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劍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初代大鵬鳥

    從風雪原墜落的一片雪花,落在小衍山界的上空,熾烈的高溫也無法將紫山的死寂之意消融。

    這片地界,前所未有的聚集了南北兩座天下,最頂級的修行者。

    北境城頭的飛劍,一柄一柄插落,釘入大地,錚錚作響,密密麻麻釘出“小衍山界”的輪廓,這里的每一處赤土都是戰場。

    在沸盈的嘶喊聲中,一縷熾烈的光芒,從遠方的地平線升起。

    剎那之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道長河,升起一**日,無數光華匯聚。

    那處戰場,只有兩人。

    寧奕,以及東妖域的太子爺白如來。

    那位白發道士的衣袂向后飄去,消融在大道長河之中,寧奕的神池內,那顆本命星辰震顫。

    他抬起頭來,那五行道境鋪展開來,一副巨大的浩瀚虛空在頭頂展現,與自己在西妖域棋盤見到的那扇虛空之門,相當相似。

    這白如來,如今修為暴增,回到芥子山,是繼承了其父留下的傳承?

    當初在西妖域棋盤,數百顆奇點棋子,生滅兩卷交疊相依,門內便是這樣一幅震顫人心的星空畫面,甚至不難推測,這便是“白帝”的大道。

    如今這縷大道氣息,在白如來身上也有體現。

    “就憑這,你也想鎮壓我?”

    寧奕冷笑一聲,他抬起雙手,長陵的數百條大道紛飛如鎖鏈,在面前凝聚而出,幻化成一輪初生朝陽。

    大道長河轟烈沸騰。

    那五行道境已經無法鎮壓——

    然而懸在空中的白如來,面色并沒有多少變化。

    他輕輕震肩,白袍之上掠出片片金燦符箓,他神情淡漠,合掌的雙手緩緩拉開,其內似乎有一片空間撕裂開來。

    小白帝橫掃妖族天下同階修行者,幾乎從未動用法器。

    他斬獲的寶器,都送給了自己的妹妹白早休,一方面,是他天賦太高,體魄極強,幾乎不需要寶器,遇到同階對手,只需要一縷金色殺念便可橫掃,另外一方面,則是他出身芥子山,生來便是妖中王者,眼界之高,能讓他看重的寶器,太難尋覓。

    而如今,這片空間隨著他掌心的抬挪,撕裂的虛空之中,竟然有兩縷陰陽之氣匯聚,一黑一白,一開始如游魚一般,緊接著便交融在一起,幻化成一尊古樸的“小鼎”。

    “陰陽之術……”寧奕瞇起雙眼。

    這便是白帝的“道”么?

    修行五行道境的白如來,此刻展露出的第二條大道,如混沌一般,那口小鼎展露天地之間,四周的空間都極度不穩定的震顫起來,這絕不是命星境界能夠觸碰的東西……這是天地之間的“禁忌”。

    白如來的周身,數之不清的金色符箓飛掠狂舞,這些大鵬鳥一族的秘紋狂暴釋放,最終盡數掠向那口混沌古鼎之中。

    他雙手壓掌。

    那枚古鼎倏忽掠下,瞬息之間暴漲其形,化為一座磅礴“大山”,鼎面翻滾,其內如注滿金色熔巖,無數妖族符紋與殺念交撞。

    一整片金色海洋傾注而下。

    寧奕動身而上,后天道胎演化殺法,黑色長發飛舞,一身熾烈衣衫瞬間消融在金色殺念海洋之中。

    生字卷!

    下一剎那——

    那璀璨的金色符文,發出極其震耳的轟鳴,整片殺念海洋被蕩得破散開來,那口巨大混沌鼎直接將寧奕倒扣在其中,連同整片大道長河一起吞下,轟然砸在地面之上。

    白如來雙手掐訣,想要合鼎收回自己洞天,直接將寧奕煉化。

    整片地界,安靜了那么一剎。

    緊接著,一道如遠古大鐘的撞擊聲音響起。

    白如來的面色陡然一變,胸膛像是被人狠狠撞了一擊,一口鮮血逆勢涌出,硬生生被他止了下來,小白帝神情蒼白,不敢置信看著那被大鼎鎮壓的地面。

    如囚壓了一頭暴怒狂龍,混沌古鼎表面繚繞的黑白陰陽氣,不斷炸開,一口氣機四處亂撞,整座大鼎的厚重鼎身,在“咚咚咚”的狂亂聲音之中,凸出一道又一道的掌印,拳印。

    那個人族劍修……根本就不能說是人族劍修!

    他的體魄天賦,甚至比妖族天下的純血皇種還要強大!

    “給我鎮!鎮!鎮!”

