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修煉之法

    “主公!”龍隱接過長生訣,轉身上前遞給了宋連峰。他對宋連峰的稱呼,讓石龍不禁面露驚詫之色。此人如此年輕,也是想要爭霸天下的一方霸主嗎?

    據歷代口口相傳,長生訣來自上古黃帝之師廣成子,以甲骨文寫成,深奧難解,仿佛天書般。先賢中曾閱此書者,雖不乏智能通天之輩,但卻從未有人能夠破譯此書。再加上里面密密麻麻布滿了曾看過此書之人的注譯,就更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書內雖有七副人形圖,姿態各不相同,并以各種符號如紅點、箭頭指引,似在述說某種修行法門,但若依照指引修行,剛剛催動內氣便會立刻氣血沸騰,緊接著便要走火入魔,危險之極。

    在石龍的客氣招呼下,來到他平時靜修靜室之中的宋連峰,盤膝而坐,將長生訣鋪開,仔細看看上面的甲骨文,以他得自帝釋天的記憶知識,也只能看懂部分的字。

    看了片刻后,微微搖頭的宋連峰便是不再理會這些天書般難以讀懂的文字,轉而將注意力放在了書中的七副人形圖之上。

    大概看了一遍之后,宋連峰便直接按照第一幅圖上的經脈路線嘗試著運轉內氣修煉了起來。

    圖雖是一幅圖,可上面卻又七種顏色的箭頭線條,不但內氣運行的經脈路徑有異,選取的穴脈也不相同,似乎每一種顏色的箭頭線條都是一門運氣行功之法。

    宋連峰先以第一幅圖的紅色箭頭線條路線來運轉內氣修煉,很快便是發現體內氣血翻騰,但勉強還能控制,便是咬牙繼續修煉了起來。但僅僅片刻,其體內的真氣便是暴亂起來,化作了一縷縷凌厲無比的氣勁,如刀子般在經脈之中切割,欲要撕裂經脈般。

    “啊..”忍不住凝眉痛苦呻吟一聲的宋連峰,不禁渾身一顫的忙停下運功,任憑那些凌厲真氣散入四肢百骸盡皆貫通的分支經脈中,散去了這股暴亂的真氣,才終于是避免了走火入魔之危。

    松了口氣的宋連峰,不禁凝眉低喃自語道:“果然!這第一幅圖,修煉出的應該是金屬性的內氣,凌厲無比,卻是明顯很難修煉下去。所幸我渾身經脈盡通,才能冒險嘗試修煉。若是一般人,輕則便會損傷經脈,重則怕是會直接走火入魔,武功盡廢。長生訣,果然不是那么容易修煉。”

    緊接著,宋連峰又開始嘗試第二幅圖,這一次修煉出的內力和第一幅圖完全不同,內力非但不凌厲,反而充滿著生機般,內力煉化滋生的速度很快,生生不息般的在經脈之中竄動著。然而還未來得及高興的宋連峰,便是發現經脈內越來越多的內力使得經脈緊繃起來,欲要將之撐爆一般。可怕的是,氣血沸騰的感覺再次出現,宋連峰只覺體內的血液流動速度都變快了。

    “不好!”忙快速散去經脈中新生內氣的宋連峰,感受著經脈中傳來的腫脹之感以及體內依舊尚未平息的氣血,不禁心中暗暗凜然:“太古怪了!這長生訣,莫非創造出來根本就不是給人修煉的?究竟有什么特殊?”

    宋連峰接著一一嘗試下去,下面的幾幅圖分別對應水屬性、火屬性、土屬性以及陰陽屬性的內氣,但無一例外,修煉出的內氣不是要撐爆經脈,就是要灼燒經脈,要么渾身氣血沸騰要燒了起來般,要不就是將身體凍僵了似的。

    至于其他顏色的運功之法,宋連峰也嘗試了一下,修煉出的內氣屬性卻相同,只不過更加難以控制,修煉起來也更危險,顯然是每一種屬性更高一個層次的修煉法門。

    凝眉盯著那七幅圖看了許久的宋連峰,突然注意到七幅圖竟然沒有一個是盤坐練功的,有著各自的動作,不禁心中一動,站起身來擺出上面的動作繼續嘗試,運氣的過程中配合動作,頓時便發現修煉出的內氣便好似受到了有序的引導般,變得好控制多了,在經脈之中運行時也更容易,但只要略微分心便依舊會感覺體內的氣血沸騰起來。

    嘗試片刻后停了下來的宋連峰,不禁若有所思:“難道,修煉之中是要心無他物,不能有絲毫分心雜念?若是如此,豈不是和俠客行世界中的羅漢伏魔神功有些相似之處?”

    略微沉吟盤膝而坐的宋連峰,開始入定靜心,借助冰心訣慢慢讓自己進入了心如止水的境界,然后再次開始嘗試修煉起來,依舊是第一幅圖,配合著緩慢的動作,整個人都進入了一種特殊的狀態般,渾身慢慢浮現出了淡金色的凌厲氣勁。那氣勁越來越多,越發凌厲,好似引動了天地間金屬性的威能般,使得周圍空氣都是被切割般震顫起來。

    嗤..終于,動作緩慢般一掌斜劈而出的宋連峰,手掌邊緣好似有著實質般的金色刀光凝聚般,如切豆腐般的切開了墻壁,凌厲的氣勁使得兩側墻壁如紙張般被撕裂,然后化作了碎屑。

    “呼..”施展出一記掌刀舒了口氣般收手睜開了雙眸的宋連峰,身上的凌厲金色氣勁淡去,漆黑深邃的眼眸中有著一抹亮彩閃現,嘴角也是浮現出了一抹笑意:“原來是這樣!”

    “主公!”宋連峰一記掌刀撕裂墻壁,使得半邊靜室都毀了,頓時引得龍隱和石龍過來了,相比于龍隱的驚詫意外,石龍則是忍不住目光灼熱的看向宋連峰期待問道:“你..你練成了長生訣上的武功嗎?”

    宋連峰聽了不置可否一笑:“算是練成了吧!只是依照第一幅圖練出了真氣而已。”

    “那種凌厲如刀的內氣,你怎么能夠施展得出來?難道不怕毀了經脈嗎?”石龍聽得忍不住皺眉連道。

    “自然是有訣竅的,不然我如何施展得出來?”淡笑說著的宋連峰,看著目光閃亮的石龍卻道:“不過,就算我告訴你修煉之法,也沒用,因為你根本就修煉不了。”

    石龍一聽頓時有些激動了起來:“修煉不了?我不信!你能夠修煉出來那真氣,我為何不行?你是根本就不愿意教我修煉之法吧?”

    “哼,笑話,我家主公憑什么教你?”看石龍對宋連峰明顯有些不客氣,龍隱不禁冷喝道。

    看著激動失態般的石龍,宋連峰不禁搖頭道:“我說了你學不了,并非有意騙你。你若是不信,那我也沒有辦法。不過,我說過的話算數,將來若我悟出了能夠更容易修煉的方法,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

    石龍聽了卻只是冷笑,此時已經心態失衡的他,根本就不相信宋連峰的說法,只是暗恨宋連峰說話不算數,悟出了長生訣的奧妙卻不愿意跟他分享。

    對此,宋連峰也沒有多解釋什么的意思,將長生訣還給了石龍,便是帶著龍隱離開了。七幅圖,總共四十九種真氣運行路線,他已是爛熟于心,至于上面的甲骨文,真的是讓人茫無頭緒。而所謂的前人注釋,更加可笑,根本看不懂,理解出的東西只會更加誤導人。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