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67章 心動符

    通幽峰的形勢已經愈發的嚴峻,所有人都有一種山雨欲來的預感。

    這段時間,院衛司的巡騎頻繁出擊,在通幽峰與四靈山之間的千里曠野之上,與四靈山的蒼靈武修展開廝殺。

    唐淵甚至已經命令巡騎完全放棄了對通幽道的巡守,全部的力量都投入到了通幽峰前那一片千里的戰場之上。

    然而因為巡騎堂精英巡騎的三分之二被劉繼堂帶走,直接造成了巡騎堂實力大降,導致巡騎在與四靈山血騎的對抗全面落入下風。

    每一次巡騎出擊歸來之后,都會有人重傷甚至死掉,而巡騎在這一片千里區域的巡守范圍卻一再被壓縮。

    四靈山已經漸漸逼近了通幽峰!

    …………

    就在通幽峰外的廝殺越發慘烈的時候,商樓當中卻仍舊保持著難得的平靜。

    方剛劍訣屬于剛柔兩極道中剛之極道的武技傳承。

    商夏在修煉這一套劍訣的時候,體內自然只能夠運轉與之相匹配的元氣。

    甚至在必要的時候,商夏還能夠讓丹田之中的兩儀元氣盡數轉化為“剛之極道”的元氣,令劍式的威力陡增一倍!

    同樣的道理,如果商夏愿意,他同樣也能夠做到讓“柔之極道”的本源在體內流淌。

    而就在這個時候,商夏便這般做了。

    當他體內的元氣盡數轉化為“柔之極道”元氣的剎那,商夏手中的劍再次動了!

    而這一次,他所施展的卻是一套完全陌生,且與方鋼劍訣完全相反的武技劍術。

    同樣源自于《濟劍策》的無形劍訣!

    商夏的武技修煉方式,此時如果看在其他人的眼中,簡直就是在作死!

    武極境武者在兩極之道分別大成,在武極境的上限天花板下固定了兩極之道的平衡之前,都要小心翼翼的分別進行極道的修煉。

    通常都是先將一極修煉至大成,然后再全身心的投入到另外一極的修煉當中。

    在這個過程當中,武者生怕兩極之間產生半點沖突,進而引發整個兩極元氣的失控,乃至于丹田徹底崩潰。

    因此,在修煉其中一種極道的時候,對于與其對立的另外一種極道,連碰觸一下往往都是唯恐避之不及,更不要說什么兩極同修了。

    在大多數武極境武者的眼中,所謂“兩極同修”簡直跟自殺沒什么區別。

    甚至于武者在其中某一極道的修煉過程當中,偶有機緣遇到可以大幅提升另外一極的天材地寶,也不得不暫時擱置,乃至于忍痛放棄。

    這樣的事情,在武極境武者當中似乎并不新鮮。

    然而商夏此時不但在嘗試這種作死的行為,而且看上去似乎還頗有些沉迷其中的意思。

    而這都要拜商夏丹田之中具現的那張太極圖,以及被他重新命名的兩儀元氣所賜。

    無形劍訣,自然不是什么駕馭無形劍的劍術,更不是修煉這套劍術就能讓手中的長劍化作無形。

    “無形劍訣”這個名字,是來源于“水無常形”的意思。

    既指的是這套劍訣的本質取了水的“柔之道”,也指這套劍訣本身的劍術劍式變幻無常,令人無從琢磨之意。

    這套劍訣原本修煉的難度極高,劍式變化的紛繁復雜還在其次,一招一式往往出人意料的奇詭,不但令對手難于招架,便是武者自己在修煉的過程當中往往也會抓狂。

    而且這套劍訣本身對于體內元氣運轉的要求極高,需要武者對于自身元氣的掌控達到極其細微的地步。

    原本商夏也在猶豫是否嘗試進行修煉。

    他雖然可以避免兩極之道同修所帶來的元氣沖突,但自身畢竟進階兩儀境的時間不長,哪怕有太極圖輔助,對于自身元氣的掌控也未必能夠達到無形劍訣要求的那般細致。

    但商夏的手中卻有著軟件玉河,這件中品利器自身材質的特性,令它成為修煉無形劍訣這種繁復劍術的最佳選擇!

    毫無疑問,借助玉河劍,商夏可以在一開始便大大降低修煉無形劍訣的門檻!

