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22章 第二座石室

    “誰?”

    一個背對商夏的武者愕然回頭,顯然沒想到變故會發生在自己身后。

    商夏不知對方深淺,一出手自然全力以赴。

    因為知曉對方尚有一位為首的同伴剛剛離開,如同“混元霹靂手”這般聲勢浩大的神通自然不好施展,商夏為確保一擊必殺,一出手便是對于體內元氣耗損極大的“云瀑劍訣”。

    “東方兄小心!”

    一道身影急沖過來似乎想要出手相助,卻見那如同洪流一般的劍光瞬間從他身后開啟的那座石窟當中涌出,任憑同伴如何掙扎,卻還是被徹底淹沒,只泛起了一片血色浪花。

    那道原本想要救援的身影見狀,突然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足尖在地面上一點,整個人又向后飛退,那里的地面上還躺著一位重傷的通幽學院生員。

    “你已經晚了!”

    一道清澈的聲音在歐陽奉軒的耳邊響起。

    與此同時,映入他眼簾的卻是一枚劍尖,一枚不斷顫動,讓他無從琢磨到底刺向哪里的劍尖!

    歐陽奉軒幾乎是在剎那間用盡了全力,涌動的元氣在身前匯聚,彌漫在四周的水汽開始凝結,一道冰墻開始形成并延伸,將他完全保護住。

    歐陽奉軒從未感覺自己的狀態會這般好,在死亡危機的刺激之下,他將自身兩極大成的修為發揮到了極致。

    這讓歐陽奉軒的嘴角不由掀起了一絲微笑,他自信這一道冰墻就算是遇上兩極圓滿的武者,也未必不能擋上一擋!

    只要能夠遲滯對方片刻就好!

    “宇文……”

    歐陽奉軒張口便欲呼救,同時右手指尖一碾,一枚牛毛細針已經出現在指間。

    然而聲音尚未出口,他眼前原本視為固若金湯的冰墻卻瞬間被洞穿,一柄長劍如同毒蛇吐信一般,直奔他的眉心間而來。

    歐陽奉軒瞠目結舌,難以置信自己的手段居然會被對方如此輕易的破除!

    對方的修為明明也只有武極境,甚至可能還不如自己。

    為什么?

    哪怕歐陽奉軒此時已經無從躲避,幾乎是出自于武者的本能,他的手腕一抖,指間的牛毛細針已經飛出。

    玉河劍一點即收,剛柔融為一體的劍氣卻已經瞬間滲入腦中。

    歐陽奉軒已經瞪大了眼睛,他的眉心間正有一點殷紅在不斷的擴大。

    而牛毛細針同樣順著被洞穿的窟窿,直奔冰墻對面露出來的那一雙眼睛。

    然而便在這間不容發之際,原本筆直洞穿冰墻的玉河劍后半段劍身,憑空陡然彎曲,劍身一下子封住了那一雙透過冰洞露出來的眼睛。

    “錚——”

    一聲細小難聞的輕吟一閃而過,牛毛細針已然不知道崩飛到了哪里去。

    歐陽奉軒瞪大的雙目陡然變得無神,整個人也直直向后仰天而到。

    只是在他的意識徹底泯滅之前,嘴里似乎還咕嘟著兩個字:“古怪!”

    “嘩啦啦——”

    在失去了歐陽奉軒的元氣支撐之后,凝聚而成的冰墻瞬間崩塌,摔成了一地的碎裂冰塊。

    商夏的玉河劍已然收起,快步走向歐陽奉軒身后,那里正有一位通幽學院的生員正在掙扎起身。

    “商……夏?”

    商夏連忙蹲下身來,將他的身軀扶好:“師兄認得我?”

    “沒……想到,你……也進來了!”

    從他身著的衣衫上來判斷,應當水學院的內舍生員。

    商夏連忙道:“師兄放心,學院高手已經趕來增援,師兄一定要撐住!”

    商夏在接觸到這位內舍師兄的一剎那,便已經知道他內腑受創難治,如今也不過回光返照,但還是忍不住試圖讓他振作。

    這位內舍生員聞言果然雙目一亮,可很快便黯淡了下來:“我知……道,我不行了!你快走,這里不……安全!”

    商夏見狀連忙問道:“其他人在何處?劉副山長……”

    商夏話音未落,這位內舍生員就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衣襟,目光之中流露出怨毒之色:“我們……被放棄了!武元境弟子,任由……獵殺,拖延……時間!”

    商夏神色凝重,連忙問道:“他們在什么地方?”

    生員的目光正在暗淡,仿佛喃喃自語一般道:“楊柳深處……朱家老宅……朱牌……進……”

    商夏見得對方的目光已經開始渙散,急聲道:“師兄叫什么?可還有什么心愿?”

    “關……山越,殺……報仇!”

    商夏見得對方終于一動不動,他單膝跪于地,神色肅然低聲道:“關師兄放心,仇,會報的!”

    說罷,商夏霍然起身,目光向著四周游走了一圈。

    剛剛他驟然襲殺兩位月季會成員,固然用時極短,卻還是有動靜發生,隨時都可能會有其他人趕來。

    此地不宜久留!

