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諸天盡頭

第二百二十一章 莫名其妙就成了皮卡丘

    “說好的血賺在哪,這波真是虧死了!”

    羅素以手扶額,他有些后悔了,原定計劃是找到三叉戟刷把神器,運氣好的話再刷張波塞冬的人物卡。

    某個手持寶劍的仙子曾說過:我猜到了開頭,卻沒有猜到結尾!

    羅素深表贊同,他的遭遇和仙子如出一轍,他刷到了三叉戟,也刷到了波塞冬的人物卡,可萬萬沒想到,還順帶著還把波塞冬和宙斯一起刷了出來。

    仙子雖沒有猜到結尾,但至少有個踩著七色彩云的猴子來救她,羅素就不行了,他只能自救。

    真要說他和猴子有什么共通點,那就是他也有一根從大海里得到的棍子,三叉戟沒了三根尖刃,可不就是燒火棍么!

    變成燒火棍的三叉戟、碎成積木的黃金戰車,一張從波塞冬身上得來的‘技能卡:博愛’,這就是羅素拼死拼活之后獲得的勞動成果。

    不止卡呂普索的人卡物沒了,蓋亞能量炮、不滅之握、騎士不死于徒手這三張技能卡也離他而去,雖說都是一次性技能,早晚都會沒了,但每每回想都是無比心塞。

    這一切,本不會發生!

    非但如此,萌萌噠的雷獸也沒了,沒了庫洛牌傍身,他以后怎么和魔法少女們搭訕套近乎?

    最糟糕的的是,沒有雷獸拉高顏值,羅素身邊就只剩下丑不拉幾的杰森了,如果有的選,他真想把隨風而去的雷獸換成杰森,組成高顏值主從二人組。

    杰森:(。_。)

    “早知道是這種展開,當初老老實實完成任務就得了,找哪門子三叉戟啊!”羅素憤憤不平,都說努力就會有收獲,可他難得有點上進心,結果卻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想到這,羅素越發煩躁,抬手甩出一道閃電,在地上砸出一個坑。

    【避雷針(當敵方使用雷屬性招式時,不論單體還是群攻,攻擊目標都會自動改變成持有此技能的你)】

    【儲電(有積聚電力的特質,但因不是元素生物儲電量有限,不時常盡情釋放電力的話,會憋得渾身難受)】

    因為雷獸的緣故,羅素莫名其妙地增加了皮卡丘的設定,無需疑惑一個是貓一個電老鼠,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塊去兩種生物能聯系到一塊去,在羅素體質變異后,系統就是這么評價的。

    雷獸自爆之后,羅素就多了兩個永久技能,還是被動的。

    其實仔細想想,功勞只能給雷獸一部分,羅素自身的雷元素親和力更為重要,還有宙斯,他占的比例可能最大。

    看著羅素發間跳躍的電弧,波塞冬頓感壓力山大,抹了把額頭不存在的虛汗,轉移話題說道:“羅素,你要美人魚干什么,她們除了唱歌好聽幾乎一無是處。”

    想了想,波塞冬追加了一句:“如果是因為她們的美貌,讓你心動想收藏幾只,我只能說別被騙了,這些女人是肉食性生物,最喜歡的食物是人類。”

    “我在尋找不老泉,需要美人魚的眼淚。”羅素吐出一口帶著電火花的唾沫,落地后蒸發,留下一小團焦黑。

    他得盡快學會適應自己的新力量,不然后果不堪設想,沒開玩笑,真的非常嚴重!

    “不老泉!?”

    波塞冬猛地瞪大眼睛,上下打量著羅素,疑惑道:“你都是神明了,還要不老泉做什么,那玩意只能增加幾十年壽命,對你可有可無。”

    “不牢你費心,我有自己的打算。”

    波塞冬臉色古怪,沉默半晌后開口說道:“羅素,實話告訴你,不老泉其實是一個詛咒,我當年閑來無事做著玩的。”

    “什么?”

    波塞冬攤開手:“你將來也會遇到這種事,在漫長的壽命中,神明得想辦法給自己找點樂子。”

    “不老泉能給你什么樂子?”羅素無法理解。

    “不老泉沒法憑空給人增加壽命,它只能將一個人的壽命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這就是我的樂子所在。”

    “想想看,同甘共苦的一群人,共同度過患難和危機,歷經千辛萬險找到了不老泉,卻發現想要永葆青春必須犧牲同伴的生命,他們會怎么做?”提及不老泉,波塞冬侃侃而談,把實情全部說了出來:“是拔刀相向,還是愿意為友誼獻出自己的生命,又或者放棄不老的機會,經受住人性的考驗結伴離開?”

    羅素:“……”

    實錘,你們奧林匹斯神系沒一個好鳥,已經爛到根了!

    波塞冬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妙的畫面,陶醉道:“每一次到達不老泉的人,都能給我帶來意想不到中的快樂,他們的掙扎和選擇、背叛和絕望、臨死前不甘和憎恨的哀嚎,簡直是世界最動聽的樂章。”

    羅素:“……”

    老實說,你已經變態了!

