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58章 捷徑:鼎爐

    那扇青銅大門的后面究竟是什么?

    躲在通道入口處的商夏心中隱隱有所猜測,但卻又不敢相信。

    劉繼堂,那可是一位武煞境第三層的高手。

    至于他旁邊那位老者,更是擁有四道本命煞,修為還在劉繼堂之上,與姬文龍相當。

    然而就是這樣兩位四重天高手,在隔著青銅大門的情況下,還被逼迫的幾近油盡燈枯。

    青銅大門后面的存在,想想都能讓人不寒而栗。

    “這就是我要將他們引到這里的原因!”

    朱英的聲音,再次將商夏的注意力吸引回了眼前的石室當中。

    直到這個時候,商夏才有余暇觀察這座石室當中的一切。

    這座石室當中還保留著有人起居的樣子,商夏所在的入口處擺放著石桌石凳,石桌上有茶壺茶杯。

    而在石室的中央則保持著空曠,看上去像是供武者平常修煉打坐之用。

    只不過現在地面上堆放著不少東西,看上去有些雜亂無章,而且也不像放置了很長時間,更像是被朱英剛剛隨手丟棄在那里一樣。

    而在石室另外一邊的角落當中,則有一張石床,此時沐清雨就躺在石床上動彈不得,看上去已經被禁錮。

    朱英此時就站在床前,目光先是肆無忌憚的審視著沐清雨在石床上展露出來的身段兒,然后又戀戀不舍的將目光挪到正面墻壁的影像之上,神情之間一片暢快。

    “你想把他們都殺了?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會帶來什么后果?那可是通幽學院的副山長!”沐清雨同樣能夠看到墻壁上的影像。

    “后果?”朱英冷冷一笑:“當初朱氏那些殘存在外的族人或者失蹤、或者囚禁、或者被殺的時候,他們又怎么沒有想過后果?”

    “你原來是要報仇?”沐清雨道。

    “當然!”朱英的目光重新回到沐清雨身上,神色前所未有的認真道:“不管什么通幽學院、四大家族,還是什么月季會,在我看來都是覬覦我們朱氏傳承的一丘之貉,統統都該死!”

    “你太偏激了!”沐清雨試圖對他進行勸解:“別的不說,在通幽城,要沒有劉氏家族和學院的庇護,在你父母失蹤,忠仆又死去之后,又怎么可能成長到現在?”

    “那你知道我父母為什么會失蹤,撫養我長大的常遠叔是怎么死的嗎?”朱英冷冷的看著她道:“你什么都不知道!而我之所以能活到現在,也不過是他們為了謀奪朱氏傳承而留下的一個備胎罷了。而此時珊瑚林玄界當中的每一個人,對我而言都有取死之道,殺他們不冤!殺他們便是為了祭奠我死去的朱氏族人的在天之靈!”

    “這么說來,我也是你的必殺之人了嗎?”沐清雨面色蒼白,卻仍舊能夠保持鎮定。

    “你?”朱英忽然笑得意味深長起來:“你知道我為什么會帶你來這里嗎?”

    沐清雨沉默不語,神情間隱隱有所悔意,顯得有些楚楚可憐。

    朱英見狀卻是冷笑道:“你為人現實,或者說很懂得為自己打算。可惜你總覺得自己很聰明的同時,還總把其他人都當傻子。你覺得這一次跟著我肯定能得到許多機緣,便在我在你面前獻殷勤的時候,稍作矜持便借坡下驢。可惜我朱英就算再落魄,卻也是幽州第一世家后裔,自有一分傲骨在身,若非在你身上另有算計,我朱英又怎么可能自甘下賤,吃你這回頭草?”

    “你……”沐清雨氣得渾身發顫:“你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鼎爐!”

    朱英的笑容讓沐清雨從心底里感到發寒:“我要你做我的鼎爐,做我練就武極境神通,進階武極境大圓滿的鼎爐!”

    見得沐清雨略顯迷茫的表情,朱英嗤笑一聲道:“是不是連什么是‘鼎爐’都不知道?”

    說罷,不用沐清雨詢問,朱英自顧自的說道:“我所走的兩極之道乃是冰火,武技主攻血焰掌和冰玉拳,基于這兩道武技可以修成武道神通‘燃血冰封術’。”

    在一旁偷聽的商夏聞言微微一怔,這神通的名字聽上去倒是與孫海薇所修煉的“玄冰冷焰術”有點相似。

    “只是我最近修為暴漲太快,雖然達到了武極境大成的境界,可到底還是根基不固,強行參悟神通恐怕事倍功半。”說到這里的時候,朱英神色間的自得卻是遮掩不住。

    這家伙修為提升倒也不慢,居然和自己一樣,也是武極境大成了!

    商夏下意識的感嘆了一句,卻總也覺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好在我朱氏世家底蘊深厚,經歷代先祖總結歸納,卻是找出了一條修成‘燃血冰封術’的捷徑,而這條捷徑便需要借助一尊‘鼎爐’,以男女交|合的方式,強行融合冰火兩道!”

    商夏聽到這里的時候,神色才顯得有些凝重。

    “‘融合’”冰火兩道”,很顯然,對于朱氏世家這般底蘊深厚的家族而言,兩極融合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且借助女子行交|合之道來融合冰火本源,這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背后,卻是暗合陰陽和合雙修之道,這對于商夏而言并不陌生。

    “你……無恥!不要靠近我!滾開!”

