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46章 商夏的苦心

    “六輛完好無損的錦云車,還有車上裝載的一批物資,都停放在了一座山谷當中……”

    商夏說的輕描淡寫,在他口中仿佛就是不值一提一般。

    然而聽在商泉、姬勝、唐幼謙三人耳中,卻各自都是精神一振。

    可眼見得說話之人那種本大少根本看不上眼,只是隨口一提的態度,除了笑瞇瞇的商泉之外,另外兩位巡騎隊長都有一種恨不得將其暴打一頓的沖動。

    六輛錦云車,保守估計,每一輛錦云車裝載的物資價值至少也在一千個銀元以上。

    況且能夠裝載于本身體積八倍物資的錦云車,制作起來極為不易,本身也是價值不菲。

    此番押送往通幽峰的三四十輛錦云車,僅在遭襲時便被擊毀了近一半兒,里面的物資更是損毀了大部分。

    事后巡騎趕來救援,搶救回來的完好的錦云車僅剩十一輛,物資的損毀和丟失更是超過了三分之二,以至于如今整個通幽峰的物資供應都出現了短缺。

    至少在整個通幽道被肅清并保證安全,通幽學院組織起下一批物資運達之前,所有人都得要堅持一下。

    也正是在當前這種背景下,這六輛滿載物資的錦云車就顯得彌足珍貴了。

    且不說找到這六輛錦云車就相當此番整個物資車隊的六分之一,而且這批物資運往通幽峰后,也會極大的緩解當前物資緊缺的尷尬局面。

    單單是將這六輛錦云車完全送回通幽峰,本身對于巡騎小隊來說就是一筆不小的功績。

    這個時候,附近的第三支巡騎小隊也已經趕來。

    在向這支小隊通報消息的時候,商夏不免再次成為焦點,承受眾人異樣目光的注視。

    好在經過之前兩次,商夏對此已經習慣了不少,倒也勉強能夠做到一副寵辱不驚的神態,讓其他人不免高看一眼。

    在經過商泉與三位隊長的商議之后,三支小隊最終一分為二,由商泉帶著三支小隊的隊員,護送商夏以及其余十三名丙房生員返回通幽峰。

    至于三支小隊的隊長姬勝、唐幼謙、于盛隆,外加上姜長宇、鞠行五人,則前往六輛錦云車所在的那座封閉山谷。

    原本的計劃只是三位小隊長前去,但后來姜長宇和鞠行執意要求加入,至于原因嘛,當然是因為在某人手中接連遭受打擊,再跟某人待在一起,怕是心理陰影都要出來了。

    在返回通幽峰的路上,商夏向商泉詢問起了當日車隊遭襲后的傷亡情況。

    “袁子路死戰堅持,要不是他以一敵二,拖住了對方兩位武意境的高手,拼死堅持到了巡騎趕來怕不是整個車隊的人都要全軍覆沒。”

    說到這里,商泉微微一嘆,道:“如今雖然保得一條性命,但據通幽峰上兩位藥劑師合力診斷,這一次是本源受到了重創,怕不是沒有三五年的修養,是恢復不過來了。”

    商夏點了點頭,又問道:“其他人呢?”

    商泉道:“據說車隊里面有兩位上舍生員也受了不輕的傷勢,不過最多一兩個月就能夠康復,至于其他十五位內舍生員,八死七傷!”

    盡管商夏已經有所準備,但咋然聽得如此大的傷亡,一時間也不免怔然。

    “巡騎到底是怎么回事兒?我聽其他同窗說,點燃七彩穿云煙之后,他們來的很晚!而且我們最初踏上通幽道之后,也是數日不曾遇到他們!”

    不過商夏這一問,似乎讓商泉頗有顧忌。

    只見他先是左右看了看,發現周圍沒有人注意到這里之后,才悄聲道:“劉繼堂離開了通幽峰,而且臨走之際還抽調了一批好手,甚至包括幾支精英巡騎小隊,讓通幽峰的守衛一下子變得空虛,為了防備蒼靈武修趁虛而入,將更多的力量集中在通幽峰,不得不降低了通幽道巡騎的巡視頻率。”

    商夏聞言大吃一驚,差點就要驚呼出聲。

    好在商泉事先早有所料,連忙示意他噤聲。

    商夏這才放低了聲音,卻難掩心中的不安,道:“怎么可能?他離開通幽峰的時候,難道就沒有通知學院其他山長前來接替嗎?他難道就不怕蒼靈武修得到消息后趁虛而入,打破通幽峰,讓學院二十年心血毀于一旦?”

    商泉苦笑一聲,道:“通幽峰矗立兩界戰域近二十年,他離開的時候極為隱秘,事先無人知曉,可能也是懷有僥幸之心吧,覺得在他返回之前,未必會有人察覺到通幽峰的空虛。”

    “他離開了多久?現在通幽峰上……”商夏有些忐忑的問道。

    商泉勉強笑了笑,道:“按照界域外的時間推算,至少已經離開了十日以上。放心,在你們遇襲的消息傳回來之后,姬文龍已經火速從學院趕來坐鎮,如今通幽峰上勉強還能維持穩定。”

    商夏聞言提著的心微微放下,不過他還是察覺到族叔語氣中的擔憂之意,心中念頭一轉,問道:“可是劉繼堂離開通幽峰的消息外泄了?”

