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69章 珊瑚令(續)

    商夏這個時候已然臉色發白。

    這座懸浮的“假山”幾乎要把他體內的元氣榨干。

    好在商夏還算機警,在察覺到能夠初步對其進行掌控之際,連忙將四周呈現的四座鏡面滅掉了三座,單獨留下的一座云光鏡面上呈現的正是他最為熟悉的山水幻靈之地的情形。

    如此一來,商夏體內的元氣流逝頓時放緩了許多。

    他也能夠借助這一面云光鏡查看山水幻靈之地當中的情形。

    因為對于這里相對熟悉,商夏撥動鏡面,很快便找到山水幻靈之地的核心區域。

    然而映入他眼簾的卻是一片滿目瘡痍的情形。

    商夏大吃一驚,連忙查找緣由,很快便見到一位身著彩衣,神色間帶著三分癲狂的女子,正手持一柄帶孔的長劍,向著一片保存相對完好的山水之地瘋狂進攻。

    這女子對于商夏而言并不陌生,正是四靈山的四重天高手冉碧羅。

    雖說當初四靈山攻打通幽峰的時候,四重天高手之間的交戰,低階武者根本無從得窺,但作為通幽峰的敵對勢力,四靈山上的幾位四重天首腦的身形相貌,早已為通幽峰上下所知。

    只見冉碧羅只管將一道道凌空劍氣向著核心區域斬落,雖然暫時還無法破開核心區域陣法的守護,但散溢開來的劍芒、劍氣卻將周圍的假山、回廊、亭閣、池岸切割的一塌糊涂。

    不過在商夏看來,這位四靈山的四重天女武者,在攻打核心陣域的時候多少帶著幾分發泄的情緒。

    但再堅固的陣法,如果任由對方這般攻打,哪怕里面有楚嘉主持,用不了多長時間恐怕還是會被破開。

    商夏離開的時候,商克剛剛開始閉關,因此,他也不知道此時的商克是否已經進階四重天。

    只不過看現在這般只能被動挨打的局面,商夏覺得商克十有**還不曾進階成功。

    他自然不曉得,在他離開之后,商克先是偷襲重創了同樣新晉四重天的司馬占星,結果又被冉碧羅偷襲重創。

    就在商夏思索著該用什么辦法助核心陣域中的人一臂之力的時候,半空之中的冉碧羅忽然轉身,目光直直盯著云光鏡面所窺視的方向。

    “哪個見不得人的家伙在窺探老娘?”

    冉碧羅大叫一聲,七螺劍帶著怪異的音嘯橫掃,將她感覺不對的那片虛空攪得亂七八糟。

    在冉碧羅轉身的一剎那,商夏感覺她的目光已經透過了云光鏡面與自己對視,以為自己已經被人發現。

    正待要將云光鏡面抹除之際冉碧羅已經先行出手,鏡面當中頓時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商夏先是被嚇了一跳,緊跟著又松了一口氣。

    四重天高手顯然能夠發現他的窺探,但還無法撕裂陣法虛空,直接降臨到這里來。

    想了一想,商夏將云光鏡面角度,從另外一個方向接近核心陣域,而且盡可能的避開冉碧羅所在的方位。

    很快,原本混沌一片的鏡面再次清晰起來,并再次接近了核心陣域。

    這一次商夏沒有再磨蹭,直接沖著鏡面大聲道:“五階活尸!”

    話音剛落,又是一道劍光從鏡面當中一閃而逝,原本清晰的畫面再次化為混沌。

    商夏見狀也沒有感到意外,而是直接借助手中的“假山”熄滅了這一座鏡面,同時又將另外一座鏡面升起。

    這一座云光鏡面上浮現的則是浮沉無定原的情形。

    在確定是浮沉無定原之后,商夏精神猛然一振,連忙調動鏡面開始搜尋。

    他可沒有忘記自己曾經在一個叫做東方明鈺的月季會成員手下吃過虧,此人施展的一套叫做“雙若訣”的劍術極其精妙,也讓商夏頗為眼饞。

    不過在偌大的無定原中尋找一個人并不容易,但兩位四重天高手交手所造成的浩大場面,很快便被商夏所注意。

    浮沉無定原的核心陣域附近,一座浮空島已經被擊毀。

    尚履冰正在與一位比他年輕了許多的四重天武者交手。

    雙方的修為大致相當,尚履冰雖然更為老練一些,但對方借助地利以及一些低階武者的幫助,卻是絲毫不落下風。

    不過這二人顯然不如之前的冉碧羅,至少兩人都沒有發現商夏在一旁的窺探。

    商夏原本想要開口提醒尚履冰關于五階活尸的存在,但他卻發現這里僅有尚履冰一人,自己要是開口,也只能提醒尚履冰一個,反倒是讓更多的月季會成員得以警覺。

    反正他一個四重天武者,見勢不妙逃走就是了,留下這些月季會的人反倒給他擋災。

    商夏直接散去了窺探浮沉無定原的云光鏡面,轉而升起了第三面云光鏡。

    這一次在云光鏡面剛剛清晰的一剎那,商夏便看到一柄長槊點出九點熒光,而后鏡面當中的一切便又化作了混沌。

    然而商夏這一次卻是不驚反喜,他很快再次調整鏡面方向,待得鏡面重新清洗的剎那,呈現在他眼前的卻是一片比山水幻靈之地還要狼藉的廢墟。

    這里是春秋兩絕地的核心陣域地帶,然而此時卻已經完全化作一片廢墟。

    廢墟的上空,三位四重天高手戰作一團,彼此攻殺,整個天空都被各種色彩的本命煞光渲染,商夏甚至無法看清楚交手之人具體的身形相貌。

    但商夏卻知道,自己的祖父商博就在其中!

