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小說 > 真龍

第734章 再回真武

    混沌空間的蓮花臺上,龍樹高大的身影似乎在微微顫抖。

    戰魂分身失敗了,而且數月之內恐怕已經無法再用;器魂無法脫離神城太遠,所以也不能去追擊秦堯等人。

    但是,眼睜睜看著秦堯這些人逃離升天,他無法忍受!

    而且剛才秦堯等人展現出的實力太強了,無論是咒偶的攻擊,還是四圣獸的聯手,又或者秦堯那小劍劍的奇異表現,無不展示出對龍樹的威脅。

    特別是那個小劍劍,這是步入圣境的征兆,也是對龍樹構成的最大威脅。

    作為曾經的天下三大尊之一,龍樹的資質可謂高絕,也相當自負。事實上,三大尊有哪個是平凡之輩?

    大家受限于當時的各種客觀條件,所以無法登臨更高的境界,但是,無論教尊還是道尊,都是聰明絕頂之輩。當然,也包括獵人公司里那個廢了修為的鉅子。

    四人皆為人中龍鳳,也是一生之敵,只是隕落方式各不相同。教尊和宇文天河的結局算是好的,因為失了修為,所以龍樹留了他們。但是對于道尊,他絕不會手軟。

    因為他知道,道尊也肯定和他一樣,在苦苦追求遺族世界最盡頭的景色。

    所以在神城開始可以攫取靈氣的時候,龍樹第一個目標就是真武山。

    據說道尊死了,但龍樹自己也無法確定。老東西一個個都比狐貍還精,不清楚是否有什么貓膩。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道尊最終肯定是修為大大衰減了的,所以對龍樹也基本上失去了威脅。

    不過現在龍樹意識到,真正的威脅來自于秦堯。因為秦堯有器魂,而且似乎掌控已經非常嫻熟。

    關鍵是秦堯這小子還很精明,這更讓龍樹感到戒備,也為之后悔。早知如此,就算拼盡全力也應該在神城之中滅了秦堯才對。

    只怪自己當初的一念之仁,只怪未融合之時的龍樹還保留一些良知,當時沒打算殺秦堯等人,而現在后悔也晚了。

    所以龍樹這才下了天大的本錢,豁出去戰魂受到限制,也必須一鼓作氣拿下秦堯。哪知道秦堯他們手段這么多,竟然逃了。

    “這些該死的小賊,運氣真不錯啊。戰魂受損需要休養,而器魂無法脫離凈土(神城)太遠,難道要我本尊出手嗎?”

    “我若本尊殺將出去,與器魂融合的過程會減緩,凈土徹底復蘇的時間也會延遲。而且,只怕是會驚世駭俗。”

    “若是等到下月蟲洞開啟,這些人再到正界,勢必更加不妙。正界的那些武器雖然傷不得戰魂和凈土,但卻能傷我本尊。”

    “而且他們的那個銅像很危險,四圣獸的合擊也接近了圣者全力一擊,都能威脅到我本尊,畢竟我還不是完整的圣境啊!”

    “該死啊,難道要隱忍起來……你們這些小賊都給我等著,等我徹底融合的那一天!”

    ……

    本尊一旦被滅,那就真的是身死道消了,所以龍樹也非常小心。事實上戰魂較之本尊雖然差一點,但是差得并不是很多。秦堯等人能夠戰勝其戰魂,已經足以證明對本尊也可以構成生死威脅,龍樹不敢太狂妄自大。

    到了三大尊這個層次的家伙都是陰謀家,沒有那種魯莽之輩。

    所以秦堯他們算是暫時逃離了危險,但也知道最終清算的一天總會到來。

    而在這些天里,先幫著范堅強到黑沼絕境里尋找什么勞什子羈魂草。還別說,這么多高手一起出動,還真的幫他找到了。煉制羈魂流香也不難,于是這家伙信心滿滿,就等著月圓時候回到正界神皇頂,再度掌控自己的神城了。

    距離下次月圓還有二十多天,在這期間,龍樹的神城又出現了兩次。這老東西為了盡快徹底完成融合,讓神城全然復蘇,已經可謂是喪心病狂了。先后出現在了雍都和洛都,拼命攫取這兩座大城的靈氣。

    唐劍心早就去告訴那里的百姓了,算準了時間,讓大家在逢九日就離開城池,千萬不要留在里面。

    于是龍樹有點傻眼,面對一座空城雖然也能吸收很多,但是沒用大量的魔族和遺族,這種靈氣會損失很多的。

    所以祂原來的打算又有點泡湯,徹底成就圣境又得推遲。

    按照這個架勢,看來需要將二十多座空城全部抽吸完畢才能夠用。而每九天出現一次的話,豈不是還得半年多?蛋疼。

    至于反向界的老百姓們,現在也算是徹底認命了。一次次的打擊折騰,又是兵災又是獸潮,現在又出現了什么神城打擊,簡直了。好在經歷越多也就越適應,而且這次只要逢九出城就不會遭受太大損失,所以大家也能接受。

