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56章 姬文龍的心胸

    楊柳之地的核心陣域。

    隨著玄界空間交互的產生,虛空陡然被一刀切開,隨即便有四色華彩從缺口向外滲透,漸漸形成一道四房門戶,姬文龍冷著臉從中走了出來,俯瞰著腳下一片被楊柳環繞的區域。

    珊瑚林玄界內部原本是有著禁空手段的,哪怕是四重天的武者在里面也會被限制騰空飛遁。

    劉繼堂與月季會的人之所以到現在都未完成對珊瑚林玄界的掌控,除了玄界本身的復雜和危險之外,這就是最大的原因之一——玄界太大了,只靠徒步以及輕身武技等手段,探索的效率實在太低。

    然而現在隨著玄界四大靈地之間的空間交互,整個珊瑚林玄界趨于混亂,非但原本被擋在玄界之外的通幽峰和四靈山四重天紛紛進入,原本的禁空手段也趨于無效。

    在姬文龍現身的剎那,原本被楊柳覆蓋的核心陣域一陣搖晃,有人從中借助陣法之力身形扶搖直上。

    “姬……副山長!”

    來人見到姬文龍的時候,表情看上去半是興奮半是忐忑。

    姬文龍的臉色看上去異常難看,冷哼一聲道:“彭嵐青,你們干的好事!”

    此人正是通幽學院外舍教諭彭嵐青,與古壽一般,同樣是武意境第三層的高手。

    彭嵐青聞言面露慚愧之色,不過他很快想起什么,連忙道:“副山長,劉知遠……”

    “閉嘴!”

    姬文龍低喝一聲將其言語打斷。

    彭嵐青微微一愣,抬眼看向姬文龍時,卻見他沉聲道:“滾回去!”

    彭嵐青臉色有些難看,卻也不敢多說什么,腳下的陣法之力緩緩散去,整個人快速向著楊柳林中落下。

    楊柳林中一座木樓之下,王世海見得彭嵐青神色難看,有些憤憤不平道:“姬副山長怎么能這么說話?不管怎么說,我們進入珊瑚林玄界也是奉了劉副山長的命令……”

    王世海乃是通幽學院教習,地位與楚嘉相當,且他本身與彭嵐青相交莫逆。

    此番外舍六房生員進入兩界戰域歷練,原本壓陣的兩位學院高層便是彭嵐青和他。

    “你快閉嘴吧!”彭嵐青沉聲打斷了他的話。

    “誒——”王世海沒好氣笑道:“這是怎么說的,我倒里外不是人了!”

    彭嵐青回頭看了一眼掩映在楊柳林中的小木樓,道:“小心些,告訴老馬,外面可能還隱藏著其他人!”

    王世海臉色一變,道:“原來是這樣,那劉知遠的事情……”

    彭嵐青頭也不回道:“木已成舟,還能怎么樣?不管怎么說,劉知遠也是我們一方的人,那就不要讓人打擾到他進階!況且恐怕姬副山長也早已經知道了。”

    “怎么可能?”

    王世海連忙追上幾步,跟在了彭嵐青的身后。

    “沒什么不可能,論及對珊瑚林玄界的熟悉,除去朱氏后裔之外,誰還能比得過慕容、姬、云、劉四家?況且,朱氏作為第一世家,開枝散葉,就算幽州淪陷前夕全族的力量都押在了珊瑚林,可誰又敢說那么龐大的家族最后就活下來一個朱英?”

    王世海吃了一驚,道:“你是說……”

    王世海話還沒有說完,便忽然聽得姬文龍的聲音在楊柳林上空響起:“兩位既然已經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忽然一道略顯溫和的聲音傳來:“姬先生好快的腳程,我等差一點就要追不上了!”

    緊跟著另有一道聽上去有些干硬的聲音也響起:“老姬,老友相逢,緣何不肯相見?”

    楊柳林中,彭嵐青突然吼道:“老馬,你還在等什么?”

    楊柳之地的上空,姬文龍見得腳下的楊柳密林的顏色似乎變得更加深綠,在輕風吹拂下翻動的枝葉隱約間甚至有光澤閃爍,原本陰沉的面色不由和緩了稍許。

    而與此同時,最先出現的那道聲音再次響起:“姬先生,我倒是好奇,你為何不曾進入這片楊柳陣中?有你主持,即便是我與這位東方先生聯手,也未必能夠奈何得了你!”

    不等姬文龍開口回答,那道干硬的聲音先是發出干澀的笑聲,然后道:“原因很簡單,老姬是怕被你我困在在陣中不得脫身,時間久了就會誤了他的謀算!”

    姬文龍神色不變,先是看向最先說話之人,道:“郎嘯云,你的狗鼻子倒靈,居然能追到這里!”

    說罷,目光一轉又看向了另外一人,道:“東方大鷹,月季會這么多年玩火,難道就不怕有朝一日反噬己身嗎?”

    東方大鷹“哈哈”大笑道:“老姬,你這些年莫不是教學生教傻了?月季會現在收手,難道你們就會放過我們?”

    郎嘯云沒有理會二人,而是自行問道:“那么紀先生又在謀算什么?”

