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十二通天之柱

    她們確實得救了,雖然那邪祟看到陸辰等人后,目標還是放在了癱倒在地不敢動彈的母女兩人身上,但它剛剛舉起利爪,一股無可抵御的吸力就從遠方傳來,把這個邪祟朝著蠻人前進的方陣拉扯了過去。

    “噗哧”一聲,沒等邪祟進入蠻人方陣之間,就有蠻人直接手持利斧,加持了血氣之后,一刀砍碎了那邪祟的頭顱。

    沒有理會那邪祟,也僅僅是看了那母女一眼,陸辰就帶著隊伍快速前行了。

    但縱使如此,這仍然讓鐘離晴在地上不斷的朝著陸辰叩拜,同時,英雄的名號,也被按在了陸辰的頭上。

    是的,英雄,在這個時代,陸辰就是英雄,哪怕陸辰救過之后,根本沒問,也算是英雄。

    時代不同,名詞的定義也是不同的,如古代的圣君,人們從來不會要求他把人人平等落實到位,只要他能讓子民吃飽飯,讓國家強大就夠了。

    同時,天朝古代的有出息之人,不是你會做飯,會照顧家人,會尊重別人,而是要求你讀好書考個狀元回來,哪怕你其他事情都是一事無成,只要成為舉人,狀元,你就是最有出息的那個。

    而在這個時代,英雄也不是現代所定義的那樣,無私忘我,不辭艱險,為人民利益而英勇奮斗,這是現代的英雄。

    在這個危險的時代,當有邪祟沖破村子,當有大蛇占據河流讓村民獻祭子女,當有惡龍因心情好壞而肆意毀滅城鎮,普通的人類想要活命,只能祈求英雄降臨斬殺邪惡。

    也因此,這個時代的英雄不是品德高尚,而是擁有力量,敢于戰斗。

    哪怕某一人好色,貪婪,情人眾多,當他清理了邪祟,也會有人為他立傳,為他譜寫傳說。

    畢竟,世間最重要的是生命,能救人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而縱使有人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他們的孩子,妻子,父母,也有可能被英雄拯救,如此一來,哪怕那些英雄有著諸多的缺點,但只要他足夠強大,并愿意戰斗,那就是英雄。

    有這樣想法的不僅鐘離晴母女兩人,在陸辰等人身后的一大群人,都是如此想著,并對陸辰等人感恩戴德。

    是的,陸辰身后跟著一大群人,邊境之城雖然有著無數人死亡,但存活的仍然不少,而那些人原本都是在各自為戰四處亂逃,只求尋得安全之所。

    但當陸辰等人走過之時,大量幸存的人看到陸辰,猶如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瘋了一般朝著陸辰等人的方向沖了過來,也因此,隨著前行,跟隨陸辰等人的人越來越多。

    當然,陸辰也不會讓那些人影響到自己部隊的前進,所有人全部被陸辰放在了身后,如果有膽敢沖擊蠻人陣列的,陸辰會毫不留情的斬殺。

    這樣的做法很不人道,但確實最正確的做法。

    唯一讓陸辰有些嘆息的是,這樣做過之后,那跟在身后的所有人,仍然覺得陸辰算是英雄,只能說,環境惡劣,人類的要求也會跟著降低。

    當然,陸辰不是什么都沒做,依靠直感以及萬象天引,陸辰會盡量把所有的邪祟全部抓出來殺掉,這樣一來,哪怕那些人跟在后面,死亡率也會低一些。

    就這樣,陸辰帶著隊伍快速前行,而再次過程中,陸辰身后的人類越來越多,其中有蠻人,也有云州人。

    不過,后面的人并不和諧,別指望蠻人會文明,兩州人畢竟有著沖突,因此,跟在陸辰身后的很多蠻人都因陸辰而自豪,并讓云州在外面,自己擠在最中間。

    “哼,王子殿下仁慈,愿意救下你們,要我說,直接把你們扔下才好。”

    “確實,你們就該找你們一族的天才,跟著我們干什么。”

    “哼,前幾天就是你們污蔑我們十三王子,說他只是井底之蛙,今天還不是需要我們來救。”

    “就是,要我說,十三王子根本不該救你們。”

