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73章鐵索吊橋斷

    如果以通幽峰主峰為中心,坐南朝北建立一個坐標的話,那么呈六邊形分布的六座副峰當中,啟靈、明秀二峰的方位大概就在正西和正東;余夕和品心二峰則分別位于西南和東南方位,兩峰當中便是通幽道的終點;而位于西北和東北方位的開元、落暉兩峰則更像是兩道面對四靈山的門戶。

    此時通幽峰外的四位四重天高手之間的大戰仍舊進行的如火如荼,但實際上卻似乎在維持著某種均勢。

    在通幽峰一方有柳青藍這個新晉的四重天高手現身之后,四靈山一方便再沒有其他四重天修士出現。

    盡管通幽峰上下知道事情沒那么簡單,但四靈山在占據著主動權的情況下,沒有采取進一步的行動,通幽峰自然也樂得拖延時間。

    四靈山一方此時看上去就像是在觀望,更好像是期待著什么……

    然而通幽峰早已知道他們在期待著什么。

    他們在期待月季會的內應,能夠為他們打開四靈山的守護大陣!

    這樣可避免他們在搶攻通幽峰的時候造成己方武者的大量傷亡。

    畢竟自從兩界戰域形成之后,通幽學院在這里經營了二十年!

    但四靈山一方不知道的是,通幽峰同樣也希望借助這個機會,讓潛伏在通幽峰,乃至于通幽學院內部的月季會暗子自動跳出來。

    所以,四靈山在等,通幽峰也在等!

    而且他們現在已經等到了!

    …………

    姬臣是姬家在通幽峰一處產業的大掌柜,因為在整理送往啟靈峰的一批物資的時候出了差錯,導致這批物資晚送了一天。

    此時通幽峰外大戰爆發,他才急匆匆的催促著伙計們,押送著這批物資來到通向啟靈峰的鐵索吊橋處。

    “快快快,注意腳下,這批物資可是姬敏公子急用,要是出了差錯,你們就自己從這吊橋上跳下去吧!”

    姬掌柜大呼小叫的催促著伙計們推著運送物資的大車走上吊橋,然后在輕微的搖晃當中向著啟靈峰而去,而他卻留在了鐵索吊橋連接通幽峰的鐵樁處。

    眼見得伙計們已經走到了吊橋的中央,姬掌柜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抹陰笑,然后從懷中掏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黑玉瓶。

    “嘿嘿,這連著鐵樁的鐵索有著禁制保護,本身也融有許多非凡材料,沒有武意境的修為,想要強行斬斷是不可能的,不過要是將這層禁制毀掉的話……”

    姬掌柜想到得意處,已經將黑玉瓶的瓶塞拔開,就要將瓶中之物向著鐵樁傾到。

    “你這瓶里……咳……裝著什么?”

    一道帶著些許喘息聲的聲音忽然在他耳邊響起。

    姬掌柜嚇得一個激靈,手里的黑玉瓶也不由一抖。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寒光從他的眼前一閃而過,姬掌柜就感到自己的手腕一涼,低頭看去時,卻見一只抓著黑玉瓶的手已經被另外一只陌生手穩穩的抓住,而他的手腕處卻正有大股的鮮血噴涌出來,澆灌在連接著鐵索的鐵樁之上。

    可惜,姬掌柜的鮮血并沒有破開鐵樁上守護禁制的功效。

    “果然是穢靈液!”

    向著黑玉瓶中看了一眼,袁子路看向姬掌柜的目光只剩下了冷意:“你該死!”

    姬掌柜張口欲呼,卻見剛剛那一道寒芒再次閃過,他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喉嚨,卻怎么也阻止不了鮮血向外滲出,最后只能軟倒在地,在不斷的抽搐當中泯滅了意識。

    這邊的動靜很快便被啟靈峰察覺,一道人影騰空而起,中途只在吊橋最上方的那根鎖鏈點了幾次,人便已經飄到了通幽峰這邊。

    “怎么回事兒?”

    元真看了地上還在抽搐的姬掌柜一眼,不由的看向了袁子路。

    作為姬文龍手下院衛司的外勤主管,這位叫做姬臣的姬家掌柜,他還是有印象的。

    “是穢靈液!”

    袁子路把黑玉瓶遞給了元真,看了地上的尸體一眼,道:“要么暗中被月季會控制了,要么就是人被掉了包!”

    “該死!”

    元真只是將黑玉瓶在鼻端聞了聞就已經變了臉色,連忙將瓶塞塞緊了,然后蹲在姬掌柜的身邊,伸手在他的臉上揉了揉便撕下了一張人皮,露出了一張完全陌生的臉。

    “待會兒我去告知姬敏一聲,讓他家的人找一找吧,不過想來生還的可能性不大!”

    元真說著正要返回啟靈峰,忽然間一道巨大的金鐵交鳴聲響徹了整個通幽峰。

    一瞬間,連接整個通幽峰和六座副峰的所有鐵索都發出了劇烈的震顫聲響,聽上去就像是哀鳴!

    “不好!這是……有鐵索吊橋崩斷了!”

    元真猛然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失聲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斷了?”

