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58章 寇沖雪的冒險

    當商夏的意識再次于丹田之中投入到三才本源當中的剎那,隨著三才真氣的流轉,身周氣息的吞吐,他突然有了一種類似于靈魂出竅一般的感覺。

    如果說商夏在進階三才境的時候,武道意志延伸而出,更多是一種感知的話,那么現在武道意志的眼神,則更像是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他仿佛能夠從各個角度“看”到武道意志所能夠延伸到的范圍。

    商夏的心中忽然有一種明悟,這大概便是武道意志迎來第二次升華后所形成的異象。

    心念一動,商夏便想要看一看他的武道意志所能夠延伸的極限在哪里,于是視界開始向著周圍延伸拓展。

    商夏的“目光”穿透過了自身所在的木屋,隱約間他感覺自己仿佛忘掉了什么,可這個念頭也只是從腦海當中一閃而過。

    商夏的武道意志延伸至木屋之外,“看”到了籬笆小院,以及小院中的木桌,還看到了正準備倒一杯茶水的尚履冰,端起茶壺的手突然一滯,隨后目光有些驚疑不定的向著四周大量,顯然發現了什么。

    商夏的武道意志繼續向外延伸,大約在距離自身所在三十丈的距離,突然有一陣陣虛弱且力不從心的感覺襲來。

    商夏明白自己大約已經到了極限,連忙開始收縮,而那種力竭的感覺也正在漸漸淡去。

    商夏這時忽然發現,剛剛還在小院當中的尚履冰已經不見了。

    商夏這個時候忽然想起了什么,武道意志重新回縮至小木屋中,正巧聽到尚履冰正在與一個人說話。

    “那是寇沖雪寇山長!”

    商夏忽然回味過來,自己剛剛完成武道意志升華之際,想不起的事情是什么了。

    寇山長明明就在小木屋之中,可自己先前卻“忽略”,甚至有可能是沒有“意識”到他的存在。

    這讓商夏不由想起,他們幾人之前一起來到這里的時候,所有人都不曾注意到就在他們眼前不遠處的籬笆小院和小木屋。

    明明就存在于你的眼前,你卻始終不曾看到!

    這難道就是五重天高手的手段?

    便在商夏心思繁雜之際,尚履冰的言語忽然將他的注意力一下子吸引了回來。

    “這一次怎么這么長時間?”尚履冰問道。

    寇沖雪的目光忽然向著小木屋的門口處看了一眼,嘴角掀起一抹笑意,口中卻道:“這個小家伙到底是三階武者,總也要比前面幾個要多花費些心思!”

    商夏在寇沖雪的目光看向木屋門口的時候,他便已經確信寇山長其實已經發現了自己。

    商夏這個時候不但能夠“看到”寇沖雪和尚履冰,他還“看”到了盤坐在一旁的自己。

    “你不該再耗費自身的本源真罡了,你的傷勢正在加重!”

    尚履冰的聲音顯得很沉,語氣也很重,顯然是在對他進行警告。

    寇沖雪則笑了笑,道:“無妨,我還能撐得住!”

    尚履冰則略帶埋怨道:“幾個孩子雖然不錯,你獎賞他們這些奇珍異寶便是,再不行教授幾套武技,獎勵幾道提升修為的藥劑配方,哪怕賞一兩柄利器呢?你一個五階大高手還缺少這些?何必要

    用這種方式?”

    寇沖雪笑著解釋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幻道茶只有以我的長春真罡配合,才能夠在這幾個小家伙的身上發揮出最大的效果。這本就是在走捷徑,一條不會對他們的今后的武道之路產生障礙的捷徑,所以同樣也是一條險境,而長春真罡能夠將這個過程當中的風險降到最低!”

    尚履冰沉聲道:“那你知不知道,你身上的傷勢本就是因為兩道本源真罡失衡而造成的?這般不計成本的浪費長春真罡,這會讓你體內兩道本源真罡失衡進一步加劇,傷勢變得雪上加霜!”

    寇沖雪的神色間終于浮現出了一抹苦澀,無奈道:“時不我待啊,三弟!蒼宇、蒼靈兩界融合的速度已經越來越快了,界域屏障也變得越來越虛弱,之前月季會的人能夠強行開辟通道闖入兩界戰域便是明證,而今后這種方法也會變得越來越容易,而我們需要幫手,需要這些后輩子弟盡快成長起來。”

    尚履冰沉默了片刻,澀聲道:“我們還有多長時間?”

    寇沖雪苦笑道:“快了,應當就在三五年之內,或許更短!”

    “怎么可能?”尚履冰近乎失聲道。

    然而見得寇沖雪神色,尚履冰也漸漸冷靜了下來,道:“即便如此,三五年時間又如何來得及?”

    寇沖雪正色道:“即便是來不及,至少也能留下種子,便能留下一點念想不是?”

