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劍骨

第一百七十章 奉太子之令

    第一百七十章

    五顆雷珠翻滾,糅合之后的五行道境,化為滾滾天雷,直奔寧奕。

    那壓頂天雷,一瞬之間,便來臨至“星辰巨人”額前。

    極其霸道的“天海樓”之力,蘊藏在雷霆之中,陡然炸開。

    那尊巨**相,非但沒有畏懼,反而雙手捶打胸口,狠狠擂向穹霄。

    雷蛇四濺——

    穹頂上空,兩片金燦羽翼與細雪交纏,飛劍穿梭,金色殺念追隨。

    兩兩對撞,難分勝負。

    白如來冷笑道:“寧奕,你的劍不來,還能戰否?”

    劍修無劍,又該如何?

    寧奕抬起雙手,演化大道長河,冷聲道:“殺你如屠狗,根本無需用劍!”

    大道長河翻滾而出。

    一位白發道士,盤坐寧奕后背之處,衣袍寧靜如海水,神情恬淡自若,盤膝懸坐,雙手按壓在膝蓋之上。

    后臺道胎。

    萬法演化。

    大道長河與五行道境,轟然撞在一起。

    ……

    ……

    “少主修行實力攀升之快,世所罕見。”

    天海樓方圓二十里內,在那片巨大虛空降臨之處,東妖域的大鵬鳥肆意飛掠。

    兩襲黑衫,懸在空中,望向寧奕和白如來交戰的地方。

    幽冥二老。

    身為白早休的護道者,他們二人在東妖域內實力不弱,白帝麾下的妖君有十數位,單論殺力,除卻那位霸絕東妖域的“極限妖君”,無人敢說能夠穩勝幽冥二人。

    他們二人守在這里。

    率了芥子山之令,天海樓降臨之時,領域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都有相應的大修行者駐扎,以此來應對人族的破局者。

    “單論如今殺力,不知道那位灰界戰勝謫仙人的東皇……如今是不是少主的對手。”幽冥二老的另外一人瞇起雙眼,“東皇”的死訊,極少數的妖族高層知曉,而龍皇殿放出消息之后,所有人都盡皆知曉,東皇死于寧奕之手。

    這其間究竟發生了什么……具體如何,尚不可知。

    但畢竟草原事變,白長燈大長老都吃了重虧,據說草原有位極粗的大腿,在那片地界庇護姓寧小子的絕對安全。

    幽冥二老猜測……東皇的死,可能也跟那位大腿有關。

    有那位天啟之河長眠者在,即便是妖族的涅槃,也不會輕易踏足草原,更不用說東皇……雖然天才,但畢竟境界太淺,還需要成長。

    不過即便如此,東皇折戟在草原,死在寧奕手上……也是一個足夠震撼的消息。

    寶珠山一戰。

    東皇打敗洛長生,已經被認定是兩座天下,年輕一輩的最強者。

    輸給寧奕。

    那……寧奕豈不就是?

    只是這個消息雖然由龍皇殿傳出,但難免有些空穴來風,且太過震撼,實在很難讓人信服……比起東皇和洛長生在寶珠山,邀請兩座天下所有年輕人來觀看的曠世一戰,東皇就這么毫無預兆的死在天神高原。

    太突兀了。

    東皇的強大,許多人了解的有限……就像是一位登山者,他看著眼前那座山之高,卻來不及親自去嘗試挫折,那座山便已經倒了,于是很多人心中會生出一個念頭……這座山,不過如此。

    東皇是一座山。

    但這座山塌了。

    而寧奕……在世人的眼中,從來就不是一座山。

    只有與他交手的敵人才會知道,寧奕的可怕之處。

    他不像是一座山,更像是一株百折不撓的霜草,你可以擊倒他,卻永遠無法擊敗他,他會不斷爬起來,不斷變得更強大。

    他已經成為了妖族好幾位頂級天才的心魔。

    在這一點上……

    他比東皇更強大。

    “嗖嗖”的兩道破空聲音。

    幽冥二老凝起神來,他們面前燃起兩扇古門,兩道身影一左一右從星火門戶內走出。

    “要攻破東妖域的天海樓界……就要先擊敗你們啊。”一位神情淡然的黑袍男人,手中拎著一盞雪白的燈籠,這是蓮花閣的千機術。

    徐來拎著燈籠,踏出門戶之后,將這盞燈籠輕輕擲出,雪白內芯鋪展,四面八方的魂念掠開,而另外一邊踏出門戶的白發中年

    男人,雙目渾濁,面無表情道:“我雖目盲,心卻澄澈,握劍之時,大千世界盡在心底,纖毫畢現……不需要你用‘千機術’為我照明。”

