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56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

    因為坐鎮通幽峰的劉繼堂的悄然離開,而消息外泄的又極為突然,姬文龍趕到通幽峰坐鎮極為匆忙,只帶了院衛司的外勤主管元真一人。

    此時這位院衛司的外勤主管,正站在大堂當中侃侃而談,剖析通幽峰此時所面臨的形勢。

    “……因此,我對我們此番能否守住通幽峰,持悲觀態度!”

    元真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后勉強笑道:“當然,這也僅是我個人看法,諸位有不同意見也可以提出來,大家集思廣益。”

    “所以,你的打算是什么?”

    坐在對面的商克忽然開口問道。

    元真長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放棄通幽峰,退防通幽城,以待日后卷土重來!”

    元真話音剛落,大堂之中一片嘩然。

    “不可!”

    袁子路顧不得自己重傷未愈,勉強起身道:“形勢雖然嚴峻,卻也沒到輕言放棄的時候,況且劉副山長也可能隨時歸來,屆時通幽峰實力陡增一倍,再有守護陣法相助,如何抵擋不住四靈山傾力相攻?”

    元真苦笑道:“袁兄,你這幾日養傷,又如何知道我們在做什么?副山長帶著我們四處出擊,與對方的武意境高手在通幽峰之外交手,既是為了牽制四靈山的高手,也是為了借助交手引發的動靜引起劉副山長等人的警覺,最好盡快回歸,同時也曾派出巡騎四處尋找劉副山長等人的蹤跡,可惜至今杳無音訊!”

    袁子路頹然而坐,嘆道:“通幽峰可是學院二十年心血付出啊,多少前輩、師長、同窗把命留在了這里!”

    元真嘆道:“我又何嘗不知這些?可……哎!”

    眾人都將目光看向姬文龍,期待他的決定。

    姬文龍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通幽峰不可輕言放棄!”

    商克點了點頭,贊同道:“放棄了通幽峰就等于放棄了兩界戰域,我等將徹底陷入被動。”

    商克下首的姬家主事姬敏,自然不會跟自家族長唱反調,大聲道:“那就只有死戰到底!”

    姬敏旁邊的云家主事云亦舒也道:“云家與諸位共進退!”

    姬文龍和通幽城四大家族中的三家都這么說了,那么此事便再無轉圜的余地。

    元真這時又開口道:“既然如此,那也唯有死戰一場了,希望劉副山長等人能夠及時回歸!”

    元真話音剛落,大堂之中忽然有人高聲問道:“劉副山長究竟是因為什么離開了通幽峰?”

    藏經洞執事這話一出口,大堂之中一時間居然有些冷場。

    趙揚看了看端坐在作為上的其他武意境高手,自嘲的笑了笑,道:“看來只有我不知道么?”

    世情司的李增瑜張了張口,最終卻是什么也沒說。

    商夏很想說自己也不知道,不過就在這時,一個念頭忽然在他腦中閃過:劉繼堂莫不是為了朱家在兩界戰域的遺跡?

    不過看在場之人諱莫如深的樣子,顯然知道的不在少數。

    也只有藏經閣執事趙揚這等始終處于半隔絕的藏經洞,才對于通幽峰上發生的事情反應遲鈍。

    姬文龍顯然不愿再這個話題上深入,目光卻是看向了坐在自己左手側第一位,從始至終不曾開口的發一言的一位神色冷峻,須發皆白的老者,語氣帶著少有的客氣,問道:“尚兄有什么看法?”

    考功司主管尚兵,論年紀乃是與姬文龍、商克一個輩分的人物,在來到巡騎大堂之后,便一直閉目假寐,仿佛眼前的爭執與他完全無關一般。

    此時姬文龍親自開口詢問,尚兵睜開雙目,一縷精芒在目光當中一閃而逝,道:“其實老夫一直在想一個問題。”

    語氣稍微頓了頓,尚兵指了指商夏,道:“那個孩子剛才說,月季會怕不僅只是向蒼靈武修透露寇山長重傷之事,雙方更有聯手之意。”

    “若只是通報消息,隨便遣一細作便能做到;可若雙方要聯手合作,為確保互信,以及協調彼此動手的時機,那么雙方必然會有高層會面。”

    “而問題就在這里了!雙方的高層是如何會面,又是什么時候,在哪里會面的?”