    尚履冰長吁了一口氣,道:“難怪在通幽峰擊退四靈山和月季會的聯手之后,哪怕在你受傷不能出戰的情況下,仍舊要執意冒險收回珊瑚林玄界。好在過程雖然兇險,但結果卻是好的,如今蒼靈界在兩界戰域的勢力已經完全被我們壓制。即便兩界最終融合,也當以我幽州為主。“

    “哪里會有那么簡單?你不要忘了,兩界戰域不知存在于幽州,還存在于青、并、涼、蜀四州,所以才會有邊疆五州之說。只我們幽州占據了絕對優勢又有什么用?哪怕是邊疆五州都在與蒼靈界的較量中占據了上風,可也不要忘了,相對于整個蒼宇界,哪怕邊疆五州也不過一隅之地而已。”寇沖雪道。

    “所以,就算我們做的再好,最終的結果也不一定對我們有利?”

    寇沖雪的一番話令尚履冰頹唐不已。

    “即便如此,總也好過什么都不做,不是嗎?”

    寇沖雪面帶笑意的看著自己的結義兄弟說道:“況且一旦珊瑚林玄界最終能夠與整個學院融為一體,即便是最壞的情況出現,我們也未必沒有其他的退路。”

    尚履冰聞言頓時神色一急,道:“可要是那樣的話,你豈不是要……”

    不料寇沖雪這個時候卻是忽然伸手止住了尚履冰往下說的言語,目光一轉落在盤坐在角落的商夏身上,笑道:“小子,既然已經完成了蛻變,還不醒來?這偷聽長輩談話的毛病怎得跟你爹一模一樣?”

    盤坐在木屋角落的商夏雙目忽然睜開,目光中閃過一瞬間的迷茫之后便很快清醒過來,轉頭看向寇沖雪問道:“我爹?”

    寇沖雪笑了笑,不著痕跡的轉移了話題問道:“進階過程可還算順利?”

    商夏感受著丹田之中壯大的三才本源,以及越發稀薄的兩儀殘留元氣,以及那種隨時能夠

    與天地融為一體的感覺,點了點頭道:“前所未有的好!”

    尚履冰這個時候忽然開口道:“小子,你剛剛是不是在小院中窺探于我?”

    商夏連忙道:“弟子只是一時好奇,而且剛剛進階,一時間對于自身意志無法做到完全掌控……”

    商夏還沒有說完,就見尚履冰已經一臉見鬼的表情道:“真是你?你剛剛完成武道意志的蛻變,就敢神融天地?難道就不怕自我迷失,就此化為一具行尸走肉?”

    商夏滿臉怔然,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還是寇沖雪開口道:“是‘三巡合意針’!這一道三階進階配方最令人稱道的地方便在于‘定神魂’,乃是與商家家傳的‘天意’傳承最為相契的進階配方。”

    尚履冰聞言一臉恍然。

    然而商夏卻覺得未必如此,至少并非全然是“三巡合意針”的緣故。

    況且商夏所用的“三巡合意針”進階配方,在經過四方碑的推演完善之后,已經與商家家傳的進階配方有了很大的不同。

    尚履冰這時笑道:“小子,五個人當中你修為最高,沒想到好處也屬你得的最大,既然如此還留在這里做什么?還不快快返回學院閉關鞏固所得?”

    商夏聞言并未馬上動身,反而略微遲疑了一下,開口問道:“弟子剛剛聽得尚先生言及山長傷勢,不知弟子可否略盡綿薄之力?”

    尚履冰聞言大笑道:“你這小子心意雖是好的,卻也不免太過不自量力,他堂堂五階武罡境大高手,身上的傷勢連我等都束手無策,你小子有什么本事能夠治好他?”

    商夏知道尚履冰并非真的在嘲笑他自不量力,想了想再次開口問道:“弟子剛剛聽得尚先生講,山長的傷勢主要是因為體內兩道本源真罡失衡,其中一道叫做‘長春真罡’,也是此番我等得賞機緣的關鍵所在,只是不知另外一道本源真罡又是什么?”

    商夏的話音剛落,尚履冰便怪叫道:“小子,你偷聽到的不少啊!快說,你還聽到些什么?”

    商夏連忙搖了搖頭,連忙道:“大約就只有這些了!”

    商夏聽到的當然不能只有這些,畢竟之前尚履冰談及寇沖雪傷勢的時候,還說到了兩界融合之事,他沒道理前面的聽到,反而沒聽到后面的。

    尚履冰看了寇沖雪一眼,沉聲道:“小子,你知不知道,這些東西關系到你們山長的修行**,是不能夠隨意讓人知道的,而且更加不能夠泄露出去,哪怕你是商博的親孫子也不成!否則被他的對頭們知道了,日后難免不會做出針對性的布置,到時候你們山長可就有難了。”

    商夏聞言神色不變,道:“弟子自然曉得。”

    尚履冰冷哼一聲,假意加重了語氣道:“知道就好!既然如此,你小子還不快快離開,難不成還真想過問你們山長的傷勢不成?”

    若是換成通幽學院的其他弟子,這個時候恐怕早就在這里呆不住了。

    然而商夏卻不是其他人,哪怕尚履冰已經說得很明白,他還是站在原地不動,肅容道:“不知山長可否告知?”

    ————————

    稍后還有一章三千字,厚顏求幾張月票。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