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15章 劍氣縱橫(再續)

    李汐的劍術神通以“晨昏”意境成劍域,以潮汐“漲落”形成劍勢,試圖于商夏手中反敗為勝。

    然而在經歷了一開始的驚訝之后,商夏卻還是毫不猶豫的出手破掉了李汐的神通。

    原本豎于胸前的碧溪劍,被商夏用來輕輕向前一點!

    原本被商夏從“雙若劍訣”中悟出神通劍符,卻還沒有安上一個名稱的劍術神通,在碧溪劍的劍尖兒上點出,虛空之中輕重兩極劍氣融為一體,只在龐大的晨昏劍域之中點開了一個小小的“窟窿”。

    然而就是這么一個小小的“窟窿”,待得一縷輕重兩極劍氣滲入其中的一剎那,變化驟然而生!

    實際上李汐在商夏出劍的一剎那便已經做出應變,如潮的劍氣用來,在那一縷輕重劍氣滲入的一剎那便已經將其明滅。

    然則李汐很快發現,這一縷元氣中的劍意雖然被泯滅,可那一團元氣卻并未消散!

    李汐同樣是心思靈透之人,雖然不知其中緣由,卻本能的察覺到這一團元氣有異,既然無法泯滅便欲將其驅逐。

    然則不等李汐做出反應,那一縷看上去混混沌沌的元氣卻在驟然間發生了變化,一絲白芒與一絲黑影同時從元氣之中分離,并開始如同兩條細小的游魚一般相互追逐。

    李汐所維持的晨昏劍域霎時間開始不穩!

    當李汐的劍域呈現出朝潮意境之際,那相互纏繞的兩絲元氣中的黑影立馬開始蔓延,李汐的劍域立馬開始不穩。

    而當李汐急忙從朝潮化作昏汐之際,黑影頓時退散,卻又白芒大盛,昏汐意境再破!

    李汐從未想過,自己精研“潮汐劍訣”而領悟的雙重劍意,居然就這般輕易的被人所破!

    晨昏劍域無從維持,雖潮汐劍潮仍在,但李汐卻已經知曉自己已經敗了。

    敗的莫名其妙,卻又無可奈何。

    李汐瞬息之間收劍而立,商夏也不知何時已經反握了碧溪劍背在身后。

    “為什么?”李汐終歸還是忍不住問道。

    商夏卻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想了想,才道:“晨昏乃晝夜之前奏,晝夜便是黑白,我只需反其道而行之,便能以黑白本源破了你的晨昏意境。”

    “黑白……”

    李汐臉色先是一變,而后又吁了一口氣,道:“還好,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將黑白本源滲入在下的晨昏意境中的,終歸還是要看在何人的手中施展。在下北海李汐,通幽學院內舍商首席,佩服!”

    “原來是北海同窗李兄當面,邊疆五大學院同氣連枝,不曾想今日有幸能與李兄交手,幸哉!”

    商夏做恍然之色,心中雖尚有諸般疑惑,不過見對方行事,便也沒有深究。

    “慚愧!容李某日后拜訪,告辭!”

    李汐向著商夏拱了拱手,隨即便轉身離開,眨眼間便混入人群消失不見。

    “嘿,好一個雙重劍意!”

    商夏望著李汐背影消失的地方,用只有他才能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

    商夏此番與李汐斗劍,固然能夠堂皇而勝,但為了盡快結束這一戰,最終還是用了取巧的方式。

    商夏雖不通黑白劍意,可曾經與東方明鈺有過兩次交手,他卻能夠以自身兩儀本源演化黑白兩極元氣。

    就像是當初商夏雖未曾習得《雙若劍訣》,卻能夠通過浮沉石演化輕重兩極元氣一般。

    在李汐展現出晨昏劍域的時候,商夏便想到了能夠以黑白本源擾亂他的劍域,令他難以維持。

    商夏看得很準,李汐雖然厲害,可他在兩極元氣的積累上,卻遠不如商夏那般渾厚。

    當然,這也僅僅只是相對而言。

    與其他武極境的武者相比,李汐的元氣積累已經算得上是渾厚。

    在與商夏連番斗劍之后,元氣已經有所消耗的李汐,再想要維持雙重劍意所演化的神通,便已經令他的兩極本源元氣幾乎達到了極致。

    而在這種情形之下,只要商夏能夠找準了時機,將一點黑白本源滲入其中進行擾亂,頃刻之間便能夠令他辛苦維持的劍域不戰自潰。

    就像商夏之前向李汐解釋的那樣,晨昏便是晝夜的前奏,但終歸還是歸屬于晝夜的一部分。

    黑白雖然不能等同于晝夜,但兩者之間畢竟有所聯系。

    商夏的反擊雖然并不完全對癥,卻也正巧卡在了李汐的命門之上。

    話說回來,終歸還是李汐自身元氣本源積累不足,在自身已經臻至極限的情形之下,商夏的那一縷黑白元氣便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只是北海學院地處青州,而東方明鈺所在的東方世家似乎也在青州,想及通幽學院內部的武道傳承與當初幽州五大世家之間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系,商夏不由暗忖,這李汐的劍術傳承不會也與東方世家有所瓜葛吧?

    商夏與李汐一場斗劍,哪怕是在修為遠超二人的高手眼中,也可謂是精彩紛呈,就更不要說對先前那些烏合之眾的震懾了。

    況且在一眾意圖劫殺商家車隊的烏合之眾當中,驟然蹦出了一個北海學院的內門弟子,只要不是真傻,都知道這里面的水肯定很深,哪里還敢再出來蹦跶,更有心思靈敏的一早就逃了,以至于商夏單人獨劍站在三岔路口,一時間卻沒有一人敢于上前。

    商夏身后大街上的廝殺仍舊在繼續,商淼等人早已返身回援。

    就當商夏思忖著自己是不是也要轉身殺回去的時候,一道劍鳴之音忽然從距離路口百丈之外的一座酒樓之上傳來。

    輕撫著背后輕顫的碧溪劍,商夏目光仿佛越過了百丈的距離,與酒樓之中的一雙目光相遇。

    “武威馬琦,請通幽商兄賜教!”

    一聲輕喝隔著百丈的距離清晰的傳到商夏的耳中。

    不能商夏開口,一道身著月白長衫的身形已然從酒樓第三層縱身而出,沿途只在屋頂房檐上點了幾點,人便已經拉近了數十丈的距離。

    而就在這時,只見此人突然將衣袖向前一抖,一柄薄如蟬翼的長劍從袖口飛出,化作一縷寒芒瞬間越過剩下數十丈的距離,直奔商夏而來。

    “飛劍,莫不是飛劍?”

    一眾驚呼從周圍傳來。

    商夏雙目微瞇,仿佛想要凝聚目光將那柄飛射而至的劍芒寒光看得更加清晰一般。

    面對這等在各種傳言中被奉為傳說的劍術,商夏此時的神情看上去平淡的很!

    ————————

    月初沒能多碼兩章,是在抽不出時間來,只能厚顏求幾張保底的月票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