    徐來有些無奈,自討了個沒趣,聳了聳肩,燦爛笑道:“這幾年,被老劍仙留在劍湖宮,整天憋在大雪洞天,悶都悶死了,好不容易出來透透風……實在手癢。”

    幽冥二老神情陰沉,盯住這兩位不速之客。

    齊銹單手按住劍柄。

    他眼神渾濁,但卻似乎能“看見”眼前之物,此刻微微抬首。

    徐來也隨著抬首。

    在徐來的面前,漫天寒霜,天海樓上那兩位涅槃的戰斗被風雪掩蓋,幾乎不可見,但寧奕和白如來的廝殺,在踏入天海樓地界之后,已經可以感知。

    徐來認真感知,短短幾個呼吸,便由衷感嘆,嘖嘖道:“這姓寧的小子,幾年不見,竟如此之強?”

    齊銹笑道:“那是……他可是我的師弟。”

    徐來笑了笑,這句話說起來有些“自吹自捧”的意味,只不過如今的寧奕,的確配得上所有的贊美之詞。

    他微微環顧一圈,道:“圣山的那些大修行者都到了……不如比一比,誰先突破這天海樓界?”

    說話之間,那破碎的千機燈籠,洋溢的劍氣碎片,已經在幽冥二老的四周環繞,一條墨意縱橫的老龍凝化而出,昂首俯瞰,神態威壓,長尾搖曳節節舒展,最終懸停歸于徐來肩頭之位。

    齊銹嘆了口氣。

    他淡淡道:“你再逞強都沒有用……最快的,一定是師姐那個方位。”

    ……

    ……

    黑白大氅穿梭虛空,速度之快,比起齊銹和徐來,還要更勝一層。

    千手一只手拎著溫韜,這位蜀山三師叔的面容一片慘白,因為速度過快的原因,臨近天海樓界,他的面頰已經沾染了片片雪花。

    “是風雪原……”

    踏遍大隋四境的溫韜,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紫山風雪原的氣息。

    他的面容雖然蒼白,但眼神始終明亮,而且光芒愈發強盛,寧奕從青山府邸歸來之后,便將完整的尋龍經撰本交予他的手上……隨著他的念動,經文鋪展開來,字字如滾雷,竟然凝聚成實體,漫天數之不清的細小符箓圍繞著二人飛掠。

    這部老龍山祖宗留下來的古經文,此刻不是用來“尋龍點穴”,而是用來確認寧奕的確切方向。

    “紫山山主出手了。”溫韜聲音帶著一絲喜色,這說明丫頭也在此處,正好一起帶回大隋。

    千手的神情卻是一片凝重。

    她正在急速逼近風雪原與天海樓的位置,但越是接近,一股不祥便越是靠攏……陡然之間,千手的方向急轉,毫無預兆地俯低身子,腳尖狠狠踩地,向著右邊疾射而去,在這一瞬間,硬生生橫移了數十丈。

    與此同時,虛空一道炸響,一輪巨大的戰斧,轟隆隆擊碎虛空,蹭著她仰面俯下的面頰滑掠而過。

    溫韜滿臉煞白,這一次是真的滿臉煞白。

    剛剛那瞬間,溫韜被嚇得魂魄都快要離體了。

    那**斧,最近的時候,就距離自己的眼皮只有尺余……千手師姐金剛體魄,所向披靡,自己哪經得住這折騰?

    千手拎著溫韜,淡淡安慰道:“別怕,不會死。”

    不會死,這算哪門子的安慰……溫韜欲哭無淚,他甚至想跑路,但這里是灰界,到處都是妖君大修行者,自己的殺力可不夠看,還是跟在師姐身邊安全。

    那**斧轟隆隆劃過,無功而返。

    遠方陰影之中,有人輕笑一聲,拍了拍手掌,似乎是為千手的臨陣反應而叫好,他緩緩從那片陰翳之中走了出來,天海樓的大鵬鳥血脈之力,在他的金色法袍內翻滾,妖氣之甚,幾乎滿溢而出。

    “不愧是蜀山千手,大隋感知力最強的極限星君……剛剛這一殺,換做另外一位人族星君,應該已經身死道消了吧?”

    他拍手之間,那**斧在空中呼嘯兜轉,猛然回旋,就這么剁入他面前的大地上,金色法袍男人一只腳踩在大斧之上,微笑道:“在下東妖域‘極意妖君’。”

    “人族的星君,比你想象中要強得多。”

    千手面無表情,平靜回應。

    但事實上,這一殺,的確很強。

    她只在臨陣之前,才感應到了這縷殺念,這位金色法袍男人的殺機屏蔽地非常好,是因為那“天海樓”的緣故么?