    不用姬文龍回答,東方大鷹插口道:“當然也是為了朱氏老宅了,真以為他們就對珊瑚林玄界沒有想法?劉繼堂也不過是貪心過甚先行一步罷了!”

    “幽州第一世家?”

    郎嘯云笑道:“朱氏的名聲便是我們也有所耳聞,既然紀先生知曉朱氏老宅所在,不知可否帶我們前往瞻仰一番?”

    姬文龍忽然冷笑道:“怎么,蒼靈界的血修也對朱氏的傳承有想法?”

    說著,姬文龍的目光向著東方大鷹瞥了一眼,接著道:“還是四靈山打算失言,準備支持月季會掌控這座玄界?”

    東方大鷹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不過他很快便調整了過來,笑道:“拙劣的把戲,郎兄不必……”

    話音未落,郎嘯云忽然甩出一道圓環,如同一輪圓月從半空而降,向著楊柳之地的核心陣域墜落。

    東方大鷹的話一下子噎在了嘴里。

    姬文龍目光一閃,卻是并未出手攔截。

    而就當驚月環即將落入楊柳密林的剎那,原本僅有數丈高的楊柳樹忽然瘋長,幾乎是瞬間長大了數十倍,化作一株株枝葉相互交錯的巨樹。

    急速旋轉的驚月環甩出銀、青、灰三色光帶,化作一道巨大的光輪斬落,將楊柳所化巨樹斬得枝斷葉落。

    可一株株巨樹不斷生長,不斷的壯大,繼續封堵著驚月環的劈斬。

    同時已經斷折的枝葉也再次發芽、抽條,重新生長,然后繼續阻擋驚月環的墜落。

    一時之間,驚月環居然與腳下的楊柳密林居然形成了僵持之勢。

    郎嘯云笑道:“這陣法果然精妙,就是不知道能夠堅持多久。東方兄,你能否阻攔紀先生片刻?郎某見獵心喜,倒是想要與這等精妙的陣法較量一番!”

    東方大鷹勉強笑了笑,道:“哦,也好!”

    見得東方大鷹攔在面前,姬文龍沉聲道:“看不出來嗎?他在故意破壞玄界!”

    東方大鷹做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道:“我也不想的,誰叫你通幽峰如今勢大!老姬,如果通幽學院也對玄界有想法,你還是帶我們去朱氏老宅吧!別告訴我你沒有辦法!”

    姬文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又向著不斷被破壞卻又不斷生長修復的楊柳密林看了一眼,寒聲道:“好,老夫帶你們去!”

    驚月環瞬間收回,郎嘯云笑著一伸手,道:“請!”

    姬文龍看了二人一眼,面無表情道:“希望你們不要后悔!”

    說罷,姬文龍的手中忽然多了一物,體內元氣注入后隨手向著身前一劃,一層層的虛空如同千層餅一般被剝開,盡頭處隱約有一道朱漆大門一閃而逝。

    “朱牌,你的手里果然也有朱牌!”

    東方大鷹沒有看到被剝開的陣法空間深處,而是將目光聚焦于姬文龍手中那塊紅色的牌子上面:“當年朱氏散落在外的嫡脈族人不斷失蹤,嘿嘿……”

    “這一次,希望你們也能跟得上!”

    姬文龍留下一句話,身形已經進入了被打開的虛空通道。

    東方大鷹想也沒想便跟了上去。

    郎嘯云留在最后卻是冷冷一笑,喃喃自語一般道:“兩界戰域不該出現第三方勢力,同樣也不該出現一座陣法玄界!”

    …………

    “走了?”

    楊柳密林深處一座被籬笆圈起來的小院當中,王世海一臉心有余悸道:“我還以為被發現了呢!”

    彭嵐青則有些擔心道:“小木樓……,沒有被驚擾到吧?”

    彭嵐青詢問的是一位面色紅潤的禿頭老者,此人正是通幽學院的另外一位三階陣法師馬明錚。

    此人原本是常駐通幽峰的陣法師,此前通幽峰險些被四靈山攻破,也與此人離開通幽峰有很大的關系。

    聽得彭嵐青詢問,馬明錚搖頭道:“不會,郎嘯云的攻擊并未盡全力,更像是一種脅迫!”

    王世海這時卻嘆道:“沒想到啊,姬副山長還有這般胸懷,相比而言,此番劉副山長就顯得有些……”

    馬明錚點頭也道:“的確,劉知遠一旦進階,通幽城四大家族的勢力格局可能就要被改寫,而擁有了兩位四重天的劉家,不但會取代姬家成為通幽城第一大家族,恐怕還會進一步掙脫對通幽學院的依附……,我們到底是學院的教習、教諭,此番所作所為,也不知是對是錯!”

    彭嵐青想了想,語氣有些捉摸不定道:“不管怎么說,通幽城多一位四重天總是好的,姬副山長最終不還是選擇將那二人引走么?”

    王世海這時忽然道:“你們說,姬副山長將他們引到哪里去了?”

    彭、馬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二人都沒有開口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修為最高的彭嵐青忽有所覺,透過密林間的縫隙向著不遠處的小木樓望去,卻見有一道碧綠的華光在盤旋,原本漆漆的木板上有嫩芽抽出,整座小木樓如同煥發了生機。

    “他要進階了,老馬,用陣法遮掩他進階的異象!”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