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4章 自認勝券在手(修)

    商夏覺得自己只是隨意調侃了一下,根本算不上是笑話,但事實上給面子的人居然還不少。

    這讓他忽然間意識到,眼前這些院衛司的生員,內部恐怕也不是鐵板一塊。

    這一陣壓抑的嘲笑,不但令郭游臉面丟盡,便是商夏一時間也錯愕不已,差點忘了自己要說什么。

    “張衛向來少言寡語,若非郭師兄指使,他又哪里來的膽子,敢出言頂撞諸位內舍師兄?”

    商夏很快便收斂了情緒,認真道:“況且商某在這里也看得清楚,諸位師兄幾次出言嘲諷,開頭都是郭師兄第一個說話,引領方向。”

    郭游黑著臉道:“無稽之談!內舍生員炮制新人本就是院衛司慣例,又何須郭某指使?”

    “那為什么現在只有郭師兄你跳出來了呢?”

    商夏看著他的目光帶有戲謔之意。

    “還不是因為他們顧及你的身份!”

    在商夏玩味兒目光的注視之下,郭游差點就將這一句話脫口而出。

    好在他理智尚在,及時收口。

    否則真要圖一時痛快說了出來,那豈不是在指著其他院衛司內舍生員的鼻子,大罵他們都是欺軟怕硬之徒?

    盡管從本質上來講,他們有可能真的就是!

    郭游可沒有勇氣讓自己陷入孤立的境地。

    “郭師兄是不是想說他們是在顧忌我的身份?”

    商夏仿佛能夠猜到郭游的心思一般,但語氣卻是一轉,道:“難道郭師兄就不顧忌嗎?”

    不等郭游開口,商夏緊跟著又道:“郭師兄不會想說自己就是這么頭鐵……哦……剛直不阿吧?”

    “這話你說出來也得有人信不是?”

    望著商夏戲謔的目光,郭游有心想說自己就是這般大義凜然。

    可直覺卻告訴他,這么做恐怕只會讓身后知曉其為人的同窗恥笑。

    商夏的目光瞥了一眼正向著人群后面蠕動的張衛一眼,道:“郭師兄自然是不愿得罪我的,否則也不會逼迫這個可憐的家伙,讓他來出頭挑釁。”

    “師兄想要借刀殺人,自己隱藏幕后,可惜卻借了一柄鈍刀,無奈之下還是要親自下場,想必師兄現在心里也是滿懊惱和無奈的吧?”

    “只是讓我好奇的是,郭師兄這般針對于我,那么你又是誰的槍?”

    郭游此時的臉色看上去忽明忽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接連被商夏的誅心之言說中。

    “郭師兄自然是要否認自己被人當槍使的,那么接下來,郭師兄是否就應該惱羞成怒,親自出手教訓一下我這個徒逞口舌之利的師弟了呢?”

    商夏言笑晏晏,看上去就像是在說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一樣。

    “果然如傳言中一般,商師弟恃才傲物,牙尖嘴利!”

    郭游的目光緩緩抬起,神色間一片陰沉。

    商夏一副“他的說辭果然如我所料”的模樣,笑的極其欠揍。

    然而郭游陰沉的臉色上,卻又浮現出一抹認真之色,道:“如商師弟所料,郭某的確要出手教訓你一番,不是因為其他原因,就因為院衛司的新人要扛大包這條‘規矩’需要維護!”

    “商師弟今日要打破這條規矩,那豈不是意味著以往我們這些遵守了規矩的‘新人’,都太過無能!”

    郭游這番話說完,原本在他身后的馬車上作壁上觀的院衛司生員,神色間的戲謔和漫不經心也收斂了許多。

    正如郭游說的那般,以往院衛司的新人,不管是主動或者被動,既然都遵守了這條“規矩”,那么無論是出于什么樣的理由,他們都沒有讓后來者“例外”的道理。

    “終歸還是要在實力上論一番高低!”

    商夏擺了一個早知如此的姿態,興意闌珊道:“早知如此,又何必擺出先前那副蹩腳的套路出來?”

    郭游眼皮子狂跳,他自己都詫異自己居然按捺住了出手的沖動,自己的耐心什么時候居然變得這么好了。

    “只不過,師弟我也的確想要與內舍的師兄討教一番,之前一直沒有機會,現在確實遂了心愿!”

    說罷,商夏手中的折扇“啪”的一聲收回,原本玩世不恭的神態在瞬間變得肅然,拱手道:“請賜教!”

    商夏話音剛落,現場氛圍頓時一變。

    倉庫門前丙房十六位生員不由竊竊私語。

    “首席居然主動要與內舍師兄交手了!”

    “沒聽說來嗎?對方怕是早有預謀,只不過是被首席識破了而已!”

    “首席能勝嗎?”

    “懸!這可是內舍師兄!”

    “朱英那樣的武極境不也敗在了首席的武道神通之下?”

    “兩者豈能相提并論?朱英只是倉促進階,而這位郭師兄恐怕在武極境已經浸淫良久,武技恐怕都掌握了不止一套。”

    “不管怎么說,首席此番也捎帶著為我等出頭,你這家伙怎么一副看衰首席的態度?”

    “我也希望首席能狠狠打臉內舍的師兄,可實力間的差距,不是我們一廂情愿就能改變的……”

    相比于外舍生員略帶興奮的議論,郭游身后的院衛司生員就顯得安靜了許多。

    只不過這些內舍的生員,同樣對于商夏這位練成了武道神通的外舍首席感興趣。

    只不過相比于外舍生員,他們之間的交流更加隱秘和矜持。

    “郭游會勝吧?”

