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34章 天意三篇,天意槍

    武道第三重天是一道分水嶺。

    “在踏過這個門檻之后,家族,包括通幽學院在內,所能夠給你提供的幫助便極其有限了,更多的時候只能夠依靠自己!”

    當穩固了修為的商夏出關之后來見商克的時候,一臉唏噓的商氏族長,在將家族最為核心的兩套傳承交給他的時候,順帶著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雖說這番道理商夏早已明白,但作為商氏家族的族長,這番話卻是他必須要說給家族的每一位新晉的三階武者聽的。

    以前說這番話的是商博,今日這番話商克作為族長還是第一次說。

    作為商氏家族最為核心的武道傳承,《天意三篇》和《天意槍》是不能夠從傳承之地帶出去的。

    事實上,哪怕是商夏自己,若是沒有商克這位族長帶領的話,也根本無法進入這里,商夏只能在這里將這兩道傳承牢牢記下。

    好在有商克這位四階武者在此,而且他當初在武意境的時候,修煉的同樣是《天意三篇》和《天意槍》,以他如今的修為和見識,足以給商夏進行詳細的指點。

    然而商克卻并沒有這么做,他只是將《天意三篇》修行過程當中幾個常見的問題大致講述了一遍,然后回答了商夏的幾個疑難,便不再多言。

    甚至在商夏記憶《天意槍》的時候,商克更是寡言少語,便是商夏又不解之處,他也只是說要他事后再細細揣摩,不必著急尋求答案。

    商夏心中雖然不解其意,便只能先行將兩套傳承牢記在心,并反復誦讀了幾遍,直至再無遺漏可能。

    直到這個時候,商克才道:“你可知這《天意三篇》和《天意槍》的來歷?”

    商夏聞言不由搖了搖頭,但心中卻已經在揣摩叔公所言,可能與他剛剛不愿為他過多解惑有關。

    果然,只聽商克接著說道:“這兩道傳承原本并非我商家所有,而是在百余年之前,由商氏先祖得自于天外!”

    “天外?”

    商夏滿臉驚訝,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家叔公。

    然而商克卻淡定的點了點頭,道:“雖然聽上去有故作高深之嫌,但咱們商家的武意境兩大傳承的確是來自天外一顆墜地的流星。當商家一位先祖找到流星墜地之處的時候,原地只留下了一地碎片,以及這兩枚保存完好,且記載了《天意三篇》和《天意槍》的玉簡。”

    說到這里,商克神色間才浮現出一絲感嘆:“百余年前,商家還只是幽州一個不入流的小家族,但正是因為有了這兩道完整的三階傳承,家族才開始在百余年前一點點壯大,直至蒼靈界入侵,幽州大部淪陷之前,商氏家族已然是幽州僅次于五大世家的二流家族了。”

    “天外,有什么?”

    除了《天意三篇》和《天意槍》的來歷諱莫如深之外,商夏對于商家百余年來崛起的歷史自然不會陌生,但此時更加吸引他心神的卻是所謂的“天外”!

    對于商夏的好奇,商克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幾乎每一位接受這兩道核心傳承的商家子弟,都會問到這個問題。

    然而,對此商克也只能搖搖頭,道:“我也不知。”

    但不等商夏面現失望之色,商克卻又道:“但寇沖雪曾經說過,天外亦有天,蒼宇、蒼靈或許也只為滄海一粟。”

    見得商夏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商克繼續說道:“這《天意三篇》博大精深,寓意深遠,每一位修習之人從中所得都不盡相同。若循他人舊例,或聽從他人指點,所得所獲往往不契自身,甚至大有害處。這一點已經在商家百余年來多位武者身上得以驗證。因此,家族歷來修行此功之人,都是全憑個人領悟,最終所獲或有高低,但無一例外都是最為契合自身的功法,更是少有行功失控、走火入魔之憂。”

    商夏聞言這才恍然大悟,隨即道:“如此說來,那《天意槍》也是如此?”

    商克道:“槍法同而槍意不同,《天意槍》與《天意三篇》息息相關,我與祖父同修《天意槍》,然則你祖父槍意深遠,直指魂念意志,故名曰‘裂魂’,而叔公我不及你祖父多矣,最終也不過得了個‘懸空槍’的諢號。”

    雖說修習這兩大傳承,全靠個人自悟,但商克還是在與修習相關的事情上多做提點,甚至可以說是事無巨細,由此也可見家族以及叔公對他未來的殷殷期盼。

    得到了家族在武意境的核心傳承,商夏原本正要告辭,卻忽然聽得商克說道:“兩道傳承盡快記牢并上手,你需要盡快返回通幽學院一趟。”

    “有什么要緊的事情嗎?”商夏隨口問道。

    “寇沖雪可能會見你!”

    …………

    從家族的傳承之地出來,商夏很快見到了特意來尋他的燕七。

    “公子,恭喜!”

    燕七的喜悅是發自內心的。

    “七叔,最近通幽城的形勢如何?”

    商夏從兩界戰域返回這段時間,大部分時間都處在閉關修煉當中,對于外界的事情了解的很少。

    而且最近不知道是否是商夏太過心重,總感覺無論是商克還是商溪,仿佛都在對他隱藏著什么。

    “公子,您還是稱呼我‘燕七’,或者是‘老七’之類都行,叫‘七叔’實在是折煞我了。”燕七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

    商夏聞言腳步一停,回頭沉聲道:“怎么,是有人跟你說了什么?”

    “那倒沒有,”燕七低聲道:“是咱自己覺得不大合適。如今九爺已經歸家,家族中又多了一位二爺,這兩位您都是要稱呼‘九叔’、‘二伯’的,可您要是再叫咱‘七叔’實在不合適,家族中其他人該怎么看咱?”

    商夏自己雖然覺得無所謂,但這件事情得從燕七的立場出發,‘七叔’的稱呼的確會令他在家族中難做。

    于是商夏點了點頭道:“那我以后叫你‘燕叔’。”

    燕七還待說什么,商夏已經抬腳繼續向前走去,燕七見狀連忙跟上,在他身后稟報道:“通幽城的形勢,似乎顯得有些詭異!”

    “哦?”

    商夏適度表達了好奇,邊走邊問道:“且說說看。”

    燕七沉聲道:“還是游海彪被殺一事,照理來說,北海學院的一位四階長老在通幽城被殺,必將引起軒然大波才對,可現在的通幽城實在是太平靜了,匯聚在通幽城內外的各方勢力,仿佛不約而同的忘記了游海彪之死,況且里面甚至還包括北海學院。”

    商夏“咦”了一聲,道:“的確有些奇怪。叔公他老人家是什么態度?家族之中可有什么動作?”

    燕七想了想,道:“自從回歸家族之后,家主一直深居簡出,除非有人上門拜訪。唔,回歸家族的第三日,也就是八月二十九,家主親自去了一趟通幽學院,回來之后,家族中便開始派遣一些對于陣法之道有所涉獵的族人前往學院。”

    商夏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燕七這個時候卻是沉默了片刻,才斟酌著說道:“公子,如今通幽學院的三舍生員,可是被其他四大學院的武者欺負的有點慘。”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