    ……

    此話,讓很多被救下的云州人都有些訕笑,同時,被擠在外圍的他們雖然知道外面危險,但也不敢跟蠻人起沖突。

    誰讓蠻人這邊有陸辰帶領,更為強硬一些呢,這就是有強者依靠的好處,也是那些蠻人十分崇拜陸辰的原因。

    這個時代的崇拜可不是二十一世紀的偶像崇拜,很多人之所以崇拜自己一族的天才,是因為那些天才真的能帶領族人走向強大。

    而對于身后的鄙視,陸辰也無法做更多,庇護人類是要費力氣的,他身后的諸多蠻人天才只愿意救援蠻人,能把云州人帶上,已經是陸辰所做的極限了。

    同時,陸辰也無法做到把所有人都一視同仁。

    “公平,即是最大的不公平,蠻人崇拜我,愿意為我而戰,而云州人昨天還在辱罵我,如果我讓蠻人跟云州人同等待遇,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而且,云州天才,應該會直接驅趕蠻人吧。”

    在思索中,陸辰不斷前進,而在他身后,蠻人受到了很好的庇護,并看著周圍的云州人,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同時,通過對比,他們對于陸辰也更加崇拜了。

    而在跟隨陸辰的一眾人中,最為自豪的卻不是蠻人而是姬紅蝶,在她心中,其他蠻人只是陸辰的族人,而她是陸辰的家人。

    也因此,看著陸辰一路前行救援了大量人類,并被大量人類所崇拜,她臉上那已經消散的高傲,又恢復了起來。

    人不患貧而患不均,現在,姬紅蝶不是被分少的那個,她是最多的,看著無數人因邪祟慘死,其中不乏有女子跟以前的她地位相同,但縱使如此,她們也在邪祟的沖擊下死亡。

    而她卻因陸辰的原因,被一眾蠻人保護在最中央,那種優越感,讓她徹底高傲了起來。

    特別是姬紅蝶從來沒被教育過人人平等,她所受到的教育就是人分三六九等,而在現在的她看來,她無疑是最高貴的。

    而當一些被拯救的貴女圍在了姬紅蝶的身邊,討好著姬紅蝶,想讓她把自己拉入蠻人中央時,那種被人恭維的感覺,讓她臉上的高傲也到達了極致。

    “哼,樣貌算什么,體格大又怎么了,我的夫君大人是最強的。”

    臉上高傲,但姬紅蝶還是頗為溫和的與其他幾人交談了起來,不過,看到以前的熟人時,她臉上的高傲還是不可避免的露了少許。

    只是,很快她就發現了不對,那圍在她身邊的貴女,看似在恭維她,但更多的則是詢問前方陸辰的消息,這讓她心中有了危機。

    “一群賤人,忘恩負義的家伙,剛剛救下你們,就想著搶男人,夫君大人就不該救你們。”

    “等著吧,別落到我的手里……”

    ……

    后面的一系列事情,陸辰都不知道,也沒有興趣,此時,陸辰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邪祟身上。

    雖然這個層面的邪祟很弱,但也有不少強大的邪祟從井口沖了出來,面對那些邪祟,陸辰感覺……

    挺輕松的。

    好吧,一路走來陸辰也發現了,那位神袛的國度好似是按照境界劃分的,總共有幾層陸辰不知道,但他發現了,上一層的邪祟能威脅到意志之境,這這一層是以血肉之境為主。

    雖然井口可以穿行邪祟,但有可能是井口太小讓強大的邪祟下不來,亦或是恐怖的邪祟都去最中央保護它們的神袛了。

    總之,一路行來,陸辰并沒有遇到太大的危機。

    雖然過程中有不少邪祟能力挺不錯的,但憑借高出血肉境極限的體質,陸辰一路前行,完全是無所顧忌,那些邪祟的能力再詭異,但面對陸辰的體質,都消弱了無數倍,這就好似死亡一指變為了眩暈術,如此一來,能帶來死亡的攻擊落到陸辰身上就只配給陸辰撓癢癢了,他怎么可能有事。

    “只要體質高,就是想死,也難。”

    就這樣,一路碾壓的陸辰,帶著隊伍,來到了他們選擇的空地之上。

    而看到陸辰這群戰士停留下來后,跟隨在陸辰等人身后的一眾普通蠻人,以及普通云州人,也是松了一口氣。

    雖然前面的邪祟被陸辰等人清理光了,但周圍還有邪祟,他們怕被周圍的邪祟襲擊,也怕跑不動掉隊了,那樣等待他們的將只有死亡。

    當然,也有人想讓陸辰等人停下來保護他們前行,不過,這樣的想法他們也只敢想想,無論面對蠻人軍隊還是云州人軍隊,普通人都不敢提出這個想法。

    要強調一句話,這個世界的軍人不是人民子弟兵,他們是官老爺,保護的是豪門大族與王室,只有村民為官兵用命探路,讓官兵為平民拼命,這是在做夢。

    這點蠻人也是一樣,只是蠻人以勇猛為榮耀,面對邪祟,讓其他人進攻,自己在后方是恥辱,因此,在蠻荒這點表現的并不明顯罷了。

    而經常被逼著在前方探路的云州人,對于蠻人沒有讓他們前去拿命探路就很滿意了,讓蠻人保護的想法無一人敢提出。

    因為常年被壓迫的云州人很懂事,沒有出現鬧事的情況,這也讓陸辰滿意的點了點頭:“還好,沒有出現腦殘之人,畢竟我可不是什么惡魔,殺戮人類這件事情,還是少做為好。”