    朱英那番話聽在商夏耳中卻有可行之道,可聽在沐清雨的耳中,卻近乎極致的羞辱和恐怖。

    她大聲尖叫著,明明此時朱英并未付諸行動,可在她看來朱英仿佛下一刻就要撲到她身上一般。

    “可惜,原本我的確更愿意在這種情況下享用你這尊‘鼎爐’!”

    商夏感嘆一聲,突然出手在她的脖子下一捏,沐清雨立馬暈厥了過去。

    “可惜,要想將這‘鼎爐’的功效發揮至最大,那么交|合的過程便不能出任何意外,只能在其無意識的情況下進行了。況且你覺得你想要沖開我在你身上禁制的小動作,我就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嗎?”

    朱英冷笑了一聲,伸手向著石床的床頭一指,頓時有幾樣盛放藥劑的玉瓶、木盒出現在那里。

    很顯然這朱英的身上,同樣有著錦云盒之類的空間物品。

    就當朱英準備脫去身上衣物的時候,忽然間石室右側的墻壁之上也泛起了一副影像。

    朱英見狀便向著墻壁處走去。

    只見墻壁上的影像之中,一層層的虛空洞開,姬文龍當先走出出現在了朱氏老宅之外。

    緊隨其后,月季會的東方大鷹以及四靈山的郎嘯云先后出現。

    “三位四重天,呵呵,這樣也好,只要你們有膽子進來,那么今日便叫你等有去無回。”

    這個時候,朱英已經走過了石室中央的空曠處,來到了擺放著茶壺的石桌旁邊。

    突然間,他隱約間感覺到有些不妥,猛地轉頭看向進入這座石室的通道處,卻正見到一張熟悉到他骨子里的面孔,正一臉微笑的望著他。

    “你……”

    朱英伸手指著來人,臉上震驚、意外、恐懼、仇恨無數的表情交織在一起。

    商夏卻不會給他反應的時間,在朱英發現他的剎那間,玉河劍長驅直入,直奔他的胸前。

    “啊——”

    朱英突然大叫一聲,仿佛終于從剛剛被嚇呆了的狀態當中清醒過來,同時一張黃色的武符在跳動的火焰下化為灰燼。

    一雙泛著焦黃色且布滿了肉繭的手掌突兀的浮現在朱英身前合十,將玉河劍夾在了一雙肉掌中間!

    三階武符!

    商夏心中一凝,玉河劍猛地一攪,剛柔元氣迸發,雖然不曾將這一雙元氣雙掌攪爛,卻也輕易的將玉河劍從雙掌中間抽了出來。

    好在這張三階武符當中并未封印武道意志!

    商夏心中一定,劍光如龍,再次追著朱英的身形而去。

    原本因為那一張武符的阻擋,朱英已然避開了商夏的襲殺,甚至已經做好了與商夏廝殺的準備。

    他在進入兩界戰域之后機緣不斷,如今已然是武極境大成的修為,實力同樣提升極大,與之前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語,正是自信心爆棚的時候。

    可他哪里想到一張可以用來保命的三階武符,居然就這么被商夏破掉了大半兒。

    “武極境大成,你怎么也能是武極境大成?這根本不可能!”

    朱英一副見了鬼的鬼樣子,原本爆棚的自信就像是柴火架搭起來的棚子,剎那間便自行垮了一半兒。

    眼見得商夏不言不語,一劍向他刺來,朱英被迫應戰,口中大叫著:“商夏,老子不怕你!”

    商夏劍術犀利多變,兩儀元氣更加詭異厚重。

    朱英雖然也施展出一套嫻熟的武技出來,竭力想要與商夏爭鋒,可僅僅三個照面便被逼退了三步。

    商夏得勢不饒人,劍芒如影隨形,逼得朱英緩不過起來,眼瞅著便要傷在商夏劍下。

    這朱英見勢不妙,直接將手中一物擲于地上。

    碎裂之聲響起,八股煙塵升起,分別從不同的方向向著商夏身上纏去。

    “這是……符塵?”

    商夏見狀連忙向后退了幾步出去,心中卻是暗忖,這家伙身上的好東西不少,也不知道他珊瑚林玄界之中得了多少好處!

    不過這符塵之術雖然罕見,但是否厲害也要看品質高低。

    商夏在避開符塵纏繞的同時,玉河劍向著一指,一道雷芒從劍尖炸開,化作一道雷網將這片符塵盡數籠罩在其中。

    在雷光肆虐之下,搖曳的符塵大半都被毀掉,剩下的也已經不成氣候,甚至直接被商夏以起身元氣崩散。

    可就是在片刻的功夫,已經再次讓那朱英得了喘息之機。

    商夏大步向前穿過彌漫的符塵,卻見朱英正站在石床床頭跟前,一手按在沐清雨的頭上,大聲道:“別動,你要敢過來,我就拍碎他的腦袋!”

    商夏神色一怔,腳步也微微一頓。

    朱英見狀,另一只手直接凌空擊向石床床頭對著的那面墻壁。

    商夏近乎是下意識的削出一劍試圖阻攔,直到出劍之后,他才注意到那面墻壁上刻有字跡。

    “百日長春醉”!

    這上面是一道武煞境的進階配方!

    ————————

    這兩日諸事繁多,實在對不住諸位道友的月票支持,慚愧,明日當能恢復兩更。好羨慕那些動則三更五更爆更的大神。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