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記下氣味

    顏碧清剛剛站定身體,一道白光就從天而降,將他籠罩住,他的所有動作全都變得滯澀起來。

    閻修握著胸口的十字架,半跪在另一處樓頂,身體微微顫動,纏住顏碧清這種高手,對他來說也很艱難。

    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好像過去了很漫長的時間,但其實時間只過去不到一分鐘而已,林哲遠和其他超能者也一一落到這個樓頂,將顏碧清圍了起來。

    哪怕擁有災難級的實力,顏碧清要想一個人對付這么多人,也是癡人說夢。

    在白光中,顏碧清的神態越來越從容,他已經調整到了最適合這光芒的狀態。

    “要一次對付你們所有人,現在的我還有些困難,所以下次再見吧。”顏碧清僵硬一笑,身體就變成綠色虛影,直接掉落到樓下。

    他擁有在通訊設備之間穿梭的能力,只需要一臺功能正常的手機,他就可以逃走。

    誰也攔不住他!

    但很快,他的臉色就陰沉了起來,因為,這樓內的所有通訊設備,全都無法運轉!

    他進入虛數空間的時間一次只能持續幾秒,所以很快他就又被獵人協會的眾人堵住。

    “你之前也在協會工作過,應該懂得我們的作風,我們既然行動了,就不會給你逃走的機會。”

    林哲遠雙眼之間青光閃動,強力的攻擊蓄勢待發。

    “你既然可以在通訊設備之間穿梭,那么來抓捕你之前,我們自然就屏蔽掉了方圓一公里內的全部信號,切斷了所有的電話線和網絡連接,斷掉你逃跑的路線。”

    “而且,你的能力單打獨斗很強,但不擅長應對復數個的對手吧,當你增強一方面的能力的時候,其他的能力就會變弱,明晰這個弱點之后,就算我不出手,你也贏不了!”

    林哲遠要在這里解決顏碧清,游獵者‘冰河’過幾天就會到達芙蓉河市,林哲遠可不希望到時候還有顏碧清這號人物存在。

    “呵,呵呵,哈,哈哈。”

    顏碧清僵硬的笑著,和最開始的笑容相比,這個笑容要自然的多,從他剛掌握這具身體之后,他一直嘗試著變成一個人。

    所以他在根據顏碧清的記憶,學習著身為人類的一切。

    學會了交朋友,所以他在網絡上幫助別人完成他們說過的話。

    學會了追星,所以他去找孫威見面,又在孫威令他失望的時候,決定殺死孫威。

    盡管他學習的過程,是一條血腥之路,可他自己并不這么認為。

    因為,這是在學習。

    “在顏碧清的記憶中,獵人協會是一個保護人類,維護平衡的組織……但你們不是,你們只是一個站在人類立場上,清除所有對人類具有威脅的暴力組織。”

    顏碧清的身體周圍,綠色的數據流像是絲帶一般飄蕩著,覆蓋滿了他的身體,他頭發豎起。

    既然不能方便些逃走,那就麻煩一些直接突圍好了,他的能力用來戰斗也不怕任何人!

    “你變成超級原諒人了啊,抱歉今天要把你留在這里了,希望你能原諒我。”溫文掏掏耳朵,愜意的吐槽說。

    他話音剛落,所有人同時對顏碧清出手,但顏碧清竟然把所有的攻擊全都擋住了。

    能量也要,速度也好,力量也好,他全都擋住了!

    只能強化一個地方,是他晉級之前的缺點,在晉級之后,像是林哲遠一樣,他也有著一個奇異的狀態。

    而現在,他就處于那個狀態之中,全部的身體屬性,突破性的提升!

    擋住所有的攻擊之后,顏碧清朝尤漢的方向沖了過去,他想用尤漢做突破口,跑出包圍圈。

    只需要跑到有電子設備的地方,就可以輕易的逃走,盡管那種穿梭的冷卻時間很長,但他只需要用一次就夠了。

    戰圈之外,丁明光拿著濕巾擦擦頭頂的汗,長出一口氣,輕聲說:

    “老師,再見了。”

    顏碧清只顧著和眾人周旋,卻沒有注意到,在他腳下的數據流之中,一只虛幻的猿猴,一邊扣著紅彤彤的屁股,一邊順著那些數據流鉆進了他的身體之內。

    進入之后,顏碧清身上的數據流頓時就卡頓住了,然后他竟然伸手撓了撓屁股,像一只猿猴一般!

    程序猿像是電腦病毒一樣,鉆進了他的身體之中,對他的能力造成了影響!

    作為只活在虛擬世界的能力,程序猿對顏碧清的能力天然克制。

    而且超能者之間的等級,其實本就沒有那么嚴格,各種能力之間的克制影響非常大,以弱勝強的例子不勝枚舉。

    抓住這個機會,溫文第一個沖了過去,對著顏碧清再來了一個精神沖擊,然后兩把匕首同時戳向他的眼睛!

    只要扎實,這場賭局就是溫文贏了。

    可就在這時,異變再次發生,一臺打開著的對講機飛了過來,掠過顏碧清的頭頂!

    顏碧清就借著這個機會,化作一道數據流,鉆進了那臺對講機里,從包圍圈中消失了。

    這次精心籌劃的圍剿行動,就這么失敗了!

    溫文匕首扎進了顏碧清的胸口,但并沒有刺入太深,只留下一些鮮血。

    “該死!”

    溫文猛一跺腳,直接把天花板跺出了一個窟窿,眼見就要成功了,又讓顏碧清跑掉,他氣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怎么回事,我們應該已經屏蔽了信號才對。”林哲遠的眉頭擰成了一個結,讓顏碧清跑掉,就會有變數產生,而現在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變數。

    “很顯然,這里面出了岔子。”林璐嘆息一聲說,在這場圍剿之中,她沒有起到什么作用。

    丁明光跑了過來,撿起那個對講機,仔細觀看一下,然后將其扔在了地上。

    “這對講機的功率很強,而且剛才有人解除了這里的信號屏蔽……”

    “那家伙有幫手!”宮保丁凝重說。

    這邊正商討著,溫文則面色鐵青的蹲在地上,他當然知道是誰出手把那家伙救走的。

    除了高仿那廝,還能有誰?

    他拿出一個小瓶,盡量的收集了一些顏碧清的鮮血,他準備用這血來喂陶青青,應該能提升一些她的實力。

    然后他又用手沾了點鮮血,放在鼻孔處。

    現在,他已經記下了那家伙的氣味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