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39章 小有所獲

    山谷之中,商夏帶著黃子華和焦海棠兩人再次從山梁上翻了進來。+

    “商師兄,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是啊,首席,我們都聽你的!”

    山谷當中的十幾位生員頓時圍了過來,顯然都已經將他當成了主心骨。

    商夏目光向著在場諸人掃過,心頭一沉,道:“怎么少了三個人?”

    原本因為被營救而陷入亢奮當中的一眾生員,就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熱烈的氣氛一下子陷入了沉寂當中。

    商夏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轉眼看向了黃子華。

    黃子華面露痛惜之色,道:“張衛、李琦、周思恬三位同窗已經不在了。”

    盡管所有通幽學院的生員都知道,一旦進入兩界戰域,便隨時都有可能遭遇生死危機,這也是學院的教習們反復向生員們灌輸的東西,為的就是讓他們在真正經歷生死之前,提前做好承受這一切結果的準備。

    然而當他們真正意識到,前一刻還活生生、意氣風發,且對未來充滿期望的同窗,轉眼間便死在自己面前,一切都化為了泡影,帶給他們的沖擊仍舊是前所未有的。

    焦海棠這時也開口道:“張衛是自己嚇……逃走的時候,被人追上一掌打死的;李琦是為了保護周思恬被那個黃雀活活打死的,周思恬后來藏了一把匕首想要刺殺那個黃雀,卻被他反手拍碎了天靈蓋。”

    商夏也是丙房生員,李琦和周思恬兩個相互愛慕,這在丙房并不是秘密,只是他沒想到兩個人彼此可以為對方做到這等程度。

    至于張衛,商夏從焦海棠的語氣當中都能夠聽出另有隱情,可能是顧忌同窗聲譽而含糊其辭。

    兩人之間雖然小有過節,但人既然已經死了,商夏還不至于在這上面幸災樂禍。

    “這個仇咱們記下了,等以后一定會從那些蒼靈武修身上討回來!”商夏大聲說道。

    “不錯,血債血償!”

    十三位生員大聲說著。

    “大家將干糧和水袋收集起來,先吃一些東西稍作休息,等養足了力氣,咱們就離開這里,去通幽峰!”

    商夏大聲說道。

    “好!”

    一眾同窗的斗志被重新點燃。

    “首席師兄,那這些錦云車和赤云馬怎么辦?”有人突然開口問道。

    眾人這才突然想起,進出山谷的入口已經因為兩側山崖崩塌而封堵,山谷中六輛錦云車當中攜帶的大批物資,現在根本沒辦法運出去。

    可要是留在這里,就怕那些離開的蒼靈武修隨時可能返回,到時候平白便宜了他們。

    商夏似乎并不太在意那六輛錦云車,只是道:“此事一會兒再說,大家先吃東西!”

    這些生員被劫持之后,蒼靈武修認為他們奇貨可居,但也絕不會因此就給他們多少優待,況且他們也并非非凡武者,連日下來早就被饑渴折磨的疲憊不堪。

    這也是商夏并沒有帶眾人第一時間離開山谷的緣故。

    事實上,哪怕這些人吃飽喝足休息好了,商夏也沒有丁點把握把他們帶去通幽峰。

    失去了院衛司的保護,,一群連非凡武者都不是,僅比普通凡人強一些的生員出現在兩界戰域,那不啻于給各路牛鬼蛇神送菜,商夏一個人又能護住幾個?

    商夏顯然早就想到了這些,只是不知道他會有什么對策。

    不過這個時候,商夏的注意力并沒有在其他同窗生員身上,而是正一臉期待的翻看著從那三個死去的蒼靈武修身上找到的戰利品。

    黃子華和焦海棠都很自覺,從山谷外兩名蒼靈武修身上搜到的東西盡數交給了商夏。

    再加上最先被商夏襲殺的黃雀身上的幾樣東西,在商夏的面前堆成了一小堆兒。

    首先是三個小布袋子,只是普通的粗布縫制而成,但里面“嘩楞楞”的脆響卻是惹人心癢。

    三個小布袋子只是三個蒼靈武修身上的錢袋子,將里面的錢幣盡數倒出來清點了一下,總共三十七枚銀元,還有百十來個銅板。

    被殺的三個蒼靈武修,其中青雀和黃雀只相當于武元境,但靈雀的實力卻與武極境相當。

    三個非凡武修身上的錢幣加起來也不過這么些,不是他們寒酸,而是這些錢幣本身幣值就很貴重。

    這也再次證明,當日女武者燕茗另加的那五十枚銀元,其實是極有誠意的表示。

    商夏目光從錢幣上挪開,然后將一雙拳套撿了起來。

    這雙拳套以精鐵制成,雖然質量不錯,但本身品質還不入利器的范疇,不過在制作的時候也肯定加入了一些非凡材料,否則當時商夏的軟劍在上面留下的就不僅是兩道劍痕了。

    這雙拳套雖然有些價值,但還入不得商夏的法眼。

    但從青雀身上得到的一只四方盒子,卻是讓商夏有些好奇。

    將盒子打開,就見里面完全被松軟之物填充。

    撥開這些東西,露出來的卻是三枚跟雞子兒差不多大小的卵!