    “你們在這里休息吧,食物什么的也分配一下。”

    這樣說著的陸辰就不再問了,不過,分配之時,還是蠻人占據了太多的優勢,沒辦法,陸辰強大,讓蠻人也跟著強勢了起來。

    同時,因為有著云州人的凄慘相對比,蠻人對于陸辰更加崇拜了。

    沒有理會后面的事情,指揮其他人防守之后,陸辰就走到了一片空地。

    看到陸辰的動作,姬紅蝶離開來到了陸辰身邊:

    “夫君大人,下一步該怎么辦?”

    問話的是姬紅蝶,而旁邊的七王子,八王子在聽到如此話語后,也直接望了過來,等候陸辰的吩咐。

    對此,陸辰直接開口道:

    “讓那些跟過來的普通人進入廣場中央不要亂動,有戰力的蠻人一部分在周圍警惕,另一部分去周圍,把那些房屋給我全部推倒。”

    因為黑色紋路強大到一定程度能活化死物,陸辰不敢讓一點障礙立于眼前,在陸辰的吩咐過后,所有人立刻行動了起來。

    而在其他蠻人忙碌的時候,陸辰也沒有閑著,殘影之凱賈又被陸辰召喚了出來。

    “你們在這里防守,我去上面看一下。”

    說完之后,陸辰的身影在殘影之凱賈的守護下,慢慢的變淡了。

    隨著殘影之凱賈守護自身,陸辰的視野慢慢的發生了變化,除了超凡力量外,他的視野中已經是一片黑白灰之色。

    在以往的情況中,這種視野雖然壓抑,但并沒有讓陸辰感覺到了太多的危險,畢竟,殘影之凱賈可是能吸收黑暗氣息的,進入這種狀態,陸辰就猶如回家了一樣。

    但此次,當陸辰沉入暗影世界之后,他發現,整個世界都被一股股的黑色氣流覆蓋著,那黑色的氣流散播著恐懼,惡鬼,悸動等等負面訊息,光是看著那些氣流,陸辰的內心就感覺到了壓抑。

    而與此同時,那些四處游動的氣流還糾纏在了各種事物上,被黑色氣流纏繞,那些事物也會被快速侵染,呈現黑色氣流的顏色,如此一幕,讓陸辰明白了,那黑色氣流就是墜落神袛的氣息。

    稍微想了一下,陸辰沒有招惹那些氣流,也沒有朝上面的空間層面進行突破,他反而朝著下方突破了起來。

    “雖然被拖進了神袛國度,但神袛國度與現實世界應該不是處于同一界面,也不知道我是否能依靠殘影之凱賈突破神袛層面,進入現實世界。”

    是的,陸辰這是準備朝著下方看看,看是否能夠逃離出去。

    血肉之境的邊境之城,好似是最低一層了,因此,陸辰幾乎沒有廢多少功夫,就到達了神袛國度的邊界,如陸辰所想的那樣,那里確實有著一層空間壁障。

    依靠特殊的視野,陸辰甚至能看到一座完好的邊境之城立于現世,只是,那邊境之城已經沒有了一絲動靜,所有的活物,全部被拖入了神袛的國度。

    “明明已經有兩個邊境之城發生了異變,這次戰亂之后,邊境之城竟然還能存留,真是奇特的感覺啊!”

    心中胡亂思索著,他也在試圖穿越進現實世界,但讓陸辰難受的是,那空間壁障與普通的空間薄膜完全不同,它好似是世界的屏障一般,現在的陸辰,根本穿不過去。

    “神袛的神國已經猶如小世界一樣,十分完整了,現在的殘影只凱賈根本穿透不了。”

    是的,現在,陸辰有種預感,如果讓殘影之凱賈進化到侵蝕之普戾蒙那個程度,他就能穿透這層小世界了。

    只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后,陸辰還是選擇了放棄。

    “鬼手再次進階的危險,可不比逃離神國的危險少啊,而且,哪怕是進階第三鬼神·殘影之凱賈,能夠逃走的也只有我一人,我的侍女跟跟隨我的屬下,可都在里面呢。”

