現了打著秦字旗號的兵馬,李密此時已成驚弓之鳥,一看到在洛陽附近出現秦字旗號,便立馬判定,這定然就是那支自黃河水路過來的秦軍,是裴行儼和來整的兵馬。

    裴行儼和來整二將,都有萬人敵之稱,皆是一時猛將。

    李密此時身邊不到一萬敗兵,根本不敢上前接戰。

    偏偏這時,身后也傳來了急報。

    “王世充已經率兵追殺過來了。”

    完了。

    李密身子一晃,從馬上栽落下來。

    “來不及奪回興洛倉了,咱們撤回虎牢。”

    旁邊一人拉住了李密的馬。

    “主公,虎牢去不得啊。”

    “為何?”

    “因為現在虎牢是由邴元真留守,主公莫忘了,這邴元真曾經是羅成麾下,后來在張須陀手下,代海寺一戰,張須陀大敗,邴元真等都以為張須陀已死,于是便歸附魏公。之前魏公勢大,邴元真沒機會有二心,可如今,難保他不降秦啊。”

    李密一聽,有道理。

    他不由的后悔,不應當那般信任邴元真,更不應當把虎牢這么重要的關城交給他。

    現在秦軍能這么輕易的出現在洛河,未必不是邴元真已經降秦,放他們過來的。

    “那我們去金鏞城。”

    “可我們與金鏞城隔著王世充兩萬新勝之兵,如何過的去。”

    偏偏在這時,王世充率軍殺到,李密派兵攔截,結果一交手,大潰。

    李密只得繼續跑,跑了沒多遠,發現身邊居然只留下不過千余人。

    其余的部眾,都潰散了。

    看著這點人馬,李密不由的悲從中來。

    他拔劍便欲自刎。

    一群親兵搶下劍來。

    “我早就當知道王當仁、李公逸、徐圓朗等一群人皆是賊匪,不足為信,想不到如今終究嘗到了苦果。”

    有人向李密勸說,只要逃離此地,那么我們還有二十余郡之地,一樣可以東山再起。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