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38章 以一殺二,山崖崩落

    商夏突然起來的一擊近乎騎臉,一舉將兩人當中修為實力更強的靈雀重創。

    驟然發生的變化讓一旁的青雀一陣呆愣,不過到底是能夠在兩界戰域行走的武修,青雀很快便反應過來,雙拳一擺,一雙拳套已經套在了上面。

    商夏一道“混元霹靂手”建功,當即從藏身處奔出,在距離對手尚有十余丈之外縱身一躍,腰間的中品利器已經在體內陰陽元氣的加持之下繃直,劍尖處隱約有元氣光芒吞吐,直奔青雀的胸口刺來。

    不過商夏顯然小瞧了對方,那青雀修為雖然只相當于武元境的血元境,尚不及商夏的武極境,但論起廝殺經驗以及對險境的應變能力,卻極為不凡。

    商夏這一劍雖然迅猛,但憑借的只是出其不意和雄渾的陰陽元氣加持,最終卻因為不擅劍法而缺少變化,被早有準備的青雀連續兩拳帶動的拳風蕩開。

    商夏雖然憑借著中品利器之利,在青雀的拳套上削出兩道深痕,但總歸是沒能傷到此人。

    而青雀卻借助商夏襲來的力道,接連向后退了兩大步,在拉開了與商夏間距離的同時,也護在了被重創的靈雀身前。

    直到此時,兩人瞬息之間的交鋒所激發的余波,才波及到兩側的山崖之上,造成大片的山巖崩落。

    此時靈雀已然從地面上起身,甚至僅存的右手從腰間抖出了一根九節鞭。

    盡管他的左臂在雷光下齊肘化為焦炭,甚至迸射的幾縷電芒還擊中了他的左臉,讓他近乎面癱,連帶著左眼的視線都變得模糊不清。

    但作為血極境(武極境)的非凡武修,強橫的生命力甚至能夠讓他在這般重傷下仍舊維持一戰!

    “原來是你!”

    靈雀記得眼前這個蒼宇界的少年武修。

    當日便是此人帶走了關在弦籠當中的變異雨燕,引得燕茗和紅雀、灰雀三人追去,也正因為如此,眾人才不得不冒著危險一直在這一代區域逗留至今。

    不對!

    當日這小子被燕茗一路追逃,如今他出現在了這里,那追殺他的其他人呢?

    別看靈雀先前對于燕茗橫挑鼻子豎挑眼,但他看不慣的僅僅只是她的行事做派,并不等于他不明白燕茗作為風燕家族僅有的幾位純血后裔在家族中重要性。

    “燕茗呢?她在哪里?”

    靈雀可能自己都沒有發現,之前他的左前臂成了焦炭,他的左眼幾乎瞎掉,他都能夠保持鎮定,可這時他握著九節鞭的右手卻是在發顫。

    商夏忽然意識到了那個女武者燕茗的重要性,或許跟對方扯兩句謊都能讓對方發瘋。

    “呵呵,我既然出現在了這里,那么你覺得呢?”

    商夏得承認,在穩占上風之后,他起了捉弄對方的心思,而這也不無對女武者燕茗報復的心思在內。

    畢竟從始至終,商夏都沒能從對方身上占到多大便宜,甚至一開始還被對方逼迫的極為狼狽。

    然而商夏不知道的是,靈雀在聽到商夏的言語之后,立馬面如死灰,但他顫抖的右手卻突然不顫了,只是將手中的九節鞭抓得更緊。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靈雀突然合身撲上,手中的九節鞭帶著尖嘯橫掃而來。

    所過之處,留下的殘影仿佛將空氣都已撕裂。

    商夏臉色一變,忽然明白自己被對方耍了。

    如靈雀這等老練之人,初入兩界戰域不知道多少次,經歷的兇險更不是商夏這等菜鳥能夠望其項背。

    其心性之冷酷,意志之堅毅,哪怕是商夏三言兩語就能夠瓦解的。

    對方展現出來的情緒失控,不但是在引商夏放松警惕,還為他恢復一口元氣爭取時間。

    事實上,靈雀也的確做到了,而且一上來便是兩敗俱傷的拼命招式。

    好在關鍵時刻商夏也是處亂不驚,只見他右手持劍,左手手掌卻是極為沉穩的緩緩推出了一掌。

    混元掌第二式:無視遠近!

    一掌推開,雄渾的掌勁壓縮氣流,令掌心前方三尺之地一空,看上去就像是這片區域完全塌陷了一般。

    尚在數丈之外的靈雀,胸口處陡然一陷,口鼻當中已經有鮮血滲出。

    然而此人卻無視了這些傷勢,甚至對于商夏的攻勢都不做任何躲閃,直愣愣的撲了過來。

    這家伙已經心存死志,這是要準備拉著我同歸于盡!

