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獵天爭鋒

第264章 寇沖雪失蹤

    幽州大部分的地域被兩界戰域所侵蝕,虛空屏障呈現出一片灰蒙蒙的色彩。

    千葉山脈橫貫東西,同時也是幽州與冀州、并州的分界線。

    兩界戰域的虛空屏障在侵吞了大半個幽州之后,直抵千葉山脈北麓,而后分別沿著千葉山脈從東西兩側向中央地段侵蝕。

    只是在兩側相距不足兩千里的距離停滯了下來,而后向北回縮了數百里,呈現出一個略顯弧形的凹狀,這里便是幽州僅剩的一隅之地。

    而通幽學院便在那個略顯弧形的凹狀地域的最前端,與兩界戰域的虛空屏障毗鄰而居,同時也是進入兩界戰域的虛空通道所在,更是對抗蒼靈界的橋頭堡。

    然而此時就在千葉山脈深處某處與虛空屏障相接之地,原本平滑的虛空屏障平白向北凹進去了大約里許之地。

    與通幽城所在的那片長兩千里,身數百里的地域相比,如果說那片地域就像是一張大大的圓餅被撕去了一小塊的話,那么眼前這個只有里許深的凹陷,看上去更像是被人咬了一口而已。

    而此時在這個虛空屏障的凹口周圍上空,正有來自通幽城的數位四階高手匯聚在這里。

    “寇山長之前便在這里潛修?能確定嗎?”

    韓重威看著這片凹進虛空屏障足有一里距離的地域,已然變成了一片廢墟狼藉之地,連帶著地面看上去都仿佛被來回犁了數遍,不由張口問道。

    幾位外來的四階武者同時將目光看向了姬文龍、商克、劉知遠三位通幽城的四階武者。

    而商克、劉知遠卻將目光看向了姬文龍。

    姬文龍點了點頭道:“秘地是他發現并開辟的,姬某雖然來過,實則卻并不知道具體位置,但如今看來就是這里沒錯了。”

    衛仲汶這時也道:“這么說來,寇山長受傷之后,便一直在這里閉關潛修,恢復自身傷勢!這里的確是一處隱秘之地,誰有能想到他會將修養的秘地開辟在虛空屏障之中?”

    常懷武這時也嘆道:“寇山長居然能夠在虛空屏障之中開辟秘地潛修,之前便有傳言說,五階高手便有實力打破虛空屏障,原本還以為是妄言,如今看來倒也并非是空穴來風!”

    安白眉則將兩道白色的壽眉一挑,道:“寇山長為何要在這里開辟一處秘地,莫不是這里原本有什么特殊之處?”

    安白眉的問題再次讓其他人的目光集中在了姬文龍的身上。

    而這一次姬文龍卻是保持了沉默。

    眾人見狀心中各自有數,便也不再多問。

    玉成瑾這時從這片地域里面最靠近虛空屏障的地方走出,道:“雖然被破壞的很嚴重,而且事后大戰留下的許多痕跡還被處理過,但毫無疑問,有蒼靈武修參與了。“

    玉成瑾的話令在場所有四階武者盡皆色變。

    “可以肯定嗎?”商克忽然開口問道。

    玉成瑾遲疑了一下,才緩緩點頭道:“血脈元氣與丹田元氣的不同,不用我多說,在場諸位也都清楚的很,但也不排除有人故意誤導。畢竟二十年來,誰家不曾試圖滲入了解蒼靈武修的修煉本質,誰家手中還沒幾個蒼靈界的俘虜?”

    在場幾位都是四階武者,在各自所屬勢力當中也都是能夠接觸到最核心機密的高層,玉成瑾所言在外人聽來可謂驚世駭俗,但在眼前這些人面前卻無需遮掩。

    衛仲汶嘆道:“看樣子又是月季會里應外合,接引了蒼靈武者潛入到了我們這方世界。”

    韓重威不大相信道:“月季會有這么大能量,能夠在邊疆五大學院所掌控的五條通道之外,另行開辟一條通道,接引蒼靈武修?”

    衛仲汶道:“二十年前,五姓世家甚至都能夠將整個蒼靈界引來,直接誘發了外域入侵,如今從兩界戰域接引幾個蒼靈武修,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韓重威怔了一怔,搖了搖頭沒再多言。

    安白眉這時卻仿佛想起了什么,問道:“姬兄,聽說之前幽州兩界戰域之所以爆發大戰,起因便是月季會的人偷渡潛入到了兩界戰域當中?”

    姬文龍看了他一眼,隨后點了點頭。

    安白眉又道:“幽州兩界戰域之戰貴學院大獲全勝,安某斗膽問一句,月季會的人可曾肅清?”

    姬文龍的目光低垂,讓人看不清他此時心中所想,但口中卻道:“并未肅清,月季會至少有一位四階武者被蒼靈武修接應,從四靈山去往了蒼靈界。”

    “四階?”

    幾位四階武者盡皆發出一陣原來如此的輕嘆,似乎已經找到了一種完全說得通的可能。

    常懷武沉聲道:“月季會的本事越來越大了,今日能夠里應外合與蒼靈武修聯手開辟虛空通道進入幽州,那么明日自然也能帶著蒼靈武修闖進青州、并州、涼州、蜀州。”

    衛仲汶這時目光卻是望著玉成瑾剛剛出現的地方,道:“你們說,既然寇山長有著能夠在虛空屏障之中開辟秘地的能力,那么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寇山長打穿了虛空屏障,然后引來了兩界戰域的高手?”

