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61章 突如其來的襲擊

    商夏的建議其實很簡單,既然五行之中金克木,那么只要引入水行一脈元罡,那么原本相克的金、木元罡,就變成了金生水,水生木的五行相生的局面。

    如此一來,寇沖雪非但能夠令身上的傷勢在短時間內得以恢復,就連自身實力也會因禍得福,跟上立上一層樓,從五重天第二層進入第三層。

    當然,這只是最為理想的情況。

    要知道,寇沖雪那堪稱幽州氣運遺腹子一般的運道,從進階武罡境到現在二十年的時間,也不過才煉化了兩道本命真罡而已。

    眼下急切之間,寇沖雪或者說整個通幽學院又能從哪里得來第三道元罡,而且還是與水脈相關的元罡?

    可偏偏眼下寇沖雪的情形,以及目前通幽學院所面臨的形勢,卻是難以久等的。

    因此,商夏提出第一辦法,就算寇沖雪和尚履冰相信,也根本來不及!

    商夏真正的目的,其實也是想要讓寇沖雪嘗試第二種辦法。

    只要能夠緩解他的傷勢,度過眼下的難關,便能夠從容尋找與水脈相關的元罡,最終進行根治。

    商夏將自己的建議講完,便神色平靜的住口不言。

    尚履冰只當商夏小孩子戲言,原本只是將其善意贊賞一番便罷。

    可眼瞅著商夏一副波瀾不驚的神態,不知何故,他嘴里原本幾句表揚的話便沒能說出口來。

    寇沖雪雖然也不大相信商夏所言,可見得商夏平靜的神色,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些什么。

    三人緘口不言,小木屋中一時間陷入到了詭異的沉默當中。

    就在這個時候,商夏忽然抬頭一笑,道:“山長當年進階五重天之際,都敢于用一道殘缺的進階配方,將自己死馬當成活馬醫,那現在為什么就不敢試一下弟子的辦法呢?”

    尚履冰忽然就笑了:“在我等面前用激將法,你小子還嫩了點!”

    寇沖雪也跟著笑了起來,只不過他的笑倒不像是針對商夏,反而帶著一絲釋然。

    尚履冰目光朝著義兄臉上一瞥,兩人當年能夠義結金蘭,自有意趣相投的地方,多年默契之下對于彼此心中的想法都

    能揣摩一二,遂收斂了臉上的笑意,向著木屋之外看了一眼,沉吟道:“小子,你的建議我們知道了,如今時候已經不早,你先回去吧,小心通向這里的虛空通道無法維持,中途將你甩到千葉山脈深處,再想要回通幽城可就不大方便了。”

    商夏不知道自己的建議在二人心中有幾分分量,但他可沒有為了讓對方相信,就將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給二人詳細講述一番的打算。

    商夏自問已經算是仁至義盡,總不能為了讓二人相信,便暴露自己最大的秘密,他可不想引火燒身。

    聽得尚履冰之言,商夏知道自己應該離開了,于是也不再多言,只是向二人行禮之后,便離開了小木屋,沿著來時的路向著通幽學院返回。

    …………

    小木屋中,寇、尚二人透過小窗望著商夏的背影漸行漸遠,最終消失在密林之中。

    尚履冰忽然道:“這小子身上有古怪,他的神魂意志異常強大,不但剛剛進階武意境第二層便能夠做到神融天地,而且還能避開我的感知,在籬笆院外對我進行窺探!”

    寇沖雪卻仿佛充耳未聞,反而問了尚履冰一個不相干的問題:“三弟,咱們所知的與水脈相關的靈地,有哪些?”

    尚履冰瞪大了眼睛看向義兄,道:“你相信那孩子剛剛說的?”

    寇沖雪反問道:“你不是也覺得那孩子身上有古怪么?為什么不按照他的建議試一試?”

    “可……”

    寇沖雪笑道:“難不成那孩子還能害我?”

    尚履冰搖了搖頭道:“可他畢竟只是一個孩子,小兒之言豈能當真?”

    寇沖雪則不以為然道:“反正不能比現在的情況更壞了,試一試又不能少塊肉。”

    以尚履冰對于自家義兄的了解,他既然已經這般說出,那肯定是已經打定了主意要進行嘗試,于是便將目前學院所知的幾處水脈靈地說了出來。

    “長楓城有一條地下水脈經過,這條水脈孕育的靈穴就在長楓城地下某處,但那里不夠隱秘,況且人家也未必愿意借給你養傷;千葉山脈西面與并州交界的地方有一座臨崖峰,峰下有一座寒潭,據說也孕育

    了一處靈地,但那里是雁門學院的地界,而且靈地難得,雁門學院恐怕早就派人駐守在那里了;再有就是孤煙海,但那里現在已經是冀州的地界。”

    尚履冰想了想,補充道:“總歸是現在不能輕動,不管是哪里,你一動便有可能會被人找到行蹤。”

    寇沖雪忽然笑了起來:“你以為我不動,他們就猜不出來我大概躲在什么地方?”

    尚履冰聞言一愣,道:“那你打算去哪里?”

    剛剛說完,尚履冰腦海之中靈光一閃,一拍自己的額頭,頗為懊惱道:“燈下黑,怎得把這個地方忘了!珊瑚林玄界中就有一處山水幻靈之地!”

    尚履冰說罷,神色間頗為振奮,可當他抬頭看向寇沖雪之際,卻忽然發現寇沖雪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悄無聲息的站起了身來,正一臉凝重的看向小屋之外!

    …………

    商夏在離開這處秘地,重新進入幽靜的古木林通道之后,一路上都在整理自己在完成了武道意志第二次蛻變之后的所得。

    商夏之前在籬笆小院中飲下幻道茶之后,曾經有許多關于《天意三篇》以及《天意槍》的領悟,其中有不少卻是幻境中進階三才境第二層后所得。

    只可惜那些心得領悟,在商夏從幻道茶中醒來后,便因為他當時尚未進階而留存于他的意識深處。

    原本在他進階三才境第二層后便能夠將這些心得領悟收為己用,但卻因為當時碰觸到了意識深處關于五階進階配方的封印,而一時間忘記了其他。

    之后又聽寇沖雪啰啰嗦嗦講了好多,直到從小木屋出來之后,商夏這才在路上靜下心來整理先前的領悟所得。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落日的余暉透過了密林的縫隙,正巧照耀在了商夏的臉上。

    商夏雙目被日光所刺,不由的瞇起了雙目并抬起頭來,卻忽然發現自己雖然仍舊身處密林,可身周的樹木卻并非是來時路上見到的那種高聳數十丈的百年古木。

    這里不是去往通幽學院的虛空密林通道!

    一聲破風尖嘯忽然從密林深處響起,接著清風撫動樹葉之聲的掩護,不知從何處直奔商夏而來。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