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54章 驚慌失措唐主管

    “你在外舍的同窗?”

    在將張劍飛打發了之后,商泉這才開口笑問了一句。

    商夏笑道:“以前在外舍的競爭對手。”

    商泉卻破有深意道:“如今卻是連你一掌都接不下了,小夏,你的武極境元氣怕是不同凡響吶!”

    商夏笑了笑,神情間略有一絲自得。

    說話間,叔侄二人已經來到了巡騎正堂。

    遠遠看到正堂門口空無一人,商泉“嘿嘿”低笑了一聲,很快便又恢復了從容的神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洪亮的聲音帶著怒氣突然從堂中傳來:“混賬東西,不長眼的玩意兒,連袁師弟都敢污蔑,改天是不是連我這個主管也要被人攀咬一番,啊?”

    話音剛落,一個略顯虛弱,不時咳嗽幾聲的聲音響起:“唐師兄息怒,左右不過是晚輩們年輕氣盛,口無遮攔,今日有客上門,莫要讓人家看了笑話。”

    大堂之中沉寂了剎那,那道洪亮的聲音再次傳來:“革去你的巡騎小隊副隊長之職,罰俸半年……還不出去,留在這里丟人現眼嗎?”

    一道身影狼狽的從大堂當中踉蹌而出,可迎面卻撞上了商泉叔侄,臉上頓時一變,連忙從二人身旁掩面而走。

    商夏看得分明,這人正是那日試圖出言污蔑于他的姜長宇。

    商夏回頭看了一眼姜長宇遠去的背影,碰了商泉一下,小聲道:“泉叔,這事兒你知道嗎?”

    商泉笑了笑沒有言語,商夏頓時明白。

    叔侄二人走進了大堂,只見正堂之上一人正端坐,此人窄額頭寬下巴,還有一個碩大的鼻子,想來應當就是巡騎堂主管唐淵。

    而在正堂之下,右側一位中年武者看似正在作陪,從其穿著上,可以判斷出此人同樣出自巡騎,而且地位應當與袁子路相當,都是執事的級別。

    而在此人身后,還有五六位巡騎隊長,其中便有姬勝、唐幼謙和于盛隆三個商夏認識的。

    左側只有一人正輕聲低咳著,臉色看著紅潤卻有些不大正常,正是當初在押解物資過程當中,力戰風燕部落兩位武意境高手而重傷的袁子路。

    “哈哈,今天什么風,商大掌柜居然有暇前來,我這巡騎堂蓬蓽生輝,看座,快請坐!”

    正堂之上,唐淵發出一聲爽朗的大笑,作勢起身相迎,人卻站在座位旁邊一動不動。

    商泉雖然只是武極境的武者,在商克不在通幽峰的情況下,他是完全有資格代替整個商家的。

    然而此時商泉進入巡騎堂,作為主管的唐淵不說出門迎接,至少也應當再大堂之外迎候,可實際卻是起身之后哪怕連座位都不舍得離得太遠,這等托大顯然有失禮數。

    商泉卻仿佛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一般,隨意的找了一個座位坐下,毫不在意的笑道:“不敢當,商某這一次只是做個引薦,是我這個本家侄兒要來見唐主管。”

    說罷,只是朝著旁邊的袁子路稍作示意,便自顧自的喝起茶來,仿佛商夏與他全然沒了關系一般。

    “噢~”

    唐主管拉長了語調,臉上的笑意便已經收了三分,而人也坐回到了太師椅上,甚至為了舒服一些,還將后背靠在椅背上向下沉了沉,興意闌珊道:“賢侄吶,有什么話就說罷,老夫之前與蒼靈武修連番大戰,實在困乏的緊。”

    說罷,好像正巧困意來了,還張口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

    仿佛商夏的來訪打擾了他的睡眠一般。

    商夏恭敬道:“不知唐主管可否聯系到姬副山長,晚輩有要事上報!”

    “誒呦,呵呵……”

    唐主管仿佛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一般,懶洋洋道:“原來老夫只被你當成一個傳話之人吶?有什么要事啊,連老夫都聽不得嗎?”

    商夏恭敬道:“確實有要事稟報,還請主管通融。”

    唐主管冷哼一聲,道:“姬山長身負通幽峰守護之責,日理萬機,不是什么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去打擾他老人家的。老夫連你有什么事都不知道,又該怎么給你通稟?賢侄啊,就算你有商家人的身份,也不應該輕易打擾他老人家的。”

    商夏見狀,嘴角一掀,一絲微不可查的笑意閃過,語氣卻帶了三分小心和為難,道:“唐主管想知道?真要在這里說嗎?我可是連泉叔都沒有告訴過。”

    說著,商夏的目光還向著大堂里面的幾人掃了一眼,仿佛擔心被其他不相干的人知道了一般。

    這讓隸屬于巡騎堂的武者仿佛受到了輕視一般,幾個巡騎隊長當即發出嗤笑,而與商泉、袁子路對坐的巡騎執事更是面露輕蔑之色。

    “那——我可真說了!”

