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55章 無形中的好處

    尚履冰要商夏回憶并鞏固從幻道茶中所得,這正中商夏下懷。

    之前商夏將茶盞端到嘴邊,剛剛將里面的茶水喝了一口,頓時便有一股熱氣在眼前升騰而起,他就仿佛做夢一般,一下子便代入到了眼前的幻境當中。

    商夏沉浸在眼前的幻境當中前后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可他在幻境之中的經歷卻仿佛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

    在幻境中的那段時間當中,商夏在經歷了多場大戰之余,剩下的時間都用在了對“天意三篇”與“天意槍”的修煉之上。

    以至于當商夏從幻境之中情形過來之后,頭腦之中靈光頻現,仿佛那一瞬間,他在幻境之中修行、大戰的經歷、經驗、領悟,盡數被他繼承了下來。

    如果能夠將這些東西全部消化吸收,那么商夏的修為實力必將大大向前跨進一步,說不定也能節省他數月甚至一兩年之功。

    至少在他進階三才境第二層,武道意志得以第二次升華之前,商夏的修為提升已然是一片坦途。

    便在商夏沉下心來整理所得之際,田夢梓、竇仲、張劍飛、沐清雨也先后從幻道茶的領悟當中清醒過來,并在尚履冰的囑咐下靜心整理所得。

    隨著其他人將幻道茶中所得消化吸收,商夏也漸漸從入定當中再次清醒過來,身周一縷隱晦的氣機一閃而逝。

    田夢梓等人還都沉浸在剛剛收獲的喜悅當中,根本沒有注意到商夏身上發生的變化,唯有尚履冰不著痕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無聲的笑了笑。

    直到這個時候,商夏才注意到,籬笆小院當中此時已經只剩下了尚履冰,他們根本不知道寇沖雪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離開了。

    “尚先生,山長呢?”

    田夢梓忍不住開口問道。

    他剛剛于自己練就的武極境神通之中有所得,但他現在更在意的卻是凝聚武道意志的機緣,因此,對于寇沖雪的指點頗有期待。

    尚履冰指了指小木屋,道:“原本你們這些晚輩這點道行,他想要指點也不過三言兩語而已。只不過終歸還是要尊重一下你們的修行**,況且你們五個修為高低不同,所走的武道途徑也不同,所以便不在這里說了,你們自去拿小屋便

    是。”

    尚履冰說罷,這一次最先按捺不住的反而是田夢梓。

    只見他猛然起身,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魯莽,連忙向尚履冰告了一聲罪,然后快步走到小木屋門前,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上舍弟子田夢梓,拜見山長!”

    眾人也不見有何動靜,田夢梓卻仿佛得了吩咐一般,拉開了柴門走了進去。

    隨著柴門合攏,木屋當中的一切被隔絕開來。

    商夏見狀索性再次靜下心來,便在籬笆小院當中開始修煉。

    而這時就在商夏搬運體內真氣的一剎那,頓時便感覺周圍濃郁的天地元氣涌來,幾乎有一種自己一下子被淹沒的感覺,生生嚇了自己一跳。

    商夏趕忙運轉他從“天意三篇”當中領悟的修煉方法,將涌來的天地元氣煉化為三才真氣,并用以壯大丹田之中的三才本源。

    而直到這個時候,商夏才猛然注意到,他丹田之中那一團三才本源幾乎膨脹了五成,而此時丹田當中原本已經稀薄了大半的兩儀殘留本源,此時幾乎又被煉化了一半兒,變得越發的稀薄了。

    隱約間,商夏感覺自身意識與丹田本源再次融合的那種趨勢已經變得更加的強烈。

    這讓商夏意識到,他的武道意志迎來第二次蛻變可能已經越來越近了。

    與此同時,腦海之中還會不時的閃爍一些或者似是而非,或者明暗不定的念頭。

    這些念頭、靈感仿佛都源自于“天意三篇”,往往讓商夏有一種明明就在眼前,可就是看不清摸不到的感覺。

    “這些東西總給自己一種熟悉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應當來自于之前幻道茶中的幻境,那個時候自己應當已經踏進了三才境第二層。如此說來,這些東西應當是來自于‘天意三篇’的第二篇章!而自己現在卻因為修為仍舊滯留在武意境第一層,因此對于這些靈感、念頭雖然熟悉,卻始終無法理解!”

    商夏想明白這些的同時,心中也不免有些急迫。

    “如果自己不能夠在短時間內完成武道意志的第二次升華蛻變,那么這些熟悉的靈感和念頭便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淡忘,到時候即便是自己開始修煉‘天意三篇’的第二

    篇章,恐怕這些東西也只能按部就班的從頭開始了。”

    便在商夏心思轉動,理清了前因后果之,隨著木屋柴門“吱呀”聲響,田夢梓已經從里面走了出來。

    只見他滿臉掩飾不住的喜悅,嘴里不時的還喃喃自語念叨著什么,向著眾人走來。

    只不過就在這時,他的腳步突然一滯,然后抬頭滿腹疑惑的看了眾人一眼,才有些遲疑的離開了籬笆小院,最后沿著眾人來時的方向離開了。

    便在眾人不明所以的時候,尚履冰忽然開口道:“下一個誰去?”

    張劍飛早已躍躍欲試,聞言趕忙站起身來,先是向著尚履冰行了一禮,然后快步走到木屋門前輕輕敲了兩聲,道:“弟子……”

    話還沒說完,張劍飛的聲音就是一滯,然后撓了撓后腦勺,便拉開了柴門走了進去。

    過不多時,張劍飛興高采烈的推開柴門走了出來,向著剩下的人揮了揮手,同樣走出籬笆小院,沿著來時的路返回了。

    張劍飛之后是沐清雨,再之后便是竇仲。

    這二人在得到寇沖雪的指點獎賞之后,同樣各有所獲,也先后離開了此地返回通幽學院,最后便只剩下了商夏一個人。

    而這個時候,從商夏來到這里算起,差不多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時辰。

    尚履冰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小子倒是能沉得住氣,這個時候還不忘趁機修煉!”

    商夏從入定當中醒來,緩緩呼出一口濁氣,笑道:“此地天地元氣濃郁,或許因為這里生機盎然且有山長坐鎮的緣故,弟子總覺得這里的天地元氣之中蘊含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韻味。晚輩直覺在這里修煉一段時間,定然會有天大的好處,因此,不敢有絲毫怠慢。”

    尚履冰聞言大笑道:“你小子倒是好運氣,可惜他們四個沒一個凝聚了武道意志,這機緣倒是輪不到他們了。”

    尚履冰的話顯然證實了商夏的猜測,只是到底有什么好處,他卻也沒有明說。

    “還愣在這里干什么?你以為你們山長很閑嗎?”

    ——————————

    月初厚顏向大伙兒求幾張月票。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