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1章 執掌勝利的權柄

    查卡鎮。

    一群黑獸人看著被燒得一片漆黑的大片區域,以及中心位置幾乎凝結成黑色琉璃的地面,人人眼中都滿是震駭。

    帶隊的兩名黑獸人超凡者,大踏步走向被燒得焦黑的幾具尸體,檢視幾眼后,兩人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

    因為這是同僚的尸體。

    這讓兩人有了一種極其不妙的預感。

    這時,一名黑獸人指著琉璃區域的某個位置,大聲喊叫起來。

    他指向的位置,隱約可見一具黑乎乎的尸體,它已與琉璃地面融為一體,不注意看的話,根本看不出來。

    兩名超凡者立即走到尸體旁,開始仔細檢查起來,其中一名超凡者的目光掃過尸體腰部的一件金屬飾物后,眼神猛然一縮,他低聲說了一句。

    另一名超凡者的身體顫抖了一下,面孔上瞬間露出巨大的恐懼之色。

    這正是火炎之王的殘尸。

    一群人立刻帶著殘尸慌不擇路的離開了查卡鎮,就好像后面有一群惡鬼正在追趕一樣。

    半個小時后,臨時接替大軍指揮權的一名黑獸人超凡者,與其它超凡者商談一陣后,果斷下達了全軍撤退的命令。

    隨后,大軍一分為三,分頭踏上了返回鱷牙要塞的道路。

    黑獸人不是笨蛋,他們已經知道自己多半中了人類的圈套,為了讓更多的士兵活下來,分兵是唯一的選擇。

    有趣的是,這支黑獸人軍隊里面,大部分黑皮從始至終都沒能親眼看過查卡鎮,從大軍出動一直到現在,他們一直在趕路。

    ※※※

    晨光已然驅散了黑暗,可太陽還未沖出地面,在炎火之月,這是一天中難得比較涼快的時刻。

    雅各布擦了一把手心的汗水,深吸幾口氣,平復一下緊張的心情,心中開始一遍遍的回想教官們的教導。

    教官們說,在戰場上,越是膽小鬼,往往就死得越快,所以,一定敢于豁出去,狹路相逢勇者勝!

    教官們說,人類的體質不如黑雜種,單兵戰力也不如黑雜種,所以,一定要以小組為單位來對抗黑獸人,千萬不要傻乎乎的單干。

    這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教官們說,偉大的雷諾冕下為所有準備了最優良的全身鎧甲,其質量比黑雜種的鎧甲更好,所以,不用過于害怕黑獸人的攻擊,只管用武器狠狠的招呼黑雜種。

    教官們還說,上了戰場后,如果腦子里一片空白,那么你只需要記住一件事,那就是——向前!

    原因很簡單,如果用后背面對敵人,必定只有死路一條。

    要想活下去,就必須向前!

    “向前!”

    連隊的隊長大聲吼了一句。

    雅各布條件反射般的跟著吼了起來,就像訓練中所做的那樣,他所屬方陣中的200名士兵,同樣高聲吼了一句。

    “向前!”

    200人的聲音匯成了一聲驚雷。

    吼完之后,雅各布才意識到自己干了些什么。

    隨后,驚雷聲不斷響起,這是來自其它方陣的吼聲。

    不知不覺之間,新兵蛋子雅各布,心也不慌了,腿也不抖了,甚至他還隱隱感覺自己的力氣都變大了許多。

    平時只覺得聒噪的“向前”,此時聽起來竟如此鼓舞人心,原來教官們的教導真的有用……

    “鏗鏗……”

    大片兵甲碰撞聲響了起來,方陣開始向前移動。

    雅各布緊緊握著長槍,跟著前面的士兵亦步亦趨,一開始的時候,他的腳步有些散亂,但是很快,他就找準了踏步節奏。

    就像訓練中所做的一樣。

    “砰……砰……砰……砰……”

    整整齊齊的腳步聲震動著大地,這讓雅各布深深的理解了教官所說的“團隊力量”。

    沒錯,這就是團隊力量。

    要相信團隊力量。

    一種莫名的勇氣,自雅各布心中悄然滋生。

    十分鐘后,他看到了遠處大片黑壓壓的人影。

    那是黑獸人。

    不過,奇異的是,雅各布心中并沒有多少害怕,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盡管他從未與黑獸人作戰過,戰爭經驗更是少得可憐。

    因為,他相信教官的話。

    “蠢貨們,記住,與黑雜種作戰,并沒有你們想象得那么難!”

    “看見黑獸人后,只需要按照你們平時的訓練,將長槍對準黑雜種,一槍捅過去就好了!”

    在長達半個月的訓練中,雅各布已經捅了近萬槍,大量的重復訓練,讓他的身體和心理都有了充分的準備。

    沒錯,一槍捅過去就好了。

    “向前!”

    連隊隊長吼了起來。

    “向前!”