    金翅大鵬鳥在此地,如回歸芥子山,主場作戰。

    溫韜有些緊張,他舔了舔干枯的嘴唇,腦海里已經開始胡思亂想……知曉師姐名號的,還敢來只身截殺……等一等,東妖域“極意妖君”。

    這是一位“疑似”極限妖君的人物。

    而現在的登場,顯然已經證明了,他就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極限妖君。

    “如果只有你一個人,那么很可惜,你攔不住我。”千手拎著溫韜,道:“哪怕我帶著一股拖油瓶,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極意妖君無所謂的笑了笑,他遺憾道:“那……我若不止一個人呢?”

    千手蹙起眉頭。

    她的后背之處,一處虛無燃燒,一輛通體漆黑,燃燒黑焰的車廂,無風自動,駛出虛無,抵達此界,那截車廂的車簾都是一片黑焰,坐在車廂內的主人聲音沙啞,幽幽如鬼火,道:“龍皇殿,白骨城主。”

    白骨城主……是一位已經被證實是“極限妖君”的人物,在北妖域手握一座鬼蜮城池,頗有些大隋東境韓約的意味,只不過妖族的鬼修之術,似乎與韓約的南疆術法不太一樣,這白骨城主坐在車廂內,只是陰森,卻并沒有那么多邪煞之氣。

    至少他先行登場,自報家門,沒有選擇無聲無息的“襲殺”,這一點來看,倒還算是公平敞亮,那位“極意妖君”的暗殺,便有些陰險狡詐的意味了。

    溫韜的額首冒出了冷汗。

    千手低垂眉眼,她傳音入內,到師弟耳中,“等會打起來就跑……不用顧及我,即便他們多我一人,也無法壓制我。”

    她心中那股“陰森”感覺,并沒有因為極意妖君和白骨城主的出場,而消失,相反更加強烈了。

    這里,可能還有第三位“極限妖君”。

    溫韜抬起頭,望著師姐,他咬了咬牙,想要說些什么,終究沒有開口。

    他知曉自己在此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累贅,只不過論逃命之術……溫韜縱橫大隋數十載,各大圣山墓陵徘徊,被圣山山主追殺,他自信還是能夠逃出這場殺局的。

    “等老子出去了,一定要去東妖域拜訪那白帝祖宗的破墓……”溫韜有些頭皮發麻,兩位極限妖君的“大駕光臨”,這真是極大的場面了,希望接下來他使用符箓之時,隨機傳送離開,不要直接闖入那些涅槃的戰場。

    在他深呼吸之時,千手的身旁,一道淺淡的灰色影子,在地面上涌動,凝聚成為一道人形,這道身影的出現,讓千手心底那股陰森的感覺陡然消散,云開見晴。

    她一直提防的那道陰森氣息,此刻在霧氣之中搖曳站起。

    只不過……并非敵人。

    那人周身包裹在霧氣之中,他的袖袍之間,有著淺淡的金色光芒流淌……這是大隋皇族留下來的符箓。

    大隋皇帝直接掌控三司,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神秘且低調的勢力。

    天宮地府。

    天宮地府,負責替三司處理那些修行界的爭端,天宮站在光明之處,在四境之內設立不同闕屬,而地府則是蟄淺在黑暗之中,培養頂尖的殺手,替大隋皇族清除一些藏在地底的,不必要的“麻煩”。

    在過去的這些年里,天宮地府的主人,當然是一手將其創立的太宗陛下,但太宗在宮內閉關不出,天宮地府的運營仍然在繼續……有人其實已經有了猜測,陛下將“天宮地府”交給了某位看重的年輕人。

    三位皇子?

    這個消息的真相尚不得知,但“天宮地府”逐漸變得低調,而且行事神秘……在天都政變之后,地府的殺手已經銷聲匿跡很久了,天宮和地府,似乎隨著太宗皇帝的死亡,一同死去。

    但事實上。

    這是某人的一張底牌。

    在東廂答應徐清焰之后,這張底牌便被太子推到了“灰界”。

    這道緩慢站起身的影子,望向千手,木然道。

    “地府楚江王,奉太子之令,前來助戰。”

    ……

    ……

    (今天也是只有一章,這幾天狀態出了一點點問題,容我調整一下……大家覺得不夠看的可以攢住,下周一開始,會進行為期一周的加更。)

    /txt/86003/

    。_手機版閱讀網址: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