    “羅素,是不是覺得我變態了?”波塞冬看了羅素一樣,意味深長笑道:“先不要這么早下結論,當你經歷滄海桑田,經歷萬物變遷,你也會和我們一樣。”

    羅素:“……”

    “不想辦法讓自己的感情時刻保持活躍,不努力讓自己覺得靈魂還活著,漫長的生命會成為一種煎熬,那時……無所不能的神也只是可憐蟲,或是成為麻木不仁的石頭,或是成為無所顧忌的瘋子,更有可能會直接自我了斷,結束痛苦的永生刑期。”

    波塞冬唏噓不已,年輕俊美的容顏浮現出一抹滄桑寂寥,這讓羅素不禁懷疑,神戰開啟是因為這群神活夠了,選擇用最殘酷的方式給自己找樂子。

    換言之,只有作死才能讓他們覺得自己還活著!

    大殿之中一片沉默,許久沒人說話,空氣凝重有些壓抑,沉重的話題掩蓋了波塞冬滿身二貨氣質,這時的他更像個神明。

    很有可能,這才是真正的波塞冬,之前的逗比是他錯用了星爵專屬bgm導致!

    “咳,波塞冬,你說不老泉是你做出來的。”羅素輕咳一聲,打破沉重的平靜。

    “沒錯!”

    “現在還能再做一個出來嗎?”羅素挑眉問道。

    制作不老泉的波塞冬近在眼前,沒必要舍近求遠,再做一個出來完成任務就行了。羅素為自己的機智點贊,如果聰明也是一種罪,他已經十惡不赦了!

    波塞冬直接搖頭:“抱歉,我現在沒有能力制造不老泉。”

    “唉,為什么?”

    波塞冬遺憾聳了下肩膀:“神戰結束的時候,制造不老泉最主要的材料沒了。”

    “什么材料?”羅素緊皺眉頭,和神戰掛鉤,肯定是極為珍惜的材料,保不齊在希臘神話中露過面,波塞冬珍藏多年的大海秘寶。

    “我的尿!”

    羅素:(一`′一)

    你剛剛說什么,我沒聽清楚!

    “哈哈哈,說起來怪不好意思。”波塞冬撓著頭,羞澀道:“當年我在附近的海島上和美杜莎……決戰,中場休息時在草叢方便了一下。”

    “你知道的,我畢竟是海皇,就算一泡尿也蘊含無邊神力。”波塞冬說道興頭,滔滔不絕比劃起當時的情景:“只見熱氣騰騰的黃湯灑下,天地靈氣匯聚而來,凝結成金色水滴降下,光霞自地底沖天而起,一汪清澈見底的泉水破土而出。上蒼有感神物出世,頓時地涌金蓮,天降祥瑞,五色煙霞氤氳彌漫。”

    上述不是波塞冬的原話,是羅素腦補所得,大致意思都是‘本大仙老牛嗶了,一泡尿都能引起天地異象’。

    “我當時琢磨著這股泉水不能浪費,施加神力制作成了不老泉,然后把永葆青春的傳言散播出去,讓尋寶的人類為我提供樂子。”

    羅素黑著臉:“就這樣?這就是不老泉!?”

    “就這樣!”

    “……”羅素極度無語,系統安排的什么破任務,居然讓他去找一泡尿!

    心態有點崩,羅素不想再看到波塞冬那張欠扁的嘴臉,起身朝大殿外走去,他現在只想完成世界任務回家好好睡一覺。

    “哦,對了,突然想起來一件事要你幫忙。”羅素走到殿門口,停下身轉頭看向波塞冬:“飛翔的荷蘭人號上,有個叫比爾·特納的亡魂,幫忙找卡呂普索傳個話,讓新船長把這個人放了吧!”

    波塞冬臉色頓時僵硬,干巴巴道:“卡……卡呂普索,你都知道了?”

    “當然了,我又不是傻瓜,她給我三叉戟的星圖,目的是把我當成容器送給你,只不過后來的宙斯不再你們計劃之內罷了。”羅素說著擺擺手,就這么離開了大殿。

    波塞冬汗顏捏了捏臉,僵硬的五官有所柔和,看著羅素離開的背影,沉默許久后大笑起來:“哈哈哈,突然就冒出一個厲害的后輩,還和我擁有同樣的神權,這下要頭疼了。”

    不過,這樣才有意思,在漫長的生命中,總要有些挑戰,才不會變成腐朽的木頭!

    ……

    “在漫長的生命中,總要有些挑戰,才不會變成腐朽的木頭。”于此同時,在世界盡頭的黑暗之中,一個籠罩在黑袍下的身影輕聲說道。

    “哈迪斯大人,那個新誕生的神明……我一開始真的沒分辨出來,誤認為他是個人類巫師,破壞了您的計劃,請您降罪與我。”

    匍匐在地的靚麗身影瑟瑟發抖,念出了黑袍男子的名字,三巨頭最后一位————冥王哈迪斯!

    “無妨,現在的形式對我更加有利,宙斯沒了閃電長矛和埃癸斯,我隨時都能將他封印。”哈迪斯沉聲笑了起來,冰冷的笑聲中摻雜著難以掩飾的興奮。

    “哈迪斯大人,那我現在……”

    “我去找宙斯聊聊天,至于你……卡呂普索,回到波塞冬身邊,繼續監視他。”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