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32章 三針三穴,丹田之變

    按照商夏在前世所帶來對于傳統文化的一丁點皮毛來理解,這方世界的武道第三重天武意境,或許更應當被稱之為“三才境”才更為合理。

    事實上,四方碑在推演并完善進階配方的時候,所給出的名稱也的的確確是“三才境”。

    只是這“三才”該怎么理解?

    商夏所知卻是貧乏的緊,也僅僅就限于“三才天地人”的水準,頂多再加上個“三光日月星”,或許還有一個“三花精神氣”?

    而且即便是知道,往往也還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好在商家家傳的進階配方,在經過四方碑的完善之后,很大程度上給了商夏以提示。

    那就是三巡合意針所刺入的下關、膻中、印堂三穴。

    商夏在知道了關元穴在人體上大概位置的時候,便懷疑那里應當是下丹田的位置所在。

    由此推斷,那么膻中穴大約指的就是中丹田,而印堂穴就應當是上丹田了。

    若當真是如此的話,那么商夏在進階兩儀境之后所形成的丹田,就應當是下丹田?

    而所謂的武意境,通常指得是武者從凝聚武道意志算起的三次升華,難道就與武者的上中下丹田有關?

    若然如此的話,商夏倒是可以將商家對于武意境的認知,與他一知半解的“三才”結合起來,然后牽強附會一番,倒也能夠聯想到更多的東西。

    但所有的這些更多也只能是臆測,他自己對這些東西其實都糊涂的很。

    然而當商夏將第一枚合意針刺入關元穴三寸的剎那,商夏的臉色終于變了。

    大變!

    商夏丹田中的元氣本源,原本已經具現成一幅巨大的太極本源圖。

    在商夏進階到兩儀境大圓滿之后,丹田之中除了這一副巨大的太極圖,幾乎已經不存在其他任何散溢的元氣。

    然而就在此時,商夏感覺到丹田中的一切都在剎那間崩潰。

    巨大的太極圖突然間就消失不見,原本涇渭分明的兩儀元氣,如今整個丹田就只剩下了一片混沌。

    驟然間發生的一切,生生嚇了商夏一跳

    (本章未完,請翻頁)

    ,還以為出了什么大差錯,直接導致自己廢了自己的修為。

    好在守意香始終都能夠讓商夏在任何情形之下,都能夠守住最后一絲清明。

    這讓商夏很快便意識到,雖然丹田之中的兩儀本源化成了一片混沌,可體內的元氣仍舊能夠運轉,他的修為仍在!

    只是商夏現在要是動手的話,十成實力怕是發揮不出三成。

    如果這個時候商夏要是受到外在干擾,甚至是對手攻擊的話,那后果不堪設想。

    難怪武者在進階武意境的時候,要么要選擇決定安全的地方秘密閉關,要么就需要有絕對信任的人在外守護。

    商夏感應良久,丹田之中的一片混沌元氣似乎并無任何變化,不由心生失望。

    不過他很快又反應過來,連忙再次將浸入析元液一刻的合意針拈起,慢慢捻動著刺入了胸口處的膻中穴。

    這一次因為已經有了準備,針刺的劇痛并未像之前那么猛烈。

    仍舊和關元穴一樣,在刺入膻中穴三寸深之后,合意針仿佛突入刺穿了膻中穴的穴竅,隨著五寸長的細針全部沒入肌膚,便不再有疼痛傳來。

    與此同時,原本一片混沌元氣的丹田,似乎終于要發生某種變化,又仿佛在孕育著什么。

    這一次商夏不會再有怠慢,第三根合意針在將玉樽中最后三分之一的析元液吸收之后,商夏咬牙將其緩緩的刺入了眉心間的印堂穴。

    在五寸長的細針盡數沒入穴中的剎那,商夏忽然眼前發黑,隨后整個人猛地向下一沉,仿佛墜入了無底深淵。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守意香的氤氳之氣當中,商夏終于恢復了一絲清明,而后隨著理智的漸漸恢復,商夏忽然發現此時的自己仿佛身處一片無盡的混沌之中。

    這里是……丹田之中?

    商夏悚然一驚,周圍的一切隨之大變,隨著意識的回歸,周圍的一切表明他仍舊身處閉關的密室當中。

    剛剛那是……自身的意念沉入了丹田之中?

    以往商夏不是不能夠“看到”自己的丹田,但那種看到是一種“內視”,更多的是一種俯瞰,或

    (本章未完,請翻頁)

    者說是類似于“作壁上觀”的一種局外人的觀摩。

    然而就在剛剛,他就仿佛整個人就身處丹田之中,與丹田中的混沌元氣渾然一體,或者說根本就成為了丹田的一部分……

    那種感覺,似乎有些奇妙。

    商夏回憶著剛剛的那種感覺,令自身的意識下沉,嘗試著再次進入那種狀態。

    忽然間,那種感覺再次降臨,他仿佛就存在于丹田之中,并與其中的混沌元氣融為了一體。

    也就在此時,商夏忽然發覺,丹田之中的混沌元氣并沒有因為太極圖的崩潰而失去了兩儀境的一切手段。

    而是丹田中的混沌元氣,完全可以隨著他的意識進行任意轉化,或者為兩儀元氣,或者為神通劍符,或者為雷紋電芒。

    凡是他曾經所擁有且修煉成功的手段,此時均可以心隨意走,任意施展。

    而且因為有著他自身意識的融入,這些手段在施展之際定然會發生根本性的質變,達到一個全新的境界。

    這個境界便是武意境,或者按照商夏的理解,就是真正的“三才境”。

    只是這里的丹田又與所謂的“上、中、下丹田”有什么關系?

    三巡合意針分刺關元、膻中、印堂三穴,然而發生質變的卻仍舊只有一個丹田。

    又或者說本來就只有一個丹田?

    無論是關元穴、膻中穴,還是印堂穴,只是進入丹田的不同途徑而已?

    商夏雖然有些糊涂,但既然沒有出差錯,那便繼續按照商家的傳承提示,以及四方碑的完善秩序,按部就班的繼續下去就行了。

    隨著商夏心念微動,融入于丹田混沌元氣之中的本源意識開始上升并向外擴散。

    他首先“看”到的便是他自身,此時正盤坐于密室之中。

    而這種“看”卻是全方位的,既可以在身前“看”,也可以在身后“看”,還能夠道“身側”去看,甚至可以從上面“看”……,端的是奇妙無比。

    而后他的意識隨著自身的意志繼續擴散,很快又“看”到了密室中的一切,直至在自身意志的支配下沖出了密室……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