    在略作搜檢之后,商夏便將兩具月季會成員的尸體沉到了水潭之下。

    然后他又將這位叫做關山越的內舍師兄的尸身,抱到了他剛剛出來的石室當中。

    至于這位師兄身上的東西,商夏倒是沒有動,這點底線他還是有的。

    隨著商夏將假山外兩塊不同位置錯位的山石扳回遠處,這座石室的門戶在“轟隆隆”的聲響當中又關閉了起來。

    整座假山渾然一體,不知內情之人根本無法從外面看出什么,即便是有所懷疑,也不大可能想到開啟石室的機關會有兩處,且需同時扳動。

    隨手拂出一股陽和之風,地面上碎裂的冰塊頓時融化成水,將剛剛大戰的痕跡清洗了一遍,務必不能讓人懷疑到他現身襲殺的位置,商夏這才匆匆離開了原地。

    直到這個時候,商夏才終于靜下心來觀察周圍的環境。

    商夏首先感知到的,便是這里的天地元氣很是濃郁,甚至較之通幽峰上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后便注意到的便是下方的一片一時間看不到盡頭的大水潭。

    在這片水潭之中,無數假山矗立在水面之上。

    而在水面之上,有數條緊貼著水面的廊橋交匯延伸,蜿蜒曲折,將不少假山連接起來。

    商夏此時便走在其中一條橋面之上,他不知道這條廊橋從何處而來,又延伸到哪里去。

    不過他現在最重要的便是要遠離剛剛所在的位置。

    便在這個時候,商夏在路過一座假山的時候,身形忽然一滯。

    他突然發現,眼前的這座假山與他方才所在的那座假山相比,表面上看似乎大不相同。

    可在兩段相似的距離下,商夏再次發現了兩塊翹起來的山石。

    這讓他一下子想起了先前那座石室門戶開啟的過程。

    向著四周掃了一眼,商夏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正好張開兩臂的距離,將兩塊山石同時向下一按。

    兩塊山石忽然同時向下一沉,商夏心中頓時一喜:還真有?

    隆隆的悶響傳來,商夏連忙避開一邊,一道門戶突然拉開,從里面涌出了一股潮濕污濁的氣息。

    發現沒有什么危險之后,商夏縱身進入里面的石室,身后的門戶在一陣悶響聲中再次合攏。

    這里同樣是一座丈許方圓的石室,石壁上鑲嵌的熒光石提供的微弱光線,足以讓商夏看清石室當中的一切。

    只不過商夏注意到的便是石室的中央,可那里并沒有方形的水潭,更沒有直通水潭下方的臺階通道。

    這讓商夏略微感到有些失望,不過很快他便又注意到,這座石室當中似乎還有一些其他的什么東西。

    在石室其中的一面石壁之上,那里向墻壁內開鑿了一個小小的石閣子,上面還擺放了幾樣東西。

    商夏走到近前,拿起其中一張卷軸徐徐展開。

    這卷軸顯然是特制而成,但放在這石室中數十年不見天日,當被商夏徐徐打開的時候,卷軸表面也已經因為潮濕而染上了一層淡黃色。

    “山水幻界圖?”

    商夏目光一亮,可隨即又搖了搖頭。

    他現在所在的位置,的確有可能是卷軸中所描述的“山水幻界圖”當中,可惜這里山水尚有,可幻界卻已經不存在了。

    這“山水幻界圖”的確有可能是一座極為厲害的陣法,可惜這里的陣法或許已經被破掉,或許經過數十年的歲月沖刷,在沒有人維持的情況下,早已自行瓦解。

    只不過這“山水幻界圖”看上去似乎不僅僅只是一座陣法的傳承詳解,看上去更像是一座中樞陣圖。

    所謂“中樞陣圖”,便是說如果山水幻界圖重新布置成功的話,他完全可以憑借手中這張陣圖對陣法進行掌控。

    可惜了!

    盡管如此,商夏還是小心翼翼的將陣圖重新卷起,很慎重的收了起來。

    商夏正待要將第二樣物事拿在手中,忽然間隱約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商夏心中一凝,快步走到石室門戶跟前,側耳仔細傾聽。

    “慕容兄,你那里可有什么發現?”

    這道聲音商夏隱約有些熟悉,似乎正是之前與那兩個被他所殺的月季會成員在一起的那人。

    “沒有,這邊什么都沒有。長天兄,可以確定東方明瑞和歐陽奉軒二人遇害了嗎?”

    這一道聲音距離商夏石室所在的假山不遠,他能夠聽到的更加清晰一些。

    宇文長天冷哼道:“就算沒有遇害,也一定遇敵。都說珊瑚林的外圍只剩下了被劉繼堂舍棄的武元境生員,可沒想到居然還有高手潛藏。”

    “會不會是活尸所為?長天兄別忘了,這片山水回廊之地究竟是怎么發現的。”

    之前那道聲音距離商夏所在的假山更近了,似乎正在往這邊走。

    宇文長天的聲音這時也響起:“你是說那具疑似身上帶有朱牌的三階活尸?不可能!”

    “為什么?”

    宇文長天的聲音已經到了假山的門戶之外:“因為一具活尸不可能懂得消除交手后的痕跡!”

    “砰——”

    話音剛落,宇文長天憤怒的一張拍在了身邊的假山上。

    ——————————

    晚上還有一章。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