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90章 血脈氣息

    半空之中,重傷的冉碧羅在玄界缺口之外勉力維持,與地面上的司馬占星聯手,將月季會的其他捂著借力送出玄界之外。

    燕素娥在阻止玄界缺口的合攏,她身邊的宇文勝杰已然是油盡燈枯奄奄一息,卻仍舊被她牢牢的護在身后。

    劉知遠原本還待動手,卻被尚履冰伸手阻止了。

    此時四靈山與月季會已然合流,雖然看似幾位四階武者無暇他顧,可那是因為他們在送月季會其他的武者離開玄界的緣故。

    但二人要是出手攔阻,一旦玄界屏障合攏,固然能夠留下所有中低階的月季會武者,可徹底沒了顧忌的燕素娥等人也定然會瘋狂報復。

    在商博與姬文龍全力狙擊朱通的情況下,單憑尚履冰和劉知遠聯手,恐怕連燕素娥一個人都擋不住。

    到時候死傷慘重的恐怕就要變成通幽峰一方了。

    “所以,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離開了?”劉知遠不甘道。

    尚履冰想了想,笑道:“我們顧忌是玄界,可一旦他們離開,我們就無所顧忌了!”

    劉知遠想了想,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然后目光便看向了姬文龍與商博正在與五階活尸大戰的位置,面露仇恨之色。

    …………

    在九螢槊橫空而出的一剎那,商夏神色大變。

    孫海薇見得商夏衣袖抖動,勸慰道:“你且放心便是,商副山長實力高強,又有玄界令相助,就算是五階活尸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別忘了,那郎嘯云和東方大鷹聯手,不也在那活尸手下堅持了這么長時間嗎?”

    商夏勉強笑了笑。

    便在這個時候,天際上空又有煞光浮動,化作一柄長刀直接切入已成一片混沌的戰團當中。

    孫海薇喜道:“你看,姬副山長也出手了,他們兩人聯手,你更無須擔心了。”

    話雖如此,二人還是不約而同的將目光看向了玄界缺口所在的方向。

    發現那里仍舊保持平靜,并未再爆發任何大戰,這才真正放下心來。

    孫海薇見得商夏面色仍舊有些難看,不由有些擔心道:“商師弟,你怎么了?”

    商夏笑的有些難看,只能告罪道:“體內傷勢有所反復,孫師姐,我還需去往密室閉關查看一二。”

    “速去,速去!”

    孫海薇一聽也連忙催促他盡快前去。

    商夏快步返回密室,在將門戶合攏之后,連忙從抖動的衣袖當中掏了一只錦云盒出來。

    之前商博獨戰五階活尸朱通,商夏心中固然擔憂,卻也還沒到體若篩糠的地步。

    真正當商夏當時色變的,便是在山水幻靈之地的虛空壁障被打破之際,這只突然詐尸一般劇烈抖動的錦云盒。

    這是商夏從朱英身上得來的那只錦云盒,而且朱通的尸首就被他收在里面。

    這只錦云盒被商夏得到已經有一段時間,之前在玄界中樞之地的時候,這只錦云盒沒有絲毫異動。

    一直到剛剛朱通進入山水幻靈之地,這只盒子突然就動了。

    要說這兩者之間沒有關系,自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之所以先前沒有異動,而現在出現了,原因應當就在虛空屏障的隔離上。

    當然,真要與朱通有聯系的也不可能是錦云盒,而應當是藏在盒中的朱英的尸首。

    關于朱英的尸首,或者說他身上流淌的朱氏家族的血脈,與活尸朱通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系,這一點商夏早在玄界中樞之地的時候就有所猜測,這并不算太過意外,否則商夏當時也不會將朱英的尸首專門收在錦云盒中。

    只是……錦云盒作為空間物品,本身也應當擁有一定的隔離能力啊?

    商夏心中雖然疑惑,但在經過思索之后,還是決定冒險開啟錦云盒,將朱英的尸首放出來一觀。

    因為有著空間物品的保存,朱英的尸首仍舊保留著他剛剛被擊殺時的情形,濃重的血腥氣頓時在石室當中散發出來。

    幾乎就在朱英的尸首被他放出來的剎那,山水幻靈之地邊緣處登時傳來活尸朱通那越發暴躁的厲吼。

    隨即聲勢更為浩大的大戰余波傳來,哪怕商夏身處密室都能夠感受到身周元氣的動蕩。

    緊跟著商夏便又發現了一個怪異的現象,那就是朱英身上尚未凝固的血跡,此時居然正在緩緩的揮發,并在半空之中凝成淡淡的血霧,向著密室門戶所在的方向緩緩的飄去!

    商夏悚然一驚,他幾乎不用想都能猜得到,這血霧肯定是受到了朱通的吸引,要向著它所在的位置飄去!

    一旦要是讓朱通循著血霧的氣味兒找到這里……不,那活尸早就可以確認位置!

    只是那活尸緊追著朱英的尸首不放,難不成真是因為它要為朱氏血裔報仇不成?

    還是說這朱英的尸首對活尸朱通有著無法放棄的重要的作用?

    看著被密室門戶截斷的血霧,商夏心中忽然有所悟,朱通需要的是血液,是與他生前血脈同源的朱英身上的血液!

    毀尸滅跡!

    商夏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如此,他甚至沒來得及去思索那活尸朱通用同族血裔的血液做什么。

    隨著他心念涌動,身周已然隱約有劍光凝聚,隨時都能化作劍域將朱英的尸首剁成肉糜。

    與此同時,一縷縷的電光開始在他的指尖跳動,只要他愿意,馬上就能化作雷霆霹靂,將剁成的肉糜劈烤成焦炭。

    可就在他要付諸行動的時候,商夏神色間忽然帶上了思索之色,隨即他散去了身周的劍光,隨手一道雷光披散了門戶前的血霧,然后用錦云盒將朱英的尸首重新收起,便退開了門戶走了出去。

    再次見到孫海薇的時候,商夏發現楊子恭、錢四通、王世海三位武意境高手也已經返回,此時正聚在一起不知在談論著什么,而且這些人里面還多出了一位武意境武者,正是先前的外舍甲房訓導劉知非。

    見得商夏過來,孫海薇遠遠的打招呼問道:“商師弟,你可好些了?”

    其他幾人聞聲紛紛轉頭望了過來,楊子恭等三位武意境武者更是向他微笑致意,唯獨劉知非面顯哀色,看向他的目光也略顯空洞。

    商夏神色略顯匆忙,只是略微向幾人點頭示意,便看向孫海薇道:“孫師姐,我需要盡快出玄界。”

    “現在?”

    孫海薇先是皺眉問了一句,緊跟著便想到了什么。

    “月季會的人剛剛出了玄界,外面還有四靈山和月季會的四階武者,你現在除去不是自投網羅么?”王世海直接道。

    錢四通也道:“況且現在也出不去啊?想要打開玄界缺口,要么掌控玄界之人自行開啟,要么需要四階武者強行打開,咱們就算是想要出去也做不到。”

    孫海薇卻道:“你是想走水下?可那條地下通道已經塌陷了!”

    ————————

    短小無力只一章。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