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81章 金觀潮必須死(續)

    就在商夏跳上鐵索吊橋,并向著金觀潮的身后沖過去的時候,原本應當被禁錮了丹田和體內元氣,只能徒步緩行的桑又奇,卻在這個時候突然爆發出了武意境的速度,朝著對面沖了過來。

    事情的發展再次出乎有所人的意料,已經率先跟著沖上吊橋的元真和云亦菲,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去完全理解袁子路的意思,只能出自本能的照著他的喊聲去做。

    于是,當袁子路驚怒交加的聲音再次從身后傳來的時候,他們再次出色的完成了本能反應:先做后想!

    “桑又奇也是叛徒,他要救金觀潮!”

    在袁子路、云亦菲與元真等人先后趕到這里的時候,賈云天就已經在剪斷了開元峰與啟靈峰之間的第二座鐵索吊橋之后,挾持了桑又奇與他們三個在連接通幽峰與開元峰之間的鐵索吊橋兩端對峙。

    因為想要救出桑又奇的性命,以及急于重新將開元峰納入掌控的急切心情,以至于他們忽略了一些小小的細節,諸如唐淵畢竟是武意境第三層的高手,哪怕是在偷襲之下,又怎得這般輕易命喪同階修士之手?

    要知道,作為巡騎主管的唐淵,為人或許有些剛愎,卻并不愚蠢,在明知通幽峰上下正在暗中糾察月季會暗子,且大戰當前的時候,又怎么可能會對身邊的人沒有最起碼的警惕?

    除非是他倒霉到身邊的兩位同階武者的同伴,都是月季會的細作,聯手對他進行的襲殺!

    再比如,坐鎮開元峰的武者,除了唐淵之外,其他武元境和武極境的武者,至少也有二三十人。

    然而從袁子路等人趕到到現在,開元峰上卻是靜悄悄的,沒有其他任何一位武者出現,顯然都已被害。

    這么多人怎么可能會在被人殺死的情況下,沒有絲毫動靜泄露出去,特別是在唐淵死去的情況下?

    等等……

    當商夏看似魯莽的跳上吊橋的時候,桑又奇的驟然表現,讓原本忽略了這些東西的袁子路,一下子清醒了過來:這是一個局!

    對方真正的目的一來恐怕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拖延時間,二來可能就是為了通幽峰上的其他月季會暗自爭取一線生機!

    畢竟賈云天已經意識到,通幽學院不知通過什么渠道,早已得知了他們想要打破通幽峰守護大陣的消息,早就暗中布置了人手等著他們一一現身并自投羅網。

    當知情者已死,其他人在乍然看到桑又奇被賈云天“挾持”的情況下,就會本能的忽略掉桑又奇身上的嫌疑。

    而所謂的彼此“交換人質”,當兩人走到中間相遇的時候,根本沒有被禁錮修為的桑又奇,便會爆發修為,將重傷在身且修為被禁錮的金觀潮帶到開元峰。

    如果速度夠快,且對方反應遲鈍的情況下,說不定賈云天還能夠揮舞著噬金剪威脅對方一番,這樣全身而退的把握便會更大!

    即便是對方反應足夠敏銳,在第一時間跳上吊橋追擊,桑又奇二人此時也已經在吊橋中央,在距離只有對方一半的情況下,是萬無可能被對方追上的。

    況且對面還有賈云天接應!

    然而千算萬算,無論是賈云天還是桑又奇,都沒有算到會有商夏這個“愣頭青”,在雙方還沒有走到吊橋中央的時候,不顧同門“生死”,不顧賈云天利用噬金剪隨時可能剪斷至少兩根鐵索的威脅,悍然跳上吊橋要強殺金觀潮!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桑又奇可不是真正的“同門”,而兩個同伴都在鐵索吊橋上且尚未相遇,有一人是真正被禁錮了修為的情況下,賈云天同樣不敢輕易去剪斷鐵索!

    事發突然,且云亦菲又在第一時間出手,出手試圖阻攔商夏的情況下,令賈云天與桑又奇再次產生了誤判,認為商夏很快便會被云亦菲所擒。

    尤其是桑又奇,并非在第一時間暴露自身。

    而當他意識到不妙的時候,商夏已經利用商溪留給他的武符,獲得了堪比武意境武者的速度,非但沒有被云亦菲抓住,甚至還進一步拉近了與金觀潮的距離!

    桑又奇大驚失色,顧不得自身身份的暴露,立馬展現出自身并未被禁錮的武意境修為,試圖從商夏的手中搶人!

    然而一切都已經晚了!

    已經搶占了先機且擁有不下于武意境高手速度的商夏,已經拉近了與金觀潮的距離。

    雙手之間蓄積已久的掌力,在這一刻盡數傾斜而下,一縷粗大的金紅兩色雷光越過十余丈的距離,已然化作一片無數分叉延伸的雷網,將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金觀潮籠罩在了其中。

    “我說過的,金觀潮必須死!”

    雷芒乍現乍隱,一具焦黑的尸體直愣愣的從鐵索吊橋上撲倒,并在動蕩的吊橋上翻滾掉落,而下面是近千丈的高空,摔下去怕是什么都不剩,真正的死無葬身之地!

    “不——,你該死!”