    商泉苦笑道:“姬文龍從學院趕來坐鎮,劉繼堂離開的消息便已經沒有隱瞞的必要了。但是,劉繼堂離開通幽峰的消息,似乎在姬文龍趕來坐鎮之前便已經外泄。”

    有內鬼!

    不用商泉明說,商夏也知道他的意思。

    只是商夏仍有一點想不明白,道:“那為何蒼靈武修不趕在姬文龍之前采取行動,強攻通幽峰?”

    商泉道:“具體情形如何,我所知也是不多,待返回通幽峰之后,或許你可以向克叔詢問,又或者詢問學院的高層。不過……”

    “不過什么?”商夏連忙問道。

    商泉想了想,道:“不過據我猜測,可能蒼靈武修一開始也不大確信劉繼堂離開通幽峰這個消息的真假,甚至懷疑這可能是一個陷阱,于是想著試探一番,反倒因此錯過了時機。”

    商夏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心中倒是頗為認同自家族叔的這個猜測。

    甚至風燕部落之所以敢深入通幽峰大后方,其中的目的之一,很可能就是為了刺探通幽峰的虛實。

    只是很可惜,通幽峰的應變還算迅速。

    在察覺到坐鎮主持通幽峰一應事務的副山長劉繼堂失蹤,第一時間便將消息傳回了通幽峰,另外一位主管院衛司的副山長姬文龍當即進入兩界戰域,坐鎮通幽峰暫時穩住了局勢。

    想到這里,商夏一下子輕松了不少,道:“如此說來,如今通幽峰上的形勢已經平緩了不少,難怪巡騎又開始在通幽道活躍起來。”

    豈料商夏話音剛落,便聽得商泉低聲在他耳邊道:“局勢恐怕是不容樂觀。據克叔說,這幾日姬文龍正與四靈山的人輪流對峙,通幽峰修為達到了第三重武意境的武修,很少會有人離開,隨時準備應變。”

    商夏大吃一驚看向商泉,仿佛不相信他所言。

    商泉卻只能報以苦笑。

    商夏卻猶自不愿相信,自顧自的說道:“劉繼堂雖然抽調了通幽峰一部分精銳,可姬文龍號稱通幽學院第一副山長,更是被視作通幽城僅次于寇院長的高手,實力還在劉繼堂之上,四靈山多少也會有些顧忌吧?”

    商泉此時卻出了苦笑還是只能苦笑,道:“恐怕要不是顧忌姬文龍,四靈山早就強攻通幽峰了。這當中肯定有我們所不知道的內情,這幾日每次見到克叔都能看出他身心俱疲,有些事情他老人家不說,也不許我問。”

    商夏這個時候卻可能是因為受商泉言語的觸動,一下子回想起在山谷當中,聽到那幾位風燕部落武修斷斷續續的交談,連忙低聲問道:“泉叔,你最近可曾聽到一些關于寇院長和我祖父的消息?”

    商泉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道:“沒有啊!怎么了?”

    商夏搖了搖頭,道:“沒什么,但愿只是我瞎想。不過返回通幽峰后,我想盡快見到五爺爺。”

    商泉有些狐疑的看了看他,見他不再言語,便也沒有再多問,只是點頭道:“好,我盡快安排。”

    經過了大概一天時間的跋涉,在商泉在帶領下,一行二三十人終于遠遠的望到了如同一道屏障一般的巍峨高峰,正是通幽學院在兩界戰域中的根據地——通幽峰!

    難怪袁子路當初會跟商夏說,只管照著最高的那座山峰去,就能找到通幽峰。

    只有真正見到了這座山峰,才會明白袁子路說的并不夸張。

    包括商夏在內的一眾丙房生員,盡管都是第一次來到這里,可當他們遠遠的第一眼見到那座通天巨峰的時候,便都已經認定了那必然是通天峰無疑。

    商夏等丙房生員尚未到達,關于他們已經被找到和解救的消息,便已經傳回了通幽峰。

    因此,當他們來到通幽峰下的時候,居然見到不少人正在迎接他們,其中更有不少的熟人。

    “喂,黃子華,聽說你們丙房的人全軍覆沒,做了蒼靈武修的俘虜?”

    一道帶著半是調侃半是關心的聲音從人群當中傳了出來。

    “狗屁的俘虜!”

    黃子華立馬爆粗口罵了過去,隨手將手中一直提著的一個包裹一抖,三顆人頭咕嚕嚕的從里面滾了出來,嚇得人群當中那些前來歷練的外舍生員一陣驚呼。

    黃子華大聲道:“看到了吧?這是我們聯手襲殺的三個蒼靈武修,這次來通幽峰還是要領功的!”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