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40章 蔫壞的楚教習

    那歐陽祭元在驟然受襲之下,面對兩位同階高手的前后夾擊,非但沒有絲毫的退讓,反而選擇了正面硬撼!

    那驟然間爆發的氣勢,甚至有一舉蓋過商克與古壽二人的趨勢,讓遠在數十丈外的商夏看得都心驚不已。

    三位修為在武意境第三層以上的武者交手,根本不是現在的商夏所能夠參與的。

    轟然巨響當中,巨大的沖擊波掃蕩著地下通道的每一寸地方,浩蕩的元氣將周圍墻壁上泥土沖擊的更加密實,以至于地下通道盡頭的這片空間仿佛都被開辟的更大了一些。

    已經躲到數十丈之外的商夏忍不住又向后退了兩步。

    再看向那邊的時候,就見商克已經收槍擋在了陣幕缺口之前,盯著歐陽祭元的目光略顯陰沉。

    而在他的背后,那個被強行破開的陣幕缺口,不知何時已經被一片七彩色澤的光華交織,雖然與周圍的陣幕略顯不同,但也堵住了陣幕后的水流從缺口宣泄的通道。

    另外一邊,飛出的銅錘已經再次回到了古壽的手中,而他此時正手持雙錘,擋在了地下通道的中央。

    商夏此時位于古教諭的身后,看不清他此時的臉色,但卻注意到他抓著剛剛飛回那一柄銅錘的右手手臂,正在微微顫抖。

    歐陽祭元高大的身形仍舊矗立在地下通道中央,挺直的脊梁沒有絲毫彎曲,圓睜的雙目當中仍舊閃爍著攝人的寒芒……

    他一前一后張開的雙臂正在緩緩收回,一只拳頭看上去完好無損,可手臂上卻憑空震裂了數道長長的口子,大片的鮮血從傷口處溢出,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面之上。

    只不過他手臂開裂處的肌肉自行蠕動著,很快將傷口自行擠壓,血也自行止住了。

    而他的另外一只手臂看上去完好無損,可在他的拳頭收回來的時候,商夏正見到淋淋漓漓的鮮血正從拳頭上滴落——他的這只拳頭中央空出了一小塊!

    商夏的目光快速移動,很快在他身邊不遠處的地面上看到了一根被斬斷的中指!

    “‘懸空槍’商克!‘雙錘’古壽!”

    歐陽祭元的目光從一前一后二人的身上掠過,發出一聲低沉的冷笑:“原來是你們兩個,好!好得很!”

    說罷,此人面色微微一變,張口“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赤紅的臉色卻多了一抹灰敗,原本凌厲的氣息此時也變得有些萎靡。

    然而他的雙目目光仍舊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寒意,略顯嘶啞的低沉聲音聽上去就像是一只受傷的野獸在低聲咆哮:“你們兩個要殺我倒也足夠,可想好哪一個為我陪葬了嗎?”

    不知道為何,此人說話之際從語氣當中展露出來的自信,總是讓人不知不覺的感到信服。

    仿佛他說自己在臨死之前拉一個陪葬,就一定能夠做到一般!

    商克與古壽二人都是沉默不語,只是各自從前后方向緩緩向其逼近,以此來表明必殺此人的決心和態度。

    若非知曉商克與古壽都是與歐陽祭元修為相若的武者,此時的場面看上去分明就是后者在掌控一切,同時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嗯,所有人的注意力……

    商夏忽然意識到自己差點忽略了什么,目光連忙向著前面并不太大的空間當中搜索。

    沒有,那個剛剛跟在歐陽祭元身后沖出來的三階陣法師,居然失去了蹤跡!

    就在剛剛歐陽祭元以雙拳硬撼手持利器的商克、古壽二人的剎那,此人就這么消失不見了!

    要知道此時在場的通幽峰一方武者當中,就算商克和古壽二人被牽扯了注意力,可躲在一旁的孫海薇與楚嘉仿佛也沒有意識到此人的消失,就仿佛從一開始就當此人不存在一般。

    極低的存在感,隨時可能讓人忽略……

    這讓商夏忽然想到了這種熟悉感的來源——金觀潮!

    那個被精心培養的上舍精英弟子,月季會埋在通幽學院的暗樁!

    商夏的雙目之中隱約有電芒閃爍,忍受著雙目的灼痛,他隱約間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似乎正在通道靠近墻壁的一側小心翼翼的做著什么。

    連番散去雙目之中的雷霆本源,商夏不顧視力短暫下降造成的模糊,隔著二三十丈的距離,直接抬手擲出了一柄飛刀!

    得自慕容淡然手中的那柄品質達到了下品利器的遁風飛刀,霎時間在通道之中拉開一道金紅色的電芒,從古壽的耳邊掠過,直奔那個隱身的模糊身影而去。

    這一下事發突然,誰都沒有想到,打破場上沉寂的居然會是一個原本被眾人所忽略的二階武者!