    雅各布用力吼了一聲。

    方陣的推進速度瞬間加快,并越來越快。

    150米……

    100米……

    50米……

    雅各布放平長槍,對準了黑雜種。

    下一刻,兩股巨浪轟然對撞,沖天的喊殺聲爆發。

    這里是人類軍隊阻截黑獸人的戰場,同時也是雷諾布置的連環計中的第三計。

    在這塊平坦的平原上,2萬名人類士兵牢牢的堵住了1萬名黑獸人。

    “砰!”

    雅各布一槍大力刺出,準確的擊中一名黑皮的腰部。

    這名黑皮被撞得一個踉蹌,他怒吼一聲,伸出左手一把握住長槍,使勁將長槍向回拽。

    雅各布暗叫不妙,他試圖將長槍抽出來,可黑獸人的力氣極大,他不但沒有達到自己的目的,反而被對方拖了過去。

    兩根長槍忽然從一旁刺來,一根刺中黑皮的腹部,另一根命中黑皮腰部,發出兩聲爆響。

    這兩槍來自雅各布的同伴斯科特和克萊爾,這是教官們教導過的協同作戰戰術。

    黑獸人一驚,情不自禁的松開了左手。

    雅各布暗贊一聲,飛快的收回長槍,并再度出槍,這一次,槍尖如同致命的毒蛇一樣,戳中黑皮的面部,刺爆了對方一只眼球。

    黑皮發出一聲凄慘的哀嚎,身形搖搖欲墜。

    雅各布三人抓住機會,連連出槍,很快便殺死了黑皮。

    瞥了一眼黑獸人的尸體,雅各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干掉了一名黑獸人。

    他呼出一口氣,這才發現自己渾身出了一身冷汗。

    傳聞說得一點沒錯,黑獸人果然強大,如果單對單,雅各布相信,自己絕對活不過5秒,就會被對方斬殺。

    幸好有協同作戰,教官們的教導,真是太有用了……

    在接下來的作戰中,雅各布飛速的成長了起來。

    在搏殺過程中,他還明顯的感覺到,對面的這支黑獸人軍隊,似乎士氣極其低落,組織性更是一塌糊涂。

    …………

    雅各布的感覺一點沒錯,雷諾費勁心機,讓1萬多名滿懷恐懼的黑皮出現在這里,就是為了自己麾下的這支人類軍隊,好好的刷一刷經驗。

    所謂的“精銳”,不就是在一場場戰爭中積累了足夠的經驗后,成長起來的軍隊嗎?

    雷諾要將黑獸人當做磨刀石,在連續不斷的戰爭中淬煉士兵,將這支軍隊打造成鋼鐵強軍。

    而這支力量,將成為他撬動大陸局勢的關鍵。

    雷諾站在一座山丘頂部,遠遠的打量了一下戰場,忍不住搖了搖頭。

    盡管對面的黑獸人軍隊奔波了一整晚,連番的挫折也讓他們軍心動蕩,可憑借著強于人類的個體實力,他們卻以劣勢的兵力,頂住了人類軍隊的圍攻,始終沒有潰退。

    “咕嚕姆,雷特爾,你們兩個從空中掃射敵軍!”雷諾打量了一陣戰場形勢,發出了命令。

    他擔心再這樣下去,搞不好會被黑獸人翻盤,于是他果斷讓自己的兩員得力干將出馬。

    “是!”

