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74章 《兩難訣》和《藏針訣》

    事實上不僅僅是通幽學院或者是幽州,便是整個武道界的符道傳承都是極為散亂的。

    不僅僅在于武符自身的名稱或者稱謂五花八門多種多樣,往往同一道武符在這家是一個名字,在另外一家就是另外一個名字;在這一地是如此稱謂,在另一地就又換了一種。

    還在于同類的武符在不同符師手中制作出來往往也大不相同,普通武者只管拿來使用,不通其中道理,或以訛傳訛,令武符的傳承越發混亂。

    更在于新的武符的制作和出現,往往具有一定的偶然性,符師只管制作,武者只管拿來使用,很少有人愿意去總結不同品階的武符之間的聯系。

    其實武符一道的這種亂象,與非凡武道本身又何其相似?

    許多武者踏入非凡武境,只懂得一階武元境要升二階武極境,只需吞服進階藥劑便可。

    卻很少去考慮二階的進階配方是否與其一脈相承,又或者相契相合。

    往往有許多武者在得到進階配方后,便迫不及待的開始收集非凡材料以圖進階,卻不知就算制成了進階藥劑,吞服之后就算沒有走火入魔,勉強進階成功,自身實力低微不說,日后也難以寸進,武道就此停滯不前。

    當然,更多的情形卻是,許多武者能夠得到一張下一階段的進階配方便已經是得天之幸,哪里還回去考慮其他?

    朱氏傳承的這部符經則不然。

    它在一階武符當中雖然僅記載了二十三種,可其中有十八道與二階武符中的十道一脈相承。

    可以說這十八道一階武符,便是這十道二階武符的根基。

    只需掌握了這十八道一階武符,便能夠循著原有的脈絡按部就班的進階二階符師。

    這當中不知道可以省去多少彎路,節約多少時間、精力、資源。

    而在進階二階符師之后,符經中記載的總共十四道二階武符當中,又有十二道與三階武符中的四道息息相關。

    同樣的道理,符經中收錄的六道三階武符,又與朱氏僅有的三道四階武符傳承一脈相承。

    這樣一來,商夏的符道之路從一階武符到四階武符就變得極為清晰,也再無法花費時間和精力卻收集其他品階的武符進行專研,只需按部就班走下去,期間只要修為跟得上,便有極大的可能成為一位大師級的符師。

    只不過……

    當商夏將這部符經翻到最后,赫然發現符經中原本記載的三道四階武符居然缺失!

    不是符經中的記載被人為的抹去或者毀壞,而是根本就不曾記載在這部符經上面。

    而且在符經的最后,著錄這部著作的朱氏先祖特意留下記載,三道四階武符的傳承,就記錄在朱氏的珊瑚林玄界之中。

    哪怕是朱氏自家子弟,想要得到最后三道四階武符的傳承,也必須要得到朱氏族長的認可。

    商夏忽然想起他從地下通道出來之后,見到的那幾塊表面被刮去的石碑。

    難道那上面就有三道四階武符的記載?

    想到這里,商夏不免痛心疾首,深恨朱英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可商夏緊跟著轉念一想,又覺得事情恐怕并非朱英所做。

    原因很簡單,如果那幾座石碑上的記載當真是朱英抹除,那么他至少應該留下拓本才是。

    可事實上,朱英身上的一切都已落入商夏手中,除卻一張《百日長春醉》的四階進階配方拓本之外,再無其他任何意見拓本。

    事實上,商夏能夠想到拓本,也是因為朱英留下《百日長春醉》拓本的緣故。

    先前商夏闖入地下石室,朱英倉促之際毀掉石壁上的刻印,商夏也并未記全,原本還想著日后借助四方碑進行推演還原,卻不曾想又得到了完整的拓本。

    而如果不是朱英毀掉了那幾塊石碑上的刻印,那么這件事要么是當初朱氏族人做的,要么就是劉繼堂和慕容天瀾兩個人干的。

    商夏顯然更傾向于后者!

    如果猜測無誤的話,那么這兩人肯定也會留下拓本,那么拓本現在就應該在二人的乾坤袋之中!

    商夏有些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看自家祖父的意思,為了完好無損的將其打開,那兩只乾坤袋肯定要交給寇沖雪。

    那也就意味著里面的拓本最終要落入學院之手,商夏日后想要補齊這最后三道武符的傳承,恐怕多少還要付出些代價。

    更讓他心有不甘的是,他想要獨得《朱氏符經》傳承的希望落空了。

    盡管有些懊喪,但還遠未到影響商夏心境的地步。

    鄭重的將《朱氏符經》收起,商夏再次翻開剩下的物品,很快便認出了幾種價值不菲的非凡材料,至少讓他找藥劑師重新制作一份兒淬脈散是足夠的了。

    還有幾種三階材料,其中便有一株商夏印象很是深刻的玲瓏草,這是三階進階藥劑當中用途極廣,卻偏又極其罕見的靈材。

    也不知道自己在進階武意境的時候,是否可以用得上!

    商夏心中閃過一個念頭,雖說他的劍術神通“兩儀乾坤劍訣”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但事實上他如今的修為已然臻至兩儀境的大圓滿,實際上已經可以嘗試著服用進階藥劑,凝聚武道意志了!

    將幾樣價值不菲的三階材料保存起來,其中還包括幾樣連他自己都不識得的物件。

    商夏的手中又多了一柄短劍,而且還是一件下品利器。

    雖說是一柄短劍,可實際上此劍也足有一尺八寸,此劍喚做“碧溪”!

    雖不及三尺冷鋒的玉河劍,卻也比尋常的短劍要長出一些。

    盡管如此,得到這柄“碧溪”短劍還是讓商夏心中歡喜。

    這兩柄劍一長一短雖有不諧,但碧溪劍到底也入了品階,商夏如若再施展雙劍劍術,至少不比擔心用一次便要毀掉一柄長劍。

    除卻這柄碧溪劍,商夏很快又找到了兩部以竹簡記載的劍訣。

    在翻開竹簡進行觀摩的時候,很快便沉浸在其中。

    這兩部劍訣傳承,一部叫做《兩難訣》,而另外一部叫做《藏針訣》,都是朱氏武道嫡傳體系當中有序的武技傳承。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