    更讓蓄勢而發的商克、古壽沒有想到的是,歐陽祭元不惜舍棄了與二人的氣機對抗,以及武道意志的比拼,突然間虎吼一聲,凌空一拳砸向了那柄閃爍著金紅色雷芒的飛刀。

    商克與古壽何等老辣,哪里會放過此等良機?

    二人緊隨其后不約而同的出手,商克手中的黑色大槍破空而出,直奔歐陽祭元肋下;而古壽甚至身形連閃,人已經欺近了對手五尺之地,要與歐陽祭元近身而戰!

    “當!”

    遁風飛刀被當空擊飛,撞在通道的石壁之上并掉落在地下。

    飛刀之上蘊藏的一縷雷霆本源不等爆發,便已經被歐陽祭元的武道拳意強行泯滅,令不遠處的商夏看得心驚不已。

    要知道商夏的“混元霹靂手”,就威力來說幾乎直追二階神通,卻被對方隨意一拳泯滅,武意境高手的實力竟然強橫如斯?

    通幽峰一方除了商夏以外的四人,雖然詫異歐陽祭元為何為了一柄不著邊際的飛刀而寧可失掉先機,但至少商克與古壽此時卻已經無暇考慮這些。

    此時歐陽祭元的武道意志已經完全被二人聯手壓制,氣機也完全被二人鎖定,面對一槍雙錘,他根本無從躲閃,只能再次選擇以雙拳毫無技巧的硬撼。

    “小心躲著的那個人……”

    商夏見狀只能高聲提醒,卻被歐陽祭元一聲大叫給遮掩。

    “他是三階陣法師……”

    商夏繼續向著場中高叫,卻又聽得“當”的一聲轟鳴,歐陽祭元一拳硬撼古壽的銅錘,將他的雙耳震得生疼,甚至都忘記了再次開口提醒。

    孫海薇隱約間聽到商夏在喊著什么,但回想商夏剛剛投擲飛刀的舉動卻讓她的靈光一閃。

    “還有一個人,還記得嗎,剛剛從陣幕后沖出來的是兩個人,那個人去哪兒了?”

    孫海薇急忙向著旁邊的楚嘉提醒道。

    “知道啊,就在那邊!”

    豈料楚嘉似乎早就知道場上還有一人隱藏,隨手朝著對面的地下通道墻壁處指了指,笑道:“他想要破解我的陣法呢!”

    孫海薇好懸一口氣沒被噎死,饒是眼前這位曾經作為教習過她陣法常識,她還是忍不住沒好氣道:“你怎么不早說?”

    楚嘉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孫海薇的氣急敗壞,反而有些自得道:“那個人很了不得呢,他好像已經找到了我的破綻,準備著手破解了,可惜有些慢,而且他不知道我早就發現他了呢!”

    “那你還在等什么呢?你就這么看著他破解你的陣法?”

    孫海薇覺得自己突然涌起一種此前從未有過的抓狂的感覺。

    “我們在斗陣啊!”

    楚嘉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他在破解我陣法的同時,我也能看出他的深淺,然后就在他滿心喜悅即將破開陣法大功告成滿懷慶幸逃出生天的一剎那,然后我再重新給他蓋一層蓋子,告訴他還差一點點噢,你說到時候他的表情會不會很搞笑?”

    的確很搞笑……

    你的惡趣味讓我重新認識了你,原來你是這樣的楚教習……

    這還是那個以迷糊、呆萌而深受通幽學院內舍生員喜愛的楚教習么?

    還好,好好,不管怎么說,一切都還在她的掌握之中。

    孫海薇側目而視,原本郁悶的想要吐血的她,忽然間就不氣了,這位楚教習的腦回路明顯與他人不同。

    但她還是耐住了性子道:“現在不是玩兒的時候,那個月季會的高手很厲害,如果你不出手幫忙的話,就算古教諭和商前輩能夠戰勝那個人,恐怕也要受傷不輕,說不定還會驚動了月季會的其他人。”

    孫海薇頓了頓接著道:“還有,別忘了這片陣幕后面可能還有一座很龐大的陣法等著你破解,要是被其他人搶了先手……”

    “也是哦!”

    楚嘉忽然點了點頭,道:“那片陣幕上的陣紋的確很精妙的!”

    說罷,楚嘉忽然再次將那柄一尺多長的小幡拿在手中晃了一晃。

    先前從四周墻壁上流淌而出的各色光華再次浮現,而后如同一道道觸手一般,在某處空無一人的地方一卷,一道人影驚叫著浮現出來,卻已經被一縷縷光帶卷成了粽子一般。

    白鹿鳴驚訝于自己被人發現,更驚駭于布陣之人反擊凌厲,顯然是早有準備。

    但他自己到底也是三階高手,體內元氣涌動,手指上套著的一枚指環崩碎,登時便有一層白芒從身周浮現,將綁縛在身上的各色光帶撐開,讓他趁機脫身而出。

    可不等他松一口氣,墻壁之上又有兩條光帶悄無聲息的浮現,一下子纏住了他的雙腳。

    白鹿鳴正待低頭看去,卻忽然看到他的雙腿之上正有一層帶著橘紅色的冰層蔓延而上,很快便將他的下半身凍結。

    ————————

    求月票!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