    一直不曾開口的劉知遠皺了皺眉頭,道:“不可能吧?那里的虛空屏障所化的灰色混沌仍舊存在著,玉長老剛剛不是也已經看了么?”

    衛仲汶笑了笑,道:“衛某也只是提出一種可能,畢竟通道打開之后,也未必就不能關閉不是?”

    劉知遠不悅道:“晚輩怎么聽衛先生的意思,倒像是在責怪山長不該在虛空屏障中開辟秘地?”

    姬文龍沉聲道:“知遠,不得無禮!衛兄也只不過是提出一種可能罷了。如今這里發生的一切都是撲朔迷離,我等正要集思廣益。”

    衛仲汶倒是笑了笑,看上去并不介意。

    玉成瑾這時卻是沉聲道:“姬兄,雖說有些冒昧,但老夫還是想問一句,你們現在有辦法能夠確認寇山長的狀態么?”

    玉成瑾的話剛一出口,所有人雖然面上仍舊是一副平淡的表情,可實際上所有人的耳朵都已經在這個時候豎了起來。

    姬文龍搖了搖頭,道:“雖然姬某有些不大相信,但現在看來,他好像失蹤了!”

    玉成瑾索性繼續問道:“能確定生死嗎?”

    姬文龍遲疑了一下,似乎在斟酌回答這個問題可能帶來的影響,但最終還是緩緩搖了搖頭,道:“幽雪劍在兩界戰域,因為虛空屏障的阻隔,我們已經無法在第一時間予以確認。”

    這話一說出口,在場的四階武者頓時神色各異。

    幽雪劍乃是寇沖雪以自身本源真罡孕養多年的神兵,神兵有靈,若是寇沖雪遭難必能有所感應。

    奈何幽雪劍之前一直被云菁執掌,如今又在兩界戰域鎮壓蒼靈界遼州四大部族,在虛空屏障阻隔之下,未必能夠感應到寇沖雪的生死。

    商克這時開口道:“當務之急,還是要盡快弄清楚當時究竟發生了什么,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找到寇山長的下落。”

    劉知遠聞言也連忙附和道:“正是如此!寇山長

    乃是五階高手,縱使有傷在身,又有何人能殺得了他?”

    韓重威想了想,道:“雖說這是貴學院自家之事,我等外人不大好插手,但韓某還是聽說,當時有貴學院五位弟子,因為在各學院弟子間的切磋當中表現的不錯,而被寇山長召見。這消息傳開,便是我等四家學院的弟子也都極為艷羨,不知那五位弟子可曾被召見?”

    商克與劉知非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姬文龍則略作沉吟之后,道:“五個人回來了四個,據四人所言,商夏最后一個得山長召見,直到現在一直不曾回來。”

    不得不說,商夏之前在演武場上的表現極其驚艷,令當時觀戰的幾位四階武者印象深刻,而此時這幾人幾乎都在這里。

    韓重威道:“也就是說一同失蹤的還有這位商家的俊杰嘍?”

    商克聞言神色一黯。

    所有人都知道,既然對手連寇沖雪都敢突襲,這位商家的俊杰恐怕十之七八難以幸免。

    雖說寇沖雪身為五階高手,但畢竟重傷在身,在那種情形之下,連他自己都未必能夠幸免,又能有多少余力去庇護一個三階小修?

    姬文龍這時卻突然道:“尚總管也在!”

    眾人聞言都是一怔,連帶著劉知非與商克都有些意外。

    不過意外之余,商克的神情間卻是多了一分期望。

    如果一個三階武者在寇沖雪身上只能是累贅的話,那么四階的尚履冰就未必幫不上忙了。

    反過來說,有尚履冰相助,至少商夏被庇護的可能性也能多出幾分。

    幾位外州的四階武者,此時心中也都在各自重新評估著一位突然多出來的四階武者,可能帶來的變數。

    劉知遠忍不住問道:“尚先生什么時候從兩界戰域返回來的?”

    不等姬文龍回答,商克在一邊已經搶先道:“你最近一直在閉關鞏固修為,自然是不知道的了。”

    劉知遠真正想問的自然不是這個,但商克的話卻是令他反應了過來,“哦”的一聲笑道:“也是!”

    尚履冰悄然返回學院的目的,無非就是兩個:其一,珊瑚林玄界搬遷一事已經接近尾聲,通幽學院在兩界戰域已經不需要再將一位四階戰力羈絆在那里。

    其二,自然是因為通幽城如今風云際會,而通幽學院明面上只有姬文龍和康辭兩個四階坐鎮,況且康辭、商克、劉知遠三人還都是初入四階不久,通幽城實力不足。

    尚履冰的暗中回歸,部分的原因恐怕還是在防備在場的幾位外州四階武者。

    只是這樣的原因,彼此心知肚明便可,自然不能宣之于口。

    便在這個時候,在場修為最高的幾位四階武者忽然有所感應,姬文龍、玉成瑾、衛仲汶三人先后將目光看向同一個方向,很快其他幾人也各自有所感應。

    一道黑影從天邊浮現,并快速向著這邊飛遁而至。

    只是姬文龍卻在此時臉色突然一沉,語氣不善的沖著來人道:“你不在學院坐鎮,來這里做什么?”

    康辭也顧不得姬文龍的訓斥,連忙道:“先生,我在來的路上發現了大戰的痕跡,交手的雙方可能是商夏和幾個三階的蒼靈武者。”

    在場四階武者盡皆臉色一變。

    “走!”

    姬文龍腳下當即涌現煞光,率先朝著康辭來時的方向而去。

    在他身后,商克等人連忙跟上,瞬息之間,幾位四階武者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