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43章 啪,左臉!右臉,啪!

    平緩的山坡之下,一行六騎疾馳而來。

    “商兄,這里水草豐茂,咱們趕了一天的路,便在這里稍作歇息,也讓馬匹能緩口氣,如何?”

    當先一人勒住了韁繩大聲說道。

    只見他方面大耳,看上去本應當相貌堂堂,頗具威嚴之氣,可細長的脖子卻破壞了這種感覺。

    跟隨在他身側的是一位寬額頭,眼眶顯得有些狹長的武修,見狀也連忙讓胯下坐騎減速。

    此時他的臉上雖掛著些許焦急,可神情間的疲憊卻也不似作假,而且連續幾日的搜索,也讓他聽到了小隊中的一些抱怨之言,此時聽得巡騎隊長開口,只是略作沉吟便道:“一切聽姬兄吩咐!”

    姬隊長聞言哈哈一笑,大聲道:“都下馬,大家就地休息一個時辰!”

    其他四名騎手聞言盡皆歡呼一聲,紛紛下馬。

    寬額頭武修聞言動了動嘴唇,可見狀只能苦笑一下,最終沒有言語。

    這是來自通幽峰的一支巡騎小隊,隸屬于通幽學院院衛司。

    這只巡騎小隊總共有五人,隊長姬勝乃是武極境后期的修為,副隊長姜長宇修為在初入武極境,余下的三位騎手也都是資深的武元境武者。

    不過此時小隊當中卻是多了一人,此人名叫商泉,乃是商氏家族的族人。

    此番跟隨巡騎小隊出來,是為了尋找失蹤商夏的下落。

    姬勝從赤云獸身上摘下水袋,仰頭一氣灌下半袋,細長的脖子能夠清晰的看到咽喉的快速蠕動。

    抹了抹泛著青茬的下巴,姬勝將水袋扔給手下一個巡騎,道:“商兄,自從三日前擊潰了那伙風燕部落的武修之后,商家可曾有其他消息傳來?”

    商泉苦笑一聲,道:“姬兄,這三日來我一直跟隨諸位行動,真要有什么消息,還能瞞著諸位不成?”

    “也是,唉!”

    姬勝輕嘆一聲,半躺在地上,讓雙腿盡可能的伸直一些。

    “那些蒼靈武修早就被擊潰了,你家那位少爺真要是還活著,這會兒爬也該爬到通幽峰了吧?”

    商泉臉色一變,猛然回頭怒視說話之人:“姜兄這話什么意思?”

    姬勝在一旁笑了笑,順手從地上揪了一根草葉子叼在嘴里。

    被商泉怒視的姜長宇嘿嘿一笑,道:“商兄不要生氣,咱們就事論事,兩界戰域死的人海了去了,通幽峰上死個人算是新鮮事兒嗎?如果這一次失蹤的不是你商家子弟,你覺得咱們通幽道的巡騎能這么大張旗鼓的搜尋這么多天?”

    商泉面現憤怒之色:“通幽學院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可能活著的生員,況且失蹤的也不僅僅是商夏,還有十幾個丙房的生員!”

    姬勝雙手托著腦袋仰躺在草地上,望著天空之中盤旋的飛鳥,仿佛根本沒有聽到二人的爭吵。

    姜長宇不以為然的笑了笑,道:“學院當然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可能或者的生員,所以商兄現在最該做的,恐怕應當是去風燕部落那里談判贖人,而不是催命一般跟著我們浪費時間!”

    “你——”

    商泉憤怒的指著姜長宇,卻見此人嘴角浮著一抹嘲諷般的微笑。

    于是他重重的冷哼了一聲,轉頭看向姬勝,道:“姬兄,你怎么說?”

    不料話音剛落,姬勝卻是猛然從草地上坐起,仰著的頭仍舊是一臉的凝重,道:“不好,我們被人盯上了!”

    “誰?”

    “在哪里?”

    剛剛還在爭吵的二人,幾乎同時警惕了起來。

    不遠處正在喂食的三個巡騎武修,正牽著六匹赤云獸向這邊快速走來。

    正常在通幽道逡巡的巡騎,通常都是五人小隊。

    通幽學院傳承著一套獨有的合擊秘術,能夠合五人之力進行越階挑戰。

    以姬勝的巡騎小隊為例,兩位武極境加上三位武元境,在合擊秘術的加持之下,足以與一位武意境初期的武修抗衡,甚至將其擊敗。

    若是能夠借助赤云獸進行結陣沖鋒,那么他們的實力可能將再增三分。

    這還只是在通幽道逡巡的普通巡騎。

    據說院衛司在通幽峰還駐扎著一支精英巡騎。

    在這支精英巡騎當中,每五人的精英小隊,所有成員的修為都在武極境以上。

    這樣的一支小隊施展合擊秘術,有過數次斬殺武意境蒼靈武修的記錄,據說還曾有過在武意境后期武修手中全身而退的經歷。

    當然,這樣的精英巡騎通常也不會出現在通幽道,更多的時候,他們都在通幽峰山前的那片混亂區域出沒,游走在與蒼靈界非凡武修生死搏殺的邊緣。

    這個時候,姬勝猛然察覺到遠處正在又窺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于是猛然起身喝道:“什么人在那里,出來!”

    姬勝身后的小隊成員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按照合擊秘術站在了各自的方位。

    商泉此時已經完全被排除在了這個合擊陣型之外,一旦應敵便只能獨立面對。

    這時,在姬勝所注視方向百丈之外的一塊山石后面,有一個人站起身來一邊沖著他們揮手,一邊小跑著向這邊趕來。

    “可是通幽峰巡騎?泉叔?是我啊,我是商夏!”