    “是開元峰,唐淵和桑又奇在那里!”

    袁子路此時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他本就有傷在身,此時仿佛再次引動了傷勢,胸口正在劇烈的起伏著。

    “難道是桑又奇?”

    元真猜測了一句,便要動身前往開元峰。

    不料袁子路卻攔住了他,道:“我去吧,真要斷了一條鐵索吊橋,守護大陣必定露出破綻,其他各峰的壓力會更重,姬敏一個人不夠。”

    “可你的傷……”

    元真眉頭一皺,一時間有些為難。

    “死不了!”

    袁子路笑了笑,人已經走出了數十丈之外:“再說還有其他人也會趕去的……”

    …………

    通幽峰連同明秀峰的鐵索吊橋旁。

    在商夏的及時提醒下,孫海薇以奇異的冰火兩極神通“玄冰冷焰術”,將已經初步凝聚武道意志的金觀潮,封印在了半空當中。

    然而作為通幽學院精心培養的上舍生員中的佼佼者,金觀潮雖然沒有領悟武極境神通,但已經進階武意境的他,畢竟在修為上勝過了孫海薇一籌。

    隨著金觀潮的身軀一會兒變得虛幻,一會兒變得凝實,一道道崩開的裂痕開始在封印的表面延伸。

    孫海薇雖然竭力想要維持,那些崩開的裂縫當中不時的會有橘色的火焰從中跳出,一點點的彌補著這些縫隙,然而卻根本趕不上封印崩裂的速度,她捧在頭頂上空的雙手已經在微微顫抖。

    隨著表面的龜裂遍布了大半個玄冰封印體,金觀潮的神色突然變得猙獰,已經撐到了極限的玄冰陡然炸開,星星點點的橘色火星灑滿了天際。

    孫海薇腳下一點向后飄去七八丈的距離,胸腹之中元氣鼓蕩,嘴角已然有鮮血溢出,顯然已經傷到了內腑。

    漫天飛舞的冰渣尚未落地,已經有一個更快的身影撞飛了飛舞的碎冰火星,直沖元氣已經枯竭了大半的孫海薇而來。

    然而金觀潮雖然夠快,可還有人比他更快!

    一聲晴空霹靂炸響,一道金紅色的雷芒斜刺里洞穿了漫天飛濺的冰渣,眼瞅著就要命中了那道身影。

    豈料金觀潮早已從袖口當中摸出了一把短柄石斧,橫過來用斧面下意識的擋住了自己的臉。

    “噼啪——”

    商夏醞釀已久的一道“混元霹靂手”,居然只將石斧的斧面炸開了幾片細小的石片。

    不過濺射出去的散碎雷芒,還是讓金觀潮的面孔徹底開了花!

    “商夏,你該死!”

    金觀潮憤怒至極,人尚在半空,手中的短柄石斧已然向他拋擲而出。

    挾著武道意志的石斧,在半空旋轉的過程當中,席卷了大量的天地元氣,形成一片巨大的風輪,向著商夏所在的方向碾壓而來。

    “武道意志……石質利器……”

    商夏實在沒有想到在接連被兩道武道神通所傷之后,金觀潮居然還能有如此強勁的力量反擊。

    這也讓商夏第一次直面三重天武者的時候,真切的感受到了武意境武者的強大。

    “小心!”

    有了商夏的半路支援,已經緩過一口氣來的孫海薇,只來得及提醒一聲,便已經再次沖向了金觀潮。

    面對席卷而來的巨大風輪,商夏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體內陽極元氣按照方鋼劍訣的法門盡數涌入玉河軟劍,令這柄軟劍的劍身繃得筆直。

    只聽他輕叱一聲,不退反進,一式“激流勇進”徑直破開了滾動的元氣風輪,一人一劍撞向了飛斬而至的短柄石斧。

    而就在這一剎那,商夏體內的陽極元氣,以在其他武極境武者眼中近乎自蹈死路的方式,完成了從陽極到陰極的轉化!

    陰極元氣配合無形劍訣,令玉河劍一下子化作了繞指柔,接連三次準確的點中了飛旋石斧的斧頭,利用劍身的柔韌性完全化解了石斧飛斬的力道。

    可不等商夏松一口氣,原本已經幾乎耗盡了飛斬之勢的短柄石斧,突然在元氣波動之下,于半空之中劃過了一道詭異的弧度,居然要借著最后一點勢頭向著金觀潮的方向飛回。

    這是武道意志在干涉,居然還能這么用!

    商夏一瞬間居然有那么一種大開眼界的感受。

    然而好不容易接下了武意境武者一擊的商夏,又怎么可能讓到手的好處飛掉?

    玉河劍的劍身陡然跟著向外一彎,在碰觸到短柄石斧的剎那,劍身立馬如同靈蛇一般纏繞上去,將其死死的拽在了半空當中。

    商夏見狀立馬上前一步,一張拍在石斧的斧面之上,拍散了附著在石斧上的天地元氣,也瓦解了金觀潮延伸而出的武道意志!

    ————————

    本書已肥,諸位道友可以開宰了,宰完記得收藏哇!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