    尚兵的話仿佛一下子開啟了眾人的思路,云家主事之人云亦舒一拍大腿道:“著啊!雙方高層想要會面,要么是月季會的人來兩界戰域,要么是蒼靈武修潛入我蒼宇界。”

    “可能擔起這樣差事的,雙方至少也得是武道第四重天的高手吧,可這樣的高手進出兩界戰域又怎么可能瞞得過去?除非……”

    云亦舒先前的振奮早已不見,而且越說神情越是惶恐,越說聲音越小,最后干脆閉口不敢再言。

    因為照他這個思路說下去,已經不止在懷疑通幽學院的高層有內鬼,根本就是在明說主管倉儲司的通幽學院副山長,剛剛悄然離開了通幽峰的劉繼堂,就是五姓余孽!

    巡騎大堂之中,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冷場。

    良久,姬文龍才緩緩開口,但語氣卻透著一股堅定,道:“老劉不是五姓余孽!”

    姬文龍的話雖然再次否認了眾人的一種合理推測,可反而卻讓在場眾武者從心底里松了一口氣。

    尚兵對此卻神色如常,仿佛早就料定姬文龍會這么說,只是點了點頭,道:“好,既然無論是月季會的武煞境高層,還是四靈山的武煞境高層,都不可能在不被我等察覺的情況下,通過學院鎮守的通道會面,那么便只剩下了一種可能……”

    尚兵看了一眼眾人,一字一頓道:“兩界戰域出現了另外一條連通蒼宇界的通道,一條不在我們掌控中的通道!”

    “這不可能!”

    世情司執事李增瑜忍不住道:“如果當真有第二條通道出現,幽州必然有天地異象呈現,我們世情司不可能不知道!”

    尚兵看了一眼神情激動的李增瑜一眼,輕聲道:“如果只是一條單向通道呢?一條只能夠從蒼宇界進入兩界戰域的單向通道呢?”

    沒有再看發愣的李增瑜,尚兵向其他人解釋道:“那樣的話,天地異象就只會出現在兩界戰域,或許還會伴隨有小范圍的本源潮汐爆發!”

    商夏悚然一驚,猛地抬起頭來,目露奇光看向了對面的考功司主管。

    “然而兩界戰域地勢、天象本就變幻無常,除非距離很近,否則縱使有天地異象呈現,也很有可能沒有被發現,更何況在劉繼堂擅離職守后,通幽峰的所有力量都在收縮,對于兩界戰域的監察更是在最松弛的時候,這等異象沒有被發現,就更在情理之中了。”

    從姬文龍出現之后,便一直端坐在下首不曾開口一次的唐淵,這個時候卻忍不住道:“尚主管推測的雖然似乎合情合理,但這條通道是否存在仍舊存疑!原因很簡單,我不相信月季會有這個本事去開辟一條通道,否則兩界戰域形成二十年,怎得不見月季會去開辟通道?”

    尚兵看了一眼姬文龍,欲言又止。

    姬文龍神色間少有的浮現出沉吟之色,似乎正在斟酌著要說些什么。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卻突然看到一只手臂小心翼翼的舉了起來,就好像教諭司學堂中的生員舉手要求發言一樣。

    這時不僅是姬文龍,巡騎大堂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個舉著手臂的身影上。

    商夏倒也自覺,干笑一聲落下了手臂,道:“可能真有這么一條通道存在著。”

    冷場,又見冷場!

    這個時候,巡騎大堂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見。

    “胡鬧!”

    商克一拍身邊的桌子,佯裝大怒道:“混賬小子,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說?你到底還隱瞞著多少事情?”

    商夏此時心底也委屈,我怎么知道這么要命的事情還能跟自己扯上關系?

    當下,商夏連忙將他遭遇到日月同現,本源潮汐爆發的經過說了。

    當然,這中間又隱去了他進階武極境的細節。

    尚兵一開始見姬文龍保持沉默,似乎略顯失望。

    不過他卻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會有如此機緣,而且還站出來佐證他剛剛的推測,于是笑道:“看來老夫剛剛的推測恐怕是成真了。”

    袁子路這時也開口附和道:“咳,如此說來,先前風燕部族的人進入通幽道的真正目的,就是為了接應月季會進入兩界戰域的人手?”

    唐淵顯然沒想到,自己剛開口質疑尚兵的推斷,轉眼就被事實打了臉。

    一想到前幾日因為生員被劫持一事,他數次受到考功司斥責,唐淵便對尚兵這個老家伙生不出好感來。

    聽得袁子路的推測,唐淵眼珠子一轉,道:“若當真如此,風燕部族在被我巡騎堂伏擊之前,一直在通幽道徘徊不走,豈不是說他們一直都不曾與月季會的高層接頭?”

    商夏聞言輕咳了一聲,道:“唐主管,風燕部族的人之所以一直徘徊不去,一來是制造假象,吸引巡騎的注意力,讓我等誤判被劫持的生員早已送出了通幽道;二來則是為了尋找與他們失散的一位‘燕’姓的純血族裔。”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