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洛陽

    可李密卻已經心灰意冷了,雖然這場北邙山大戰,李密才調動了十萬人參戰,可實際上這是魏軍最精銳的兵馬了。

    尤其是魏武卒和驃騎潰敗后,李密已經沒有了嫡系兵馬。

    他還拿什么打呢?

    再說了,前有秦軍,后有鄭軍,他李密現在這千把人,連這洛河都過不去,又逃何南下重整兵馬,東山再起?

    這就是魏軍最大的致命之處,地盤雖大,可真正的鐵桿心腹太少,幾年大戰洛陽,軍心士氣民心都不夠,一旦失利,部眾星散,李密連東山再起的機會都沒了。

    拄著劍,李密看著遠處又有秦字軍旗隱現。

    沉重的道,“幸不相棄,不如爾等隨我共歸關中,投靠羅成,密雖無功,然諸君必富貴。”

    這時,身邊的一眾將校一聽,都不由的露出了高興之色。

    “愿聽主公之安排。”

    這些人跟著李密,也曾瀟灑得意過,但如今形勢,實是太過艱難了。這場大敗,根本沒有機會再起來。

    若無秦軍,只面對洛陽王世充,他們還有機會再積聚實力,可現在秦軍已經殺過來了,那他們便成為最先出局的那家了。

    這個時候,若能投羅成,當然也是好的,畢竟明面上,魏軍還擁有十幾郡的地盤呢。

    當然,也有那么幾個人,勸說李密別輕易認輸,王伯當在金鏞還有一支精銳,而山南豫西還有不少兵馬部眾呢。

    但李密心灰意冷了。

    之前兵強馬壯,還拿不下一個王世充,現在羅成都已經殺入河南,又丟了洛口倉,說不定滎陽虎牢關也失了,那他還拿什么爭天下。

    特別是經歷了徐圓朗王當仁這些部眾后,他更是徹底的心灰了。

    靠這些人,永遠不可能爭的贏羅成的,他連王世充都爭不贏。

    “罷,去洛口倉城,隨我投羅成吧!”

    李密的敗亡看似突然,好似一顆參天巨樹,轟然之間倒塌。可實際上,卻是有跡可循,甚至可以說早能預料到的。

    當初羅成就曾說過,李密一味貪快求大,導致他的兵馬雖眾,地盤雖廣,可一直沒能真正建立一支魏軍,更別說建立一個能夠在亂世中稱雄的魏國了。

    若是李密能夠一直贏,那么他就能滾雪球一樣的一直膨脹,可一旦李密敗了,特別是一場大敗,那么李密就將雪崩。

    洛陽城下,王世充硬生生頂住了李密,而且頂住了他幾年,這使得李密的那個雪球一直滾不大,且雪球早在崩的邊緣。

    現在,終于徹底崩了。

    和王世充打的這幾年,李密消耗掉了太多精銳,他的心腹雖然在擴增,但卻始終無法完全把魏軍掌控。

    王世充率軍追擊魏軍,一路催枯拉朽,也不知道斬殺俘虜多少魏軍。

    鄭軍上下,都無比的興奮暢快,只是略微有些不太滿意的是,李密一直沒捉到。

    追著追著,鄭軍前鋒就到了洛河邊的興洛倉城。

    本以為李密應當已經早一步逃進了倉城,結果鄭軍抬頭一看,怎么城頭上卻飄著紅色的秦字大旗?

    怎么回事?

    鄭軍也有些懵。

    鄭軍前鋒試探的來到城下,向城上喊話勸降。

    結果來整率一千輕騎殺出興洛倉,這位萬人敵一桿祖傳鐵槍橫掃無敵,躍馬突進,中者必死。

    他轉眼間就刺死十幾個鄭軍。

    鄭軍一時驚魂,紛紛后撤。

    來整站在興洛倉城前,高聲吼道,“吾乃榮國公之子來六郎也,大秦皇帝御封左驍衛將軍!”

    鄭軍敗退回去,連忙報告王世充。

    王世充從北邙山一直殺到偃師,又從偃師殺到這洛口,結果卻不料讓秦軍搶了個先,趁機奪了興洛倉城。

    聽了報告,他都不敢相信。

    等王世充親自來到興洛倉城下,看到了那面秦字大旗,終于相信了。

    “他娘的!”

    王世充氣的直罵娘。

    可有什么辦法呢。

    此刻,擊敗李密的喜悅盡去。

    王世充盯著那面秦字旗,眼中幾乎瞪出血。

    “你說奪洛口倉的是秦將來整和裴行儼?”

    “就是此二人。”

    “裴行儼,裴仁基。”王世充想到了什么,“把裴仁基請過來。”

    “還有衛文升。”

    結果親兵去而復返,帶來一個驚人的消息。

    “裴仁基和衛文升這兩位副帥,并沒有跟過來。”

    “他們人呢?”

    “好像打下偃師后,隨軍進了偃師城。”

    王世充一拍大腿,完了,偃師城沒了。

    “撤,趕緊回洛陽。”

    王世充顧不得洛口倉城了,既然秦軍來整占了洛口倉,想倉促之下拿下是不可能的,再則,現在王世充更擔心洛陽老家。

    果然,當他帶兵鄭軍急匆匆跑回偃師城,卻發現城頭上已經變幻了旗幟,不知什么時候起,城頭換了上秦字大旗。

    王世充站在城下大罵。

    裴仁基和衛文升二將在城頭現身。

    “裴仁基,衛文升,本王待你二人不薄,為何背叛我?”

    裴仁基頂盔貫甲,手撫著城垛,“王世充,爾不過一區區胡種,靠阿諛奉承得以幸進,國亂之時,不思安民守土,卻想要謀朝篡位,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本事,可配?”

    這句話惹得王世充大怒。

    揮刀便喊攻城,擒得裴仁基要殺他滿門。

    結果裴仁基卻哈哈大笑,“王世充,論行軍打仗,你只能算是后進晚輩,某便在這城樓上,有本事你就攻進來。”

    這時,又有飛騎到來。

    “鄭王,大事不好,裴行儼進洛陽了。”

    原來,裴行儼趁王世充與李密北邙山大戰,乘東萊水師的船一路飛馳西來。來整在洛口登陸,在少林武僧和紅槍會大刀會等內應幫助下奪得洛口倉城。

    而裴行儼卻帶另一半人,繼續向洛陽前進。

    這邊王世充大敗李密,追殺的正爽。

    那邊裴行儼卻已經兵抵洛陽城下,幾乎如拿下洛口倉一樣的套路,有間諜細作為內應,為裴行儼打開了洛陽的城門,甚至不少洛陽留守軍將更是直接臨陣倒戈。

    裴行儼并沒傷亡多少兵馬,就拿下了洛陽城。

    “隨我回去奪回洛陽!”王世充恨恨的瞪了城上的裴仁基一眼,扭頭喊道。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