    “這是……”

    商夏神情看上去稍稍有些怪異,作為非凡武修,他自然能夠從這三枚卵上感知到一些微弱的非凡氣息。

    而且這些氣息感覺上還有些熟悉,如果商夏沒有猜錯的話,這應當就是三枚變異雨燕產下的卵。

    只是這三枚卵的個頭兒卻是不小,不過想起變異雨燕本身就比尋常雨燕要大上許多的身軀,商夏也就釋然了。

    變異雨燕通常都是群居,那青雀不過相當于武元境的修為,自然沒那本事從變異雨燕的巢穴當中盜走這些卵。

    想及當日遇襲時,蒼靈界風燕部落的人就是追逐變異雨燕群而來,難道說當時他們突襲了變異雨燕群的聚集地?

    而這三枚燕卵就是來自那里?

    想了想,商夏將盒子又重新蓋上,到時候把這些卵交給燕妮兒,不妨看看它能不能孵出什么東西來。

    將方形盒子小心翼翼收起來了后,商夏的目光落在了一把匕首上,而這把匕首就有意思了!

    這是從那個一開始就被商夏從背后襲殺的黃雀身上搜到的東西。

    這是一把嶄新的,甚至可能都沒有使用過的匕首。

    當商夏接觸到這把匕首的時候,體內的元氣立馬與之產生共鳴,也就是說這把匕首的品質入了品階,至少也是一件下品利器!

    商夏試著將體內元氣注入少許,就見匕首的劍莖正在漸漸淡化,看上去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隱形?

    商夏當然明白匕首還握在他的手中,并沒有消失,而是匕首本身變得透明,看上去與周圍環境融為了一體,乍一看上去手中好像什么都沒有一般。

    這原本是一個足以令商夏感到欣喜的收獲,然而這把匕首上的印記卻是明白無誤的告訴他,它乃是通幽學院百藝閣出品,而且本身還有一個名字,叫做“原光”!

    百藝閣當然不至于吃里扒外,商夏不用想也知道,這把利器級別的匕首是那黃雀從錦云車里面找出來的。

    如同原光匕這等利器,必然是錦云車隊當中的貴重物品,不用想都知道是通幽峰上某個非凡武修的訂制品。

    如果這把匕首被蒼靈武修拿走了,那自然沒有辦法。

    可如果是落在了商夏自己的手中,他幾乎可以想到,一旦訂制者知道消息,肯定會找上門來索要,甚至說不定百藝閣也會跟著幫腔。

    而且,商夏的目光掃過山谷,一眾同窗雖然都在吃這東西積蓄體力,但不少人的目光都在向他身前那一堆戰利品打量著,也就是說他得到原光匕的消息也是不可能不為人所知的。

    “商師兄,這可是一件利器啊!”

    黃子華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原光匕,心里就跟貓抓似的。

    對于他這樣的普通生員來說,見到過的利器總共加起來也不超過五件,而且大部分還都是在商夏身上看到的。

    商夏笑了笑,將原光匕的鞘找出來套上,然后當著所有人的面,毫不在意的插進了自己的長靴里面。

    焦海棠見狀立馬大聲道:“這匕首是首席從敵人身上搜到的戰利品,怎么處置自然是他說了算!”

    “對的,對的!”

    黃子華忙不迭的應和。

    除去這把有些敏感的匕首利器,那黃雀的身上還有一盒看上去像是用泥漿搓成的一顆顆小顆粒,商夏并不識得此物,但從上面散溢的元氣判斷,至少也是二階的非凡材料。

    結合那黃雀大約相當于武元境大成的修為,商夏猜測這東西可能是他為進階而準備的非凡物品。

    商夏的目光落在了最后兩件物品上面。

    這兩件物品來自修為最高的靈雀身上,也讓商夏最為期待。

    只不過當他拿起兩件物品的時候,才尷尬的發現,這兩樣東西他一樣都不識得。

    兩樣物品其中一樣是一個比拇指略粗的透明琉璃瓶,一滴鮮紅色的液體在里面滾來滾去,看上去倒像是一滴血液。

    商夏有心拔開瓶塞查看,可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至于另外一樣物品則是一大團看上去好像棉絨一般的東西,商夏同樣在上面感知到了變異雨燕的氣息。

    這是什么,難不成是變異雨燕身上的絨毛?

    想到風燕部族的人找到了變異雨燕的聚集地,莫非這些東西是從變異雨燕的巢穴當中收集來的?

    ——————————

    一定要記得收藏和投票哦!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