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41章 再臨演武堂

    商復西跨院。

    商漸與徐慧珠夫妻二人,再次望著不遠處那道直指天際的元氣巨|槍出神。

    二人都是浸淫武意境多年的資深高手,自然能夠看得出來商夏這一槍所蘊含的威能。

    “這才多長時間,他不但已經完成了元氣掌控,而且還能調動如此精純的三階元氣,你們商家的天意傳承竟然如此厲害嗎?”

    徐慧珠在感嘆之余,語氣中卻也不可避免的帶著些許忐忑。

    商漸在遠遠看到那一條元氣巨|槍的時候,神情之間也有復雜之色一閃而過,開口道:“各有各的源法,可能家族的核心傳承更加適合于他罷了。”

    徐慧珠看了他一眼,道:“你可曾后悔?”

    商漸啞然失笑道:“我當年的確有機會得到家族的天意傳承,但我能感覺得到家族的核心傳承并不適合我,而我則更喜歡劍道。”

    “況且商家的核心傳承僅有‘天意篇’,實在太過狹窄了,而且門檻極高,一旦遭遇意外便極有可能令傳承中斷,未來我未必不能在家族之中以劍術開辟第二道核心傳承,如此商家在未來至少還有選擇的余地。”

    徐慧珠見得自家夫君神情間的堅毅,不由柔聲道:“我自會助你!”

    商漸笑了笑,道:“快了,如今只差了最后一步,我便能夠跨過最后一道門檻,進入武意境大圓滿的境界,到時候便能夠為家族留下另外一道核心傳承。或許還無法與天意傳承相比,但至少門檻會更低一些。商家要想邁出最后一步,真正的成為世家大族,就需要更多的族人成長起來,如此天意傳承反倒會成為制約。”

    徐慧珠點了點頭,又道:“那……備兒和冬兒的事……”

    “放心!”

    商漸抬起頭的時候,正見到又是一道駁雜的槍芒從宜豐居方向沖天而起,沉聲道:“就在這幾日,段宏就會開爐鍛制下品利器了……”

    …………

    距離西跨院不遠的另一座小院當中。

    商洋同樣抬頭望著不遠處那條完全由天地元氣凝聚而成的元氣之槍,口中卻道:“夫人他們現在已經到了哪里?”

    一位商洋身邊的常隨低聲稟報道:“夫人和兩位少爺如今應當已經到了冀州與幽州邊境,按照行程可能還要幾日,畢竟……”

    商洋臉色顯得不大好看,冷哼一聲道:“我看他們是故意拖延,不大愿意來吧?”

    常隨連忙小心道:“夫人和兩位公子畢竟生于冀州長于冀州,如今驟然要遷居幽州,心中不舍故地也是情有可原。”

    “婦人之見!幽州貧瘠狹小,難道冀州就

    (本章未完,請翻頁)

    會是什么安寧樂土?”

    商洋罵了一句后,沉聲道:“你去告訴他們,要他們盡快趕來通幽城,否則越是拖延路上就會變得越是危險。”

    常隨告罪一聲,連忙下去。

    望著再次沖天而起的七彩斑駁槍芒,商洋再次叫來一個下人,問道:“剛剛可是段宏去了宜豐居?”

    下人連忙答道:“回稟九爺,段師傅去了一會兒,現在已經離開了。”

    商洋點了點頭,又問道:“段宏可說過什么時候開爐?”

    下人繼續道:“這幾日家族中大部分的人手都已經被抽調準備一應事宜,看樣子開爐也就在這三五日之間了。”

    商洋“嗯”了一聲,揮了揮手道:“下去吧!”

    望著不遠處上空漸漸開始消散的七彩槍芒,商洋苦笑著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嘿,我這做叔叔的也是越做越回去了,居然想著從自家侄兒身上討便宜!”

    …………

    商夏自然不知道自家的兩位叔伯在暗中打著他的主意。

    十月初七下午,在商夏從兩界戰域返回一月有余后,他終于再次來到了通幽學院。

    “這么說,每天下午,演武堂就成了通幽學院與其他邊疆學院的生員弟子交手切磋的地方?”

