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199章 異螺和異石

    所謂四靈山,其實是四座矗立在一起的山峰,占地方圓至少有十數里,加上守護大陣所籠罩的范圍,至少也有二三十里方圓。

    此時守護大陣早已自行崩潰,四座山峰在大戰之下已然崩塌了兩座半。

    當商夏與商克爺孫二人進入四靈山的時候,一路走來居然都沒見幾個活人。

    商夏隨手將一個剛剛從土堆里爬出來的二階武者擊殺,不由嘆道:“都死了?也對,五階的存在橫沖直撞,那活尸可不會手下留情。”

    商克卻搖頭道:“你錯了,其實四靈山已經有相當一部分人手已經撤離了。四靈山的人不是傻子,在朱通突入守護大陣之后,他們應當就已經有了四靈山不可守的覺悟。”

    商夏聞言不由大感驚異:“怎么會……”

    商克道:“怎么不會?在姬文龍和你爺爺二人趕到的時候,四靈山的人恐怕就已經預料到了現在的結果,先前四靈山看似風平浪靜,實則幾位四階高手應當是在為其他武者撤離爭取時間,佘之鴻更可能便是因此而喪命。”

    商夏道:“這么說來我爺爺與姬文龍也都應當已經發現,可他們為什么沒有阻止?”

    商克反問道:“如何阻止?他們兩個出手大肆屠殺那些中低階武者嗎?還是說讓你一個人去阻止數百蒼靈武修的撤離?”

    商夏訕訕,忽然想到了什么,開口道:“要是柳教諭從通幽峰帶來的人手再快一些,再多一些就好了,至少也能截殺一部分蒼靈武修。”

    商克笑道:“柳青藍僅憑你一個二階武者送去的一封信,就敢帶著近百武者前來四靈山,已然可謂是豪賭了。況且四靈山的人馬也不可能全數撤離,這倒塌的三座山峰下面,至少也埋葬著三兩百,甚至更多的人手。不要忘了之前通幽峰之戰以及獸潮過境的損失,我懷疑四靈山此番真正逃出去的武者恐怕還不足兩百,這已經不能用元氣大傷來形容了。此戰過后,怕是蒼靈界遼州的四大部族的整體實力都要被削掉三分之一強,甚至四階高手恐怕都要少一半兒。”

    商夏心中一動,看自家叔公所言甚篤,那也就意味著通幽學院以及四大家族,對于蒼靈界的四大部族內部情形也并非一無所知。

    難道說學院在蒼靈界還有自己的消息來源?

    見得商夏若有所思的表情,商克笑道:“不要再胡思亂想了,現如今可是你吃獨食的好機會,等到通幽峰的人馬到了,好東西恐怕就要被優先挑走了。”

    說話間二人已經來到了一座倒塌之后被半掩埋的樓閣前。

    “這是海潮峰的聽音閣,平日里乃是冉碧羅以及幾個親近族人的閉關修行之地,因此建造的異常堅固。閣樓本體可能還有陣法禁制殘存,因此才能夠在整座海潮峰垮塌的情況下,還能保持樓體的大致完整。”

    通幽峰與四靈山在兩界戰域對峙二十年,雖然雙方誰都不曾攻破過彼此的山門駐地,但對于彼此駐地中的詳情卻都有一定的了解。

    更何況商夏剛剛還懷疑通幽學院怕是把臥底都派到了異界,對于四靈山內部情況了如指掌,自然就更不在話下了。

    商夏二話不說,直接用碧溪劍在閣樓頂上就是一斬!

    商克見狀連忙道:“哎,不要莽撞,小心那些禁制殘陣反擊……”

    話還沒有說完,便見得從閣樓屋頂上幾種色彩靈光尚未泛起,便被商夏一劍摧枯拉朽一般斬滅。

    “叔公,我先進去了,煩請您老為我掠陣!”

    話還沒有說完,商夏人已經從掩埋的閣樓屋頂跳了下去。

    商克站在原地仿佛有些神思不屬:“不應該啊,這小子一劍劈出了幾種極道意境?就算是‘三玄兩極功’,也只聽說能夠在三種兩極道之間相互切換,施展武技還是要單獨運用的,怎得這小子能夠將不同的兩極劍氣融入一劍當中?莫不是老夫老眼昏花了?”

    可再看向被破開的屋頂上殘存的禁制靈光,顯然就是幾種不同禁制糾纏結成,別說是二階武者,就算是三階武者想要強行破開也是極難!

    便在商克還在狐疑是不是這閣樓的禁制早已衰減的時候,一連竄噼里啪啦的聲響從他腳底下傳來,過不得片刻,商夏一手抱著一只尺許長半尺高的木盒,一手抓著一只半個腦袋大小的海螺,從屋頂的裂口下跳了上來。

    “就這兩樣東西?”商克有些意外道。

    商夏一邊點頭,一邊將兩樣物品交給他,道:“果然如請老所言,聽音閣里面的東西似乎都被清掃了一遍,顯然是海潮峰上的武者在撤離前帶走了。只這兩樣東西,藏在一座最為寬敞的密室當中,我連劈了七劍才最終將密室門口的禁制破開。這兩樣東西您老給掌掌眼。”

    “那座密室很可能就是冉碧羅平日修煉之地,四階武者的身上肯定有空間寶物,平日用度都帶在身上,能得這兩樣東西也算不錯了。”

    商克一邊隨口說著,一邊先接過了那只大海螺。

    “冉碧羅手中的七螺劍乃是一件上品利器,在遇敵交戰之際,那長劍之上便有不同的潮音迸發,能夠亂人體內元氣運轉,更能亂人心智,頗有幾分詭異難防。據說此人的七螺劍便是從海中異螺的螺殼當中提取精華煉成。”

    說著,商克以手指彈海螺螺殼,卻能發出金鐵之聲,不由嘖嘖稱奇,嘆道:“這只海螺堅逾金石,至少也是三階之物。若得器師煉制短笛、長簫之類的音律之物,至少也是一件下品利器!”

    商夏聽完雖略有欣喜,但心中還是略有疑慮道:“好歹也是位資深的四階高手,三階靈物雖說不凡,但也不值得特意放在修煉密室當中,況且她那七螺劍已然是上品利器,這三階的海螺就更顯多,余,除非它另有妙用。”

    商克微一點頭,顯然也認同商夏的判斷,略作沉吟之后笑道:“聽聞冉碧羅所修煉的功法多與海潮相關,莫不是因為這異螺能夠發出海潮之音,輔助她進行修煉?”

    “難說!”

    商夏笑了一聲,結果海螺收進了錦云盒中,又道:“您還是看一看木盒里面的東西吧。”

    商克接過木盒之后才發現上面隱約有禁制符紋浮現,掌心之中頓時有煞光閃爍,片刻便將木盒表面的符紋蝕掉。

    然而當商克將木盒打開之后,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驚道:“你小子好運氣,居然能得到此物,這下凝聚武道意志穩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