    就在商夏琢磨著該怎么與自己的祖父取得聯系的時候,被各種色彩渲染的戰團當中,商博一聲厲喝,身形突然從中竄出,九螢槊一抖,再次向著半空當中云光鏡面所窺探的方向扎來。

    商夏幾乎是下意識的沖著鏡面吼了一聲:“爺爺!”

    云光鏡面“啵”的一聲居然破碎開來,重新化成了一片氤氳之氣,隱約間虛空之中還有一個長槊的槊尖浮現,隨即便消散一空。

    商夏定了定神兒,剛剛鏡面當中那一槊扎來,就仿佛直接沖著他而來一般,那種透人心腹的氣勢,哪怕隔著一層虛空都能讓人不寒而栗。

    但商夏卻注意到,在他喊出一聲“爺爺”的時候,那原本勢如破竹的一槊,卻在半空當中陡然一頓。

    他的爺爺好像能夠聽到他的聲音!

    商夏心中振奮,連忙再次鼓動元氣注入“假山”之中,云光鏡面第三次形成,而這一次出現在了另外一個方向。

    不過這個時候核心陣域上空的大戰似乎突然停歇了下來,半空之中各色扭曲纏繞的煞氣靈光也正在緩緩消散。

    這讓商夏更加篤定,剛剛自己那一聲喊,肯定已經被自家爺爺聽到。

    果然,虛空之中的云氣返傭,商博的身形破開云霧,再次出現在了云光鏡面前,皺著眉頭看向他所能夠感知到被窺探的方位。

    透過云光鏡面,商夏看到商博的目光仿佛正在看著他。

    商夏低聲道:“爺爺,是我!”

    鏡面之中,商博面色一定,開口道:“你在老宅?身邊可還有其他人?”

    商夏先是一愣,不過他很快便反應過來,商博或者說通幽學院,對于珊瑚令玄界顯然不是一無所知。

    就像朱英之前所言,通幽學院謀算珊瑚林玄界,謀求朱氏的武道傳承,恐怕已經不止一年兩年,甚至從兩界戰域成型之后便已經開始準備了。

    在這種情況下,商博聽到商夏的聲音呼喚,要么就是商夏的身邊有高手相助,借助四大靈地的某一核心陣域與他隔空聯系,要么就是商夏此時已經在朱氏老宅的玄界戰域核心之地,甚至已經接觸到了玄界令。

    于是商夏趕忙道:“我在老宅,身邊沒有其他人。”

    說到這里,商夏的語氣微微一頓,鏡面轉了一轉,發現之前與商博大戰的另外兩位四重天高手并不在附近,于是又道:“爺爺,你能盡快趕到老宅么?我或許能夠給你指引方向。”

    商博似乎感受到了商夏心中的急切,但他仍舊面不改色,只是略作沉吟便又問道:“我記得你之前傳來消息說,你的手上有一塊朱牌?”

    “是!”商夏精神一振。

    商博道:“以你的修為想要掌控玄界令的確很難,但你既然能夠與我溝通,那么便能夠將你手中的朱牌送過來。”

    商夏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毫不猶豫的將體內所剩無多的元氣一股腦兒的注入到了“假山”當中。

    與此同時,他又將朱牌向著云光鏡面當中擲去。

    那朱牌直接穿過原本只是一團氤氳之氣結成的鏡面,隨即消失不見,甚至還在鏡面之上留下了一層漣漪。

    待得漣漪稍散,商夏正見到鏡面之中的商博伸手一探,已經抓住了一塊物事,不是那朱牌又是何物?

    居然真得能送過去?

    不等商夏感到驚奇,就透過鏡面看到商博身后虛空之中忽然涌起兩團煞氣靈光,從不同的方向向著商博沖刷過來。

    商博對此似乎并不意外,在朱牌到手的一剎那,調動體內本命煞元,直接用朱牌在身前一劃。商夏就見到那面浮現在他身前的云光鏡忽然裂開,真正的形成了一道虛空門戶,而手持朱牌的商博就在門戶之后,甚至還沖著商博微微笑了笑。

    “爺爺,小心身后!”商夏幾乎是下意識的喊道。

    不過他話剛一出口,商博便已經一步踏進了虛空門戶,出現在了青銅地面之上。

    商夏一句話剛喊完,商博已經轉身向身后一抹,虛空門戶頓時恢復成了云光鏡面。

    原本緊追在他身后的兩道本命煞光呈現在鏡面之上,然后轟然相撞,再次將云光鏡攪成了一團氤氳之氣,卻隱隱間形成一道潛流沖來,可隨即又被商博隨手一拂便化為無形。

    商夏見狀原本提著的心頓時放松下來。

    而商博向著四周掃了一眼,目光卻最終落在了商夏手邊懸浮著的“假山”上面,目光隱隱間浮現出一絲喜色:“果然是珊瑚令!”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