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18章 劍氣縱橫(五續)

    通幽城上空,通幽學院康辭,商氏家族信任族長商克,以及蜀州劍門學院的負劍長老玉成瑾,三位四階武者懸立,俯瞰著此時在通幽城一條街上爆發的圍攻商氏車隊的大戰。

    更為確切的說,此人三位四階高手大半的注意力都已經放在了站在車隊最前方的商夏身上。

    “輕重、虛實、攻守、剛柔,此子果真推陳出新,能在兩極境演化四種兩極之道?”

    玉成瑾面露驚嘆之色,有些自顧自的點評到:“而且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他所展現的四種兩極劍術,都已經達到了‘兩極融合劍意出’的地步,這也就意味著此子已經練成了四道兩極境的劍術神通!”

    關于對武道第二重天的稱呼,‘武極境’是近年來武道世界試圖對于武道境界進行統一劃分而刻意推廣的叫法,不少老一輩的武者還是更愿意使用“兩極境”這個舊有的稱呼。

    商克笑了笑,道:“玉長老謬贊了,這小子向來喜好自夸,什么‘推陳出新’,不過是在那‘三玄兩極功’上有所增補而已。”

    玉成瑾似笑非笑的看向商克,道:“自夸?老夫只看到了自謙!‘三玄兩極功’乃是慕容世家數百年的心血才智的最終積累,哪怕就是稍有增補,那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說罷,玉成瑾的目光再次看向下方正要再次動手的商夏和楊超,語帶唏噓道:“況且,慕容世家的武者能在兩極境修出三四種不同的兩極道神通嗎?”

    商克出于對商夏的保護,并不愿意讓他過早的暴露在外面的大人物面前,聞言再次道:“小聰明是有一些,不過終歸才是個二階武者,以后的路還長著,玉長老太看得起他了!”

    “是啊,以后的路還長著!”

    玉成瑾先是一嘆,可緊跟著語氣一轉,笑道:“所以,井底之蛙做不得,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這么好的機會,怎么能錯過呢?”

    商克和康辭相互看了一眼,一時間不清楚玉成瑾葫蘆里賣的什么藥,而后就見這位玉長老隨手甩出了一枚傳音劍符。

    …………

    一般來說,神通也分高下。

    簡單的神通,通常可以看做是武技的多重疊加。

    就如同商夏曾經遭遇過的一位月季會的刀客,此人所修煉的神通“三重刀”,便是簡單的一刀三斬,乃是他平日一式刀招的三倍疊加而已。

    高明一些的神通,則能夠引發某種質變,使得神通的威力有著飛躍式的提升。

    便如同商夏一開始本打算修煉的武元境神通“混元霹靂手”,便是能夠在神通施展之際,以一道雷電進行傷敵,威力極為可觀,修煉難度自然也就大幅提升。

    當然,后來因為天雷帶來的質變,商夏的“混元霹靂手”早已脫離了這道神通原本的藩籬,算得上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際遇,這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第三類的神通,則能夠在第二類的基礎上令神通的威力覆蓋一定的區域,形成神通領域,關鍵更在于這一領域還能在武者的堅持下始終維持!

    這一類神通的威力較之第二種并沒有多少提升,甚至對于大多數武者而言,當鋪開神通領域的時候,可能還會在一定程度上分薄神通的威力。

    但這一類神通往往能夠將武者神通的殺傷力形成規模,同時還兼具控制、削弱對手,以及增強己身的功效,更是威懾同階武者的絕佳手段。

    商夏目前所修成的兩道武道神通,“混元霹靂手”原本只算第二種,但在經過天雷異變之后,在神通威力大幅提升的同時,同樣能夠憑借商夏雄渾的元氣形成一定范圍內的雷域。

    至于他的“兩儀乾坤劍陣”自然更加不必多說,幾乎可以令他在二階武者當中成為無敵的存在。

    哪怕是他將目前六道兩極神通劍符拆開來一個個分別用,每一種也都能發揮出第二類神通的威力。

    可也正是因為如此,單體的劍術神通或許威力不差,但往往都是一錘子買賣,能發而難以維持。

    那楊超精通的“奕劍訣”乃是立足于動靜兩極之道,最善于在與對手交手的過程當中洞徹先機,發現破綻。

    縱使商夏的劍術神通威力極大,難以覷得破綻制勝,卻也每每都能夠在關鍵時刻避敵鋒芒保留實力。

    哪怕是后者,看似被對手逼得四處亂竄,場面難看,可時間久了,一旦對手消耗過大難以維持,自然就能以逸待勞,從容而勝。

    楊超正是自忖商夏奈何他不得,又不愿與商夏持久戰,將場面弄得難看,這才提議握手言和。

    在他看來,自己這是在給商夏臺階下,那商夏這個時候非但應該借坡下驢,更還要承他的人情才是。

    可他萬萬沒想到商夏居然還要跟他動手,心中也是氣憤難平,早已打定主意哪怕是場面再難看,也要拖得此人精疲力竭,好生給他一個教訓不可。

    然而他又哪里能夠料到,商夏真正的殺手锏,剛剛也不過才展露了六分之一,甚至更少!

    在楊超劍指商夏邀戰的一剎那,商夏的丹田陰陽魚眼之中,冰火、輕重兩道劍符同時浮現,兩儀乾坤劍陣的劍域瞬間降臨!

    楊超早已在商夏出手的一剎那便感知到了危險,他甚至已經大膽推測到商夏可能將他的劍術神通推演到了劍域的地步。

    然而他仍舊不在乎,自信憑借自己的劍術神通足以應對一切。

    可當商夏的劍域鋪開的一剎那,楊超頓時神色大變,臉上浮現出懊惱之色,但更多卻還是驚駭!

    商夏的劍域降臨的太快,覆蓋的范圍太大,別說他一時間反應不及,就算是能反應的及,也無法逃得出!

    然而即便是一開始便失了先手,楊超仍舊不曾放棄,自忖就算是被對方的劍域困住,自己也未必就會落敗,了不起自己更狼狽一些,顯得更慫包一些。

    別忘了,維持龐大的劍域,對于所造成的消耗只會更大!

    然而楊超又錯了!

    當凌冽的劍氣蜂擁而至的時候,冰劍火劍冰火兩極劍,輕劍重劍若輕若重劍!

    楊超面色蒼白,鼻孔之中鮮血流淌,他的“奕劍訣”神通,早已跟不上劍域中劍氣的變幻,失靈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