    隨著聲音的傳來,來人距離他們也越來越近,不是他們要尋找的商夏又是哪個?

    “夏兒,是夏兒!”

    商泉望著毫發無損的商夏出現,頓時如釋重負的大笑起來,快步就要迎上前去。

    不過剛剛走了兩步,商泉卻突然停了下來,回過頭來看向神情有些不大自然的姜長宇,道:“看來商某的確不用再浪費時間了,不過也不用去談判贖人。倒是姜兄還得繼續奔波,尋找其他失蹤生員的下落,說不定還要去一趟風燕部落,談判、贖人!”

    這話就像是一記耳光扇在了姜長宇的臉上。

    商泉一聲長笑,轉身與商夏相聚。

    身后的姜長宇,望著叔侄二人重逢的場景面色鐵青,重重的發出了一聲冷哼。

    …………

    商夏帶著眾人離開那座被封閉的山谷之后才發現,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朝哪個方向前進,才能夠到達通幽峰。

    盡管之前商夏曾得提醒,只管向著最高的山峰去就能成。

    但現在這么多人跟著他,商夏便多了許多束縛。

    無奈之下,商夏只能帶著眾人先返回到了最初的遇襲之地,然后才又按照當初車隊去往通幽峰的方向一路前行。

    好在商夏能夠借助變異雨燕群的警戒,使得他們多次避開危險,這才有驚無險的一路走來。

    盡管如此,為了盡可能的避開危險,商夏還是經常走到最前面,且與后面的人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直到商夏在這片緩坡地帶遇到了下馬休息的姬勝等人。

    原本商夏還待要進一步確認幾人的身份,可他很快便在六人當中發現了一個熟人,正是他的族叔商泉。

    這一下幾人的身份再無疑問,商夏甚至可以確認這幾人應當也正在尋找他們。

    饒是商夏此番歷經生死,已經頗有幾分歷練,驟然間也是心情激動,剛剛進階后的元氣稍有動蕩,便被機警的姬勝察覺。

    …………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商泉一邊拍著侄子的肩膀,一邊大聲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穿了過來:“的確是好事兒,也省得讓我們堂堂巡騎,為了找尋一個臨陣脫逃之人,耽擱了巡視通幽道的正事兒。”

    商泉猛然轉過頭來,向著說話之人怒目而視。

    商夏也有些意外的看向說話之人,滿臉疑惑問道:“這位……誰啊?”

    商泉勉強笑了笑,道:“來,夏兒,我來給你介紹……”

    “巡騎小隊?”

    商夏直接打斷了族叔的話,道:“我沒興趣聽他們的介紹,一群連自家后花園都讓對手來去縱橫廢物點心,徒有其表罷了!”

    “你——”

    不僅僅是剛剛開口的姜長宇,便是巡騎小隊的其他人,這個時候也對商夏怒目而視。

    然而商夏所言卻是事實,讓風燕部落的人潛入通幽道,截殺車隊,并造成通幽學院多人傷亡,這本就是通幽道巡騎的失職。

    事實上,自從車隊被劫,押運車隊的生員死傷慘重的消息傳回通幽峰之后,巡騎至今都承受著難以想象的指責和壓力。

    就連通幽峰巡騎主管的上司,通幽學院的副山長姬文龍,也在前些天親自趕到了通幽峰坐鎮。

    巡騎小隊的隊長姬勝,原本打算是不參與這等口舌之爭的,然則商夏一開口便將整個巡騎小隊都牽扯了進來,他卻不能裝作聽不見了。

    “屁話!”

    姬勝怒聲道:“你知道什么,就敢指責整個巡騎?”

    姜長宇在一旁眼珠子一轉,冷笑道:“人家是什么身份,自然有資格不將我們巡騎放在眼里!”

    這是生生要把矛盾挑到商家與整個巡騎的高度了。

    商泉臉色一變,當即斥責道:“放肆!你算什么東西,也敢挑撥商家與巡騎的關系?別忘了,巡騎人手不足,是我們商家最先傾力相助!”

    “商兄勿惱,手下人不懂事罷了!”

    說罷,姬勝轉頭怒瞪了姜長宇一眼,讓他閉嘴。

    商泉也轉頭向商夏解釋了一句:“當日事出有因,巡騎的人手事先被抽調了大半,直接導致了巡視通幽道的人手不足,這才給蒼靈武修鉆了空子。”

    至于巡騎因何緣故被抽調了大半人手,商泉卻是沒說,商夏也沒問。

    找到了商夏,商泉懸著心便已經放下,向姬勝道:“姬兄,你看這……接下來是什么打算?”

    姬勝明白商泉這是找到人后便沒什么心思繼續隨眾人巡視了,盡管心中不爽,但也理解他的心情,還是道:“既然商侄兒已經找到,那商兄就先帶他返回通幽峰吧,也省得克叔擔憂。”

    商泉面露喜色,道:“如此就多謝姬兄了,待將我這侄兒送歸通幽峰,商某一定再來助姬兄一臂之力!”

    姬勝還沒有開口,姜長宇不陰不陽的聲音便再次傳了過來:“嘿嘿,丙房十七個失蹤生員,全須全尾就回來這么一個,真是命好啊!”

    商夏猛地站住了身形,目光審視的打量著姜長宇。

    姬勝沉聲道:“你閉嘴!”

    姜長宇長身而起,不顧姬勝的眼神阻止,道:“怎么,敢做不敢認嗎?你敢說當日你不是第一個逃跑的?其他人都在拼死抵抗,你的同窗被俘,至今杳無音訊,你現在倒是毫發無傷的回來了,那些死傷的人可真是不值啊!”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