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23章 初聞玄界

    “砰!”

    憤怒的宇文長天一掌擊在身邊的假山之上。

    “誒呦,小心!”

    兩道有些踉蹌的腳步聲響起,似乎是有一人拉著另外一個向后退開。

    而后或許是因為驚訝,或許是因為有什么發現,兩人一時間都陷入了沉默當中。

    幾乎在宇文長天一掌擊中假山的同時,商夏的袖口之中忽然有光華一閃而逝。

    然而此時在石室當中的商夏,一顆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上,哪里還顧得著袖口中剛剛發生的異變。

    他不知道假山之外究竟發生了什么,更想不到宇文長天會突然掌擊假山,只能做出這里已經發現的最壞打算。

    便在這個時候,宇文長天略顯驚疑不定的聲音再次響起:“淡然兄,這是怎么回事兒?”

    另外一道聲音,也就是宇文長天口中的慕容淡然解釋道:“這里是‘山水幻靈界’,本是朱氏世家珊瑚玄界四大靈地之一,整個‘山水幻靈界’被‘山水幻靈陣’所守護。如今陣法衰敗,‘山水幻靈界’真容顯露,便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片廊橋水閣。”

    “珊瑚玄界?這里是一座玄界?幽州朱家居然坐擁一座玄界?”

    慕容淡然的話還沒有說完,便已經被滿是驚愕的宇文長天所打斷。

    慕容淡然被打斷之后也不著惱,而是繼續道:“正是如此!朱氏家族當年號稱幽州第一世家,可并非夸大其詞,乃是整個幽州非凡武道勢力所公認,擁有一座玄界也并非說不過去。”

    宇文長天似乎被驚呆了,商夏在石室當中沒有聽到他對此的任何反應,只聽得慕容淡然繼續道:“事實上,整個珊瑚林其實都是朱家珊瑚玄界所籠罩的地方,只是當初玄界猶在朱氏掌控之下,珊瑚林自然不顯。如今朱氏上下滿門死絕,珊瑚玄界再無人掌控,便自行呈現于兩界戰域之中。只是玄界哪怕已無人掌控,珊瑚林卻也保留了諸般妙處,哪怕是四重天都不可輕入其中。”

    宇文長天忽然道:“慕容兄,此事你從何得知?”

    慕容淡然笑道:“長天兄放心便是,此時會中幾位長老都是知道的,在下只是因為對于陣法一道有幾分專研,這才被祖父特意提點,知道的多了些。”

    宇文長天聞言釋然,贊道:“慕容兄家學淵源,我所不及也,難怪族老特意囑咐,此番要以慕容兄為首。”

    “不敢不敢!”

    慕容淡然先是矜持的謙虛了一番,然后才道:“別看這‘山水幻靈陣’如今已經自行衰敗,但實則陣法根基并未受損,有些地方的殘余禁制仍有留存,平時也看不出來,可一旦受到攻擊,仍有可能將殘陣激活。”

    宇文長天此時也知曉剛剛的魯莽,語氣稍有后怕道:“剛剛在假山上浮現的那些靈光……”

    商夏盡管看不到慕容淡然臉上的表情,也能想象得到此時的他此時正在點頭,隨即聽得他道:“沒錯,好在這座假山上的殘陣只是抵擋了長天兄的攻勢,并未作出反擊,當然也可能是無力作出反擊,不過我勸長天兄接下來還是謹慎行事。不僅僅是這山水幻靈界,便是整座珊瑚林,被那朱氏世家經營數百年,誰也不知道哪里潛藏著什么危險。”

    “淡然兄所言極是,在下記下了,多謝!”

    宇文長天先是謝了一句,然后語氣一轉,道:“那淡然兄此番前來這山水幻靈界,究竟目的何在?總不會是因為那具三階活尸身上的朱牌吧?”

    “果然瞞不過長天兄!”

    慕容淡然發出一聲輕笑:“朱牌雖然少見,也是進入朱氏老宅的關鍵,但我等在珊瑚林蹉跎這么長時間,可也不僅僅只是在獵殺那些被劉繼堂放棄的低階生員,朱牌多少也還是找到三兩塊的。”

    “這么說來,淡然兄的目的應當是整座‘山水幻靈界’?”

    慕容淡然笑道:“既然長天兄已經猜到,那在下也沒什么可隱瞞的。不過更確切的說,在下的目的并非是‘山水幻靈界’,而是‘幻靈珠’!”

    “幻靈珠?”

    突然又有一道聲音傳來:“什么是幻靈珠?”

    商夏心中一動,一位外面就要發生什么變故。

    然而卻聽宇文長天笑道:“原來是司馬家的立穎小姐到了,我與淡然兄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石室當中,商夏略顯失望,卻又聽慕容淡然將剛剛一番話又向來人簡略復述了一遍。

    “只要找到了幻靈珠,在下就有辦法找到‘山水幻靈陣’的中樞陣圖,找到了陣圖,那么整座‘山水幻靈界’自然也就在掌控之中了。”

    慕容淡然最后自信滿滿的說道。

    石室之中,商夏心中一動,再次將那張留有淡黃色水漬的卷軸從袖口當中抽了出來。

    這時他才注意到,在層層卷起來的卷軸里面,隱約有一點光暈閃爍,而且似乎正在慢慢的變淡。

    商夏不敢發出絲毫聲響,輕輕的將卷軸張開,卻見在陣圖中某一座標注的位置上,正有一點靈光緩緩熄滅。

    商夏若有所悟,靈光在陣圖上的位置,莫非就是此時石室外被宇文長天掌擊的假山位置?

    若是如此的話,自己想要從這座已經不被陣法籠罩的‘山水幻靈界’中走出似乎不難!

    石室外的假山旁邊,慕容淡然正說的興起,渾然不知他所言的一切,都已經被藏在假山山腹中的第四人聽了去。

    不過他說完之后,卻發現身邊的宇文長天卻是滿臉沉吟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長天兄,可是有什么難言之隱?”慕容淡然笑問道。

    宇文長天先是擺了擺手,然后語帶歉意道:“并非是信不過淡然兄手段,只是這樣大的事情,幾位長老難道就交給我們幾個二階武者?這似乎也太過托大了些。”

    不等慕容淡然開口,剛剛到來的司馬立穎笑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想來長天兄已經知曉,兩界戰域的獸潮已經自行退散,無論是四靈山的蒼靈武者,還是通幽學院的人,恐怕馬上就要來了。咱們此番進入兩界戰域的人手本就不足,除了壓制劉繼堂等人之外,還要分心他顧,自然就會捉襟見肘。想來正是因為如此,這件事情才最終著落在我們幾個身上。”

    慕容淡然笑道:“立穎小姐所言甚是。好在那幻靈珠雖然神奇,卻被月光所克制,想要捉到不難。至于仍舊在珊瑚林中流竄的通幽生員,二階以上的都被劉繼堂帶去了朱氏老宅,剩下的不足為懼。”

    宇文長天沉聲道:“慕容兄,你忘了歐陽奉軒和東方明瑞二人,到現在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嗎?”

    司馬立穎的聲音傳來:“他們兩個怎么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