    商夏一邊大步向著演武堂所在的方向走去,一邊開口向著身邊的燕七問道。

    燕七緊跟著商夏的腳步,嘴里卻是快速說道:“是的,現在這里的情況已經好了很多,其他四大學院也已經不再一味的針對通幽學院的生員,如今這里更多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五大邊疆學院的生員弟子相互切磋的地方,六少如今已經進階第三重天,倒是沒有必要與那些生員弟子一般見識。”

    商夏猛然停了腳步,回過頭來看向燕七道:“七叔什么時候也改了稱呼?”

    燕七微微一怔,連忙道:“對不起,公子!”

    商夏點了點頭,回過頭去繼續前行,同時頭也不回道:“雖說敗在人家手下那是他們自己實力不濟,我也無意為那些人出頭,更不在意那些失敗者怨天尤人的看法,但那些其他學院的武者一味在通幽學院的地盤上耀武揚威,卻也是讓人不爽的很!”

    燕七眼見得商夏主意已定,知曉再勸無用,只得在旁邊提醒道:“既然如此,公子下手卻需有分寸,以免學院高層以及家主老爺難做。”

    商夏頭也不回的發出一聲輕笑,燕七無法從他的表情上判斷出什么。

    作為通幽學院名氣最盛的生員,從他踏入通幽學院大門的那一刻開始,消息便已經傳遍了學院的各個角落。

    (本章未完,請翻頁)

    在商夏尚未到達演武堂之際,外舍、內舍,甚至是上舍的一部分生員,聞訊之后已然紛紛向著演武堂趕來。

    隨著這個消息的擴散,其他四大學院的生員以及其他有資格進出通幽學院的中低階武者,也懷著各種各樣的心思,從不同的方向趕來。

    此時在演武堂中正上演著一場極其精彩的對戰。

    作為這兩個月以來,通幽學院上下崛起速度最快,風頭也最勁的內舍生員,竇仲是通幽學院生員當中,僅有的幾個在與其他四大學院的弟子交手切磋當中贏多輸少的人。

    甚至可以說,這一個多月以來,竇仲堪稱是通幽學院生員當中的門面之一!

    在現如今所有在學院的生員,尤其是外舍生員當中,建立了崇高的聲望,得到了許多生員的尊重和支持。

    此時場上的竇仲已經連出二十一劍,每一劍刺出都會有一道寒氣順著劍尖侵入到對方的體內。

    待得第二十二劍遞出去的時候,正在與竇仲對戰的一位雁門學院的二階武者,手臂已經凍得僵硬,手指更是連握緊手中的兵器都已經極為勉強。

    隨著竇仲第二十三劍刺出,對手終于再也無法堅持,手中的一柄短戟“當啷”一聲掉在了地上。

    “好!”

    幾道零星的喝彩聲稀稀拉拉的從不同的方向傳來,可很快似乎察覺到此時演武堂的氣氛有異,喝彩聲隨即平息了下來,演武堂中的氣氛變得越發的詭異。

    “承讓!”

    竇仲已經意識到場上氛圍有些不對,但他還是溫和的向敗在他手下的雁門武者囑咐道:“竇某所修煉的功法寒氣頗重,閣下回去之后最好功行三個周天以上,如此方可將侵入體內的寒氣驅逐干凈,否則日后可能會形成痼疾。”

    那名雁門弟子眼見得對方氣質坦蕩,不由道:“‘玄冰劍’竇仲果然名不虛傳,在下心服口服!”

    待得那名雁門弟子下場之后,竇仲看向演武場周圍這才發現,不知何時演武堂的里里外外已經匯聚了這么多人!

    “發生了什么事?難道……”

    竇仲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上升勢頭很快,在學院的生員當中博取了很高的聲望,但卻還不具備將幾乎所有在校生員,以及其他四大學院的弟子盡數匯聚一堂的號召力。

    除非……是他!

    “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

    原本將演武堂內外圍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忽然從中自發的讓開了一條通道,一個讓竇仲極其熟悉的身影,步履從容的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走了進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