    咕嚕姆、雷特爾敬了一個軍禮,各自提著一把魔動重機槍飛上了天空。

    尖利的嘯聲傳遍了整座戰場,兩人在戰場上空來回飛掠,用彈雨在黑獸人群中犁出一條條血路,也讓黑皮們陣型大亂。

    看到這一幕后,人類軍隊這一方士氣大振,攻勢猛烈了許多,將黑獸人殺得連連后退。

    此消彼長之下,僅僅過了10分鐘,黑獸人大軍崩潰了。

    …………

    在距查卡鎮20公里外的一條河流邊,一場血腥屠殺正在上演。

    大群大群的黑獸人為了躲避可怕的人類裝甲部隊,被逼跳入水中,試圖游到對岸。

    可惜的是,絕大部分黑獸人不諳水性,再加上不少黑皮在慌亂之中,居然穿著沉重的金屬鎧甲跳河,溺斃者比比皆是。

    護島隊員們索性將重機槍拿出來,架在裝甲車頂部,一邊沿著河岸行駛,一邊瘋狂掃射水中的黑獸人,慘叫聲震天響起。

    由于水中的黑皮極為密集,往往一梭子掃去,90%的子彈都能命中,屠戮效率高得離譜。

    裝甲部隊來回掃蕩一陣后,河面飄滿浮尸,整條河流都被染成了藍色,某些河段堆積的尸體數量之多,足以令人做噩夢。

    毫無疑問,對于生活在這條河中的掠食者來說,未來的一段時間,它們將會享受到一場前所未有的超級盛宴。

    這一支黑獸人軍隊,在撤離途中被人類裝甲部隊追上,在陸地上被屠殺了一部分,被逼入河中后又淹死一部分,還有一部分被重機槍掃射而死。

    最終,總數1萬出頭的黑皮,成功逃生者不足20%。

    隨后,在蘭斯特的引導下,裝甲部隊全速前進,去追殺第三支撤退的黑獸人軍隊。

    盡管在過去的一天一夜中,所有人只休息了不到4個小時,每位隊員都疲憊不堪,但護島隊的士氣卻高昂得突破了天際。

    連續的瘋狂勝利,讓每位隊員都像打了一百管雞血一樣,人人臉上都是巨大的亢奮。

    不單隊員們如此,就連緊隨裝甲部隊行動的十余名人類超凡者,同樣興奮得忘乎所以。

    …………

    在一塊被草叢與灌木占領的平原上,潰散的黑皮正拼命向遠處的一座山林狂奔。

    這是第三支撤退的黑皮軍隊。

    裝甲部隊只用了兩個小時,便追上了這支黑獸人軍隊。

    接著裝甲部隊嫻熟的玩了一次穿插迂回,黑皮軍隊就崩潰了。

    在之前的一系列戰斗中,這些龐大的金屬怪物,給黑皮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陰影。

    當它們再度出現在黑皮面前時,裝甲部隊還未發動沖鋒,黑皮們的士氣就直線降低,徹底喪失了抵抗意志。

    當它們開始穿插后,沒有一名黑皮試圖阻擋裝甲車,大部分黑皮一見裝甲車撞過來,就爭先恐后的后退。

    三十輛裝甲車和100多輛魔鐵戰馬,分成兩隊,前堵后追,將8000多名黑皮趕得漫山遍野都是。

    可惜的是,由于裝甲部隊兵力不足,50%以上的黑皮都成功逃入了山林中,擺脫了裝甲部隊的追擊。

    不過,對黑皮們來說,這并不意味著他們安全了。

    如果想要回到鱷牙要塞,他們首先需要穿過這片70多公里寬的原始山林,中途還得越過兩條河流,進入平原地帶后,他們還需行進近80公里,才能抵達目的地。

    在三條撤離路線中,這是最遠的一條路線,也是布滿重重危險的路線,至少有10%的黑皮,注定無法再看到鱷牙要塞。

    ※※※

    蘭斯特緩緩降落在山丘頂部,滿臉喜悅的向雷諾敬了一個軍禮:

    “冕下,穆斯閣下指揮的裝甲軍團,已經成功的擊敗了另外兩支逃竄的黑獸人軍隊。”

    “根據粗略的統計,裝甲軍團至少殲滅了13000名黑獸人,自身的損失非常輕微,只有4輛魔鐵戰馬損壞,22名隊員陣亡,92名隊員受傷……”

    雙方的交換比高達110:1,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交換比。

    站在一旁的肯尼斯聽得睜大了眼睛,眼神中滿是震撼,這時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張口插了一句:

    “冕下,我們玫瑰軍團下屬的步兵軍團,現在正在打掃戰場,雖然還未完成清點,但我估計,步兵軍團殺死了7000名以上的黑獸人……”

    在這一戰里,裝甲軍團與步兵軍團一共消滅了超過2萬名黑獸人,也就是說,此次出征查卡鎮的3萬多名黑獸人大軍,被殲滅了大半。

    肯尼斯本來還想說一下傷亡,但一想到裝甲軍團那恐怖的交換比,他就緊緊閉上了嘴巴。

    步兵軍團以2萬人的總兵力圍攻1萬多名黑獸人,自身傷亡接近2500人,雙方交換比3:1,與裝甲軍團相比,實在有點拿不出手。

    咕嚕姆與雷特爾、蘭斯特對視一眼,兩人朝雷諾深深的鞠了一躬,恭敬的說道:

    “冕下,您是奧義的王者,您執掌著勝利的權柄。”

    是的,他是奧義的王者。

    以一己之力,干掉了火炎之王,這不是奧義的王者是什么?

    是的,他執掌著勝利的權柄。

    因為查卡鎮之戰,是一場當之無愧的大勝。

    它的意義,遠遠超過了已故埃爾法隆親王的勝利,也就是當初那場水淹雷云堡之戰。

    后者僅僅只是利用地形和天時,有極大的運氣成分,而前者,是與黑獸人大軍真刀實槍的正面硬碰硬。

    還特么是野戰!

    在人類與黑獸人的戰爭中,人類有多久沒有在野戰中獲勝了?

    超過30年!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查卡鎮之戰,重塑了人類的信心。

    它的意義,無論怎么高估都不為過。

    這時,以肯尼斯為首的5名人類超凡者,也跟著鞠躬行禮,齊聲喊出了頌詞:

    “冕下,您是奧義的王者,您執掌著勝利的權柄。”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