    但這其中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軟劍玉河本身乃是商家公有之物。

    如今通幽峰大戰在即,為了最大限度的發揮出各自的戰力,商夏手中的兩件公有利器軟劍玉河和象牙折扇,肯定要分配給商家修為實力更高之人。

    如果這個時候商夏修煉無形劍訣,一旦大戰開啟,他非凡用不上,而且還可能會因此而耽擱了方鋼劍訣的修煉。

    所以,商夏才想到了用一雙柳葉彎刀,交換軟劍玉河歸屬權的辦法。

    畢竟柳葉彎刀是商夏的戰利品,是完全屬于自己的東西。

    事實上,這個念頭,在商夏從藏經洞選擇《濟劍策》的時候就已經萌生了。

    只是當時通幽峰的形勢還沒有這般嚴峻,商夏還想著等到返回通幽城之后,再通過姑姑與家族進行交換。

    盡管商夏事先對于無形劍訣早有揣摩,而且玉河劍本身又極其適合這套劍訣的修煉,但商夏花費了好長的時間,卻也不過勉強演練完成了前兩道劍式,就已經感到有些心力交瘁了。

    靜室之中,商夏緩緩的張開雙目,恢復了元氣和精神的他重新振作了起來。

    此時的商樓,二層以上靜悄悄的一片。

    偶爾有嘈雜聲傳來,也只是在一樓,而且很快便又安靜了下去。

    沒有人來打擾商夏的修煉,以至于在通幽峰即將迎來一場大戰的時候,他好像成了一個完全被遺忘的局外人一般。

    商夏啞然失笑,這當然不可能。

    他之所以能夠一直在這里修煉而不被打擾,主要是因為家族在為他爭取,甚至商溪都有讓他避開此戰的想法。

    還有便是商夏此前已經為通幽峰立下一系列的大功,不管是獨自營救被劫持生員也好,還是近乎以一己之力說服風燕部族放棄攻打通幽峰也罷,都足以讓他在通幽峰保持一種相對超然的地位。

    至少通幽峰上的考功司尚兵,至今還沒有對商夏立下的大功給予一個說法。

    說實話,如果商夏現在當真要退回通幽城,哪怕是整個通幽學院上下都挑不出理來。

    只是那樣的話,面子上可能會顯得不大好看。

    默運體內元氣,按照元氣境神通“混元霹靂手”的路線在體內游走一遍,掌心之中有雷光凝聚。

    將剛剛凝聚出來的一小團雷光丟給正在孵蛋的燕妮兒,商夏這才來到一張書桌跟前,從筆架上拿起刺毫筆,沾了少許符墨,開始在眼前未完成的桃紋符板上勾勒起雷紋。

    這是一張一階的心動符。

    商夏雖自認有制符的天賦,更是曾制成了數塊雷紋符板,那可是一階武符當中威力最大的幾種。

    在得到刺毫筆和一盒符玉之后,商夏更是雄雄勃勃的認為,自己馬上就可以成為二階的符師。

    在來到通幽峰之后,商夏便拜托商泉賣掉精鐵拳套,打算籌集一筆銀元之后,購買一些制作二階武符的非凡材料。

    商泉在得知他的打算之后,并沒有直接拒絕,而是委婉的告訴他,目前通幽峰上物資緊張,不妨先多制作幾種其他的一階武符,夯實了基礎再說。

    商夏原本興致缺缺,但商泉立馬給出了符紙、符板、符玉、符墨等一應制符材料都由家族供應,各種武符的制作秘術家族負責收集,商夏只管制符,且武符制成之后家族負責售賣,所得收入二八分賬,商夏二家族八的承諾。

    在進階兩儀境之后,修為提升所需的龐大元氣,已經讓商夏進一步意識到了修煉資源的重要性。

    如果說在兩儀境之前,商夏的修煉還能夠完全依賴家族和學院的供養,那么在他進階兩儀境之后,很大程度上就必須要自食其力了。

    事實上,商泉在對商夏自身的制符造詣并不清楚的情況下,與他約定了二八分賬的承諾,就已經是最大程度上的照顧了。

    然而當商夏一開始準備制符的時候,他才發現,沒有百年雷擊木所制成的符板。

    只有幾沓普通的符紙,撐死有幾塊普通非凡材料制成的符板。

    商夏其他普通的一階符箓并沒有多少制作經驗,他所擅長的僅僅是偏雷術的武符制作。

    更為確切的說,他只擅長雷紋符板的制作,而且每一塊雷紋符板本身還都是百年雷擊木所制。

    商夏所制作的雷紋符板威力的確不俗,在一階武符當中堪稱頂尖,足以媲美“混元霹靂手”神通的三四成威力。

    可他制作的方式也堪稱奢侈,并不具又向外售賣的可能。

    而在其他一階武符的制作當中,商夏的成功率并不算太高。

    至少到目前為止,商夏制成的一階符箓還沒有賺到銀元。

    而這也讓商夏終于意識到,他在制符上的天賦或許并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高,至少他還沒有成長到那么高。

    以他現在這種制符的半瓶子水準,是斷然無法制作二階武符的,只會白白的浪費一大筆非凡材料。

    無奈之下,商夏只能在修煉之余,繼續鉆研一階武符的制作。

    不過商夏很快便意識到,相比于其他一階武符,與雷術相關的武符仍舊是他所擅長的,只不過并不再只是一種雷紋符板罷了。

    而眼下即將被他完成的一階武符心動符,便是這樣一種能夠在關鍵時刻救命的武符。

    ——————————

    諸位道友看完之后,還請順手收藏一下。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