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2章 京觀

    正與同伴一起坐在樹蔭下的雅各布,從裝滿清水的頭盔中,拿出一根已經被泡得比較松軟的速食魚**,美滋滋的咬了一口。

    在雅各布周圍,士兵們三五成群的聚集在綠蔭下,說說笑笑的享用著自己的午餐,一萬多名士兵幾乎坐滿了覆蓋了整座丘陵的灌木林。

    感受著魚肉的美味,雅各布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這種“拿自己頭盔裝水泡魚**”的牛逼吃法,來自某位異想天開的士兵,它一經誕生,便立刻風靡了整個步兵軍團。

    一向關愛下屬的某位領主大人,特意為士兵們“高價”采購了一批簡易烹飪車,也就是裝載著小型熱魔加熱器的特種車輛。

    這種軍事后勤車輛專用于戰場快速烹飪,效率非常高,短短幾分鐘就能燒開一桶清水。

    但是,步兵軍團的士兵實在太多,平均每500人才擁有一臺簡易烹飪車,想要吃上水煮魚**,往往需要排上一段時間的隊。

    相比較之下,還是“頭盔泡棒”更方便快捷,隨泡隨吃,哪怕在行軍途中,也能一邊趕路,一邊抱著頭盔泡魚**,所以它更受士兵們的歡迎。

    再說了,“頭盔泡棒”還能額外補充一部分營養。

    尤其天氣如此炎熱,在剛才的搏殺中,雅各布的頭盔里已積累了一層油汪汪的頭油,這可是純天然的油脂和脂肪化合物。

    用它泡出的魚**,別有一番風味,某種程度上而言,這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至于衛生情況,雅各布一點不在意,他更關注另一個問題。

    他一邊狼吞虎咽,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

    “過了今天,又有一段時間吃不到魚**了,真希望下一批黑雜種快點打過來……”

    按照玫瑰軍團的規定,只有在作戰時,才會向士兵配發速食干糧,在非戰爭期間,士兵們的主要食物是硬得能夠當盾牌用的咸魚干,以及粗糙得硌牙的黑面包。

    盡管對士兵們來說,頓頓都有咸魚干和黑面包的生活,簡直就像是生活在天堂中一樣,可品嘗過更美味的魚**后,大家迅速重新定義了“天堂般的生活”。

    士兵們是如此的喜愛魚**,以至于像雅各布這樣的“真·吃貨”,在“與黑獸人作戰”和“吃魚**”之間,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后者。

    只要有好吃的,黑獸人算個毛線?

    雅各布的搭檔,斯科特,望了雅各布手中的魚**,喉頭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干嘔了一聲。

    另一位搭檔克萊爾,咽下口中的魚肉,一臉鄙視的說道:

    “我也砍下過一個黑雜種的頭,也沒有像你這個樣子……”

    斯科特立刻反駁道:

    “你只是砍下了一個腦袋,沒有去那個地方,我告訴你,如果你看見那么多腦袋……”

    提到“那個地方”時,斯科特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之前目睹的恐怖場景:

    無數的黑皮腦袋隨意的堆疊在一起,形成一座5、6米高的小山,這些血肉模糊的腦袋形態各異,有的張著嘴巴,有的睜著眼睛。

    如果只是一兩個腦袋,這并沒有什么,可成千上萬的腦袋擺放在一起,這幅場景簡直就是最可怕的噩夢。

    斯科特的腦子里僅僅只是閃過這幅畫面,便再也壓制不住翻騰的胃部,張口狂嘔起來。

    “嘔……嘔嘔……”

    一直吐得連膽汁都吐了出來,他這才停止了嘔吐。

    難聞的酸臭味飄散開來,讓附近的士兵們紛紛喝罵著躲開了。

    雅各布也禁不住捂住了鼻子,不過作為搭檔,他并沒有跑開,而是同情的將裝滿“頭油水”的頭盔遞過去,讓其漱口。

    “為什么雷諾冕下命令大家將黑雜種的腦袋砍下來?”待斯科特漱口完畢后,雅各布好奇的問道。

    “具體的原因我也不知道。”斯科特吐出一口“頭油水”,說道,“不過有人說,冕下打算將腦袋拉回哥白尼城,建造一種叫做‘京觀’的建筑……”

    “什么?用黑雜種的腦袋做建筑?”雅各布頓時一臉的驚訝,顯然對這種操作難以理解。

    在地球華夏封建時代的戰爭中,自秦以來,軍隊中習慣以首級論軍功,斬首越多軍功越重,這也因此造就了某些血腥而野蠻的文化,“用人頭堆京觀”正是其中之一。

    另一方面,這其實是階級流動性的體現,因為這種奇葩做法讓最底層的小兵也有了出頭的機會,身份不再是跨越階層的桎梏。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其實是一種極其公平的做法。

    但異界不一樣。

    異界的階級固化程度極其嚴重,平民與貴族之間隔著一條巨大的鴻溝,普通士兵在戰場上表現得再勇敢,殺敵再多,成為貴族也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

    對普通士兵軍功的刻意弱化,自然導致異界沒有出現“首級軍功”的制度。

    所以像雅各布這樣的普通士兵,才會對斬首的做法難以理解。

    不過,雷諾這個充滿惡趣味的家伙,之所以打算搞“京觀”,并不是想將“首級軍功”制度復制過來,而是出于其它目的。

    其中之一,就是——“弘揚”華夏古代文化。

    這時,灌木林中忽然出現一陣明顯的騷動,士兵們紛紛涌出灌木林,站在丘陵邊緣向下眺望,雅各布三人一愣,也跟著跑過去,擠在人群中向遠處望去。

    只見在一公里之外,一長列龐然大物正在草叢中快速行駛,它們壓倒茂密的草葉,輕輕松松在草海中碾出了一條路。

    陽光照耀在它們的黑灰色金屬軀體上,反射出大片亮斑,其表面繪制的玫瑰圖案清晰可見,在這些大家伙頂部,還坐著不少人影。

    “天吶,是玫瑰戰車!”

    “追擊黑獸人軍隊的玫瑰戰車回來了……”

    “聽說教官們駕駛著玫瑰戰車,打垮了黑雜種的恐犸獸騎兵,還殺死了2萬名黑獸人。”

    “要是沒有玫瑰戰車,這一戰絕對不會勝得這么輕松……”

    聽著人群中的議論聲,雅各布與兩位搭檔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滿滿的羨慕之色。

    真想加入教官們的行列,體驗一下操縱玫瑰戰車的感覺……

    坐在玫瑰戰車頂部的人影,似乎注意到了灌木林中的動靜,許多人站立起來,使勁朝著山丘揮手。

    這立刻引發了一陣的巨大歡呼聲,上萬名士兵激動的吼叫著口號,響徹云霄。

    “萬勝……”

    “冕下萬勝……”

    在山丘腳下的一座簡易木屋中,幾名衣裳華麗的貴族,聽到士兵們的歡呼聲后,不由相顧駭然。

    他們是聽聞大勝的消息后,從哥白尼城緊急趕過來的貴族們。

    雷諾懶洋洋的靠在一把躺椅上,悠然說道:

    “各位,下面我要說的要求,不接受任何討價還價……”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