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他是專家

    “對不起,我們實在已經無能為力了。”

    姜主任如今面色露出了一絲慚愧之色,看著面前那哭泣的婦女,語氣有些沉重地說道。

    剛剛將患者送入到治療時,還沒有完全的進行搶救,心電圖和測血壓脈率已經完全的降低,已經瀕臨死亡。

    看樣子患者已經是由于大出血導致的,已經進入了死亡,就算是神仙來了,也難以治療。

    “死了?走吧,阿宸,如今那一個患者由于大出血,有可能已經死亡了,我們還是別去混這趟。”

    婁帥此時的目光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緊緊的盯著那姜主任的王宸,稍微的猶豫了一下,語氣有些小聲的說道。

    畢竟如今都有醫療事故了,這樣的事情還是不參與的為好。

    “走吧,我們過去瞧一瞧。”

    王宸稍微的猶豫了一下,看著一旁的婁帥,語氣有些柔和的對著婁帥說道。

    “啥?阿宸,你可要冷靜一些,如今這個病人已經這個樣子了,我們可不能再這樣搞下去了,要是再這樣弄下去的話,恐怕會出事的。”

    婁帥看著自己好友那面色沉重的樣子,稍微的遲疑了一下,最終語氣有些小心翼翼地說道,只不過看著自己好友已經前去的背影,只能無奈的跟隨過去。

    “能不能讓我進去看一下病人,說不定我能救治這病人。”

    王宸如今面色極為沉重的來到了,就只是看著一旁的姜主任以及那患者的妻子,此時的他稍微的猶豫了一下,語氣非常誠懇的對著面前的姜主任說道。

    “阿宸,你可不要亂來呀,這容易出事情啊。”

    婁帥飛快的趕了過來,聽到了這樣的話,頓時面色極為緊張的對著一旁的王宸說道。

    “你,如今這病人的血壓,心率和脈搏都已經衰竭,你還有什么辦法?就這病人,如今我都沒有這辦法救治病人,你這個小年輕有什么辦法?”

    姜主任看著對方面色極為年輕的樣子,在看著一旁婁帥牽扯對方的情況,稍微的遲疑了一下,最終面色極為沉重的對著面前的王宸呵斥道。

    如今患者的家屬就在自己的面前,這小年輕這樣說話不是正打自己的臉嗎?

    “你就治不了的病人,也不一定我救不了,你不信,讓我進去試一試。”

    王宸臉上帶著一絲平靜的笑容,面色極為淡然地看著面前的姜主任那面色嚴肅的樣子,語氣有些從容不迫地說道。

    “你真的能救治我的丈夫嗎?麻煩你高抬貴手,救救我的丈夫。”

    旁邊的婦女聽到了面前年輕人所說的話,頓時面色變得有些激動起來,語氣有些激動地對著王宸懇求道。

    “這個你就放心好了,只要我出手,我一定會把你丈夫救回來的。”

    王宸看著面前的婦女面色帶著懇求的說道,此時的他嘴角帶著絲和善的笑容,語氣有些柔和的對著面前的婦女說道。

    “你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人?你再這樣無理取鬧的話,信不信,我馬上叫警察把你帶走。”

    姜主任如今站在旁邊,此時的面色已經變得十分的難看,看著面前帶著一絲得意笑容的王宸,姜主任惡狠狠的咬了咬牙,語氣充滿憤怒的對著對方說道。

    “你讓開,讓我進去。”

    王宸看著面前阻擋這己救人的姜主任,咬了咬牙,揮了揮手,直接將對方推開,然后邁著大步,向著治療室而去。

    “你……小羅趕快給我報警。”

    姜主任此時緩過神來看著對方已經充進了治療室,頓時面色變得有些沉重起來,看著一旁有些呆滯的醫生,語氣有些沉重的對著那名醫生說道,如今的他可是真生氣了。

    “姜主任,你先消消氣,或許他還真的有辦法,就治這病人,你想想剛剛他能把血止住,就應該有辦法治這病人,你說是不是?”

    婁帥如今看著對方幾人就要報警了,頓時面色變得極為沉重起來,咬了咬牙,語氣有些嚴肅的對著姜主任說道,心里暗道不好,要是到時候王宸真的進入了警察局的話,那就有些不好了。

    “婁帥,這家伙到底是誰?這怎么能隨意讓外人這樣進入我們醫院,你說他到底是誰?”

    姜主任此時看著站出來勸架的婁帥,頓時面色變得有些沉重起來,目光有些嚴肅的看診面前的婁帥,語氣有些憤怒的對著婁帥說道。

    “他是外面醫院請來的專家,如今對于急救方面有所建樹。”

    婁帥如今已經是非常愁眉苦臉的,看著對方面色極為嚴肅的樣子,咬了咬牙,語氣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如今的他只能用這樣的辦法去欺騙別人。

    “急救方面的專家?怎么看起來這人這么年輕啊?”

    如今的姜主任聽到了婁帥所說的話,頓時面色變得有些古怪起來,看著遠處那年輕的背影,稍微的遲疑了一下,語氣有些沉重的問道。

    “就是因為年輕啊,所以很多人都不相信他是專家,即使他的技術非常的好。”

    婁帥如今聽到了對方所說的話,此時的他已經是滿頭大汗,然后咬了咬牙,語氣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

    “快點把電除顫給我。”

    王宸如今面色極為沉重的走入了治療時,看著已經躺在病床上已經面色蒼白的患者,在看著心電儀器上已經快處于平穩的波線,稍微的猶豫了一下,語氣有些沉重的對著護士喊道。

    “啊!”

    此時站在一旁的護士聽到了這樣的話,看著對方那面色極為沉重的樣子,稍微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電除顫交給了對方。

    “讓你們瞧瞧電除顫到底是怎么用的。”

    王宸看著周圍幾名醫生面色極為沉重的盯著自己,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語氣有些嚴肅的對這幾名醫生說道。

    幾名醫生聽到了這樣的話,頓時面色變得極為的好奇起來,只見對方拿起手中的電除顫,狠狠的向著患者的胸部按壓下去。

    “咚!”

    隨著強烈的按壓,患者的身體發出了劇烈的顫抖。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