    “當然會勝!郭濤半年之前就已經進階武極境,修為穩固,武技也有修煉,你該不會以為對方練成一道武道神通,就當真有了越級挑戰的實力吧?”

    “呵呵,當然不會。我只是在想郭游多長時間會勝。”

    “郭游可惜了,以他的實力,今年原本是有可能進入上舍的。”

    “據說是被人頂替了?”

    “那倒也是不至于,只是與他一起作為候選的那個,在學院的門路更廣一些,但這也讓郭游心中更加不忿,也越發的對這些有出身的生員憤恨起來。”

    “呵,原來還有這一層原因,我說這家伙瘋了……”

    “兩個人要開始了……”

    郭游雖然幾次三番被商夏擠兌的頗為狼狽,可在這個時候依舊努力維持自己身為內舍師兄的風度,伸手一擺道:“商師弟請先出手!”

    “好啊!”

    商夏完全沒有客氣的意思,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郭游是真的僅僅只是客氣一下而已。

    在他看來,如商夏這般的世家子弟,本應當有著自身的傲氣和矜持才對。

    事實上,若是在以前,商夏也的確是這樣的性格。

    可他碰上的卻是現在的商夏,一個更為看重實際的商夏。

    盡管心中很是不適,但郭游還是勉強一笑,做出戒備,示意商夏可以開始了。

    可很快他就臉色狂變。

    一道霹靂破空而至,他的眼前已經只剩下了一片炙白的光芒

    “我……你……”

    郭游還話都來不及說,也再顧不得保持自己的風度。

    一個懶驢打滾避開先前所在的位置,還要再連滾帶爬了三丈。

    從地上彈起的剎那,郭游臉上還殘留著心有余悸的神色。

    直到這個時候,觀戰的眾生員才此起彼伏的發出一片驚呼。

    “我尼瑪,太陰險了!”

    “連試探都沒有,一上來就放大招!”

    “哪有這樣的?這家伙恐怕早就在蓄勢了!”

    “……”

    卻原來是郭游讓商夏先出手,商夏也不含糊,甚至沒有一開始彼此的試探性-交手,而是一上來便涌動體內元氣,打出了一道“混元霹靂手”!

    扭曲的雷芒在他先前所站立的位置炸裂、迸射,一下子覆蓋了數丈的范圍。

    饒是郭游展現出了準上舍生員的水準,及時避開了武道神通的核心打擊范圍,卻仍舊被殘留的雷芒所襲,半邊身子都略帶酸麻。

    此時郭游神色間已經滿是憤怒,他怎么也想不到以對方的身份,居然會用如此無恥的方式與他交手。

    可不等他想要開口指責什么,對面的商夏已經趁著武道神通欺近,一掌打出,渾厚的力道便已經籠罩了他周身所有閃避的方向。

    混元掌第一式:無分天地!

    郭游到了口邊的話被生生憋了回去,心中惡心的要死,可面對商夏這勢大力沉的一掌,卻不敢分心半點,只能硬著頭皮化解。

    一聲悶響傳來,交手的兩人各自發出一聲悶哼,商夏上半身晃了一晃,而郭游卻也僅僅退了半步。

    散溢的余波從青石地面上刮起一層碎屑,呈環狀向外波及到十余丈之外,最終在周圍倉庫的墻壁上打出一片如同蜂窩一般的小孔。

    “不是吧,剛剛郭游居然落了下風?”

    “哼,與偷襲何異?”

    “混元掌勢大力沉,混元霹靂手本就是爆發力極強的神通,商夏又占了先手優勢,諸多因素之下,郭游才僅僅退了半步,已經難能可貴了!”

    “不錯,武道神通注定了不可能頻繁爆發,郭游現在已經在占據上風了!”

    “郭游怕是要進階武極境第二層了吧?”

    “上舍的門檻是越來越高了!”

    商夏從來都知道,武道神通并不能夠代替境界上的差距。

    能夠讓人當槍使,推出來與自己對壘的郭游,自然不是朱英那等倉促間進階武極境的非凡武者可比。

    商夏已經足夠高估對手的實力,甚至不惜借助諸多因素,才在交手伊始占據了一點上風。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商夏非凡沒有借助這一點上風積攢優勢,反而在交手的過程當中,被對手一點點蠶食著本就不多的一點優勢,甚至漸漸開始被對方所壓制。

    進階武極境之后,非凡武者體內的元氣將會迎來一次質變。

    商夏的非凡武道根基雖然已經扎得極為牢固,但郭游體內的元氣,無論從質上還是量上,都要穩穩勝過他一籌。

    除此之外,郭游所修煉的武技也比商夏更為豐富,而且每一種武技掌控的火候也頗為不俗。

    無論是霹靂掌的迅捷,還是混元掌的渾厚,商夏已經將自身所修煉的兩道武技的特點發揮到了極致,可仍舊被郭游從容化解,并漸漸開始反制。

    “這樣的家伙居然都被上舍黜落,成了內舍的留級生?”

    商夏心中暗罵著,少有的情緒波動很快被對方察覺。

    “呵呵,外舍首席,卻也不過如此!”

    郭游全面壓制對手,心中的憤懣盡數化作快意,浮現于臉上。

    “你現在若是認輸,你我就此罷手如何?”

    自認勝券在手的郭游,不忘擺出勝利者的姿態。

    ————————

    本月最后一天,繼續懇請諸位道友支持!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