    當然龍樹也認命了,畢竟就算是一座座空城,由于萬千年來一直有魔族和遺族居住,也總比正界那些宗門更加富有靈氣。那就在這里慢慢來吧,恰好半年之后戰魂也休養結束,龍樹的戰斗力反倒會更加強大。

    終于等到了一個月圓之夜,秦堯他們匆匆來到了原來通天井所在的蟲洞。很幸運,龍樹雖然試圖堵住蟲洞,但也只能堵一個地方。祂這次堵著的是雍都以西那個,也就是秦堯和溫茉第一次來反向界的那一處。只能說沒堵準,這是運氣。

    至于這次遷徙大軍里面,增加了兩位小朋友——秦堯和孔宰予的娃娃。留在反向界看樣子有些不**全,還是正界比較保險。

    龍樹擔心正界武器能傷害其本尊,秦堯他們當然也能想到,所以還是拖家帶口先到正界躲一躲再說。

    人家孔宰予倒是名正言順,秦堯跟那娃娃秦正算啥?好在林教授雖然耷拉著臉,但卻也只是假裝看不見,沒阻止秦堯跟孩子在一起。

    到了后來越來越熟悉,林教授也慢慢接受了這個孩子。再怎么說,孩子都是可愛的,而且林教授也不是那種小雞肚腸的女人。反倒是隨著抱著的時候越來越多,林教授還漸漸有點離不開這娃娃了。

    而隨著這種接觸,秦堯也覺得這孩子跟自己挺來緣的。那種血脈相通的感覺,真的非常神奇。

    “你們帶走吧,去京畿特別區,衛戍部隊那里。”秦堯安排幾個女眷,帶著孩子們先走,“上次龍樹的神城雖然打擊了獵人公司,但應該不會再次以這種方式出現。而要是本尊出現,應該不會去這種軍事力量最嚴密的城市。”

    上次龍樹在正界以神城逞威,那是因為完全沒有敵手。而現在呢,他應該不至于輕易這么干了,因為秦堯他們已經可以威脅尚未完全融合的神城。

    再說龍樹回正界的可能性也極小,畢竟祂還得在反向界攫取靈氣。

    溫茉:“你們也各自保重。”

    秦堯點了點頭。范堅強建議秦堯去一趟真武山,看看究竟有沒有什么玄虛,畢竟那是他獲得小劍劍的地方。當然,姚秦身為真武山弟子肯定要回去看一看的,聽說那里都已經化作廢墟了。

    范堅強則要去泰岳山的神皇頂,爭取能夠拿下器魂,獲得神城控制權!用范堅強的話說,等他干完了這件大事兒,回過頭來就能把龍樹打得哇哇叫。

    牛皮反正都會吹,大家也早就習慣了這廝。

    秦堯:“不過我最擔心的,是你和龍樹那樣,融合天魂以后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范堅強:“你們不總是整天對我挑三揀四,說我這也不好那也不好的,我變了個人難道不正好嗎?”

    竟然還有這種理論,倒也找不出什么毛病。

    “安啦,一世人兩兄弟,放心吧你!”范堅強笑著拍了拍秦堯的肩膀,“強哥是何等高人,自然能堅守本心。”

    秦堯心道要說堅守本心,你還能比龍樹更強?龍樹那可是一輩子的有道高僧,融合天魂之后還變成了這樣。

    送走了范堅強,而后又送走孔宰予一家。他們兩口子帶著孩子第一次去見公婆,而且也算是去探望受傷的老爹孔維泗,這事兒耽誤不得。

    蘇無求去蘇城蘇家,而剩下如唐劍心、林教授、楚子西她們,都跟秦堯和姚秦一起去真武山,看看到底有什么玄虛。

    而且大家約好了隨時聯系,反正在正界里相互聯絡就方便多了。

    ……

    真武山,玉虛峰,這是他們的主峰。

    雖然姚秦更熟悉踏雁峰,但現在來到主峰依舊倍感親切。只是看到被神城破壞之后的模樣,不免悲從中來。

    堂堂道門祖庭的真武山,算是全完了。途徑半山腰的毓秀宮,已經成為一片廢墟。再往上,當道尊初太微真人居住的地方也已經坍塌,包括大名鼎鼎的真武殿也一樣。整座山門都毀了,龍樹那老和尚還真夠狠的。

    真武山的弟子要么死在那場劫難之中,要么就四下逃竄,而官方也將此處封鎖,對外只說是發生了自然災害。所以整座山上寂靜無人,倍感凄涼。

    至于說大家直接來這里,而不是帝觀峰,是因為秦堯當初獲得小劍劍,也是在這玉虛峰上。

    千百年來眾多真武山弟子一直試圖在帝觀峰上找靈感,卻不料被秦堯坐在玉虛峰上觀望帝觀峰,反倒得了天大的好處。

    再次回到那座練劍的平臺,盤膝坐下。當次日凌晨紅日初升之時,識海之中的小劍劍忽然歡脫了起來,像個流浪的孩子回到了久別的家里!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