    不到最后時刻,陸辰不想獨自逃離,如此想著,陸辰索性不再看神國屏障,而是朝著上方前進了起來。

    依靠第三鬼神的庇護,陸辰很快就越過了血肉之境的邊境之城,到達了自己原本出現的地方。

    只是,讓陸辰眼神凝重的是,僅僅一會兒,那剛剛被他震蹋的鬼屋已經重建了,再次重建的鬼物中,更有無數的邪祟朝著他進行沖殺。

    沒有理會那些邪祟,依靠殘影之凱賈的守護,陸辰跟那些邪祟完全是處于空間的兩個層面,在異度空間,陸辰觀察了一下身前的場景。

    只是,觀看之后,里面的情景讓陸辰有些皺眉。

    在這個層面,大量的邪祟生物正在肆意的游動著,而跟下方一樣的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里的邪祟也在不斷增強。

    “不能離開異度空間!”

    抱著如此想法,陸辰繼續在這個層面游蕩,而很快,一口口深井就出現在了陸辰的眼前,但跟下方不同的是,下方的深井是不斷冒出各種各樣的怪物,而這里的深井則是不斷有各種邪祟朝著里面鉆入。

    “下方的邪祟難道都是從這里的深井下去的?”

    眼前的一幕,讓陸辰誕生了一些想法,只是,看了一會之后,陸辰就搖了搖投:“確實有一部分邪祟跑到了下面,但這里的邪祟太多,如果都進入下面,我們根本不會那么輕松,看來,有很多邪祟都跑入了上一個層面。”

    這樣想著,陸辰松了一口氣,他還真怕所有邪祟都往下面跑,那還真是麻煩了。

    觀看了一會這個空間界面的情況后,陸辰思索了一下,繼續朝著上方前進了起來。

    而這次,些許凝滯感出現在了陸辰的意識中,而這也讓陸辰明白了一件事情。

    “已經到極限了,我第三鬼神現在的層次還是太低,它僅能帶我來到這個層面。”

    如此想法出現在了陸辰心中,但很快,亂糟糟的想法,就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幕所覆蓋了。

    “這是那里,這是什么……?”

    驚駭的表情,出現在了陸辰臉上,而不怪陸辰驚訝,實在是身前的景象太過恐怖。

    此時,出現在陸辰視野中的已經不是邊境之城了,而是一個陌生的大地。

    一掃而過,這是一片黑色荒蕪的大地,此片天空之上沒有月亮,也沒有太陽,僅有一只血色的眼睛如高高的神靈俯視著大地。

    同時,在這大地之上,還有著一望無際披著黑袍的人,或者是怪物,而那些黑袍此時都跪在地上默默的祈禱著,雖然沒有細數,但據陸辰眼前所看的一幕來看,跪在地上祈禱的人絕對超過千萬,甚至過億。

    那一望無際的黑袍一起祈禱的畫面,還是挺令人震撼的。

    除了近乎無窮無盡的黑炮之外,那無盡大地之上,還有十二根通天之柱接天連地,通天之柱高聳入云,那頂端完全沒入了灰色霧氣之中,陸辰什么也看不見,但縱使看不到,陸辰也能估算出那通天之柱的高度。

    “至少在數千米,甚至是數萬米!”

    血色烈日一般的巨大眼睛,一望無際的黑袍,十二根接天連地的通天之柱,這瘋狂的一幕,讓陸辰明白了,此地才是神國,真正的神袛國度。

    陸辰剛才所在的下方,僅僅是被神靈力量的余波所分隔出的一個小小位面。

    同時,對于那無窮無盡的黑袍,陸辰也心有猜測。

    “那些人,應該就是信仰這位神靈,或者被這位神靈拘來的靈魂吧,還真是多啊,不過,每個神袛都有數千,甚至上萬年的積累,長年累月的積攥之下,有這么多祈并者很是正常,那十二根通天之柱,應該是神靈的使者,或者是神靈的圣者所居住的地方,甚至,十二根通天之柱的頂端,有可能居住著從屬之神。”

    眼前的一幕,讓陸辰深深的震撼著。

    而就在陸辰震撼著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周圍那一直祈禱的聲音竟然停止了,扭頭四顧,陸辰發現,無數被黑袍罩住的人,正把目光看向了自己這邊,這讓冷汗瞬間侵滿了陸辰的后背。

    “怎么回事?我被發現了?但怎么這么多人發現我了?”

    疑惑,出現在了陸辰心中,但很快,陸辰就發現了,他此時確實是被殘影之凱賈守護者并身處于異度空間,但這個世界,好似是唯有處于異度空間才能見識到,也因此,現在的陸辰,跟那些祈并者是處于同一層面的,這讓陸辰有些尷尬,不過,現在不是尷尬的時候,很快,猶如小巨人一般的陸辰就慫著開口道:“諸位,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忙,我這就走,這就走……!”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