    桑又奇怒吼一聲,原本沖向金觀潮的身形,在搖晃的吊橋之上縱身而起,撲向了他身后不遠處的商夏。

    他要將這個武極境的少年天才碎尸萬段!

    “快躲開!”

    已經在快速追來的元真見狀,在身后不由自主的失聲喊道。

    可統共五尺寬的橋面,就算是想躲,又能躲到哪里去?

    但商夏卻能夠抽身而退!

    此時的他唯一能夠仰仗的,便是商溪交給他的那張武符,能夠讓他擁有不亞于武意境的速度,以及可能遠勝于他們的靈活!

    桑又奇一擊落空,下面兩根鐵索間鋪就的木板一下子被掀飛了十余塊,露出了丈許寬空洞。

    按照桑又奇身形下落,兩腿不得不岔開,分別在兩根鐵索上借力一點,身形復又騰空而起,整個人如同一只俯沖而下的蒼鷹,探爪向著商夏的天靈蓋上抓去。

    這一爪凌空便已經籠罩了商夏的所有退路。

    “這次看你還往哪里逃!”

    桑又奇仿佛已經看到了商夏腦殼破碎,紅白之物紛飛的場景,嘴角不由掀起一絲殘忍的微笑。

    可這個時候,賈云天的叫罵聲卻從他身后的開元峰遠遠傳來。

    “回來啊!回來啊!蠢貨!人都死了,先逃命啊!”

    “他在引誘你啊,你這個混蛋,蠢貨!往回走!老子要剪斷鐵索……”

    桑又奇心中一凜,這個時候才注意到追在商夏身后的元真、云亦菲已經近在咫尺了!

    這個時候再想收手已經晚了!

    桑又奇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殺了這個小輩,出一口惡氣再說!

    “助手!”

    元真再次大吼,盡管他自己也知道這么做只是徒勞,商夏這一次決然無法幸免。

    千鈞一發之際,商夏突然縱身跳向了鐵索吊橋之外!

    外面就是千丈高空!

    “嗯?”

    桑又奇再次一擊落空,但卻自忖商夏必死,原本焦躁的心情頓時緩解,開始思考脫身的辦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余光卻是再次發現,那個跳出了吊橋外的少年身影,卻在這個時候凌空橫跨了兩步,非但沒有拉開太遠的距離,反而倒像是與他交錯而過!

    “參差步?那又有什么用?”

    桑又奇自然識得這是商家家傳的武技身法。

    這部商家家傳的身法雖然精妙異常,卻也不能夠凌空虛渡,在修為不夠的情況下,能夠做到凌空折返便已經是極限了!

    “錚!”

    就在桑又奇心中念頭閃過之際,身在半空卻異常沉著冷靜的商夏,突然從腰間抽出了玉河劍,傾身展臂,向著四五尺之外的鐵索一搭!

    體內兩儀元氣輕易轉化,陰柔之力順著長劍延伸,玉河劍的劍尖一彎,如同一個鉤子一般掛在了鐵索上面。

    商夏身形順勢在半空之中一蕩,再次跳上吊橋的時候,人已經來到了桑又奇的身后。

    在落地的一剎那,商夏體內元氣鼓蕩,原本的陰柔元氣盡數轉化為陽剛,柔韌的玉河劍瞬間繃得筆直,帶著割裂空氣的尖嘯,向著桑又奇的后背劈斬而下。

    與此同時,桑又奇的身形同樣落在吊橋之上,可沒來得及轉身,一道凌厲鋒銳的殺意已然令他的后背汗毛倒豎!

    “你這個……”

    桑又奇大吼一聲,然而此時他卻是背對商夏,急切間無法反擊,于是居然仿照商夏的手段,一手抓住了頭頂上空的鐵索,縱身想要從商夏的頭頂上翻過去。

    商夏一劍落空并不意外,他甚至沒有再行搶攻,反而抽身急退,同時手腕一翻,一塊雷紋符板從袖口射出被他夾在手指之間。

    “雷!”

    一點元氣涌入,雷紋符板已然被激活。

    無數的雷芒炸裂,沖著翻上鐵索的桑又奇,同樣也沖著桑又奇抓著的鐵索!

    桑又奇武道意志迸發,瞬間鎮壓雷霆臨身,可抓著鐵索的手掌卻是一麻,無法再借力,不得不重新落在吊橋之上。

    可商夏同樣機警異常,他并不與桑又奇正面交鋒,而是身形再次急退,再次拉開一段距離的同時,同樣攔截在桑又奇的歸路之上。

    桑又奇堂堂武意境高手,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在眼前這個小輩手中吃癟,心中殺意更盛。

    然則這個時候他的神色卻陡然一變,豁然轉身一掌與悄無聲息出現在他身后的一只拳頭相撞。

    “噗!”

    桑又奇臉色大變,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掌居然貼在了那只突兀出現的拳頭上面,一時間居然無法離開!

    而后他看到一抹曼妙的身影從出拳之人的頭頂上飛過,也從他的頭頂上飛過。

    那道身形看上去分明極慢,可在落向他身后的時候,他卻連轉身的機會都沒有。

    “砰!”

    就像是敲門的聲音一般在他的后背上響起,也敲在了他的心頭,桑又奇雙目驟然一突,目光驟然失去了全部的神采。

    ————————

    求收藏,求推薦!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