    白如來狂喝一聲,他猛地咬破自己舌尖,擠出一滴鮮血,與那大長老白長燈一模一樣,他也從天海樓中,借了一滴“始祖之血”,那滴始祖之血瞬間消融。

    戰力陡然增幅一截。

    那口混沌大鼎死死坐定,將寧奕壓在地面,一片漆黑之中,同時那些被隔著鼎身,被炸散的陰陽氣,重新繚繞回攏,想要將整口大鼎帶走,煉化其內的那個人類。

    只可惜,下一剎那。

    一道劇烈的爆炸聲響,在鼎內炸起,隨之一同炸開的,還有這尊牢不可破的混沌古鼎。

    寧奕催動“命字卷”推演之力,找到了這口大鼎最薄弱的地方,連續數十拳,拳拳竭力,靠著生字卷修補肉身,最終直接將這口大鼎打碎。

    漫天陰陽氣炸開。

    白如來噴出一大口鮮血,他的眼前一花,那襲黑袍打碎古鼎,已經瞬間來到自己的面前。

    寧奕此刻的氣勢,非但沒有萎靡,反而更加強盛,他與白如來不同,后者渾身熾光閃爍,如一尊下凡天神,而寧奕則是披著一身至簡淳樸的黑衫,殺意內斂,更像是一尊來自地獄的魔頭。

    “給我死!”

    寧奕一拳打出,直接將白如來的一邊肩頭打碎,同時雙手按住小白帝身體的左右兩側,想要將其直接撕成兩半!

    拋卻了劍術,拋卻了道法,他要以妖族最原始最野蠻最粗暴的方法,為這位白帝傳人送終!

    痛苦的嘶吼響起。

    天海樓的虛幻巨力落下,白如來體內的血液轟鳴,爆血秘術陡然開啟!

    小白帝只覺得自己渾身都要被這個人族怪物撕扯裂開。

    他直視寧奕的雙眼,在這一刻,白如來的雙眼變得一片金燦,沒有瞳孔也沒有眼白,兩只眼瞳便像是兩輪熾烈的太陽。

    但凡對視,敵方的雙眼便會被灼燒失明!

    殺念沸騰,神魂貫穿砸出。

    寧奕“未卜先知”一般閉上雙眼,神情沉靜至極,他面色近乎于冷漠,硬生生接下這一擊“蓄勢已久”的神魂重創!

    白如來尖嘯一聲,趁此機會猛地抽身,同時扭轉殘缺的一邊身子,狠狠以一擊驟烈的鞭腿,掃向寧奕的頭部。

    寧奕已經閉上雙眼,而且收攏全部的神魂去抵御術法攻擊,但即便如此,他還是能“看到”外面發生的一切,神態自若抬起一只手掌,接下這擊鞭腿,同時掌心攥攏小白帝脛骨。

    “咔嚓”一聲,骨骼破碎聲音炸起。

    白如來神情痛苦至極。

    他怎么也想不通,“天海樓之力”加上“爆血”的自己,體魄竟然還是比不上這個人族小子?

    憑什么?

    難道金翅大鵬鳥的體魄天賦,就這么不堪么?

    “呼呼呼”的風聲撕扯開來,寧奕單手攥住小白帝的小腿,將其當成了一條麻繩,猛地轉動起來,雙腳踩在地上,如一枚陀螺,白如來的額首一路“破釜沉舟”鑿穿地面土石,速度越來越快,他耳旁的罡風聲音連綿成片,幾乎要將耳膜都炸碎。

    他想要抓住什么,可什么都抓不住。

    他想要掙脫,可那個人類的手掌像是先天靈寶一樣牢不可破。

    小白帝尖嘯著攥攏手掌,以意念之力,將那兩片與“細雪”纏斗的羽翼喚回,刺啦一聲,兩片與主人意念相通的金色鋒翼切割而來,寧奕面無表情,直接掄圓了,將其主人對著那兩片鋒翼砸出——

    “轟隆隆!”

    一道斜著爆碎的龍卷炸開,如璀璨的煙火。

    白如來被擲出之后,犁出了一道數里的溝壑,險些撞入小衍山界之內,那兩片鋒翼在半空之中便被撞得破碎。

    這場“煙火”,還沒到謝幕的時候。

    寧奕擲出白如來之后,并沒有就此罷手,他開始奔跑,追著那道飛掠速度極快無比的龍卷,一瞬之間便來到白如來的正上面,狠狠一拳,砸在其面龐之上,將其鑿入地面,連同整片大地,都打出一張升騰飛濺的蛛網!

    接著便是第二拳!

    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這里的每一拳,都跟寧奕打碎那口“混沌古鼎”一般,拳拳竭力,拳拳到肉,只不過這一次所打的,不再是那口沒有溫度的死物,而是一張人臉,看著那張還算俊俏的面頰,在三拳之后皮開肉綻,金剛琉璃道法破碎,寧奕的眼神里并沒有絲毫同情。

    他腦海里閃逝的,都是紅櫻被金色洪流吞沒的畫面。

    那個叫自己寧公子的女子,被白如來殺死在西域棋盤。

    如今這里的每一拳,都是替她宣泄的憤怒,還有寧奕自己的悔恨。

    他最后一拳,懸在白如來的面前,那張面孔已經不成人形,骨骼都被砸碎,但淺淡,微弱的呼吸還存在……只要神念不碎,小白帝就不會死。

    寧奕面無表情,死死盯住那張血肉模糊的凹陷面頰。

    一滴猩紅的,觸目的血液,由絲絲縷縷的血絲匯聚,緩慢凝固。

    那滴血液內,蘊含著一股極古老的強大威嚴。

    寧奕一字一句陰沉道。

    “初代大鵬鳥?”

    (只有一章)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