    商夏很是“認真”的再次強調了一句。

    “呵——哈!”

    唐淵第二個哈欠襲來,甚至都忍不住發出聲來。

    堂下的巡騎隊長們這一次連冷笑都懶得發出來了。

    “月季會向蒼靈武修傳遞消息,通幽學院寇沖雪山長重傷而歸!”

    商夏說話的語氣不緊不慢,在這個過程當中,他甚至還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大堂之中的每一個人。

    可他言語中透露的消息,卻不啻于一場驚雷,將在場之人炸得外焦里嫩。

    唐淵在聽到“月季會”的時候便已經悚然而驚。

    在聽到“傳遞消息”的時候,他手按椅子兩側扶手想要起身。

    卻不料激動之下沒有把握好了力道,直接將扶手壓碎,作勢欲起的身形重重向下一跌。

    這個時候商夏已經爆出了最后的重磅消息——“寇沖雪山長重傷”!

    “轟隆”一聲,唐淵跳了起來,直接掀翻了面前的桌子,屁股下的座椅早已被震碎。

    “嘩啦啦——”,袁子路驟聞這等消息,重傷的身軀搖搖欲墜,伸手扶在身旁的桌面想要穩住身形,卻一不小心將茶盞撥落在了地面上。

    “噗——”,商夏剛剛喝到口中的香茶頓時化成了一團水霧。

    連他自己也沒想到自家侄子居然會放出這么一個消息,他都完全沒有準備。

    對面端坐的巡騎執事則是目瞪口呆,一時間居然呆愣在了那里。

    “放肆!”

    唐淵大喝一聲,武意境第三層的氣勢全力迸發,以泰山壓頂之勢,向著商夏身上鎮壓而來。

    “小兒輩妖言惑眾,這話也是你能說的嗎?”

    商泉也大聲出言斥責,可身形卻是一閃來到了商夏面前,分擔了唐淵施加的大部分壓力,臉色頓時一白。

    此時其他巡騎的執事、隊長也反應了過來,紛紛大聲呵斥商夏胡說八道。

    商夏原本在唐淵其實的壓迫之下,想要開口都變得很困難。

    武意境高手,哪怕不出手,僅憑武道意志所迸發的氣勢,便能夠對低階修士形成全方面的壓制。

    更何況唐淵還是武意境第三層,即將窺視到武道第四重天門戶的存在!

    但商泉及時來到他身邊替他分擔壓力,商夏體內的“兩儀元氣”瘋狂運轉,一道道元氣旋渦從他的身周溢出,將壓迫在他身上的武道意志一點點消磨,嘴唇一動已然能夠發出聲來。

    一個小小的初入武極境的武者,雖然天才卻也不過十七八歲,能懂得什么?

    可偏偏在商夏將話說完的時候,唐淵從心底里就已經信了。

    月季會、蒼靈武者、寇山長、重傷,這些消息可不是隨口就能夠瞎編出來的。

    別的且不說,單憑“月季會”這三個字,通幽學院修為在武意境之下的,知道的寥寥無幾。

    這根本不是商夏這等年輕后輩能夠接觸到的東西。

    況且他作為巡騎主管,雖不足以踏入核心,卻也是學院高層,與兩界戰域之外的通幽學院也并非全然沒有聯系。

    想到最近通幽城傳來的零散消息,以及目前通幽峰所面臨的形勢,似乎都在佐證著商夏剛剛說出來的消息。

    可越是因為如此,唐淵卻越是不想讓商夏繼續開口說下去。

    所以,他看似因為商夏造謠生事而暴怒的心思之下,實則卻是突然間涌起的一絲惶恐。

    那個人真要是重傷了……

    唐淵不敢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卻是再次超出了唐主管的掌控之外。

    商泉出手相助商夏,并不在唐主管的意料之外。

    甚至唐淵有心想要連帶著商泉一起教訓!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那個商家小子的身周涌動的元氣古怪至極,不但能夠一點點的避開他氣勢的正面壓制,而且還形成了一圈圈的無形旋渦,居然在一點點的消磨著他的武道意志!

    盡管這種消磨的速度極其緩慢,甚至微不可查,可唐淵卻能夠確認,他融入氣勢當中的武道意志真的在消失!

    這小子身上有古怪!

    這個念頭才剛從唐淵的腦海當中閃過,便聽得堂下忽然傳來一聲吁氣。

    “唐主管,我要是你便立刻會將這件事情上報,無論此事是真是假,都已經不是你有資格去管的了!”

    商夏一字一頓,說的極慢,可他的確是在唐淵武道意志的壓制之下,將話說出來了。

    連他身邊的商泉都是滿臉驚異的看著他,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

    唐淵心中惱怒異常,可真就像堂下那小子說的那樣,這小子一句話就讓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只能生生將一口悶氣吞下,狠狠道:“在場之人從現在開始,誰都不許走出這個大堂!”

    在經過了一開始的慌亂之后,這位巡騎主管終于恢復了應有的氣魄,而后目光如同錐子一般刺向商夏:“這件事情還有誰知道?”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