    商夏瞬間變明白了對方的意圖,劍刃一抖,便向著他握著九節鞭的右手手腕削去。

    劍刃未至,凜冽的劍芒寒氣已經在他的右手上割開一道道傷口。

    不料靈雀突然噴出一口鮮血,化作一團血雨向著商夏面門激射而來。

    商夏無奈,另一只手收回,并張開折扇在臉前連揮帶當,大部分血雨被掃開,雖然沒有粘在身上一滴,可折扇的扇面卻被糊了三分之一的血污。

    而且因為折扇遮擋了視線,商夏那削向手腕的一劍也隨之失準,只斬在了九節鞭上,甚至沒能阻止靈雀向前撲的勢頭。

    靈雀原本意圖哪怕身死也要用九節鞭將商夏纏繞禁錮,從而為青雀創造絕殺的機會。

    不過九節鞭被玉河軟劍這么一斬卻是失了一些準頭,又被商夏用左臂一擋,直接纏在了他的胳膊上。

    靈雀目光一亮,踉蹌著縮短著兩人之間的距離,并向著商夏撞了過去。

    商夏體內元氣涌動,大片的電光在他的左臂上縈繞,順著九節鞭直接竄到了靈雀僅剩的右臂,連帶著他整個人都在電光當中,如同羊癲瘋一般劇烈的顫抖,也讓他再無力前行。

    “青……雀,還……還不……殺他!”

    靈雀幾乎是咬著牙說完了這句話。

    從靈雀舍命前撲,到九節鞭纏住了商夏左臂,而他卻在商夏的武道神通之下垂死,中間雙方看似發生了數次交鋒,可實際上卻只短短的一瞬。

    青雀悲憤的大吼一聲,從靈雀的身后沖出,緊握著雙拳高高躍起,便要砸向商夏的天靈蓋。

    可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接連幾聲弓弦震顫之音從商夏身后的山谷口傳來,數支弩箭封死了青雀所有沖向商夏的方向。

    青雀在半空當中發出一聲憤怒的嚎叫,雙拳接連將幾支弩箭砸飛,可他人最終也被攔了下來。

    “跑……跑……”

    機會僅有一次,失去了再想要傷到對方都已經不可能,靈雀維持著最后的清醒,果斷讓青雀逃命。

    商夏忽然發出一聲怒嘯,纏繞在他左臂上的九節鞭,突然在體內陰陽元氣和雷光的迸發下一節節崩斷,四散的斷鞭纏繞著電光,狠狠的撞進山谷口兩側的山崖峭壁當中。

    其中一節斷鞭則向前崩飛,直接插進了靈雀的胸口。

    強大的力道帶動靈雀的身軀先是向左偏轉,然后撲倒在地,卻正好看到青雀已經逃出百丈之外的背影。

    已經處于彌留之際的靈雀不由的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可就在此時,一抹熟悉的銀芒忽然出現在青雀的前方,兩者相向而行,幾乎是眨眼間的功夫便交錯而過。

    青雀的身軀仍舊向前飛奔了幾步,而后頭顱直接從身軀上向后滾落了下去。

    靈雀那一抹微笑也永遠僵在了臉上。

    黃子華和焦海棠快步來到商夏身后,望著遠處撲倒在地的青雀的尸體,又看了看落在山谷前樹梢上的雷鳥,一時間卻是滿臉的驚愕。

    “首席師兄?”

    焦海棠有些小心翼翼的在商夏的背后道。

    商夏回頭笑了笑,目光落在了兩人手中端著的弩-弓上,道:“穿云弩?沒想到錦云車里面還有這種好東西。”

    黃子華苦笑道:“這種弩箭在我們手中也就能夠用來射殺一些活尸之類,哪怕是初入武元境的非凡武修,也能輕易避開這種弩箭的襲擊。”

    商夏笑道:“至少還能起到牽制的作用,剛剛若非你們幾個用弩箭擋住了另外一個蒼靈武修,說不定我身上也要掛彩!”

    “師兄進階武極境了嗎?”焦海棠小聲的問道。

    商夏沒有隱瞞的必要,點了點頭,道:“先將那兩具尸體搜檢一下,不要遺漏了好東西!”

    黃子華和焦海棠剛剛向兩具尸體走去,卻突然聽得“轟隆隆”的悶響從兩側的山崖傳來。

    商夏愕然抬頭看向兩側崖壁,卻見兩側并不算太高的山崖崖壁上,此時正有裂縫從底部向上延伸,緊跟著便有山石開始崩落。

    商夏忽然想起剛剛崩斷的九節鞭,正有幾節斷鞭被崩飛撞進了兩側崖壁當中。

    難道說正是如此才引發了兩側山崖的崩塌?

    商夏甚至還有余暇瞄了幾眼插進山巖當中的幾節斷鞭,發現崖壁上的裂縫果然都是起源于那里。

    商夏快步走出了山谷入口,回頭看去時,卻見山谷中正有幾人打算要跟著沖出來。

    “回去!”

    商夏神色一驚,連忙大聲呵斥道。

    話音剛落,兩側的山崖開始大范圍垮塌,沖天而起的煙塵很快便籠罩了這片山丘區域。

    好不容易待得煙塵散去,山谷外的商夏幾人卻發現,進出山谷的入口一驚完全被封堵住了。

    “這……可怎么辦?”

    黃子華望著堆滿了亂石的山谷入口,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道。

    焦海棠這時已經搜完了靈雀身上的東西,聞言走過來道:“山崖崩斷只是封堵了出口,里面的人又沒有傷到,大不了跟商師兄一樣從山梁上翻過來就是。”

    黃子華拍了拍自己的腦門,苦笑道:“也是,我卻是瞎擔心。只可惜那幾輛錦云車和赤云馬,短時間內恐怕出不來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