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御前帶刀

    王世充本以為擊敗李密之后,這河南便再無對手。誰料到,北邙山一戰,費盡心思,終于以少勝多,大破李密,可這勝利的果實卻被羅成給摘了。

    苦心積慮才打的這翻身一仗啊,他王世充為了保衛洛陽,跟李密死磕了三年了。

    三年,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硬是憑著一口氣,撐到了現在。

    “羅成以為使詐耍詐就能奪我河南?休想!”

    此時剛剛擊敗李密的王世充,正是豪情萬丈,雄心勃發之際,別說羅成只是一支偏師前來偷城,就是羅成親來,他也要上去戰一戰。

    江淮排槊手的威名也是讓李密都深深領教過的。

    麾下的大將費青奴,那更是有萬人敵之勇。而他王氏兄弟子侄,也個個驍勇善戰。

    若論實力,眼下的洛陽軍當然不敵羅成,畢竟羅成在范陽稱帝,天下兩京十三道,他一人就占據了關外、山東、淮南和安南四道,另外還占據了半個河北和半個河東,其麾下兵馬不下三十萬之眾。

    而剛擊敗李密的王世充,戰前也不到十萬人馬,此次大戰,精銳盡出,不過兩萬余眾。就算現在俘虜收編一部份魏軍,但短時間內也難以真正吸收。

    不過羅成并非親來。

    王世充依然還有一戰之力,依然有機會把羅成伸過來的爪子斬斷。

    “若羅成親至,我還要避下鋒芒,可來的只是來整和裴行儼,何懼之有?”

    王世充一番思索后,便暫時放棄偃師和興洛倉,至于更遠的虎牢更是考都不考慮了,先全軍回師洛陽。

    洛陽城這邊。

    正一片忙碌。

    一場突襲之戰后,裴行儼成功兵入洛陽城,王世充留守的兵馬也有幾萬,但分駐在洛陽城外各處要害之地,更將其中一支重兵留在金鏞城外,重點盯防城中的王伯當,以防他乘機攻洛陽城,或抄王世充后路。

    可千算萬算,王世充也沒有算到,這種要命的時候,秦將裴行儼居然從水上殺來,更算不到洛陽城里居然有內應。

    一群僧人在凌晨之時,突然出手奪了城門,然后城中早潛伏的秦軍密諜死士趕來控制城門,城外又有一支支的紅槍會、大刀會、斧頭幫等秘社會眾殺到。

    當裴行儼率領四千步騎登陸,來到洛陽城外時,這邊的混戰十分激烈,但一座城門始終控制在手。

    裴行儼策馬揚槊,率先殺入城中,有這支生力秦軍殺到,尤其是那飄揚的紅色秦旗,立馬讓城中鄭軍崩潰。

    此時到處都是流言。

    有秦軍士兵在高呼王世充李密邙山大戰,結果兩敗俱傷,皆為大秦皇帝率大軍圍殺。

    許多人不辯真假。

    但一隊隊彪悍的秦軍卻不是假的。

    戰到午后,已經有不少鄭軍倒戈,特別是許多貴族官員子弟,他們根本沒有什么斗志。

    剩下的鄭軍反倒是寡不敵眾,漸漸被殲滅或敗逃。

    洛陽城頭上,裴行儼舉目遠眺,城內外到處火光點點,無數兵敗者正往遠處逃命而去,滿地狼籍。

    遠處,還有一支支隊伍正逆敗軍之潮而來。

    卻是洛陽周邊各地的秘社會眾,有的來的晚些,此時才剛到。

    他們舉著各式各樣的旗幟,紅槍會的旗幟便是紅槍,上面還會寫有某某分會。大刀隊的則是一把大刀圖案······

    數十人,百余人。

    一支又一支的隊伍,這些人皆是青壯,不少人也曾經在亂世中做過賊為過盜當過反軍亂兵,可如今都在這一面面旗幟下,成為大秦親軍都尉府發展起來的地方義軍。

    “尋到皇泰主沒有?”

    “找到了,他被王世充長子王玄應挾持藏在北市一間商鋪里,搜城的時候,被歸附的洛陽貴族子弟發現認出來了。”

    “人呢?”

    “已經將他押回紫微宮看著。”

    裴行儼對這個結果很滿意,拿下了洛陽城,又把皇泰主抓住,這次的任務基本上就圓滿了,現在只要能夠守住洛陽就大圓滿。

    “將軍,虬髯客求見。”

    裴行儼聽說虬髯客來了,忙道,“趕緊有請,這次咱們能下洛陽,全靠這位呢。”

    虬髯客其實是張仲堅在親軍都尉府的代號,這位是親軍都尉府的高級密探,在都尉府內,授有前軍都尉之銜。

    親軍都尉府前身為暗影兩衛,后合二為一。這個親軍都尉府的長官為親軍都尉使,其下還有提點親軍都尉府公事三員,另有勾當親軍都尉府公事七員,再下面便是前后中左右五軍都尉。

    虬髯客便是那五軍都尉中的前軍都尉,這是個從五品的職事。

    此外,虬髯客還有一個官銜,那便是帶御器械,大秦朝如今總共只有天子親授的十八名帶御器械,簡稱御帶,俗稱御前帶刀侍衛。

    這些人皆為從五品,每人佩帶皇帝所授的御弓御刀。

    比起執千牛刀的千牛備身,還要品高和量少。

    為了拿下洛陽,這位親軍都尉府的前軍都尉,一年前就潛入洛陽,偽裝成了西市的一個屠夫,在那里殺了整整一年豬。

    誰都想不到,每天早上在西市以干凈利落手法殺豬賣肉的張屠子,實際上卻是整個洛陽乃至整個河南道的大秦情報首腦。

    甚至,整個河南地區的各個紅槍會、大刀會、斧頭幫、義和拳、小刀會、船廠、馬幫等各個秘社,皆在他的統管之下。

    這次奪洛陽,可以說張仲堅才是居功至偉。

    裴行儼此次前來,雖被皇帝授了滎陽太守之職,還奉皇帝命令,在河南組建一個新軍,并擔任軍使,但對于張仲堅,他還是不敢怠慢。

    畢竟皇帝的這個親軍都尉府如今勢力越來越大,職掌也越來越強,他們不僅擔任宮廷禁衛,還有刺探民情、監視軍隊,監察官吏的大權。

    雖說到現在為止,親軍都尉府依然主要是負責軍事情報為主,而且對官吏軍隊的監視也只是以監視偵察為主,并不負責具體的辦案審理,可依然已經有不少人栽在了他們手上。

    當然,裴行儼等許多將領倒不是怕他們,而是歡迎他們,因為親軍府的軍事情報搜集能力強,他們不僅能收集敵情,還能執行一些如刺殺斬首、策反內應這樣的高難度任務。

    裴行儼早聽過親軍都尉府那些提點、勾當、都尉之名,但他們一般都是以代號行走,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十分神秘。

    裴行儼親自上前迎接這位大名鼎鼎,又神秘萬分的虬髯客。

    一見面,才發現不愧是虬髯客,那臉絡腮虬髯還真是突出。

    “下官張仲堅參見裴軍使!”

    張仲堅拱手見禮。

    “張御帶請勿多禮,久聞大名,今日終于一見啊。”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