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11章 欣慰的商泉

    商夏體內的兩儀元氣,盡管同樣能夠隨時進行割裂、轉化,以及單獨應用,但從本質上而言,兩儀元氣從來都是一體的。

    相比于其他武極境武者,商夏的獨特優勢不僅在于體內元氣理論上可以轉化為任何一種兩極元氣的全能性,也不僅不在于元氣在兩極之間可以隨意轉化的便捷性。

    這些都是表面上呈現出來的優勢。

    實質上,還是因為他體內的元氣,除非刻意進行分離,否則從來都是陰陽兼備,兩儀融為一體的。

    這讓商夏突然明悟,他在二階武符的制作上,不但具有符箓種類制作的廣泛適用性,同時還極有可能會開創出一種全新的二階武符制作途徑。

    可惜的是,他此時手中的二階符紙已經用盡,就連符墨也已經剩下不多,只能暫時將這個想法擱置,留待以后繼續進行驗證了。

    事實上,商夏的手中還有三十六塊二階的空白符玉。

    然而這些符玉雖然品質更高,對于二階武符制作的成功率也有加持,甚至制成的二階武符威力更強,但無奈這些符玉本身的價格也是極高!

    一塊二階空白符玉的價格高達二十塊銀元!

    僅僅只是為了驗證自己制作二階武符的一個念頭,便用價格這么高的符玉來做實驗,這也實在太過奢侈,就算是以商家的家底兒,這么折騰幾次恐怕也要滴血。

    不過話說回來,當初商夏得到那一盒符玉的時候,也沒想到三十六塊符玉的價格,都快趕上大半套二階武者的進階藥劑了。

    從商樓的靜室當中出來之前,商夏又去看了看正在孵化四枚燕卵的燕妮兒。

    這段時日,燕妮兒一直在那個用燕絨鋪墊的小窩上孵蛋。

    雖說這中間吃喝不愁,還有商夏不時的陪伴,但始終呆在一個地方不挪窩,燕妮兒的神態看上去仍舊有些萎靡不振。

    好在從不時晃動的燕卵上來看,這些卵距離破殼而出的時間恐怕也已經不遠,同時也讓商夏越發的對于卵殼中孵出來的小雨燕越發的期待起來。

    與沒精打采的燕妮兒打了一聲招呼,商夏將靜室的窗扇打開,早已在商樓外盤旋的雷鳥,頓時化作一道電芒從窗口竄了進來,原本的靜室頓時變得熱鬧了起來。

    商夏下得樓來,再次來到了后院的演武場,隨手拿了一柄青鋼劍,再次開始演練武技。

    這一次,他修煉的乃是剛剛到手不久的“云瀑劍訣”。

    “云瀑劍訣”走虛實兩極道,取“虛若流云,實若流瀑”之意,劍式演化更是虛虛實實,往往給對手以無從琢磨之感。

    完整的“云瀑劍訣”共分十六式,前八式為“云劍訣”,也稱之為“虛劍”;后八式為“瀑劍訣”,也稱之為“實劍”。

    嚴格來說,這套武技本身雖有可取之處,但本身威力一般。

    但商夏從姑姑手中得到記載這套武技傳承的秘笈的時候,上面還有許多關于修煉這套劍訣的心得體會。

    更為難得的是,除去這些心得體會之外,這一冊秘笈的作者還在上面留下了大量關于虛實兩極道的論述。

    從中可以看出,注冊秘笈的作者不但對于虛實劍道有著極深的造詣,而且修煉的劍技也顯然不止“云瀑劍訣”一種。

    這讓商夏在修煉“云瀑劍訣”的時候進展極快,不但節省了大量時間,而且對于虛實兩極道的理解也是一日千里。

    而這種領悟同時也反饋到了商夏所修煉的“兩儀玄極功”上面,令他在借助兩極聚元池驟然提升起來的略顯虛浮的修為,也加速得以鞏固。

    說白了,商夏的“兩儀玄極功”雖然立意高遠,但他本身對于“陰陽兩儀”的了解其實也僅僅只限于一丁點皮毛,更多時候還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這就像是他能夠將一座巍峨宮殿的大體結構框架描繪出來,但具體該怎么填充才能夠讓這個宮殿最終成型,他自己也是有些茫然的,需要一點點的進行嘗試。

    好在他的“兩儀玄極功”一開始脫胎于“三玄兩極功”,算是有了一個還算不錯的根基,在連續修煉了《濟劍策》上的三套劍訣,再加上現在的“云瀑劍訣”,總算讓他在兩儀境的武道漸漸充實了起來。

    待得一整套“云瀑劍訣”即將演練完畢之際,商夏縱身而起躍至十余丈高,最后一劍凌空一刺,剎那間體內虛實元氣融為一體,化作數十道劍光如同流瀑一般從天而降,在經過特別夯實的演武場地面留下了一片深淺不一的劍坑。

    這最后一劍的劍式來自“瀑劍訣”,原本是“實劍”。

    但商夏卻在這最后一劍當中將虛實兩極元氣融為一體,數十道劍光如流瀑而下,卻是虛實相雜,對敵之際更加令人無從抵擋。

    而這種情形,即便是那些走虛實兩極道的武者,在武極境大圓滿之后,也未必能夠做到。

    商夏身形如踏云一般從半空徐徐落地,收劍而立的同時,心神卻完全落在了腦海中的四方碑上。

    只見上面紅芒流轉,一枚枚字體在碑體表面勾勒而出,相比于一開始又生變化。

    神通名稱:兩儀乾坤劍陣(可提升)

    前置功法:兩儀玄極功(未大成)

    前置武技:方鋼劍訣、無形劍訣、剛柔劍訣

    后續武技:云瀑劍訣

    必要媒介:太極陰陽圖

    備用藥劑:淬脈散、續脈散

    必備秘術:兩儀乾坤劍符

    成功率浮動:70%-85%

    首先在前置功法一欄,“兩儀玄極功”的后面明確標出了“未大成”的字樣。

    這在“兩儀乾坤劍陣”神通的修煉途徑最初浮現的時候并未出現。

    這讓商夏猜測,四方碑一開始被激活推演“兩儀乾坤劍陣”的時候,可能是受到了他的蒙騙。

    按照商夏的推測,四方碑推演每一境界的神通,前提應當是在他自身修為在該境界達到大成的時候。

    可商夏因為擁有太極陰陽圖的存在,他在兩極聚元池當中,先是將體內的陰極元氣轉化為陽極元氣,直接令陽極元氣達到飽和,造成陽極大成。

    然后又將陽極元氣轉化為陰極元氣,再次造成了陰極元氣也已經大成。

    這樣一來,就造成了商夏陰陽兩極元氣分別大成的假象,使得四方碑對于兩儀境神通的推演成功被激活。

    同時四方碑在浮現神通修煉途徑的時候,也默認了前置功法“兩儀玄極功”已然大成。

    可現在商夏體內的兩儀元氣再次恢復到了均衡狀態,四方碑上的神通修煉途徑既然已經浮現,自然就不會再消失,但還是將他真實的修為特意標注了出來,似乎是在提示他尚未達到兩儀神通的修煉標準。

    除去這一點之外,后續武技一欄當中也果然浮現出了“云瀑劍訣”。

    按照商夏的推測,這可能意味著將來他達到兩儀境神通修煉標準的時候,“兩儀乾坤劍陣”的威力可能會因此得以提升。

    最后一點便是最后一欄的成功率下限從75%下降到了70%。

    這一點可能也是因為“云瀑劍訣”的緣故。

    不過這卻也可以理解,畢竟用來凝聚兩儀乾坤劍符的劍技多了一種,神通的修煉難度有所提升也是在所難免。

    “啪啪啪——”

    一陣拍手的聲音將商夏從沉思當中驚醒。

    只見商泉走進了演武場,一臉贊嘆道:“這是‘虛實’兩極道的劍術?這么短的時間你在‘虛實’兩道的造詣也已經這般深了,真是讓人不可思議。那‘三玄兩極功’也的確不愧為是當初慕容世家的獨有傳承,居然可以令一套功法在三種極道之間轉換,當真令人嘆為觀止!“

    “慕容世家?”

    商夏神情微微一愕,道:“就是當初幽州五姓世家中的慕容世家?‘三玄兩極功’居然是他家的傳承?”

    這讓商夏同時又想起了以賈云天的身份成為藏經閣執事的慕容云天,他似乎也修煉有“三玄兩極功”,能夠轉換不同的兩極元氣。

    原來這本就是他自家傳承的功法!

    商泉點了點頭,笑問道:“你還沒有告訴我,你這套虛實劍術的名字。”

    商夏有些奇怪道:“泉叔,你不認識這套劍術?它難道不是咱們商家的傳承嗎?”

    商泉啞然失笑道:“怎么可能?商家的確有武極境的劍術傳承不曾收錄在家族當中,但那也絕非屬于虛實兩極之道。”

    商夏不解道:“不對啊,我曾聽柳教諭說咱們商家也有劍術高手,便請姑姑幫忙,她便為我找來了這套‘云瀑劍訣’的傳承,難道這不是家族之物?那柳教諭說的咱們商家的劍術高手是誰?”

    商泉愣了一愣,神色間遲疑之色一閃而過,隨即笑著岔開了話題道:“我聽說你這段時間一直在靜室閉關制符,你雖然已經站在了二階符師的門檻上,但這臨門一腳可不是那么容易踹出去的,還是需要積累,不要怕失敗,更不要擔心浪費……”

    話還沒說完,就見商夏從袖口摸出了一只錦囊,打開之后里面放著三張嶄新的“金劍符”,讓商泉后面的話一下子噎在了喉嚨里。

    “你……這是‘金劍符’?”

    商泉的聲調一下子拔高,然后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連忙道:“好,好,好……”

    商夏苦笑道:“二十張符紙,最后就成了這三張,虧大了!”

    “不怕!不虧!”

    商泉有些語無倫次,但神情卻極為欣慰道:“你才多大?只要成了二階符師,以后制符術還可以慢慢提升,成功率自然就高了。”

    說罷,商泉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連忙也從袖口里面摸出一只錦囊,里面又是整齊的二十張二階符紙:“可勁兒造!剛剛成為二階符師,正是提升制符術的關鍵時候,不要怕浪費,二階符紙不必擔心,泉叔會給你籌措。”

    ————————

    卡文算不上,至少還輪不到這一章卡。只是有一種類似強迫癥一樣的心理,一個副本必須要實現想全了,列了簡要提綱才會動筆。這要是中間有一個環節續不上,好嘛,整個人就開始坐在那里發呆,根本沒心思去寫,直到把情節理順了,才算是念頭通達了。可一看時間,幾個小時過去了。

    跟大伙兒說聲抱歉,這個臭毛病真的很難改掉。

    好像是周一了,厚顏向大伙求一波支持,慚愧!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